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涛创业这半年,头头是道投资,签下谢春花、六大业务开跑,估值近2亿......心喜文化如何做“音乐+”?

安西西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0-24 11:40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的原则是先有业务,再有人。”

文 | 安西西

整理 | 李金晔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董露茜

个人收藏超2万张唱片,2000多张黑胶唱片,入行21年的音乐行业老炮儿袁涛创业半年了。

2016年,离开华谊音乐董事总经理岗位后,面对音乐行业的风起云涌和人生道路的十字路口,袁涛开始认真琢磨创业的事情。2016年11月,袁涛碰到了位于杭州的头头是道基金创始人曹国熊,两人见面仅聊了半小时,经营理念和对音乐行业的很多看法都一拍即合,双方迅速达成了投资意向。

2017年开年,头头是道基金投资款到账,定名为“心喜文化”的新公司迅速开跑“音乐+”的六大板块业务。

为什么叫心喜文化,而不是心喜音乐或心喜唱片?袁涛解释道,单靠签艺人或是经营版权做商务支撑一家小的作坊式公司没问题,可能还活得挺好,但如果要实现战略性发展,单一业务就完全不可能支撑了,所以公司一定要走“音乐+”的泛娱乐创业之路。

这并不是袁涛第一次创业,在17年前,作为摇滚乐重度爱好者的袁涛成立过音乐厂牌“战国音乐”。2004年,战国音乐和华谊兄弟共同成立了华谊兄弟音乐公司,旗下陆续签约有羽泉组合、姚贝娜、张靓颖、尚雯婕、陈楚生等主流市场的歌手。在更早些时候,他在滚石唱片工作过6年,负责滚石旗下台湾歌手在内地的业务,1998年底,羽泉签约滚石,羽泉在音乐事业上的成功亦成为滚石和袁涛的代表企划案例之一。

头头是道基金董事刘晓妍告诉音乐财经,“我们一直在看音乐行业。当时碰到了袁总,到签进来春花,我们相当于创始股东,一起和袁总把心喜这家公司推出来。”2017年,头头是道基金还投资了位于上海的音乐发行公司“看见音乐”。

如今,袁涛所创立的心喜文化怎么样了?袁涛说:“我们创办的时候还只是愿景,现在增加了很多新的业务和落地的内容。”

目前,心喜文化旗下有六大业务板块:

1 艺人经纪部

2017年4月,谢春花正式签约心喜文化。

2016年是谢春花迅速在网易云音乐发酵走红的一年,她独自一人负责自己对外联络和巡演的所有事情,很多经纪公司找上门要签她,谢春花接触下来,也没有遇到合适的公司和团队。

正巧头头是道的一位投资经理和谢春花的助理是大学校友,两人年纪都差不多,经牵线搭桥和心喜接触下来,团队彼此都非常合拍,谢春花专心创作,心喜负责运营她的音乐事业发展及落地。

△谢春花2017年活动一览

谢春花之外,孟慧圆和张婉清也是心喜文化的签约歌手。采访当天,袁涛急匆匆从香港赶回来,行程就是为了见一位他非常看好的年轻女歌手。袁涛说:“我们看好95后、00后新人,和艺人希望是全约,也可以有多种多样的合作模式。但未来三年有6到8组艺人就够了,不能太多,因为资源是有限的,沟通需要大量的成本,要服务好每一个人。”

目前,心喜选择艺人有两个条件,第一:创作,如果没有创作能力,第二个条件是嗓音。嗓音并非指“嗓子高、嗓子低”的问题,而是歌手的嗓音有一定“感动人”的特质。

2 大活动部

服务品牌,从创意策划到做落地执行活动的全过程。

去年双十一期间的京东直播秀和今年618全民年中购物节就是心喜文化负责操盘的。心喜团队也服务包括海航、平安和乐视等公司的营销活动。

3 音乐营销

自2017年开始,在《有嘻哈》这档超级网综的带动下,越来越多品牌开始在音乐营销上下功夫了。

袁涛说:“音乐给人的冲击力简单直接,音乐营销的可塑性和传播速度都越来越高。以前叫娱乐营销,我觉得不精准,我们团队做的第一个成功案例是当年羽泉的《深呼吸》,和汽车品牌合作。当时我们认为这只是一个商业活动,现在回头想,它就是一个成功的音乐营销案例。”

