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叉:中国金属乐一直在进步,大家抱团才能蓬勃 | 对话

李禾子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0-25 11:54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中国的摇滚乐非常牛逼的。”

文 | 李禾子

校对 | Dewelf

编辑 | 安西西

夜叉乐队最近一次进入大众视野除了他们的音乐外,也是由于今年7月和李宇春粉丝的一场骂战。当时双方表现出的互不理解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独立和主流、老牌乐队与新生代偶像明星之间不可避免的差异和对抗。

作为国内金属乐队旗舰,他们认为当下金属乐队只有彼此“抱团”,在国内这种音乐类型才能更好发展。在此之前的6月,他们刚刚在北京乐空间完成了“同根生ROOTFEST”室内重型音乐节(简称“同根生”)北京站的演出,并在9月前往西南摇滚重镇昆明的MAO Livehouse举办了今年的第二场,第三场也正在筹备之中。其中,北京站的演出阵容就包括了夜叉、SCARE THE CHILDREN、锯、颠覆M、肆伍几支在国内知名度较高的重型乐队。

这是一项由夜叉发起创办的演出品牌,在2011年首次举办。在谈及创办这一演出品牌的初衷时,乐队的核心人物,同时也是主唱的胡松对音乐财经表示,“金属乐队都是同根同脉的,互相之间应该多去交流,金属乐怎么才能够蓬勃?大家要抱成团才能蓬勃。”而对于文化行业普遍存在的“鄙视链”现象,他们也觉得,同根生“就是要抵制这个所谓鄙视链的东西”。

作为摇滚乐更细的分支,金属乐可以说在中国一直都处于地下状态,受众也要更小。但也正因为独立和反抗精神,这种音乐类型在国内一直拥有一批坚定的支持者。对于金属乐是否能像现在的嘻哈和电子音乐一样进入大众视线的问题,胡松表示保有希望,“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中国的摇滚乐非常牛逼的。”

音乐财经对夜叉的采访发生在这场“骂战”之前,我们将这次对话整理如下,也许通过夜叉,读者们可以更好地理解金属这种音乐类型,消除某些隔阂。

今年乐队成立22年了,怎么给你们的发展历程做一个划分?

夜叉:四个阶段吧,大概就是分别以第一张专辑《自由》,第二张专辑《发发发》,第三张专辑《You Aren’t the Loser》和EP《转山》为标志。

是以风格的转变分的吗?

夜叉:其实我们没有特别在意说要固定地去坚持一个曲风,因为摇滚乐、金属乐本来就是舶来品,你要说坚持什么曲风,这些都是别人所坚持的东西,别人创作的东西,你去坚持没什么意义。所以我们在创作音乐的时候,是比较随意的,比较遵循自己当时的想法,或者是某段时间对音乐的感觉,不同时期的感觉不一样,可能会有一些变化。实际上归根结底它还是一个基础的问题。

风格对于夜叉来说不是问题。我们秉承的还是以重型音乐金属乐为主的音乐,在这个范畴之内,我们在不同的时期会加入一些不同的元素,像上一张专辑《暗流》,就加入了很多旋律性的东西,告诉人们我们不只是一味的躁,也可以玩一些旋律感强、有内涵的东西。

你们是中国新金属的代表乐队,这种“新”体现在哪里呢?

夜叉:最早我们也不算老派金属,在当时看其实是一个很新派的金属,比如说不是长头发、瘦裤子的装束,肥裤子也可以玩金属,我们不拘于表面上的那种形象,这个思维是打开的,给人一种思想上的解放,虽然现在看可能稍微有点老。在音乐上我们也一直在探索新的东西,探索新的音色、新的律动和节奏,没有局限在某一个方面。时代在进步,现在看是属于传统一点,但实际上它和真正的传统金属还是不一样。

你们的创作灵感来自哪?

