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复兴路走到第13年,任宇清和他的JZ Music正在改变什么?

BOX先生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0-09 15:23 点击:
【字体: 】   评论(

在小众音乐纷纷兴起的如今,这十几年间爵士乐发生了哪些变化?

文 | BOX先生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宋子轩

2004年创办爵士酒吧JZ Club,2005年首届“爵士上海音乐节”在魔都生根发芽,再到06年创建JZ School,任宇清和JZ Music的爵士复兴路走到今年已经有13个年头了。曾经在面对记者的时候任宇清表示爵士永远不会走向大众,如今的他已经转变了自己的看法。在小众音乐纷纷兴起的现在,这十几年间爵士乐发生了哪些变化?JZ Music一路走来,如今又有哪些新计划、新转变?在“CMBF中国音乐财经论坛”上海站中,音乐财经与JZ Music的创始人任宇清聊了聊JZ Music如今的发展规划,以及爵士乐未来的成长之路。

去年JZ Club在上海搬了新址,目前运营状况怎么样?其他分店的情况又如何?

任宇清:情况还是挺好的,现在每天基本上两到三个爵士乐队,应该是中国演出最密集的场地了,全年无休,对于Club来说,艺人这块每年的投入大概差不多是在250万到300万左右,而且酒水和门票基本都能覆盖掉,观众越来越本地化、中国化、年轻化。

杭州的店也是比较好的,武汉是新的,也有两年历史,广州相对来说比较弱一点,不过我们一直在培养本土乐手,帮助他们发展广州的爵士乐,所以他们很多都会把那里当作自己的家。而且广州的演出频率现在跟上海差不多,武汉和杭州可能一样的乐队演三个月,除了本地乐队,我们每个月也会派两三支国外的乐队巡回过去。

各地的乐迷在审美、喜好、族群上有什么不同的特点吗?

任宇清:我们自己在做调查的时候,发现上海和广州特别喜欢听古典派的东西,就是非常传统的爵士,而杭州、武汉还有重庆和成都,他们都特别喜欢听Fusion类的东西,那种比较Funk的。

而且广州的听众有时候是非常让我惊诧的,他们有时候比上海的观众还要专业,他们知道曲名,他们会点,在下面看演出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特别安静,就跟在音乐厅一样,深圳就更厉害了,真的是一点声儿都没有。

JZ Club相对还是easy一点,但是你不要在舞台前面说话,要是非要聊天而且大声说话你就到后面去。有一次我们在苏州演出,是一个钢琴三重奏,我们都开始了,最前面还有一个哥们比玩骰子的声还大。

落地这些城市之前做过哪些具体的考察和调研?之后还有其他城市的扩张计划吗?

任宇清:考察还真没怎么仔细做过,但是有些点是想过的,最主要的还是当地要有热爱爵士乐的人跟我们一起做。比如最早我们在杭州,其实就是坐在酒店里面,俩人一打电话,一拍脑袋的事情。当然开店这个事还是跟一个城市的消费族群相关,你比如杭州是跟上海的,上海火什么,杭州就跟什么,这也是我们会选择杭州的一个原因。

而且,我觉得不能说是扩张,比如我们今天的论坛,我们聊的是音乐财经,而不是财经音乐,首先注重的还是音乐。我到哪个城市,目的是把音乐带过去,把爵士这种审美方式和爵士音乐层次的标准带过去。

你们知道有多可怕吗?我去新疆的时候,看到一些乐手,一个一个对着视频狂练,好像都弹得挺好,我说你们会弹布鲁斯吗?不会。那可是新疆最好的乐手,你们觉得中国的音乐现状好吗?一点都不好,乐手的音乐基本功太差了,对于音乐本身的理解和知识也太少了,音乐不只是弹琴弹得多快。所以我们想做的就是把这样的东西带过去,让当地的乐手可以看到这些东西。

我自己开过8个店,我当然知道,开店这个事就是1234567,然后就7654321了,你开店在当地一定要有非常好的团队,开店这玩意不仅烧钱还耗人。每个店对于运营人士的要求是全面的,他不是一个奶茶店,除了要有运营Club的能力,你还要懂演出,了解爵士乐。而且在外地开店,尤其是直营店,最头疼的事就是消防等等一系列的事情,每到一个城市就弄一遍,每到一个城市就有一个城市的规矩,每次第一年的时间就全要去磨这些事。

有没有在北方落地一家俱乐部的想法?

