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尼西林、鬼否乐队经纪人徐凯鹏:我是音乐行业的逃兵 | 对话

李笑莹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9-13 11:58 点击:
【字体: 】   评论(

乐队的推广就像产品研发,我们会做包装,比如说这个乐队要以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对公众是什么样、对媒体是什么样、在日常生活中又是什么样,这些我都会有要求。

文 | 李笑莹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李禾子

徐凯鹏,现盘尼西林、鬼否乐队经纪人,荔芙娱乐厂牌主理人。采访当天,他正在为周末的一场演出做各种沟通,一手忙着发邮件一手忙着接电话。

“摇滚经纪”这行他做了十几年,带过Joyside、后海大鲨鱼、万能青年旅店、大波浪、赌鬼、脑浊等众多知名乐队,现在也在帮木玛的团队做些经纪方面的事务。他不喜欢称自己是摇滚“经纪人”,虽然年轻时跟人介绍自己是“经纪人”会觉得特自豪,但现在却觉得这么说自己会让人觉得你总想“图点什么”。

“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 摇滚推手’”。

不过这位资深“摇滚推手”也曾与音乐行业若即若离过相当长一段时间。2012年徐凯鹏偶然看到一条新闻:中国一支12年龄组的足球队被俄罗斯9岁年龄组的球队踢了0:12,他当时就怒了。于是,徐凯鹏就开始上网查询,他把自己的资料递给了北京足协,经过培训和各种考核终于成了足球教练。

从这之后,徐凯鹏业余时间开始教小孩踢球,最多一周要上七节课,根本没有时间再顾及乐队的事宜。慢慢的很多乐队跟他的合约都到期了,加上各种各样的原因,很多乐队纷纷跟荔芙娱乐解了约。当他再想起要回到音乐行业的时候,发现自己把原本的一手好牌打得乱七八糟,于是他给好朋友刘非发短信说:对不起,我搞砸了,我成了音乐行业的逃兵。

但他从不认为自己进入音乐行业是偶然。“我每换一份工作都可能影响一生,我从小就听音乐,买打口带,做音乐这行算是冥冥之中的选择吧。”他说着,思绪仿佛又回到从前。

徐凯鹏在音乐行业的第一位伯乐是沈黎晖。当年,他瞒着父母辍学从武汉跑回北京,踌躇着自己的未来,准备开始独立生活,在从事了几个北京最底层的劳动工种之后误打误撞的来到了摩登天空位于花园桥西北角一座塔楼的地下室里,在与沈黎晖聊天10分钟后就立刻决定加入这家很“酷”的公司。

那时的摩登天空还是靠印刷品的利润来养活音乐部分,徐凯鹏进公司的时候《摩登天空杂志》刚刚发了第二期,而他正好任印刷品部门的业务员。在那段实体经济被互联网冲击前短暂的甜蜜期里,徐凯鹏作为一个年轻业务员在业绩好的时候能月收入过万。半年之后,印刷部门不堪负重准备要独立出去,徐凯鹏则毅然决定留在音乐部门,成为了摩登天空公司最早的巡演经理。没多久,迫于各种压力,他就第一次离开了摩登天空。

之后他认识了自己人生中第二位伯乐,北京电台知名主持人陆凌涛。徐凯鹏去了陆凌涛开的广播公司做节目制作人,最多的时候接手过七档节目,写稿、录音、制作、联系赞助商、策划排行榜。在三年的时间里,徐凯鹏大部分时间都在听音乐,公司有一个庞大的唱片库,加上自己每个月逛唱片店买来的收藏。也就是这三年,徐凯鹏完成了自己的音乐审美。

03年非典结束后,徐凯鹏渴望找到一份更能够接触到唱片行业核心内容的工作,在短暂的几家不靠谱公司经历后,他幸运的进入到了丰华唱片做企宣,曾经的飞碟唱片为它的前身,所以他有机结识了小虎队、张雨生、张惠妹、黄磊的经纪人。台湾公司的专业严格和浓浓人情味,让20多岁想在唱片行业一展拳脚的徐凯鹏感觉自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学习、实践的场所。

