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网易云太合快手等十几家平台达成了转授权协议,下一个是阿里音乐,TME这个阶段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对话彭迦信、吴伟林

安西西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9-12 10:15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这真的是中国音乐行业最好的时代。”

文 | 安西西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董露茜

9月11日,新加坡Ritz-Carlton酒店,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在All That Matters举办了自新音乐集团成立以来的首次论坛,这也是TME的首次国际亮相。All That Matters是每年于新加坡举办的B2B国际交流平台,集合了音乐、体育、游戏、网络媒体和市场营销行业的从业者。

在今日下午3:30的腾讯专场中,彭迦信代表TME上台做了主题演讲,面向国际同行,他分享了诸多关注中国音乐市场的数据。譬如,这是一个音乐消费日渐多元化的市场,相比2014年的播放量数据,Punk增长了60%的市场份额,电子增长了44%,海外OST增长了41%,舞曲增长了38%,Rap增长了33%,Folk增长了33%,更有意思的是,像《中国有嘻哈》和《明日之子》这样的头部网络综艺同样成为音乐内容消费的主要驱动力之一,综艺节目OST带来的每天的音乐播放量超过了2亿。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社交互动创造了诸多音乐消费的新方式,譬如超级偶像和粉丝之间的关系、KOL和乐迷之间的关系、朋友之间的音乐分享等等,都给音乐消费创造了更多可能性。

当晚18:30,TME在同一地点举办了户外泳池派对,在简短的开场后,来自云南的雷鬼Kawa乐队和蒙古摇滚生力军“热地乐队”先后登台演出,BIGBANG的胜利也出现在派对现场,使用流利的英文与TME高层及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娱乐行业从业者交流。有意思的是,根据TME数据,去年YG娱乐旗下仅BIGBANG在TME的数字专辑就销售出去接近500万张,累计营收近2500万元,YG的整体市场份额也增长了接近5倍。

2016年7月15日,腾讯将旗下的QQ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通过资产置换的方式成为新的音乐集团的最大股东,彭迦信出任CEO,吴伟林出任副总裁。截止目前,新公司成立已经一年多了,在这一年里,TME迅速发展,特别是2017年3月,TME宣布获得环球音乐的词曲独家代理权,2014年,腾讯获得了华纳的音乐版权,两年后获得索尼的版权,至此,三大音乐公司的独家版权都集中在了TME手中。

消息传出后,曾引起音乐行业的广泛热议,看起来,腾讯进一步收割了存量市场的版权,意图通过扩充曲库达到挤压竞争对手的目的。但显然,从腾讯的角度来看,它现阶段的目的并非如此,都小看TME了,腾讯更大的想法是打击盗版,在此基础上它会积极代表唱片公司做转授权,在生态基础上,推动用户付费,围绕生态里的用户玩出更多的商业模式。据音乐财经了解,TME与超过200家数字音乐版权方达成合作协议,正版曲库共拥有1700万首,截止目前,TME与网易云音乐已经正式达成了500万首歌曲、涉及40多家音乐厂牌的转授权协议,而且达成转授权协议的平台多达十多家,包括网易云、太合、唱吧、映客、快手及Spotify、KKBOX等。

在Music Matters论坛之后,音乐财经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首席执行官彭迦信(Cussion Pang)及副总裁吴伟林(Andy Ng)在酒店二层小型会议室做了一个简单的面对面访问,在谈到上一次来Music Matters还只是QQ音乐,这一次是代表整个集团时,吴伟林感叹道,“这真的是中国音乐行业最好的时代。”

吴伟林在加入腾讯之前是在诺基亚工作,那时众多国际唱片公司已经放弃中国市场,很多人邀请他去参加论坛,他都不敢上台,难道讲盗版吗?吴伟林表示,这两年来,真的很感谢政府给力,和行业一起打击盗版,现在很多盗版内容网站都下线了。“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愿意付费,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过去一两年,李宇春、鹿晗、吴亦凡他们的作品确实不错,为什么不错呢?因为有收入了,他们愿意花更多的精力做出好作品给用户。”

9月12日早间消息,阿里音乐集团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共同宣布,阿里音乐集团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双方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将独家代理的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LOEN等优质音乐版权资源转授至阿里音乐,曲库数量在百万级以上,同时,阿里音乐独家代理的滚石、华研、相信、寰亚等音乐版权也转授给了腾讯音乐娱乐。

此次阿里音乐和腾讯音乐娱乐版权转授权合作的达成,在目前行业环境下是大势所趋,版权转授权能让优质的音乐内容得以在更多音乐平台惠及用户,以此次阿里音乐与腾讯音乐的转授权合作为例,这意味着BIGBANG、周杰伦、李宇春、蔡依林、TFBOYS、苏打绿等歌手的歌曲都能在阿里音乐集团旗下的虾米音乐同步收听,而五月天、林宥嘉、田馥甄、李宗盛等歌手的歌曲也都会向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的用户开放。

以下是部分访谈内容:

音乐财经:您2008年加入腾讯后负责社交网络的产品和业务管理,有较长一段时间在腾讯游戏工作,后来才转到了音乐业务。我们知道腾讯游戏做得非常成功,你在游戏领域的成功经验会借鉴到音乐行业吗?