任宇清:北方比较强悍,比较复杂,事情比较多,因为北京比较讲圈层,你是北边的,我是南边的,你不要来这儿,我是比较讨厌这个的,现在应该还没有到那个时间。

比如我们如果要去北京开,BLUE NOTE在,老田的成本是巨大的,没有几个人能扛得起像他那样的,像昨天(9月29日)的Jacob可能要4万美金左右,再加上国际机票,你想想看。而且Jacob不属于顶级大牌,如果再邀请更顶级的音乐人,可能要到8万美金,那你又怎么说?所以其实我特别佩服老田,原本不是这行儿的,却在做这行儿的事,他也聪明,是个牛逼的商人。

而且中国很大,现在除了北京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发展,我们可以农村包围城市嘛,而且尤其开店这种事情,他不像做音乐节,音乐节就是一夜情,但是开个店那可是结婚生子,你天天要和她唇枪舌战,是要经营的,而且是非常细的那种,很耗人。所以如果你没有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对的人,那你就不要去做这件事情。

现在来说,我们可能要理智和保守一点,因为觉得没有必要,我们想做一些真正可以做得到的东西,我们不说事半功倍吧,但至少“事”和“功”这两个字我们要划等号的,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过话说回来,没准我们会先在北京做爵士音乐节。

您刚才也提到了其他的Club品牌,现在在上海、北京、深圳、重庆、成都等城市也出现了其他一些爵士俱乐部,你觉得JZ Club和他们最大的区别在哪?

任宇清:其实今年我们就在调整运营模式,因为包括上海、北京还有其他一些城市的爵士酒吧也在落地,那么我们JZ Club的定位肯定还需要再精准一些。

调整的目的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进来,但是用什么方法让他们进来这个需要好好思考。比如前一段,嘻哈音乐人Lu1在我们上海店演出,他排的是early side,不是主菜,结果前面一下乌央去了300多人,但是Lu1演出一完,那帮孩子就走了,我记得后面是肖俊的演出,那可是音乐家,可是留下的人没有几个。所以我们觉得,演出的内容还是尽可能要保持纯粹,要想清楚我们推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

因为我是做音乐的,和老沈(沈黎晖)他们还是有一点不一样,老沈是要做Modern的东西,而我这边爵士就是爵士,我要跟大家说的就是什么是真正的爵士乐。当然我们也不只是做swing,所以音乐节上你也能够看到其他风格都会在。


△ 摄影:林豪

而且最大的区别也是优势就是,JZ他不只是一个Club,从商业上讲我们有Festival,有Education,也有Artist Management。另外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有我,因为我是弹琴的,我懂爵士音乐,我跟爵士音乐家在一块的时候我们是兄弟,而不是老板和员工,我想帮助他们发展的是他们的音乐,在这种前提上挣到该挣到的钱。

前一段你看其实《中国有嘻哈》没有带高嘻哈音乐,而只是把嘻哈扔到了台上,但是这个事对嘻哈音乐本身有多大推动?能产生多少好的作品,那我们拭目以待。10年前就我张帆、沈黎晖三个人做音乐节,现在这么多音乐节,但是出来的好的乐队还不如以前出来的多呢,这么下去以后,没有作品,这个产品就死了,最后就变成同一首歌了。我还是那句话,音乐财经,音乐是站在前面的。

所以在您看来通过“爵士嘻哈”这种风格让更多人进到Club里实际是行不通的?

任宇清:前两天在直播里我其实说过:你知道嘻哈的妈妈是谁吗?爵士。你知道嘻哈的爸爸是谁吗?爵士。你知道嘻哈的爷爷是谁吗?还是爵士。而且说实话现在中国的嘻哈还是挺次的,没法跟美国比,你看欧阳靖那个是对的,里面的Layback的节奏是巨棒的,那个节奏点爵士的音乐家也要费点劲去找,Layback拖的后面那个点,那个是嘻哈。

我只能这么说,我们不排斥这种,但是绝对不会放在主流的位置,因为会带歪爵士。如果从UGC还是PGC来讲,我喜欢PGC,其实去年有好几个大的HIP HOP的音乐人找过我,说任哥咱们一块玩吧,你帮我做后面的音乐,你用你的音乐前面加我的Rap,我说OK,不过后面也没有排出时间做这个,所以说我其实不排斥这种东西。

不过我不希望来音乐节或者来Club里的人都是来看HIP HOP的,他并没有对后面的音乐有多少了解。因为听爵士的还是听爵士的。就像,你想吃鱼,可是我想让你吃点鱼腥草,我先给你放点鱼腥草,你吃了可能就爱了。可是我把他们混在一块给你的时候,你可能还是只吃鱼,鱼腥草你碰都不碰。你提的这个问题我想过,也仔细考虑过。

其实去年跟老沈在成都开会的时候,那会我还有一个ONSTAGE的厂牌,我就说嘻哈会火的,老沈也说嘻哈会火,其实大家都有这个嗅觉。但是后来我把这个厂牌放在一边不做了。

