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带着电音作品拓展主流市场?|对话唱作人Suby

杨舒钠  | 音乐财经CMBN |  2017-09-03 23:43 点击:
【字体: 】   评论(

电子音乐是吸引人的,它不是应该属于小众的。

文 | 杨舒钠

校对 | 邬楚钰

编辑 | 李禾子

Suby眼中的电子音乐是变化的,就像她走着与大众不一样的音乐之路。

“我想做电子音乐又能让人普遍接受。”

Suby早年参加过美国和英国一系列歌唱比赛并取得过冠军,2010年毕业回国后又陆续参加过《星光大道》和《中国好歌曲》综艺节目。与很多电子音乐人不同的是,Suby带着她的音乐作品从主流市场拓展一直向前行进着,这多少冲击到大多数电音制作人的认知:从选秀出道的音乐人真的可以做出纯粹优秀的电音作品吗?

大众的审美总是习惯于把人物框定且牢记于最初展现的领域里,比如对于快速消费时代选秀出道的音乐人,公众会有所质疑她的实力。这也是人之常情的偏见。“有很多人对我说过要抛弃早年选秀节目的影子,可我觉得做人应该懂得感恩,如果没有早年那些参赛,也许我还不会完全进入到这个行业里做事。”阳光透过窗棱打在她的侧影上,她耸耸肩抬头笑了笑。对于一个电音唱作人来说,一路走来披着外人太多偏见的薄衫,让她学会了真正去思考和探索电子音乐这条路对她的意义。

最早从15岁起,Suby就开始了音乐创作,但那时偏重的是Jazz。像很多音乐人年少时一样,家长并不赞同她学习音乐,觉得音乐只可以拿来当爱好玩一玩。但她始终坚持着,并且凭借Jazz功底考入了茱莉亚音乐学院。“这里有个小插曲,当时在茱莉亚还遇见了一个华人老师,她听了我的现场演唱后立即给学校打电话推荐,希望我能继续在这里深造。”

因为在茱莉亚接触到更多的音乐感知,Suby逐渐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勇于尝试,去改变去选择。“在茱莉亚学习Vocal后我又被分到了并不喜爱的歌剧类专业,我很痛苦。后来我在波士顿认识了一些伯克利的学生,我们在学校外面的草地上打手鼓,我觉得做音乐就应该这样开心,我喜欢这种让自由奔放的音乐氛围,于是我决定去伯克利攻读Vocal和音乐制作这两个专业。”

“我要去呈现给大家什么,这是我自己要思考的。”

对于正统音乐学院出身的音乐人,Suby不仅保持着自己对Voal专业的掌控力,同时她开始在网络上学习如何制作电子舞曲。从2007年起,她逐渐接触到电子音乐。“我觉得电子音乐的时代就要来临了,虽然那个时候身边还没有多少人去关注EDM是什么。也没有太多同学喜欢做电子音乐,只有老师懂我,她帮我反复修改我的编曲作品。如果你能创造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那才是你,不是别人。”

为此Suby携带自己那首独立创作的电子音乐《If you believe》参加了好歌曲的现场比赛。因为电子音乐在中国并没有普及到大众都能接受的程度,所以她一直希望电子音乐能打开中国主流音乐市场,让更多的听众能够了解到电子音乐的独特魅力,它是吸引人的、它不应该是属于小众的。

在签约星图乐达公司(以下简称SPM)后,Suby更专注于做电子音乐。同时SPM公司与加拿大知名电音厂牌Monstercat也达成战略合作,将逐步建立属于自己的厂牌,比如在京城举办多场的S PLUS电音节就是由SPM 公司呈现的S+电子音乐厂牌的线下活动。

一个音乐制作人必须对自己的作品负责,因为它最后呈现出来的样貌应该是高品质的、走心的。“我不想给自己标牌什么、或者分什么派别,只要把音乐做好就足矣,无论她叫什么名字、她是男是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用作品说话,如果大家还不够喜欢,那你就要继续努力。”

音乐财经:你是何时感受到电子音乐魅力的?

Suby:我那时候在学音乐历史学,里面讲的爵士乐是从黑奴解放,他们在玉米地里面种玉米的时候,大家呼喊然后就有了这种风格的音乐,然后后来又出现了Gospel music,那我觉得电子音乐跟Jazz和Classical music都不一样。电子乐就如同工业产物,你听Techno流水线一样的声音,它就像工业革命产生的东西,是工厂里面的声音。之前我并没有被它打动,因为我觉得Techno没有灵魂,它就是一个无限延伸的东西。后来我有一个音乐人朋友对我说,我问他你为什么喜欢Techno,他说这跟我的心跳速度很像,它会带着我的心跳动。于是我觉得它终于产生了跟人类有交集的地方,所以我开始逐渐对电子音乐产生更多的好奇和兴趣。有一天我在巴黎看到外面贴了一张海报,上面有一场The Black Eyed Peas的巡演,那个时候我只知道这是一个美国的组合,就去听了他们的作品,觉得很酷。

音乐财经:那是在什么时候?

Suby:大约在2006年的时候。那时候他们还比较Hip-hop,融合了一些美国人很喜欢的南美洲的音乐元素。因为我小时候也是听很多像Trip hop这类音乐。但是在他们后半段的表演里面有一些尝试性突破,我觉得融入了很多Electro的东西。在一个很小很破的underground地方,有很多音乐人,我跟他们聊,他们当时笑着说,这个叫Electronic-hop。就是电子音乐和Hip-hop的结合。我突然觉得这个很有趣。它就好像有了工业革命以外的新灵魂,它有了丰富的感情并且能够更好地去打动人心,就像有了人性。我觉得这个东西跟我以前想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了。

它带给我的最大魅力就是,我发现它可以跟各种不同形态的音乐去结合。就像Jazz也借用过一些街头文化的东西,它变成了New soul,变成了Funk,变成了Rock,它变成了很多东西。所以我觉得Electronic music,它可以变成接下来无数种其他的东西,所以它的发展潜力可能会比Jazz要多。那时候我和同学做的东西有点不太一样,我想做电子又能让人普遍接受。我也不敢说当时我就在做EDM,但是我在努力地去学习它。

音乐财经:你有没有比较关注或者是喜爱的一些国内外的音乐制作人或DJ?

