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音乐何去何从?| 长对话

李禾子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9-25 10:46 点击:
【字体: 】   评论(

豆瓣音乐的初心和未来。

文 | 李禾子

校对 | BOX先生

编辑 | 安西西

豆瓣计划上市的通道发生变化,正在调整业务架构,豆瓣音乐何去何从的话题萦绕在用户的心中,遗憾唏嘘叹息中,再次反映了在乐迷心中豆瓣音乐不可磨灭的地位。可以说,豆瓣音乐不仅仅影响了80后整整一代人对音乐的审美,在推动中国独立音乐发展、中外独立音乐交流方面,更是做出了莫大的贡献。

2005年7月,豆瓣音乐上线,成为豆瓣最早提供的服务之一;

2008年11月,豆瓣音乐人上线,独立音乐人多了一条宣传自己的渠道;

2009年11月,基于算法推荐的电台类流媒体音乐服务豆瓣FM诞生;

2011年12月,由豆瓣音乐人发起的非商业独立奖项“阿比鹿音乐奖”上线,植根于豆瓣用户的真实数据收获用户口碑;

2013年1月,豆瓣FM推出付费版豆瓣FM Pro,用户付费10元/月或50元/半年可享受高音质音乐;

2014年10月,豆瓣针对独立音乐人的服务“金羊毛计划”正式上线,帮助音乐人获取在线音乐播放收益,以播放量为标准,音乐人能够获得1元/千次的收入;

同年年底,豆瓣音乐人开启“公告牌之外”系列小型演出;

2015年年初,豆瓣音乐人主体业务正式从豆瓣拆分,成立北京偏北音乐文化有限公司;随后,偏北音乐推出专注于行使唱片公司职能的“大福唱片”和以数字版权业务为重点的“大福音乐”,服务独立音乐人;

2017年5月,大福唱片在北京举办了首届潮潮豆瓣音乐周,收获好评;

同年8月,随着豆瓣宣布海外IPO计划,原本就受到版权困扰的豆瓣FM陷入停滞状态;

……

如果说未来有一个独立音乐行业成就奖,那么兼具了文艺、情怀与先锋气质的豆瓣音乐将会是最有竞争优势和号召力的互联网平台之一。

目前豆瓣音乐包括音乐条目、豆瓣FM及大福唱片三大板块。其中音乐条目(资料库功能)和豆瓣FM仍归为豆瓣网的大体系之下,属于豆瓣音乐的线上业务;大福唱片则归为豆瓣新注册公司偏北音乐,属于豆瓣音乐的线下业务,致力于唱片制作、演出举办和音乐的代理发行,完成“生产-制作-发行-宣传”的链条。商业方面,目前大福音乐仍处于投资阶段。

现在的豆瓣音乐,一边收获着来自用户的超高口碑,一边面对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又不得不对现有业务作出一定割舍。近日,我们与偏北音乐总经理许波以及偏北音乐宣传总监赵悦坐下来,聊了聊潮潮音乐节、豆瓣FM以及豆瓣音乐的初心和未来。

音乐财经:现在豆瓣音乐团队有多少人?分工是怎样的?

许波:我们现在整个音乐团队大概有十七、八人。其中大概一半是做产品和技术,包括产品经理、工程师等;另外一半负责编辑、运营和对外合作项目等,大概是这样。


△ 豆瓣音乐、偏北音乐总经理许波

音乐财经:你们怎么看前段时间豆瓣对于豆瓣FM这部分业务的调整?

许波:豆瓣FM还在正常地为大家提供服务,在目前的版权背景下,豆瓣FM在功能上会相应做出一些调整,核心依然是围绕着为大家提供更多新鲜、优质的音乐。

音乐财经:现在豆瓣音乐拥有的歌曲版权数量是多少?

许波:现在我们拥有的版权大部分都来自独立音乐人,包括豆瓣音乐人平台上传的歌曲,一些海內外的、小的独立唱片公司等等,总共大约有40万。

音乐财经:豆瓣音乐现在的业务及部门架构是怎样的?

许波:豆瓣音乐的业务可以分为线上和线下两个部分:线上的部分主要是三块,一块是音乐条目,一块是豆瓣FM,还有一块是豆瓣音乐人,这三块也是豆瓣音乐的三个主要产品;线下的部分包括大福唱片厂牌,唱片的制作发行、音乐人经纪等,同时还有一些大型的音乐项目,包括我们年初做的潮潮等。

音乐财经:现在大福唱片签约的音乐人有多少?