彭迦信: 那时我正好遇上腾讯走开放之路。我们做游戏研发时会和行业里做得好的公司合作,我们愿意做一个非常开放的平台,但同时,我们没有放弃在某一个领域里做更专心更值得专注的事情,我觉得腾讯那时走了非常成功的一步,所以我们在互娱的工作拿来音乐行业是可以借鉴的。

第一、开放。我们是一个平台,我们如何和行业里好的内容放去合作,我们怎样和线上线下的供应商更好的合作?音乐是一个很传统的古老的行业,我们去谈的时候不要用带着太多互联网思维,而是更多的换位思考;第二、生态。大家如果有理解的话,腾讯的游戏事业群不叫这个名字,我们叫互动娱乐事业群,我现在在的集团叫腾讯音乐娱乐,都带有娱乐这两个字,所以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可以借鉴的地方是“生态”,IP是本来的内容,原创很关键,我们会拿到小说动漫的IP再做游戏,通过做游戏还有很多周边的机会,变成泛娱乐的生态。从音乐角度也一样,我们希望不单单有内容,我们希望有好的音乐IP,可以延伸出去有更多不同的商业模式;第三、培养付费。用户愿意在游戏里花钱 ,你要让用户觉得值,游戏进入的门槛比较低,可能是免费的游戏,但如果你要玩得好,你在里面要获得更多乐趣,你要花钱,是你觉得有价值你去花,我们做音乐也一样。我们带了好多运营游戏的概念去运营我们的音乐,你现在买数字专辑,有特别的铭牌给你,用户会为了确保拿到这个就会多买数专,买很多的时候是一种炫耀,让用户获得另外一种满足感。

△彭迦信

音乐财经:现在大部分的曲库版权都在TME手中,除了钱以外的因素,为什么这么多唱片公司都能谈得下来呢?

彭迦信: 为什么三大首先要把版权都拿给我们做?原因在于三大在全球的生意做得很大,有很强的专业能力,但他们经营到国内市场时遇到了很多挑战。腾讯是最早让唱片公司觉得我们是实实在在做事情的,而且我们能帮他们解决盗版的问题,因为如果解决不了盗版的问题,那整个市场就没办法起来了。腾讯能做到这一点,就是因为哪怕我们吃点苦也要做。为什么说吃苦?因为我们拿版权,其实首先要给版权的保底,版权引进来,我们还要去打击盗版,如果盗版打不好,我们的钱就打水漂了,但我们还是愿意先去做这些事情。

当然我们也看到很多音乐平台在早期,因为盗版扩大了自己的用户规模,所以如果你问它什么时候赚钱,它会说先做大然后融资,但它最后还是要赚钱。不管怎么样,我们选择了最辛苦的一条路,踏踏实实和唱片公司做生意。

我们希望把这个行业做好,用户其实是愿意付费的,在游戏行业里面,我们对用户的理解太深了,在中国市场发展得越来越好的时候,用户有这样的经济条件去为娱乐花钱。

从唱片公司角度,我们的合作里面,我们更懂得如何与他们交流,因为很多时候他们做内容文化,就像刚才说的,确实和互联网思维有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时候还是需要更多的换位思维,腾讯在介入内容行业的互联网平台中还是走得比较靠前,方方面面的条件加起来,我们真的是拿成绩来说话。

而且,我们拿到的版权都会做转授权给其他的音乐平台,我们的条件是一定要遵守市场的知识产权,你必须不能乱来,不能盗版,你拿了我的内容就不合适了。因为我们是代表唱片公司作为总代理,我们有义务和责任保障他们的权利。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真的顶住了好大的压力。

音乐财经:对于TME来说,未来行业的竞争,是存量曲库更重要还是新内容呢?