在袁涛对业务板块的定义中,大活动部更多偏重于落地,音乐营销业务是“嫁接”。

4 音乐版权及现场音乐

版权方面,袁涛表示,公司正在慢慢积累“有效版权”,体量尚小。音乐行业在慢慢变好,就是因为政策层面,版权保护环境越来越好了。

“到今天为止我们才有28首歌,因为是一个全新的公司。而华谊在我离开的时候有接近900首歌了,里面有100多首歌是非常好的有效版权。”袁涛说,“如果没有庞大的运营权利,积累一段时间,是不可能积累很多特别好的版权的。”

现场音乐是心喜业务发展非常重要的一环,袁涛正计划未来筹办自己品牌的音乐节、演出等线下音乐活动,对于加持公司价值、构建公司体系会有非常大的帮助。

5 OST

对接影视、游戏、动漫配乐需求,合作方有完美世界。此外,公司已签下高原的畅销书《把青春唱完》的IP独家运营权利。

6 文化旅游

中国文旅市场正在进一步升级,这为文旅市场的内容、制作、运营等提供了非常多的新机会,心喜也非常看重“音乐+文化旅游”板块的布局。

对于心喜来说,艺人经纪、版权积累都是公司输血的板块,是最核心的音乐业务。而大活动部、音乐营销、文化旅游板块的布局也都是和音乐有关且可以挣钱的业务。袁涛规划的所有板块都和音乐或多或少有关系,每一个业务板块会有相互串联的功能。

目前,预估心喜文化一年流水已近亿元,公司具备自我造血功能,正在新一轮融资中,估值逼近2亿元。

对于当下这位音乐行业老兵来说,如何稳当的把心喜文化发展下去,服务好艺人,做出好音乐、服务好客户、对接好资源、做好融资管理,是他要坚持下去的事业。

△袁涛

“谢春花就是未来的大市场艺人,独立厂牌只会越来越多” | 对话


兵马司被太合音乐集团全资收购了,摩登天空不断发起成立新厂牌往外跨界,众多小的厂牌不断在各地出现,也有不少小厂牌不再活跃。在你看来,目前中国独立厂牌的发展情况如何?会更好还是会更坏?

袁涛:中国独立厂牌会越来越多。现在音乐的细分变得越来越精准了,以前我们九几年做音乐的时候,就只有两种音乐类型,流行音乐和地下音乐,流行音乐是能挣到钱的,地下音乐全都是天天为了下一顿饭发愁的音乐人。

现在的独立音乐并不是之前意义上的地下音乐,不是挣不到钱的、没有市场、小范围唱的音乐。其实在美国,很多大牌乐队都是独立摇滚乐队,他们不签大公司,他们和大公司做一些战略性的合作,比如说发行跟经纪业务的代理。但是他们保持独立,这种独立不是指在商业上独立,而是运营上的独立。

现在的年轻人都愿意自己做,一些音乐分支,包括民谣、嘻哈、电音这些慢慢都起来了。所以,我认为独立厂牌只会越来越多,不会越来越少,就看谁做得好,可以从这里脱颖而出。

你认为厂牌和资本的关系是什么,小的音乐厂牌会被吃掉吗?

袁涛:有些资本不认为厂牌是有价值的,又怎么会去吃?如果是一个真正有战略眼光,或者是懂音乐的资本,可能在开始的时候就去合作了,不一定是去吃掉。现在的年轻人和我小时候不一样,他们现在对新生事物、国外资讯的接受度更高,独立的性格和人格建立得更早,所以我认为只会出现更多有创造力的厂牌。

你在华谊做了很多年主流音乐,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独立音乐市场的呢?

