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嘉敏起诉丝芭,粉丝期盼TFBOYS解散……这只是个人价值与组合品牌博弈的冰山一角

BOX先生  | 音乐财经CMBN |  2017-09-18 11:23 点击:
【字体: 】   评论(

偶像团体成员、粉丝群体与公司话语权的博弈,个人价值与组合品牌间的较量,才是最大的难以平衡的“官司”。

文 | BOX先生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安西西

一周之前,赵嘉敏清理了自己微博的僵尸粉,丢掉了一些生活中可能的羁绊。在中戏读大二的她已经成为了近期人们关注的焦点——本月初,这位曾经的SNH48总决选冠军,将她的老东家丝芭传媒告上了法庭。

2012年,年仅14岁的赵嘉敏成为了SNH48一期生第一批26名合格者之一。次年正式出道,随后在2014年获得了SNH48第一届总选举第三名后,又在2015年成功摘得第二届总选举冠军。

在那之后,赵嘉敏希望回归学校全力备战高考,丝芭文化因此雪藏她的传闻也一直不绝如缕。去年她另开个人微博与丝芭分道扬镳,只不过双方的合作从未正式解除。如今对于准备开始自己演员生涯的赵嘉敏来说,在这个时间点上起诉丝芭,很有可能预示着即将签约新的经纪公司。据微博传言,赵嘉敏已经与喜天影视达成协议,目前该公司旗下拥有吴秀波、张天爱等知名演员,不过双方还都没有对此进行官方表态。


当然,无论赵嘉敏究竟是否要签约新公司才急于解除与丝芭的关系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对于她个人的职业生涯来说,这早晚都是一道必须要迈过去的坎。

此事一经爆出,赵嘉敏的粉丝已经纷纷把矛头对准了丝芭传媒。网络上对于“丝芭必输”、“丝芭输不起”的言论也频繁出现。



粉丝为王的弊端正在凸显,青黄不接已是养成团体的重要考验

团体品牌对于个人团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核心成员和具有潜力的成员自然也是团体存活的基础甚至是关键。这也就是为什么丝芭和赵嘉敏走到今天这步的原因。

目前,偶像团体行业市场规则还不够成熟,有限的艺人资源正面临各方的争抢,除了头部的一些运营偶像团体的经纪公司,电视台、视频平台、和直播平台等也都在瓜分偶像市场这块蛋糕。

经纪公司除了依靠团员的忠诚度,只能通过“多进多出”来保证团体质量的稳定性,不过这也使得选拨和培训成本不断增高。由于前期投入巨大,收回成本时间长,经纪公司与成员的合约往往都很长。据悉易安音乐社与原际画签的是8年合约,前不久刚刚出道的MERA女团的成员与麦锐签约的是十年。 


△MERA女团

另一方面,在组合单体成员粉丝多于团队粉丝的情况下,随着成员粉丝群体间的差异越来越大,单飞与解散的压力则不可避免的将是潜在的问题。SNH48的总决选更像是一场团员粉丝间的竞争,TFBOYS各成员“唯粉”与队友“唯粉”间的各种纠纷也都不再是新闻。 

今年8月,TFBOYS迎来了成立四周年演唱会,然而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各自的粉丝群体却各自为伍,分别举着代表三人应援色的荧光棒齐刷刷地喊着“解散!解散!”在此之前,TFBOYS录制《快乐大本营》的前三天,各家粉丝团甚至为了抢占最好的观看位置,在湖南广电的楼下大打出手。


截至目前,微博上关于#TFBOYS#解散话题的阅读量已经达到1.1亿,讨论数已经超过了17.7万。前不久甚至有传言赵薇、李冰冰、范冰冰的工作室将分别接管易烊千玺、王俊凯、王源的经纪约。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三人各自粉丝间的骂战,TFBOYS所属公司时代峰峻也成为了粉丝非常不满的对象。在唯粉眼里,除了对旗下艺人不公外,公司还变相加价。7月份有粉丝因为花钱请不到TFBOYS演唱会购票码,一怒之下向工商局举报了时代峰峻。