彭迦信:两个方面都很关键。电影下载下来重复看很多遍的毕竟是少数,大家更期待的是新电影,但音乐不一样,最成功的音乐真的可以红几十年,在不同的环境里,每一次去听一首歌还是会有不同的感受。

从整个文化娱乐市场来看,音乐的存量内容确实还是非常关键的一部分,但我们更需要的是新内容,因为毕竟每一代人的文化都有演变,歌词里讲的话和以前也不一样,为什么近期有一些节目出现特别多受欢迎的(新歌),因为它们符合年轻人的需求,在讲年轻人的语言,会有共鸣感,传唱度也很高。

所以,音乐的存量内容很重要,但如果新内容不出来,我们的音乐市场不会获得发展,我们必须要去扶持音乐人做更多的新内容出来,这是未来成功的关键因素。

音乐财经:目前付费数字专辑这一商业模式已经被验证了成功性,TME如何面对不同歌手/音乐人的新内容设计不同的付费方案?

彭迦信:要分情况,对于音乐数字专辑如何成功?第一,必须要有粉丝基础,最成功的一定是头部的拥有大量粉丝的艺人,比如鹿晗、李宇春也好,吴亦凡、陈冠希也好,我们在合作时会非常坦诚,不会担心,他们做数字音乐专辑一定会成功;第二、如果是一个普通的音乐人,严格来讲,我们也可以发数字专辑,但对艺人来讲,这真的好吗?因为发行数专意味着用户一定要单独购买才能听歌,其实不单独发数专,放到包月里面,我们包月付费用户也可以听,但是传播性就会大很多。第三、其实对于一些独立音乐人来说,发行数字专辑也OK,因为他们已经有一批没那么多但很忠诚的粉丝,专辑不需要卖出周杰伦那么多的量,也是可以的,音乐人也很高兴。所以,模式是死的,合作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尝试,我们希望最终通过运营内容和用户,达到用户、唱片公司和平台的三方共赢。

音乐财经:TME推出音乐人扶持计划,这方面会和唱片公司有利益冲突吗?

吴伟林:我们的策略是扶持,和其他平台的想法都不太一样,我们不会偏向于去和艺人签经纪合约,通常签的还是互联网的授权协议(Licensing),也会有一些Marketing(市场营销)的合作,我们会做一些线下的合作,这些Marketing的部分可以在合约里体现。我们希望更多的唱片公司可以看到音乐人,也包括我们会介绍一些独立音乐人给唱片公司,还是希望唱片公司可以和他们签合约。我们没有冲突。

△吴伟林

音乐财经:腾讯是环球、华纳、索尼等唱片公司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在版权方面,我们知道除了录音版权的管理,词曲方面的授权真的是非常混乱,大家也不是很了解,TME如何帮助词曲作者呢?

吴伟林:透明化吧。过去没有人在词曲方面有清晰的认知度,很多涉及到音乐的平台公司,会说我已经和唱片公司达成了授权合作,有录音制作权,但其实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一首歌除了录音制作权,还有词曲的权利。所以,我们现在发力這一块,希望在一两年之内,把词曲版权梳理得更加清晰。

音乐财经:现在腾讯已经和映客、快手、唱吧等泛娱乐平台达成了转授权合作,很多短视频泛娱乐平台发展得非常快,音乐曲库也是这些平台的基础,但好像都不在腾讯曲库的转授权名单里。你们会提起诉讼吗?还是正在谈判中?

吴伟林:我们在谈判中。他们很厉害的,有一大堆的法务,在研究会不会被告等等。它会把一些不是很完整的内容,拿10秒、20秒、30秒去用。从我们法务取证的角度,存在的一个难题是这到底是推广使用(Promotion Use)还是真的是侵权?因为我们和唱片公司达成的合作其实是一整首歌曲,比如三分四十九秒,它突然断开,就有很多擦边球。其实现在你提到的这些平台,我们都有很大的可能达成合作。一旦我们达成合作,也会把合约的时间挪到它侵权的时间之前。达成共识之后,我们会解决现阶段以及以前侵权的事实行为。我觉得还是OK的,因为还是要看这些平台的态度。

音乐财经:除了网易云音乐、太合音乐集团等,我看到腾讯也和Apple Music、Spotify、Deezer、KKBOX等平台达成了转授权合作,Apple Music已经进入了中国市场,但是Spotify并没有进入内地市场。TME和海外音乐平台的转授权协议主要是哪方面?

吴伟林:其实我们也有代理很多华语音乐在全球上架的权利。

举例来说,在中国,李宇春肯定是所有人都认识她,但是在国外有可能很多人不认识她,过去接触的一些音乐平台可能也不是很懂她。所以她和我们的战略合作里面包括了全球市场,我们会把春春的音乐内容发行到Apple Music、iTunes、Spotify、Deezer等平台上线。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腾讯, 网易云音乐, 阿里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