四年后,徐凯鹏认识了一支叫Joyside的乐队,他的独立“经纪”工作才第一次开始。他用自己在台湾唱片公司学到的一切来运作Joyside,一切都是亲力亲为,构思策划、写文案、追热点、找新闻、办演出、联系媒体等等。他笑着说:“一切我觉得主流唱片公司有用的手段我全用在了一个每场演出全部成员喝的烂醉的朋克乐队身上,结果还不错。那时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从传统唱片公司出来的人,我要用传统公司那套成熟的方式带摇滚艺人。”

之后,徐凯鹏相继认识了后海大鲨鱼、The Scoff、赌鬼、糖果怪兽等等乐队,带的乐队越来越多,徐凯鹏决定做一个厂牌,又找来了好朋友刘非和Billy,他认为三人有着有高度一致的音乐审美和做人风格,所以就有了荔芙娱乐。厂牌成立后万能青年旅店、脑浊、沙子、钢心还有几支台湾乐队也陆续签约而来。

08年前后,徐凯鹏辞去了所有工作,专心靠带乐队养活自己,但其实那段时间特别苦,中间要帮音乐节做策划、做舞台导演。2010年前后,沈黎晖找到徐凯鹏,希望双方可以合作,因为之前荔芙娱乐的唱片都是在摩登天空做发行,加上二人的关系,合作一拍即合。“我们厂牌相当于摩登的一个分割部门,我也帮他们带乐队。”

徐凯鹏的教练生涯仅一年就以对体育行业的失望而告终。在结束了几年时间足球教练生涯之后,2015年徐凯鹏加入到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做音乐总监,2017年初,公司被百度收购,他在利用业余时间再回到音乐行业,重新做起了“摇滚经纪”。

“我这个人不安于现状,总是一个事做好了就想做另一件,”徐凯鹏如是总结自己,“人生为什么有成功有失败,我觉得就是在面临一个抉择的时候要如何去选。就像站在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处,不能说走这条路就存在机会、走另一条难走的我就打算不做了。”

音乐财经:自己真的是特别靠谱的人吗?

徐凯鹏:在时间方面特别靠谱,每次出门的行程都一定要提前安排好,然后给乐队每个人一份时间表,让他们也都看好。长这么大就延误过两次航班,都是跟后海大鲨鱼(对不住大家)因为我前一天喝多了,他们没记住时间我也去晚了。从那次之后我逢出门必须提前四个小时就到机场,可能我有强迫症。

音乐财经:现在做摇滚经纪的人比你们那时候多太多了吧?

徐凯鹏:执行经纪的门槛其实很低,但很多人都是二道贩子,一帮拼缝的,我觉得他们算不上“经纪”。很多都是第一次给你联系演出不要钱,之后就是各种问题了。

音乐财经:这些年行业的变化对你有什么影响?

徐凯鹏:很多,这几年唱片行业面临了很大的变化,互联网、资本,我之前是完全不懂也不了解,但现在我必须强迫自己慢慢学习,要了解现在的传播宣传途径,也要了解资本是怎么一回事。

音乐财经:你现在签乐队会有怎么样的考量?

徐凯鹏:首先我不会再跟那些有负能量的人合作,你跟谁分手、你总是迟到、出去总爱惹事,这样的乐队我肯定不会考虑。现在每个人压力都很大,特别生活在北京,你要是一直死磕在音乐上很容易让思想和行动变得机械或者古怪。所以我会想签92、93年之后的年轻乐队,有流行潜质,带出去也都正常,说白了就是要找除了音乐方面、在做人上很正常的人。

我会选择有能力又有谦虚态度的音乐人,别出门演出你总是一副嚣张的气焰,签售的时候抽着烟嚼着槟榔,不笑也不会说谢谢。

音乐财经:对于不太成熟的乐队你会怎么给他们做推广?

徐凯鹏:不成熟的乐队我们不会签,先给一些建议。乐队资源我们先不着急,首要的是把自己手头的问题做好,把工作流程规范化,然后看看媒体的反应、观众的状态,了解他们喜欢什么样的类型,然后再慢慢做推广。

音乐财经:这些年有总结过在乐队推广上的经验或者好的方式吗?

