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妮达:游走在规则边缘 | 长对话

李禾子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0-13 10:45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希望别人在听我的音乐时,都会感到有希望,感到快乐。

文 | 李禾子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安西西

“没有参加《中国有嘻哈》,你会不会觉得遗憾?”

这个在助理口中“不便作答”的问题,在万妮达眼中似乎并没有什么禁忌。她的答案是否定的,“参加完《新歌声》之后,我已经不太想比赛了,因为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如果连音乐都要像交一张考卷一样,拿来评分,拿去做比较,那还有什么意义?”她的言语间有一种平和的感染力,她说没有遗憾,会让你相信就是真的没有遗憾。

去年7月,万妮达参加了《中国新歌声》的节目录制,作为其中唯一一个说唱女歌手,加上独特的外形,她旋即在节目播出之后受到了大量关注。

她也许是这年《新歌声》里话最少的一名学员。有人理解这是“神秘”,是“酷”,也有人理解这是“装X”,是“虚伪”。有溢美之词就会有恶言相向,在节目播出当中及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她常常会受到风评的困扰,“我站到这个舞台上,只是唱一首歌而已,你为什么要攻击我?我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也没有杀人,没有犯法,我想不通。”

距离常常是误解的帮凶,恶意的揣测总是毫无凭据又甚嚣尘上。但万妮达最终还是选择了与自己和解,面对无法控制的人群,她尽量选择不去看那些评论,控制自己的情绪。“有被生活压倒的人,也有战胜生活的人。”说这话的时候,你甚至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瘦小的女子只是一个94年出生的年轻人。

谈比赛:终于结束了

当时你为什么会决定参加《中国新歌声》的比赛?

万妮达:我其实都不看这个节目,只知道当年谢帝去参加了一个《好歌曲》,我觉得那我应该还蛮适合这类节目的,都有人去过了,我为什么不去试一下?后来《新歌声》找到我,问我要不要参加,我想反正都要毕业了,闲着也是闲着,让我去做我的专业(注:万妮达在大学时学习美术专业)也做不好,那就去呗,然后我就跟我的制作人去了。

比赛过程中你是一个什么状态?

万妮达: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没有一个导师通过,他们说我有黑幕,其实我心里很高兴,想说终于解脱了,不用再折磨我一天写一首歌了,然后我就回去了。结果在第二天我回去的车上,导演又给我打电话叫我马上过去,他们可能觉得我挺好的,但是没人认可,所以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然后我就想真诡异,特别诡异,一路下来我就觉得我创业创得很诡异。很奇怪,当然我也觉得蛮有意思,开始我都已经想边打工边做音乐了,突然又把我拉回来,重燃了我的战斗热情。

越走到后面,我就觉得这个节目我一定要上,因为当你进到那个环境,听到各种各样风格音乐的时候,你就在想说,这么主流的节目,为什么都没有Hip Hop音乐?我觉得我一定要用力,再用力一点。

整个节目感觉你一直都是酷酷的,为什么在节目上不爱说话?

万妮达:其实我是真的不爱在节目上说话,当你站在一个受到很多人关注的舞台上,你说的每一句话都要很小心,有可能是好心但是把话说错,人家就可能揪着你的小问题,把你放大。

我也是一个不爱做解释的人,人们置疑你,觉得你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他们其实不是真的了解你,只有你真的了解你自己。所以我能做到的就是尽量少说,把我的意图准确地表达出来。而且我觉得没必要说那么多,这个舞台本来就是一个音乐者的舞台,你要做的不就是音乐吗?又不是访谈节目,上去讲那么多话干嘛,又不会因为我讲那么多话就给我加分(笑)。

当知道自己被淘汰的时候,你的心情如何?