夜叉:音乐部分就是大家平时在练习、在摸琴的时候,有感觉会写一些东西,然后到排练把这些东西给串联起来。词和曲的话,就是平时的一些积累吧,可能是对一些事物和身边事情的看法和认识,多是先写词后补曲。


△今年11月4日,夜叉将远赴贵州参演赤水河谷音乐季,并开展该地旅游公路的骑行拍摄

你们觉得现在写的歌跟十几二十年前写的歌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夜叉:其实一直变化不太大。因为从最早开始学习摇滚乐,我们就去感受什么旧金山垮掉一代的精神,了解朋克等等这一系列的摇滚乐发展历史,所以夜叉的音乐还是比较具备这种反叛精神和批判精神,内容更多的还是对一些社会现象的态度和看法。所以整个乐队的思想精神,应该还是没什么太大变化,一直都保持这样。

那你们那个时候反抗的东西和现在年轻人反抗的东西呢,有变化吗?

夜叉:在中国,(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反抗的东西到现在其实是没有变化的,因为体制一直没有变化;至于现在的年轻人,因为可能生活经历和生活时代,还有成长过程和经历都不太一样,反抗的东西也不一样。比如说,现在年轻人对物质的要求可能都比较高。

你们觉得现在的年轻乐队和你们还有哪些别的区别?

夜叉:当年的乐队在创作的时候,就是纯粹对音乐的喜欢,比如说我喜欢这种风格、这种感觉,我就要把它创作出来。以前摇滚乐是最潮的东西,大家都觉得好,觉得这个过瘾,现在他们可能有一种疲劳感,觉得摇滚乐已经不够刺激了。

现在在小酒吧里演出的那些年轻乐队,他们的思想要更丰富,有玩死核的,也有玩电子核的,就是现在国外最流行什么,他们就玩什么。年轻人永远是在追求,音乐发展的潮流是跟世界同步的,但是每个时代的金属乐队,他们在吸收一些新元素的同时,也应该坚持自己的核心理念,不要全盘吸收,要去筛选。

你们怎么看待这些后辈?

夜叉:挺好的,年轻人嘛,我们也年轻过,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当然是要追最新、最好的东西。年轻人没有沉淀下来的东西,这是一个事实,当他们沉淀下来自己的东西以后,就不会说放弃自己的东西,而完全去拷贝别人。所以说年轻其实无所谓,没有沉淀,那就直接拿过来先用着,没关系,年轻就是这样。

你们会存在鄙视链吗?

夜叉:鄙视链是什么意思?

就比如现在有一些老一派的乐队,会非常鄙视新一代的乐队,这种。

夜叉:你说的那个鄙视是old school的那些传统金属对新派金属的鄙视。但是我们觉得真正应该鄙视的是那种把一个很真、很正的东西,给传播歪了,那种我觉得是鄙视。比如他打着摇滚的旗号,但他不是摇滚,那个是我们鄙视的,如果是真的在做摇滚乐,那么刚开始经历一些过程都无所谓,但是如果你去演绎假的东西,告诉别人说我这个就是什么什么,其实是特傻的行为。像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个演出“同根生”,其实就是要抵制这个所谓鄙视链的东西。

有一点是大家要特别明确的,就是摇滚和摇滚乐是两个概念。摇滚乐是摇滚音乐,它只是一种音乐形式,而摇滚是真正发自本质的一些东西,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你的思想、你对待事物的态度、你解决问题的方法……所以现在可能很多人在做摇滚乐,但他人其实并不摇滚,或者他只是为了靠摇滚乐来挣钱,是一种生计,他根本没有摇滚的思想,这种人也很多。

鄙视链这个东西,我大概能感觉到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我要永远捍卫自己喜欢的东西,我要去坚持它……当有新的东西起来、可能压制住这个人的时候,他就会反抗,那么他以什么形式来反抗呢?其实就是靠鄙视别人。

可是假如说我自身很摇滚,是一个比较open的人,愿意接受新鲜事物,但是我有筛选,那我觉得可以不用去鄙视别人,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

你们怎么理解摇滚乐和其他音乐类型的关系?

