90后作词人一只然:“你一定对我并不好奇吧” | 职业成长记

李笑莹  | 音乐财经CMBN |  2017-10-30 10:22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一只然,90后作词人,房东的猫的《美好事物》、《短叹》皆是她的作品。

文 | 李笑莹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李禾子

一只然,90后作词人,房东的猫的《美好事物》、《短叹》皆是她的作品。

她的个人微博像一位感情博主,但认证又为音乐博主。和大部分人一样,我们对她都不了解,只是知道她的字词很美,细腻又不娇。

直到在约定的咖啡馆见面,原来,她就是如她生活里的大部分女孩一样,没有娇气更没有无病呻吟。我们看过一样的偶像剧,一样听周杰伦长大,在校读书的时候都成绩不理想,喜欢在书桌下看小说,明若晓溪、可爱淘,她都看。

上学时一只然就喜欢写东西,会在听不懂的物理书上记下灵光一闪的词句,会抄写自己喜欢的歌词,也会在考试的时候耍小聪明。白羊座的她敏感,但不悲观,她特别喜欢笑,聊到激动处也会有微弱的粗暴。

一只然自述

我的成长史就是每个女孩都会经历的。完全就是大家怎么走过来的,我就是怎么走过来的这种。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时候跟其他女生一样,沉迷于台湾言情偶像剧,看《海豚湾恋人》,里面的主题曲《遗失的美好》就是我的音乐启蒙。这是我第一首喜欢的歌,后来张韶涵主演的剧我都看了,歌也听了不少。但我也不买磁带,我觉得那时候我完全是一个跟音乐不沾边的人。

唯一一次叛逆是我高一的时候。那时候我不爱学习,在学校也没有能聊得来的同学,所以整个高一我常跟我妈说我发烧头疼,不能上学去了。时间一长,我妈就说你是装的吧,我就坦白说我不想读书了,学习不适合我,我想去技术学校,现在社会就缺乏技术型人才。我真的就这样说的。

我妈当然是不同意了,让我必须读书。我真的特别难受,去学校就觉得特别压抑,没有能一起玩的人,而且我又是那种特别怕落单的人,所以整个高一我都是靠装病熬完的。幸运的是高二分文理科,我和我之前的好朋友分到一个班级了,我们就开始每天上课睡觉、吃东西、看小说,就这样混完了高中,上了大学。

我挺庆幸自己有机会上大学的,要是晚生两年,现在都不分文理科了,我可能真就去技术学校了。高中的时候我物理考过四分,我记得很清楚,就是二卷都是简答题,没有选择,我写了满满一整页,全写上了,但最后的卷子我就是得了四分。

后来大学,学的是会计专业,真的,现在一般问我我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说我学的这专业,跟写词一点不搭边。特别是每次人家都会问我:你有证吗?

有,我真拿了证,但是在大四才考下来,前三年没学过,因为都是选择题,总觉得万一自己运气好呢,没准就蒙过了。后来没办法了,班里同学基本都考下来了,我才真是下功夫每天都学,终于考过了。

英语四级我也是大四考过的,还有高数,数学套餐全部是我的弱项,高数我挂了四年,直到最后考不过就拿不到毕业证,我才和我另一个好朋友下决心学。我俩当时去超市买了一大袋子吃的,然后大晚上给一个学霸送去,结果人家不要,对方是男生啊,我俩就这样被拒绝了。但他说可以教我们,东西不收了,我俩还是硬塞给人家就跑了。最后埋头苦学三天,还好,毕业证算是拿到了。

所以我真是传统意义上的差学生,我忙着补考的时候,我们同学都开始去会计事务所实习或者忙着考研了,要不也在准备各种国家考试,就我们宿舍的几个人闲着。我们天天就在寝室打麻将、斗地主、狼人杀,窝着睡觉或者追剧,晚上去学校外面刷夜,所以说,我就是那种没人带就不能干正经事的人。

大四这一年,完全是混着走的,但值得一提的是,在学校最疯狂颓废最无所事事的这段时间,我写了整整一本词。

我一直不愿意跟人说,大四以及毕业后很长时期,我的状态就是社交屏障,没办法跟人很好的交流,给人的感觉都是不怎么爱说话,也不容易沟通,对谁都爱搭不理。可能就是这样的性格,我一直都怕别人关注我,骨子里带着一点懦弱的成分,但来了北京以后,我必须跟一些音乐人交流,这种逼迫使我慢慢在克服之前性格中的弊端。

但自我封闭的这些时候恰好是我最能写出东西的时候。因为不忙,你的脑子里可以随便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的没的,没有任何人的限制。常常想到什么,就用手机记下来,回家再抄在本子上。都是普通的笔记本,写第一页的时候会特别认真,到最后就潦草的不像样子。