本来我们可以在里面做一些嘻哈的东西,其实就是试探,为了让更多年轻人能够在舞台上去展示,我们自己一直也有在做Battle的东西。所以我们就看这些种子,这些音乐,后来观察飘在外面的,除了玩摇滚的就是玩嘻哈的。

但是去年年底我们还是决定不做这个东西了,人的精力真的是有限的,而且你说JZ这个品牌,那我就是Jazz,老沈可以做的宽,我也不想和他打,中国需要一批在垂直领域深耕下去扎根去做的人,我就做我自己的,而且喜欢听爵士的,你到60岁,到80岁一定还是喜欢听爵士,就跟一个毒瘾一样。

如果哪天我做嘻哈了,也是顺手,如果JZ真的很大了,有的是钱,或者没事也玩玩嘻哈,玩玩世界音乐(也没准会进行一些跨界)。你比如后面11月16号,我会带着李泉在BLUE NOTE演。12月31号,你还会看到李志,我们也是帮他做一个演出,明年5月份我会做一个爵士喜剧,我们用这样的跨界,让那些叠加层面的人喜欢上爵士音乐。

今年嘻哈随着《中国有嘻哈》这档节目爆火,你觉得爵士有机会,通过什么契机迎来爆发吗?

任宇清:我觉得这个事是碰,《中国有嘻哈》刚出来的时候,嘻哈圈都骂死这个节目了,没想到一帮不懂嘻哈的人把他们给救活了,一下身价涨了100倍。但是爵士乐通过什么事一下火起来,我感觉不到(那会是什么),因为爵士不可能通过电视秀去火,我不排斥出来一个类似于《中国有爵士》的节目,但是从表演上,从艺人比赛上,人的选择上,你就是有局限性。而且如果爵士的Battle打成那样,电视机前的观众也看不懂,语言本身就是不像嘻哈,嘻哈是大众语言,再加上点“宫斗剧”自然就可以火了。爵士倒是可能会通过一部电视剧,像《Friends》那样的,其中有爵士乐手在,比如他的背景是JZ Club,还可能会引起一些复古风潮。就像上半年的《LALALAND》,到9月份还有人跟我说他想办《LALALAND》上的那种Party。

我觉得爵士应该是慢慢儿的,我们当然希望成为风口上的一只猪,但是吹完以后是不是还能真正的好好走。我记得2003年有一个记者采访我,我当时说爵士永远不可能成为大众,就是小众,现在想想当时肯定是说错了。2003年在上海马路上抓一个年轻人问爵士是什么,他不知道。现在去上海马路上再抓一个人问他爵士是什么,他知道是什么,有一部分人会喜欢,爵士已经成为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了。

爵士不太可能像嘻哈那样瞬间爆发,但是我非常感谢嘻哈,因为现在所有喜欢嘻哈的年轻人都有成熟和变老的一天,最后他们就开始听爵士了(笑)。

除了嘻哈,这两年中国电音市场也发展得很快,在上海的电音演出非常多,很多大的海外IP也纷纷入驻中国,对咱们有影响吗?爵士这块艺人的价格有变化吗?

任宇清:没有影响,反而让大家养成了为音乐付费的习惯。不过我们做很多事情还是能不能理智一点?我觉得引进音乐节这个事是一个赌博,你现在看着赌场都是热热闹闹的,总觉得会赢钱,但是实际他们一半都是死的,今年上海这么多音乐节,你看看到底有几个挣钱的?我还是觉得中国应该做自己的品牌。


△ 摄影:李乐为

今年爵士上海的投入差不多1350万,价格没有什么变化,而且给我的,反而会比较好,因为我每年都请他们,我现在去哪,哪个音乐节都知道我,他们知道这个promoter是可靠的,知道我们做的是什么事,我是个熟儿人,而且做的是JAZZ。

今年的爵士上海在阵容的选择方面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其他几地的音乐节这两年的情况怎么样?

任宇清:今年我们的音乐节上一共会有67座格莱美奖杯的获得者,我们希望把好的音乐带过来,除了玩,观众可以听到很多你没有听过的声音,我们希望是这样的。除了上海,现在我们的音乐节在广州、西安和厦门也都落地,西安就还是比较艰苦的地方,音乐厅和我们一起坚持做这个,但是西安的听众就是少,剧场嘛,也就大概800人左右。在厦门目前是在户外,免费的,那人就乌央乌央的来,我们倒是也不用多贵的音乐家,只要保证是好的音乐就行,各地都有特别强的合作伙伴,所以这些倒是都能够平衡。

下面咱们再聊一下JZ School的情况吧,目前学校的教学课程是如何安排的?