许波:从2015年到现在,大约签约了二十组音乐人。

音乐财经:现在豆瓣音乐的代理发行业务情况是怎样的?

许波:现在是一个平稳维护的状态,规模应该是千这个量级。

音乐财经:15年底,好奇心日报曾报道偏北音乐(注:大福音乐的注册公司)在寻求融资,但是后来再没有消息了?

许波:偏北音乐融资寻求独立发展,是我们当时会考虑的一种可能,但没有正式开始操作。如果要融资,你肯定需要有很多积累,完善基础工作,一步一步来。

音乐财经:当时偏北音乐从豆瓣整体独立出来是出于什么考虑?

许波:因为豆瓣一直是专注做线上的产品,但是做了那么长时间的音乐,我们会认为音乐并不能完完全全存在于线上。所以我们也想尝试做一些线下的事情,尝试音乐的更多可能,所以就有了偏北音乐。

音乐财经:阿北(注:豆瓣网创始人兼CEO杨勃)本人也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吗?

许波:他是音乐爱好者。

音乐财经:他平时会给你们提一些工作上的建议吗?

许波:当然会,但是一般来说他的角度都不会仅仅局限于音乐层面,而是可能站在公司全局的角度、或者说互联网产品的角度考虑,我们应该怎么样去服务于整个豆瓣层面产品。

音乐财经:作为豆瓣网下面的一个分支,豆瓣音乐有哪些工作上的考核标准?

许波:其实可能不能单纯从考核标准来看待这件事情。现在我们努力想完成的目标是让团队和品牌能够持续稳定的发展。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么,资源是什么,在这个市场上的定位是什么。比如最大的音乐平台们的目标可能是日活,可能是市场份额,目前以我们的资源没有办法跟他们竞争,那么目标怎样制定?这其实也是我们自己要想清楚的问题。

音乐财经:同样是出于互联网公司的属性,做唱片公司、举办音乐节等等可能并不是它的基因和主业,你们是否有这样的感觉?

许波:我个人的理解是,所谓的主业可能就是说能够得到更多资源上的支持或倾斜。但是我们都知道,音乐这件事情在目前互联网的背景下是一件花钱的事。

我觉得在当前的音乐环境下,缺少的就是多元化和创造力,大家的思维方式和所做的事都是差不多的,这么多年来好像也并没有变得更好。所以对我来说,问题的核心在于如何在这样的背景和环境下去做一些价值更长远,不一样的事情,去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那么为什么要做线下呢?现在音乐的传播和消费可能越来越偏向于线上,但整个的音乐行业除了线上还有很多其他的环节,并不是通过线上就能够完全解决,比如优质音乐的生产环节。可能现在大部分人能够看到的是线上的部分,但如果缺了线下,音乐行业的环是连不起来的,就是这样一个基础的逻辑。

赵悦:虽然豆瓣是一个互联网公司,但是它和其他互联网公司的气质还是不太一样。而且现在整个行业,重点其实都更多在内容本身。音乐方面,从我们对于这个行业的了解来看,如果单纯地只是做线上音乐产品、或是单纯做线下演出,其实各自的缺陷都很大,我们正好处在一个既有做线下的经验和愿望、又有线上的资源的位置,有这么好的条件我们为什么不做?如果不做反而是浪费资源。

音乐财经:你们在入职之前,都是豆瓣的重度用户吗?

赵悦:当然了。许波是创始员工,我是真的从大学就开始用豆瓣,我所有的音乐品位、读书和电影品位大部分都是在豆瓣上建立的。我很清楚这样的网站对于年轻人来讲有多重要、对他们的影响有多深远。所以我们也愿意做更多事情,把这个事情推得更远。

音乐财经:豆瓣音乐团队,身份一半是艺术家、一半是员工的同事多吗?

赵悦:挺多的。

音乐财经:艺术家性格的员工是否会给管理造成一些难度?

许波:这其实是一把双刃剑。问题在于你需要考虑从什么样的角度让大家在一块工作。显然,全世界的公司不能只有一种公司结构或者是一种公司管理办法。我并不觉得艺术家身份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因为从之前的具体事情来看,其实我们的这个团队比一些朝九晚五、上下班打卡的团队,效率要高得多。

赵悦:我也不觉得艺术家性格对于我们来讲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现在豆瓣音乐团队里,这些艺术家并不是脾气很差、不能沟通的人,这其实也是我们选人的一个原则。如果是工作时间方面,你需要保证自己在有其他事情时有人能够接手,而且在工作的时候更有效率,其实是OK的。而且艺术家们带来的精神和热情,其实是远大于他缺席几天这种问题的。

音乐财经:对很多人来说,潮潮音乐周(简称“潮潮”)这次邀请到的音乐人都比较先锋,这样安排是出于什么考虑?