△一只然手稿

其实我写东西挺早的,大概在初中。就是只会写几句话那种。我特别喜欢押韵的东西,每次自己写完的东西都喜欢读好多遍,沉浸在尾词押韵的氛围里。因为自己唱歌难听,但总跟同学去KTV,必须要有首会唱的歌,我就学了周杰伦的《夜曲》。有旋律的东西我唱不好,《夜曲》是我觉得自己可以驾驭的。开始学唱它我就把歌词打了出来,我一看,这不就是我爱写的那种押韵的东西嘛。那天我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喜欢写的形式题材叫歌词。以前还以为自己写得都是诗歌呢,但其实不是,就是歌词。

从那时候,我写东西会注意它的整体性,开始写完整的一首歌。最开始写得很烂,真的超级烂,我写过几百首作品,有七八本了,都没法用。而且我以前写词特别快,追求数量不追求质量,有时候一天都能写四五首,后来我就意识到这样不行,不能这样写东西。

一首词可能二三百字,但你真的需要去想,写完还要改,里面的很多词不合适要替换,这个过程要经历很久。你要浓缩的是一段特别短又非常具体的文字,它一定要精致才可以。

因为我爱听周杰伦,所以早期方文山对我的影响比较多,他写的东西会让我觉得很新鲜,和大众化的东西不一样。但对我影响大的还是林夕、黄伟文之类的香港作词人。虽然我不听粤语歌但是他们的词我都会去看,就是点开一首歌,按暂停,我细细品词。

我之前是不听粤语歌的,但有一次和朋友去KTV,我低头玩手机的时候他突然唱了一首李克勤版本的《终身美丽》,他唱得很好,特别是歌词中那句“对你不止感激敬礼,当你知己才是虚伪”一下子就触动到了我,你知道有时候感情这种东西,突然有歌词能把你生活中的那种状态反映出来,所以我一直喜欢有共鸣的话。那天之后我开始慢慢找粤语歌来听,到现在简直就是粤语歌爱好者,真的越听越觉得好听。

第一次有音乐人用了我的词就是房东的猫,他们的第一张专辑有七首作品,其中五首是我写的。

合作以后,当时感觉太好了,想着终于终于,歌词不用孤零零躺在备忘录里了,即将有人赋予它生命。所以开始慢慢着重走写词这条路,房猫是个契机。

那时发给她们的第一首词叫《你是我最愚蠢的一次浪漫》,但这首歌是今年才发的,词曲早都写好了,就是一直在完成度上找不到状态。一首词能变成什么样就要看旋律了,我碰到什么样的作曲人或者演唱者,他能够给这个词赋予什么样的感觉,这不是我能管的了的。

只有跟房东的猫合作是先词后曲,其他大都是对方给我哼一段小样,我去把词填进去,其实我更喜欢的是先词后曲,因为我关注的是我这首词写得好不好。可能就是我懒的问题,会觉得填词累,因为填词你要把旋律听很久很久,你要记住旋律,你还要把词填进去,你要想这个词配上它这个旋律是不是契合,对我而言这是一个繁复的过程,基本写完这个词这首歌我都能唱下来了。但是我如果先写词的话,就完全没有主题影响,我按照我的想法把词写好,你就去谱曲就好了。

我写词的话一般都是先写好第一句,一般我只要把第一句话确定了,后面就好写了,但是第一句真的特别难敲定。你第一句话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准,基本上这一整首歌就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准。它是带有主题意义的。如果没有人给我主题写,我一开始写的前四句绝对是乱的,但是写着写着就能基本知道自己要写的是什么,再把想象和意境恰如其分的埋进去,一首词也就这样成型了。

我说过,我是个骨子里带着退缩基因的人,不是太喜欢自己主动去争取,能来的就来,要走的就走,活着也就一个顺其自然的事。包括来北京,以我的性格,让我自己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简直是不可能的。但当时我们公司的老板在网上看到了《短叹》这首词找到我,问我要不要来北京发展,可以写词,也可以做着文案两边兼顾。当时也过腻了家乡每天两点一线的单调日子,所以来到北京,开始新生活。现在在北京遇到新的朋友,知己,同事,音乐人,有时候晚上回家,看着这个灯火辉煌的城市,在天桥上看疾驰而过的车灯,觉得自己真的爱上了这里。

我一直以来都挺喜欢的一个诗人叫余秀华,她曾经说过:“诗歌把我生命所有的情绪都联系起来了,再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让我如此付出,坚持,感恩,期待,所以我感谢诗歌能来到我的生命,呈现我,也隐匿我。”

于我而言,歌词也是这样的道理,一些我所不能亲口表达的东西,就写进歌词里去,用另一种方式传递给我想传递的人。哪怕有一天我会再也写不出好的歌词,没关系,至少我的过去被它记录过。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一只然, 作词人, 房东的猫,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