袁涛:其实我最喜欢的音乐是重金属,是摇滚乐,现在我有几万张唱片,90%以上都是摇滚乐的唱片。但那时候我知道在中国市场做这样的音乐类型很难。

不过,做流行并不代表比做摇滚可耻。我觉得是眼界的问题,听的东西太少了,真正在行业里面做音乐的人听音乐都很少。不去买唱片,不听现在世界上最好的音乐,让他讲行业的发展,还是沉浸在过去不了解现在。

现在很多人一说独立音乐,就说这个音乐就很另类,这个音乐就不好听,这个音乐就是小市场,我觉得这个是特别可笑的一个认定。可是大部分人确实是这么认定的。

你怎么看待小众音乐人和主流音乐人的对比?比如谢春花,她是95后,在音乐平台上视听量很好,线下Live的票房也好,主流大牌音乐人也许天天上电视,但在年轻群体中的受欢迎程度可能却很弱,甚至卖不动票。

袁涛:我觉得不具备对比性,他们代表着各自的受众群体。主流的一批是和时代发展结合在一起的,老一辈的艺人会慢慢地被时代淘汰。只是在中国的歌坛,我们的新陈代谢太慢了而已。因为我们专业人士少,开发新人的能力差,都愿意做所谓主流大咖,所以市场的更新慢。

再回头来讲,比如陈粒,你要问她现在是大市场艺人,还是小市场艺人?我一定认为陈粒是大市场艺人,而且我觉得以后中国的流行歌坛也好,包括摇滚歌坛也好各种歌坛也好,以后所有的主流就是这些独立的年轻的音乐人。他们慢慢地从自主的做音乐到逐渐地被大市场接受。而我们这些唱片公司,是提供合作平台的一方,而不是签一个生死合约长期绑定的合作方式。独立音乐人的水准很好,但缺少发展平台和专业团队,我们这些人变成了他们工作上的合作伙伴,这个合作方式是对的。

你会不会有一种感受,华语流行音乐越来越难以像往日一样“一呼百应”了,他们正在失去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袁涛:是的,不过我觉得要看如何定义流行和主流。我觉得像春花、陈粒她们这些音乐人以后就是主流,以后主流风格一定会更多样化。也就是说,风格的界限、区分会更多,不能再用主流和非主流去区分音乐了,年轻人有越来越多机会出来,这是特别好的时代。

你怎么看资本不断涌入文娱市场,中国音乐市场这三年的发展速度?

袁涛:中国互联网这几年一直快速地增长,很多投资人或多或少受到互联网公司的投资回报率的影响,以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来看音乐,就会问为什么音乐行业的发展速度、资金投入的回报速度达不到预期?

互联网只是音乐的一个技术平台,音乐是做内容的行业,我们所有的内容都要靠跟人的沟通、交流,进行一遍遍修改才能展示出来,不能说用互联网的思维做出一个东西,然后就回到互联网上快速地发散。所有音乐公司都需要耐心培养,一点点变成大的公司。

融资的时候怎么和投资者沟通,怎么说明这是一个需要等的生意?

袁涛:我就直接跟他说,我们不是互联网公司,不要用互联网公司的要求来要求我,我做不到的。我们这种音乐公司需要的投资者是要了解这个行业的,要有战略眼光的投资人,不能完全以一个投资看待所有娱乐。我需要的不是纯财务的投资,我们要找有眼光的人,因为这是一个长远的规划,必须有这个前提才能达成统一。

三年来,我们见证了一些公司的发展历程。资本支持过的一些音娱创业公司在今年不同程度的遇到了一些困难,无论是音乐科技初创公司,还是音乐内容公司。

袁涛:我觉得这跟每个人的性格有关,各人做事的方法是不一样的。

其实我是特别爱冒险的一个人,但是我的公司不是这么做的,冒险是在判断具体的业务发展速度。对于一家新公司来讲,一开始发展不是第一位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我们公司现在人不多,业务团队加上后勤团队才二十多人。我的原则是先有业务,再有人,按公司业务和整体发展扩大。不安全的话,所有的愿景都是虚的。

我永远不能理解烧钱是为什么。就像我特别不理解很多资本追捧的互联网思维的公司,我觉得我不具备互联网思维。公司不安全的话就像房子地基不好,内饰做得再好也没有意义。

我也有很多理想,希望心喜变成什么样的,但首先业务你要得专注,会先设定业务部门、业务的标准和具体目标,实现了一个才会去做下一个。比如我不会因为我个人的热爱一成立心喜文化就先签下十个艺人,艺人和业务的选择都是有标准的,再热爱也要有特别重要的专业度,否则就是虚幻飘渺的。

你给六个部门分别制定了什么样的业绩目标呢?