夜叉:任何音乐都是一种轮回。现在大家可能喜欢听电子音乐,习惯这种视觉、听觉上的刺激,但有时候回过头来听摇滚乐,感觉其实是最通透的。电子音乐属于年轻人,摇滚乐则是更根源的一种音乐。

相比起现在的音乐会更重,不管是金属也好,还是Hip Hop、电子音乐也好,都要更重。而且不只是在音色上,视觉上也要更嗨。可能现在的年轻人更多是用音乐去讨好某些东西,讨好市场,比较功利吧。他们听到的资讯,比我们年轻时候听到的多得多,接触的东西也会更多一点,但总归都是在进步。

我记得之前有一次在接受别的媒体采访时,你们有说过类似“金属乐在未来两年会杀回来”的话。

夜叉:这个话好像每天都在说(笑)。杀不杀回来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们还会再继续做,已经做了22年了,每年都希望金属乐能杀回来,到现在20多年了。

在中国,金属乐的发展时间并不长,但它好像一直都是一个比较小众的音乐类型,你们觉得是什么原因?

夜叉:问题其实很简单,首先中国人的性格不是那么容易接受摇滚乐,有十分之一的人接受摇滚乐就不错了。但摇滚乐也分成好多种,在这十分之一的人口里面接受金属乐的就更少了,再加上金属乐本身还分出了多种类型……而且年轻人从众心理比较强,觉得什么好,大家就都去喜欢什么。

金属乐很难说,它本身就没有得到一个大众平台的推广,很多金属乐队也没有做到让人觉得你是一个明星,或者是一个有影响力乐队。所以很难有大众来关注你、接触你,这就是金属乐发展不起来的原因之一吧。

还有别的一些什么原因吗?比如说,中国这个社会本身可能就不适合这种音乐类型发展。

夜叉:中国社会其实非常适合重型音乐,因为中国人活得很压抑啊,国家的政策和体制,其实是让每个人紧绷着,让你去挣钱;如果你不挣钱的话,可能就没有地方住,没有钱吃饭,年轻人二十多岁生了孩子以后,就要为下一代着想:你现在自己都没打好基础,下一代直接就输在起跑线上,你就会感到很紧张,所以必须得努力去工作,去挣钱,然后还得把你所有的钱拿去按揭……这样一来,他们就没有更多的精力、金钱去花在艺术,或者是文化生活上,所以这个文化就得不到发展。

除了这些外部原因,还有没有一些内部原因呢?比如说从业者的素质。

夜叉:内部原因就是,摇滚乐本身就是舶来品,在美国摇滚乐已经是发展了小一百年的东西,中国摇滚乐从崔健唱《一无所有》的时候,到现在才三十一年。

首先大家的技术可能就没有国外那么好,中国人的思想也没有他们那么解放,天性打不开,再加上可能行业标准也比不上别人吧,比如录音、灯光音响什么都没有别人专业,所以就进入一个恶性循环。那只能靠大家自身努力了去突破,反正夜叉是一直在努力,但是还是势单力薄吧。

那你们觉得金属乐会有走入大众视线的那一天吗?

夜叉:没有那一天,我觉得我看不到。像那种Metallica演出,两万人来看他,下面所有人每首歌都会唱,这在中国是不可能的。

真的,五十年都少说,你拿什么玩意去跟人家国外的相提并论?可是以后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中国的摇滚乐会很牛逼的。

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夜叉:金属乐队都是同根同脉的,互相之间应该多去交流,我们希望看到中国金属就是这样的。怎么才能够蓬勃?大家要抱成团才能蓬勃。

这就是我们对当下中国金属的认识,一定要抱团,大家一块使劲,力气才大。金属乐在中国大起大落没有,就是时好时坏,但它一直都会存在。中国硬性的老爷们儿还是有很多的,我相信金属以后也会一直存在。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夜叉乐队, 摇滚, 金属乐, 同根生ROOTFEST,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