Suby:很多,我在洛杉矶那段时间有一晚去参加EDC活动,当晚Slander的现场把我征服了,我觉得很厉害很震撼,幸运的是S PLUS音乐节第一场我们就邀请到了Slander。

音乐财经:外界对你的评定是DJ及音乐唱作人,你如何界定DJ和音乐制作人的身份?

Suby:我不会把自己标榜成一个DJ,我认为我是一个电音唱作人。

音乐财经:现在做电子音乐的音乐人中女性还是属于少数派,你怎么看待现在大家对女制作人的偏见?

Suby:女制作人这个偏见不是中国有,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如果你长的漂亮,人家一定觉得你就是靠这个上位的,你并没有真正的实力。比如说你看我可能大部分时间是素颜,因为我前几个夜晚都在做我的音乐,很消耗精力,也就没有时间去做那些事情。如果你天天想着漂亮,那你的音乐呢?偏见永远都会存在,所以你没有办法改变的同时就是去做好你自己。

音乐财经:你之前与Akon和张信哲把《爱如潮水》这首歌Remix成了一首电子音乐。

Suby:是的。其实电子音乐呈现在电视现场是有一定难度的。因为首先电视是MONO单声道的,编曲时有一些Fx音效没办法很好的呈现出来。第二电视更多需要现场乐队与你的互动,需要那样的气氛,我在作品里面也编过一些弦乐的东西。调音师会帮你现场调好再输出,才能够保证一定的立体声效果。

音乐财经:电子音乐近几年在中国开始蓬勃发展,尤其在年轻群体中广泛传播,但客观来讲并没有欧美那么普及和成熟,你如何在电子音乐中寻找到大众与underground平衡点?

Suby:比如我那首不到5分钟的《心理罪》,我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全部释放出来。但是如果70%的人听了以后能够接受它,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就算成功了。我要去呈现给大家什么,这是我自己要思考的。

音乐财经:你怎么看待电子音乐在综艺节目上很难被做好?

Suby:我认为这在技术层面上很难实现。不是艺人的问题,是有些东西没有办法在电视上很好的呈现出来,比如你的声场怎么设计、扬声器怎么摆放、如何使立体音效更好地展现等等,这些都是很需要考究的。

音乐财经:在国外接触到的音乐环境和国内相比,你觉得国内电子音乐的创作环境和大家的接受度是怎样的?

Suby:我觉得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就像每个人的音乐理念都不一样。

音乐财经:谈谈今年你在S PLUS音乐节上与Don Diablo和猫厂艺人同台演出的经历吧。

Suby:这是SPM公司举办的,它也是立志于电音文化希望通过这个音乐节的形式,把电子音乐的文化传达给更多的朋友,告诉他们电子音乐其实不是夜店文化,它是跟音乐人交流以及绽放一种人人平等友爱的音乐形式。然后第一场请的就是当家的Don Diablo,其实之前2016年10月我跟他在阿姆斯特丹ADE认识过,他的旋律性很强,他是一个非常棒的有个性的音乐人。

音乐财经:现在很多海外艺人都开始进入到国内参加一些音乐节,在2016年的北京风暴电音节上,你作为亚洲第一个受邀请登上中国电音节的女唱作人兼DJ,你所看到的电子音乐在中国的状态、成长以及还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吗?

Suby:我觉得电音已经席卷全球,因为它跟以前的一些音乐元素不一样。其实巨星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需要的是在这种音乐的笼罩下玩得尽兴,释放自己的音乐激情,这就是电音的魅力,电子音乐有一种很积极很包容的文化氛围。我希望我能带动的是主流,让更多的小朋友听到电子音乐的魅力,来参加电音节,因为我是从主流音乐市场走出来的,我觉得这些都是我的经历,是我成长的重要部分。那我的使命感就是让更多喜欢流行的小朋友来喜欢电子音乐。

如果问我觉得电子音乐在中国有哪些可以进步,我没有办法去对别人的东西指指点点,我只能说做好我自己。我也希望中国整个音乐的大环境更好,有更多的音乐节,也能涌现出更多的电子音乐人,因为只有涌现出越来越多优秀的音乐人,才会有更多的人去关注电音这个市场。

音乐财经:国内的电音节设备与国外的电音节还存在着较多的差异。

Suby:其实我觉得国内已经越来越好了。比如说风暴这几年已经做的非常好了,风暴的团队是国际团队,因为我跟他们合作过,他们的制作水准也是很精良的。但是国内的电音节我参加的不太多,所以我没有办法详细去说。

音乐财经:未来你打算更多放在现场演出这方面还是更集中于做音乐发专辑呢?

Suby:今年我希望是更多专注在我的电子音乐作品上,明年也许会不太一样吧。因为当前音乐整个大环境还是让人有些沮丧的,有很多优秀的音乐人因为没有太多的平台或主流媒体可以让他们去施展、去呈现,这就是为什么我之前带着我的部分作品去参加了一些综艺节目,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到电子音乐市场。

音乐财经: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和想法吗?

Suby:年底我想先出一张唱片。SPM公司也希望能做自己的厂牌,包括我们自己的音乐节,当然也希望能做更多的事情。然后S PLUS音乐节每一个月都继续下去,大概就是这样吧。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Suby, 唱作人, 电音,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