任宇清:学校最近刚刚调整好,以前靠幼儿和儿童爱好者挣钱养活专业部,现在前两部分在缩减,计划专门做专业的。我觉得中国有太多适龄的人,他们可能文化课很差,不可能考美国的音乐学院。像新疆的乐手,他们渴望有学习的机会,所以我们做了一个一年的项目,周一一直到周五,每天课排的满满的。他们总是早上9点钟,没开门之前,就在门口待着,珍惜学校里面练习的每一点时间。这些人真的是爱音乐,像我们小时候玩摇滚时候的死磕精神。

我们教的是整个一套系统的东西,这些孩子我相信他们学到的不是只弹琴,弹多快。而是他们能学到音乐是什么。像新疆的孩子,技术很熟,很快,但是让他真的把曲子配好了,他不会,他不懂音乐。


JZ School现在做的东西越来越专注,我们就是做爵士。很多人觉得爵士音乐是最难的东西,当乐手玩什么的?玩爵士的,觉得这个深了,会太多了。但其实爵士才是基础,学爵士才会真正了解到节奏是什么,和声是什么,曲式是什么,呼吸是什么,你把这些懂了,你爱玩摇滚玩摇滚,爱玩什么玩什么,爵士是音乐的基本功,是基础。你如果想成为音乐家必须要会爵士,会了才能飞。

所以说JZ School现在算是高等学府的性质吗?

任宇清:从教育的水平来讲,我们绝对是最高的,你比如上海音乐学院这样的学校,最厉害的教师都不如我们的,现在的音乐学院为什么教不出来,全都是拿小学生教幼儿园。而且现在我们更加明确我们做的是职业教育,我们培养出来的人就是职业乐手,拿着这个是可以出去吃饭,挣钱养活自己的。

有没有和一些优秀的学生签约?除了对学生,JZ School对教师梯队有没有一个建设的规划?未来还有什么规划?

任宇清:他们都是我们最棒的签约乐手。老师基本都是知名的音乐人,我给他们的工资不低的,每个月基本都是上万,所以他们要给我保证这个时间。

然后那些从我们这里出去,再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年轻人也会慢慢补进去。现在有很多特别棒的青年音乐家,有不少是从美国等等海外留学回来的年轻人,你看到他们就看到了中国音乐的希望。现在上海音乐学院很多老师也是从我们这里过去的。至于学校的计划,我们现在正在找地方,希望可以在上海找个更好的地方真正做这个学校。

除签约的学生,公司对其他签约音乐人是怎么规划的?

任宇清:做演出、专辑、在学校教学,还是非常传统的方式。比如说顺子,在签我们之前,她没有巡回,那我们给她做了巡演的计划,去欧洲法国演出,我希望音乐人保持一个健康状态,有一个好的状态去创作。

再比如说李晓川,从美国回来在学校当老师,刚回来的时候学校还不收,然后就在店里演,别看Club那个小地方,但是你一直演,一直演,然后音乐节你上,还有一点你的作品要好,现在已经到上音当老师了,他们现在已经自己在做减量演出,晓川他自己给自己规定,选秀是不上的,比如选秀节目在乐队里吹个小号,什么好声音好歌曲那样的,我们有大量乐手是做这种活的,我之前去《歌手》做嘉宾,我一看不对,你们4个怎么全在这呢?所以我们的规划也是根据他们不同的性格,和他们共同规划,而且重点还是他们的作品,我们希望他们是有好作品产出的,不一定为巡演和演出忙,但是要必须经常演,因为爵士就是小场。

目前音乐节、Club、学校等等进行的都还不错,公司近两年有考虑进行融资吗?是否接触过一些投资方?下一阶段的目标是什么?

任宇清:你也说我们线下有这么多内容,下一阶段我们不排除开始做一个线上的东西,可能会做一个爵士乐的APP,专门面向爵士乐迷这个固定群体的。

融资有考虑,我们开放的。但一定是需要好的partner跟我们一块来做这个事情。之前一直有断断续续的接触,有的我们觉得不好,我们就不谈了,有的一直在观察,但是特别深入的我们还没有。我们一直觉得正式对外引入资本之前,自己的功夫先要练好,现在太多的,准备几页PPT纸就出去谈了,我也看过一些BP,大的基金拿着BP给我看,问我说这能投吗,我一看给我吓坏了,这是什么玩意?这人我也不知道,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能市值能达到几个亿,一上手就拿3、4千万。

对于资本来说,我们是欢迎的,风是需要乘的,我们就是一艘船嘛,我们除了自己划以外,有风当然好啊,但是风向要对。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爵士, 任宇清, JZ Music, 小众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