徐凯鹏:乐队的推广就像产品研发,我们会做包装,比如说这个乐队要以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对公众是什么样、对媒体是什么样、在日常生活中又是什么样,这些我都会有要求。你接不接受是一个问题,但我觉得既然签了公司签了经纪人,你就要有准备自己会被改造成什么样。但我不会把你变成你不想成为的那种人,因为在我们的合作中,大家是会相互影响的,每天都在一起,潜移默化的也会有改变吧。我不会说谁谁谁因为我变得好了或者火了,这太不谦虚,不符合我做人的原则。

音乐财经:现在很多乐队在签约的时候把自己作品的著作权也会一起签出去,你怎么看?

徐凯鹏:是比较无奈的,因为如果你不签约,你的作品就传播不出去,那这个作品就没有了价值,艺术作品是需要传播的。但如果反向推,你不签公司就觉得你的作品没人听,那是你对自己没信心,如果你对自己的音乐有足够的信心,那你就不跟任何人签不平等条约。

音乐财经:现在很多乐队会选择自己成立工作室,独立运营,你怎么看?

徐凯鹏:这个行业尤其是音乐人,大多依赖感特别强,签公司的时候你要这个拿不到,要那个也不管,你出来之后一切都要靠自己了。靠自己一定特别累,但只要你能扛住这个累,你就能收获到不一样的成效。所以说勤奋永远是这个行业最宝贵的品质,我就是太懒,但如果你有能经营好自己团队的决心,那从公司出来自己干是好事。

音乐财经:你觉得乐队如何选择是要跟公司签约还是自己独立运营呢?

徐凯鹏:我觉得每个人、每支乐队的条件都不一样,就像你是在东坝买房还是借钱买学区买房,你是住郊区还是逃离北上广,不一样。自选很难,但现在的音乐人已经很幸福了,因为你有得选。我给你的意见也不一样合适,你自己才是最了解最知道你要什么的人。

音乐财经:现在很多乐队都渴望“走出去”,你觉得外面的市场怎么样?

徐凯鹏:以十年为一个节点,十年前大家还是很愿意走出去的,当时我们签的很多乐队也都是有国际潜质的,不过情况不算乐观。你要真想走到人家的那个市场是非常难的,中国文化在世界上就不是一个主流文化,很多价值观跟他们都不一样。我觉得音乐这东西除了风格可以模仿的跟人家一样外,文化背景还是大不相同。

你反向推,就像我们的京剧圈,来一帮美国人要玩,你觉得他们能有咱们的水平吗?在西方文化,每个人可能都会玩吉他,在日本市场又特别自由。所以后期我们就不太做这个领域的市场推广了,但交流还是有的。但如果说你对欧美那些国家的市场有野心,我觉得不太好做,反而像台湾香港、韩国日本还有戏,包括东南亚的一些国家,还是有希望的。

音乐财经:有什么意见能给现在的年轻音乐人吗?

徐凯鹏:我觉得人人都可以玩乐队,人人都可以弹吉他,做自己就好。其实音乐是很私人的东西,什么人做出来的音乐就是什么样,当然你要是想上一个台阶那对自己一定要有要求了。如果你是天才,但你没有成名,那也许是社会对你不够友好,就像梵高;但如果你是天才,你赚了很多钱,我觉得那是社会对你的宽容。虽然这是两个极端,但年轻人一定要先认清自己的情况,尽量做一个正常人。如果你幸运的是一个天才,那请你用正常的方式将它表现出来,并一定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伙伴的选择很重要。

音乐财经:给年轻人的经纪人有什么建议吗?

徐凯鹏:我觉得首先你要热爱这个行业,彼此都是尊重的。如果遇到什么问题要想办法解决,艺术家也会犯错,每个人从小到大都会犯过错,有问题第一时间沟通解决。你要知道你的工作是在干嘛,我觉得经纪人还是要告诉你所带的艺人要规避哪些风险,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

多听音乐也很重要,如果你想做音乐行业、你想做唱片行业,你对音乐要有个最起码的认知,不然你怎么跟艺人沟通,你都不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多听音乐不仅是为了你的业务层面,也能提升你的灵魂。哈哈

音乐财经:从业这么多年,有考虑写回忆录什么的吗?

徐凯鹏:有列提纲,不过觉得年纪还不够,等真写了,把他们那些出糗的照片都给发出去,哈哈。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徐凯鹏, 盘尼西林, 鬼否乐队, 荔芙娱乐, 摇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