万妮达:解脱吧,其实那个节目蛮磨人的。我心真的有点累了,到最后一场复活赛的时候,不管谁赢,其实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我觉得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你想我做音乐到现在才三、四年,就能得到这样的成绩,而且有那么宽的空间让我去发展,所以蛮不错的。你不能把事情想得太糟了。

我想我不是为出名来的,当时我只是脑子一热,想来试一下,最后能得到这么多,我的收获已经是双倍的了。很多压力都是别人硬要给你加的。

比赛前后你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万妮达:我真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人知道我,原来我的微博有两千个人关注,上节目之后,最多能涨到两万我就已经很高兴了,最后变成了三十多万,我想说赚了。然后我就想,那还不多发一点歌?一个人得到另一个人的支持和信任其实是很难的。

当时走在大街上,会有认出你来吗?

万妮达:节目刚开始播出那段时间会有很多,我去坐飞机,机场就放着我的歌,我戴着眼镜,想别人一定不要把我认出来,好尴尬我今天没化妆,赶紧遮一遮。

也会有一点点困扰。因为我从一个小厂牌,直接到了一个大舞台,我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官方培训,告诉我要怎么去面对观众,我只能靠自己的感觉;还有一些亲戚会打电话给我妈说,你女儿现在很了不起怎么怎么样,其实会有一点点怪,我小时候是不会得到很多关注的一个人,突然得到很多关注的时候,你就慌了,觉得自己做什么好像都不太对。

你看自己在电视里的表现,是什么感觉?

万妮达:我不看。

在机场不是看到了吗?

万妮达:看到就赶紧转开,不想看,很尴尬。其实真的,我看到自己在电视上就很奇怪,所以一般都不看。

为什么不看呢?

万妮达:我有尴尬症,我有很严重的尴尬症。如果在这里放我自己的歌,我都觉得很尴尬,那种感觉很诡异。如果大家很严肃地坐下来,讨论我这个人,我会讲不要这样子,好尴尬。

谈创作:希望别人在听到我的音乐时觉得快乐

你一开始是Freestyle还是写歌?

万妮达:都有,我一开始会在网络上找一些Beat,因为刚开始不懂,身边也没有人教我,第一首歌写得像屎一样,很恶心。我还把这首歌发到了网上,发出去以后以前的同学,身边的朋友,帮你点个赞,然后就没了。大概过了半年,我就把那首歌下架了。

当时是发在哪里了?

万妮达:微博音乐,我那时候还不懂怎么往其他地方发,对电脑也不是很会用,我就是一个比较诡异的人。2014年,很诡异的一首歌,在很诡异的一个时间段,发在一个很诡异的平台上,然后有很诡异的人来给你点赞,整个过程都很诡异(笑)。

你的作品给人感觉好像旋律性更多一点?

万妮达:因为我觉得做音乐,一定要有音乐性,要让人记得住,有传达度,听众才能马上吸收到,一下就知道你在唱什么。我最喜欢的两个音乐人,迈克尔·杰克逊和碧昂丝也都是这样。

然后就是有丰富的感觉,因为我喜欢饱满的感觉,我希望事物能饱满,鲜艳,快乐,我希望别人在听到我的音乐时,不管是在任何时间段,任何心情,他们都会感到有希望,感到快乐,这个才是我想做的。

每当写歌的时候,我会发现自己是一个第三者,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这个故事,不管你经历多糟的一件事,结局一定是好的,才会让人觉得有希望,这是我在词曲部分想要表达的。

你其实是一个挺乐观的人。

万妮达:我是巨蟹座,但我上升星座是天蝎,所以我是一个易阴晴不定的人。但我不太喜欢去结交那种很悲观的人,因为我很容易被人影响到,比如说我周围的人很难过,他坐在我旁边,我就被他弄得也很难过。

其实你很相信星座是吗?

万妮达:我什么都相信,一切好的东西都相信。

每天起床都会看星座运势?

万妮达:对,我看今天运气是什么,比如我今天最match的星座是双鱼座,然后就开始搜索双鱼座的朋友,然后把他点开,跟他聊几句,开玩笑开玩笑(笑)。

你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做音乐了吗?

万妮达:对,我大学学的是美术,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做音乐,可能会去打一些散工。

打工是为了什么?

万妮达:买乔丹鞋,没有为了别的。

不是为了做音乐?