大批粉丝开始向最头部的艺人倾斜,而更多的新人将隐藏在“鞠婧祎们”的背后难以出现。TFBOYS成功之后,粉丝内部的倾轧十分严重,时代峰峻的练习生还没出道就已遭前辈粉丝排斥,公司甚至面临TFBOYS粉丝对于公司拿TFBOY所赚资金来推练习生的讨伐。

今年一手策划打造TFBOYS的时代峰峻元老级员工黄锐宣布辞职,随后创办了新经纪公司原际画文化传媒,之前TF家族的练习生黄其淋、黄宇航相继退出TF家族并转投原际画。今年三月,在黄锐退出的易安音乐社团体中其中有三个便是TF家族的熟面孔。之后,原际画与时代峰峻之间掀起了一场“挖角”和“解约未果的大戏,新加盟原际画的三位艺人也一度面临不能在公众场合露面的风险。

不过发展到今天,几位艺人也没有从TFBOYS手中抢到多少热度,而TF家族的其他成员就更不用提了,甚至都没有出道的预兆。可见,TFBOYS唯粉强大的力量已经影响到后备成员的职业发展。

村内爆红后选择出村是好的选择?

抛开究竟谁会赢得这场官司,我们再来看看丝芭传媒在近两年的发展情况。今年年初估值就达到45亿元丝芭传媒在2014、2015年完成两轮融资后,又在今年5月份迎来了招银国际入股,完成了数亿元的C轮融资。此次融资后,丝芭传媒还将在演艺经纪、影视剧和电影制作、综艺节目制作、动漫游戏开发等泛娱乐内容产业拓展业务。

2013年成军至今,SNH48几乎以每年招募一道两期新人的频次急速扩张。除了上海的大本营,目前,丝芭在成立了BEJ48(北京)、GNZ48(广州)、SHY48(沈阳)与CKG48(重庆)四家分部后,旗下偶像团体成员的体量已经超过了300人。

今年8月份,SNH48结束了四届总决选,300余名成员共获得了330万张投票,以每票最低价35元计算,换算成人民币已经达到了1亿元。当晚冠军鞠婧祎获得了27.78万张票,这意味着她的粉丝为了给她投票至少投入了972.2万元。

目前,对于正在全国不断扩张,拥有充足现金流和品牌知名度的丝芭传媒来说,似乎就算打输了这场官司也未必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着丝芭在运营和管理的道路上并不存在挑战。SNH48从建立之初沿用了AKB48的体系,依靠公演、握手会和总决选维持收入,剧场成为了内容输出、粉丝培养最为核心的存在。

但是近两年,以剧场为核心模式的局限性开始凸显,利用率低,粉丝规模受限于剧场所能辐射的地理半径,运营模式单调,粉丝看腻了剧场。从去年开始,丝芭在与AKB48分道扬镳后,开始寻求转变。

为了赢得更广阔的市场空间,无论是鞠婧祎影视方向的定位、李艺彤综艺咖的人设,还是今年推出的已经没有二次元标签的新组合7senses和Clolor Girls,可以看得出来,丝芭已经开始向受众更广的传统娱乐产业进发

△7senses

不过从小众到大众的道路上,不可避免的是丝芭旗下艺人的差异性正在慢慢缺失,除了“粉丝经济”究竟通过什么在更大的主流市场立足,丝芭似乎目前还给不出更好的答案。如果团员真的离开“丝芭”这个标签,在失去了量身定做的资源和人气聚集载体后,是否还会有在“村内”的影响力?

一方面,推出新人之路的艰难,偶像团体后备力量的良性发展受到强大阻力,青黄不接将是众多养成团体即将面临的重要考验,另外一方面艺人对于个人价值与组合品牌的考量而做出的选择,也将变得更加踟躇。

赵嘉敏与丝芭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偶像团体成员、粉丝群体与公司话语权的博弈,个人价值与组合品牌间的较量,才是最大的难以平衡的“官司”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SNH48, TFBOYS, 丝芭传媒, MERA, 粉丝骂战, 粉丝经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