许波:其实最主要的,是我们如何在有限的资源下,去给大家呈现一个高质量的演出?大家看到的阵容,其实就是在当下的条件下,我们能够做到最高表演质量的阵容。

赵悦:不管是我们过去已经做的事情、还是未来想做的更多事情,其实都是希望鼓励人们去发现更多新鲜的东西,而不是说现在什么红、流行什么就听什么。这里面可能有很多知名度并不高但是音乐非常棒的音乐人,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也花了一两个月时间来做密集推广,其实就是想让更多人逐渐了解他们原来没有接触过的领域。

许波:这个可能也是豆瓣音乐团队比较核心的价值观,我们希望能够为乐迷提供更多的多样性,让他们有更多选择。当然,如果我们预算非常充裕的话,也会想办法找那些知名度和演出质量都比较好的艺人。

音乐财经:网易云音乐有一个半步理论,意思就是要永远领先自己用户半步,你们怎么看这个理论?就潮潮音乐周来看,你们似乎领先用户太多了。

许波:我们现在比较容易混淆的一个概念是,小众到底是一个状态还是一个流派。其实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状态,是一个基于信息不对等所造成的一个状态,而并不是一种风格或流派。就是说听众并不是不喜欢某种音乐,而是他可能根本没接触过。

有的音乐就是让人消费的,是直接给人提供感官愉悦的;但还有一些音乐其实是更具有探索性的、能够提供给听众一些新创意的。后一类的音乐可能需要听众积累一定的经验,或者是对音乐创作技巧上的一些理解,这就像大众文学和教科书的区别一样,可能有些音乐的功能更像是教科书,这些不会是流行的音乐。

所以在我们的表达中,更希望把这部分音乐称为前卫音乐或者是实验音乐。这些音乐不具备在大众层面直接流行的能力,因为它对应的不是大众消费的需求。在流行音乐的范畴里,不管是说唱、民谣还是摇滚,它的目的其实是表达。可能在现在中国的环境下面,有的风格知道的人多,有的风格知道的人少,但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在音乐审美或者是音乐接受度上大众小众的问题,而是一个信息流通的问题。作为内容的提供者,我们其实有一个挺大的责任,就是能够向大家尽量准确地去传递这些信息,潮潮的重要目的就在于此。


赵悦:我觉得可以对比的是一年前的嘻哈和现在的嘻哈,在中国你可以说一年前的嘻哈就是小众,但是在美国,这种音乐类型已经红了二三十年。现在嘻哈在中国大众了吗?这其实依然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所以大众和小众其实并不是音乐上一个非常有效的分野。

因为网易云音乐毕竟是一个大众型的产品,所以“半步”对他来讲可能是一个合理的状态;但是对于我们来讲,其实没有那么大的包袱,我们就是要做自己最相信和最认可的事情。就潮潮来说,大家可能第一次看到一个非常不一样的东西,可能还没有办法确定对它的态度是什么。

许波:我的看法还有一点不同,我不太赞同有所谓领先一个群体或者是大众这样的提法。就我个人的观点,这是一个含糊且无实际意义的表达。字面意思大家都懂,但是实际上这领先的半步究竟是什么?这半步里面包含的是什么?如果没有合理解释,它就会成为一个空洞的宣传用语。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尽量从各种角度去呈现更多大家未知的东西,选择权还是交给大家。如果只是因为信息流通的问题而认为这个人或者群体是落后的,我觉得这个判断是有问题的。

有一些说法或者理论会让人似懂非懂,实际上它并没有解决任何实际的问题,就我个人的观点而言,我觉得这是比较糟糕的一个做法。

音乐财经:对于豆瓣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流量毕竟还是首要的考量,当时潮潮在豆瓣公司内部立项报批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或阻碍?

许波:公司内部没有什么阻碍。因为当时公司立项的时候,也是希望能够在影响力和口碑上,获得一个好成绩。这其实也是公司想做的事情,希望去巩固整个豆瓣音乐在音乐行业的影响力,建立它的口碑。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许波, 赵悦, 豆瓣音乐, 偏北音乐, 大福唱片, 豆瓣FM, 独立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