万妮达:不是,就是为了买鞋,我那时候做音乐,不需要花那么多钱,而且当时我已经找到他们(注:指福州本土说唱厂牌Freedom Plant)了,他们对我特别好,让我可以有做音乐的地方。

除了音乐,你平时还对其他什么感兴趣?

万妮达:我喜欢做菜,但我不喜欢洗碗,我喜欢听歌,看电影,喜欢看书,喜欢出去旅游,出去看海,反正都是跟我喜欢的人在一块,或者我的朋友。

因为开心的时候我不喜欢一个人,我喜欢去跟人家分享,比如说我今天很开心,我就要拉着别人一起,一个人感觉开心不起来,要一群人才高兴。

△ 摄影:灰色、Hasong

谈事业:“游走在规则边缘”

后来你签约了摩登天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万妮达:比赛结束之后就有很多唱片公司来问要不要签约,我也一直在寻找一个更合适我的。最后我选择了摩登,因为他们的理念,可能跟我比较合适,比较搭。他们尊重音乐,尊重艺术家,我也想要跟这样一个东家合作。

整个做决定的过程很快,因为我不是那种喜欢犹豫太久的人,遇到我喜欢的就要马上下手。

签公司之后,你会担心公司对你有各种限制吗?

万妮达:这个还好,因为摩登是一个比较尊重艺人的一个公司。不像一些大的主流公司,现在市场上流行什么音乐,就要旗下所有艺人都做这个音乐。沈老师(注:指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是一个音乐人过来的,所以他完全尊重艺人的想法。

那你之前参加《新歌声》比赛的时候,节目组会对你提出一些限制吗?比如根据节目的调性,把你的歌改得更适合播出需要之类的。

万妮达:会,这个是肯定会的。但没有办法,因为你参加了这个游戏,就要遵守游戏规则,不然你随时都会出局,我不想自己之前付出的那一切全都白费了,所以有一些妥协,你是必须要妥协的。当时的工作人员就一直跟我说,你一直游走在我们的规则边缘(笑)。

那你会觉得受到压抑吗?

万妮达:会,刚开始会,因为我是一个自由的创作者,对于一个创作者本身来讲,希望我写这个东西,应该是按照我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说按照你们的想法;你们想让节目变得更好看,让我们这样写,应该说会有一些违背。但是我可以用另外一个方式,让他们更容易去接受,这需要一些技巧。

你是摩登天空签的第一批嘻哈歌手,我记得同期签约的还有陈冠希……

万妮达:我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很兴奋,他是我小时候看过的一个长得超帅的明星,就觉得太好了,想有没有机会可以见到他。

后来见到了吗?

万妮达:还没见到,因为他的演出时间跟我都是错开的,不在同一天。

想象过见到他的那种场面吗?

万妮达:没有想象过,太可怕了(笑),我很想说拍张照给我小姨看,因为我小姨很喜欢他,那个年龄的人都很喜欢陈冠希。

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你参加过好几次了,感觉怎么样,之前你也有参加过别的音乐节吧?

万妮达:我连看都没看过。

是吗?

万妮达:我就是一个很诡异的人,我整个创业的道路都很诡异,包括我第一次去Livehouse,也从来没有去过,就直接上去演。因为我这个人社交有点问题,但是愿意和我做朋友的人,都会是我很好的朋友。

反正参加音乐节的时候,我蛮紧张的,我想象中的音乐节,应该是男生女生穿得很波希米亚,各种头上戴花环,然后听摇滚乐……我第一次去音乐节的时候,就是在上海的超级草莓,真的很紧张,我就一直在祈祷,我说主啊,一定要让我成功,不要摔倒,我真的很怕摔倒。

当时演完上海草莓是什么感觉?跟你想象中一样吗?

万妮达:演完之后我就想快点去吃小杨生煎,我当时好饿,因为很紧张,中午的时候吃不下饭,我唱歌之前也没法吃饭,我很怕会打嗝,所以我就想说快点演完,我要去吃小杨生煎。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万妮达, 中国新歌声, 中国有嘻哈, 摩登天空, 选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