袁涛:要有落地的项目,否则说得天花乱坠都没有用。现在核心团队六个人,我公私会分得非常清楚,我当然希望以后每个业务板块都变成独立的公司,但这之前要有很多工作,比如业绩完成量、增长率要能支撑你做独立公司的运营,做得好才能变成独立的团队。对每个团队该给的鼓励和帮助一定要有,压力也一定要有。

唱片公司的经营,你觉得最难的是哪一部份?

袁涛:我觉得这个行业说白了就是这样的,专业的人太少了。随着业务增加可能会加人,但我宁可培养人也不愿意从别的公司挖人。真正聪明想做这个行业的人,通过一两个实际的案例就会成长起来了。

现在很多艺人做自己的独立公司、工作室,是满足了自己心理的愿望,可他一定知道他缺乏专业团队,没有靠谱的人做企划、宣传。我们大部分经纪业务是被动的,很多人愿意找有名的艺人,因为简单,却不愿意推新人。

但如果你一旦愿意推新人,把新人变成有名的人,那你所得到的品牌增值,品牌价值跟商业的利益一定是最大的。最起码还有个人的满足,心态上对自己是有一个交代的。

心喜文化未来也一定会签新人,我已经过了那种靠成熟艺人给我脸上贴金,给心喜做宣传的阶段了。

头头是道这样的战略股东对心喜的意义不言而喻。公司目前的营收状况如何?

袁涛:企业第一重要的是自身一定要有造血功能,我不能像有的公司一样,我所有的造血功能,所有的输血都要来自外部。我自己能挣到钱,我能养活我自己。这样的话,外面的投资者给我,我才会变成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我自身的造血功能对我是雪中送炭。

除了太合、摩登天空、三大唱片等一些有规模和历史积累的音乐公司,你觉得音乐市场上大部分的小微企业怎么才能做到中等规模?

袁涛:这个你问住我了,大部分确实都很小。我觉得每一家公司有每一家公司的生存之道。较大的趋势是成熟的艺人自己出来开工作室,那其实也是音乐公司,但我觉得一定会有很多发展的问题。这就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合作,你缺少平台,缺少服务,我提供给你,各取所需,这样做生意合作伙伴也挺好。

市场的话语权渐渐转到艺人身上?

袁涛:也不是。谁有平台,谁有更多的资源,话语权就在谁那里。不管是公司还是公司里成熟的艺人,如果只按照他自己的话语权做事的话,这个公司就不成立了。表达意见是对的,但艺人的发展不能完全以艺人的话语权为目的。

很多艺人经纪公司可能会强调服务的心态多一些,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去服务这个人,可能还要承担私人事务。你怎么看“公”与“私”这两者之间的界限?

袁涛:艺人经纪沟通的成本非常高,其实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我认为古今中外所有艺人经纪公司都要解决这个问题。我的经验是要划分心态,私的部分做兄弟姐妹做朋友没有问题,可以帮忙解决生活和心理上的问题。但公事上,你就是我的业务合作伙伴,不掺杂任何兄弟姐妹这样的关系。如果公私关系弄乱的话,一定会一团糟。

艺人事业到了一定阶段后会离开公司独立发展,过去的职业经历里,你曾经被伤过吗?

袁涛:怎么可能没有呢?我觉得那个时候公跟私没有分清楚,把很多私人的情感放到了公事上。所以我现在公是公,私是私。在私上面,我们可以做特别好的朋友,但是公事上我们就是一个很好的业务合作伙伴,可能这几年我们是在一起合作了,未来可能我们换另外一种方式合作也没有问题。你一定要经历这个过程才能明白,要不然你天天觉得他对不起我,其实是你不职业,而不是人家不职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袁涛, 谢春花, 心喜文化, 艺人经纪, 音乐版权, 现场音乐, 独立厂牌,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