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大型音乐节持续火爆,可发生在城市场景里的小型音乐节是下一个增长点吗?

安西西 Shawn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9-03 23:37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一些大牌乐队喜欢去大型户外音乐节演出,但对于刚出道的新人来说,城市音乐节是个很好的选择。

文 | 安西西 Shawn

校对 | 邬楚钰

编辑 | 董露茜

近年来,音乐节南移成为一股不可移转的趋势,上半年南方音乐节数量已两倍于北方。(参见:报告更新 | 去年231个音乐节孰生孰死?南方土壤能否承接升级中的音乐节市场?)。对于生活在北京的都市青年来说,参加一场超级大型音乐节如今成为了一种“奢侈的享受”。

不过,没那么悲观的是,一直以来,各种“创新性”的小型音乐节依然在这座城市里的各个角落里发生,只是较少被“广为人知”。譬如每年发生在上半年的影响城市之声、豆瓣音乐的“潮潮音乐周”。甚至这个8月,刚刚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就举办了一个“NEU未来生活节”,它把论坛、音乐派对和艺术现场融为了一体。

影响城市之声的“专业”与潮潮音乐周的“先锋”

今年4月25日-5月1日,第六届影响城市之声北京一共呈现了11场演出和为期两天的产业论坛。有意思的是,在论坛部分,来自海外的大咖级行业嘉宾走上台前,拿起话筒讲述自己的经验时,台下听众还是少。

“中国的行业人士不太关心这些,即使我们花了几万块钱准备了同传设备,大家还是愿意站那聊天。”张然觉得特别可惜,好多行业里的朋友其实每年都来影响的论坛,但都没认真听嘉宾的讨论和大师课,其实很多内容都特别有用,比如今年SXSW音乐节总监的话题是“如何借力ShowCase音乐节打开新市场?”

在张然看来,英国光伦敦的厂牌就1000多个了,竞争非常激烈,专业人士时时刻刻就得抓住这样的机会发现新人,因为可能错过某一次,明年你就不在这产业里了。但中国大部分音乐公司都处于埋头干活的状态,没有太多精力去发现新人,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厂牌昙花一现的原因。

“你没有把握住下一步,你就慢慢从产业里过时了。类似摩登天空,如果没有挖掘新人的能力的话,再过几年,小孩不再消费以前签的艺人了,慢慢的这公司就在产业里也过时了。但是它抓住了嘻哈这一波浪潮,签了很多Hip-Hop艺人,摩登就进入了未来。”

影响城市之声项目2015年被摩登天空收购,这是一个连接中国音乐和全球音乐行业的平台,对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来说,他没有一定要盈利的要求,但至少得打平。它以“一对一快速见面会”的形式促成中国乐队与海外音乐节主办方、唱片公司、经纪公司等产业人士进行会面,以促成项目合作或者达成演出的一项。

2016年5月,办完第五届影响城市之声后,张然决定尽快把品牌输出到外地城市去——因为北京越来越难了,如果想扩大发展的话。

与面向大众和普通乐迷的室内音乐节不同,对于一个面向行业专业人士的小型城市音乐节来说,它遇到的问题不只是过程中的繁琐,还有投资和回本的考量,人力的问题。他现在的本职工作是摩登天空国际事务部总监,大部分精力花在为不断扩张发展中的音乐节品牌预定海外艺人,五一之前的一个月也是摩登整间公司最繁忙的时段之一,半夜张然才能抽出时间和海外嘉宾对议题,这让他进一步陷入了“焦头烂额”的状态中。

今年影响音乐节吸引了约4000人次的观众,参演艺人达到了42组,演出主办方达成合作意向的乐队包括美国SXSW音乐节、英国Glastonbury音乐节、世界音乐博览会等。尽管以撮合交易、搭建平台为主,但票房仍然是影响城市之声的主要收入来源,魅族曾经赞助过一笔费用,在归入摩登那一年,Hard Rock赞助了影响。在全世界大部分的城市音乐节,其实都是由政府赞助,影响城市之声也得到了一些使馆和文化出口基金的赞助。

不过,影响已经开始了扩张之路。2016年12月,影响项目就是在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四川省文化厅等单位的的支持下来到了成都,围绕“用音乐打造城市名片”的话题深入讨论,以论坛和闭门会议的方式为成都打造音乐之都出谋划策。2017年5月5-6日,影响项目来到了云南,在Modernsky Lab昆明举办。

“今年北京的只有大的几场有票房,后摇大牌PG LOST来了500人,DJ Krush卖了400张票,其它小的新乐队还是面向专业人士推荐。”张然介绍说,北京影响不完全是城市音乐节的概念,它更希望被专业人士看到。“云南的票房相对稍微好一些,但云南就在一个场地举办,不是散落在各个场地,光演出票房就有16万元,论坛也和北京不同,偏生活方式,有小讲座、市集,讲旧物改造美学、做咖啡、情调香水等。”

对于音乐节行业来说,过去的这十年发生了很大的变革。这种基于城市基础设施举办室内多场次的音乐节,张然认为,机会应该是在二三线旅游小城市,像北上这种超级大城市办小型的城市音乐节,地点不够集中,一个场地到另一个场地都得一个多小时,交通不便利。比如SXSW的奥斯汀,一个演出场地走到另一个场地就几分钟的距离。

“去小场地看演出的就真的是歌迷,不存在凑热闹的人,大型音乐节歌迷也就占30-40%。”这意味着,一方面,面向的“人群”缩小了,同时门票挺贵的,一晚上看三场演出就得400-500块钱,比音乐节都贵了,这又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来自C端乐迷的票房。

对于影响的未来,张然希望它会落地到更多地方,成为独特的、为专业人士发掘新人而举办的小型城市音乐节。张然说:“这就是我们为专业人士准备的音乐节,票只会越来越贵。随着专业人士越来越多,行业从业者越来越上心,至少还是有很多新人在等待挖掘,走出国门,走到更大的平台。”

今年5月18-21日,在北京糖果俱乐部,豆瓣音乐举办了一场为期四天,集合了专业论坛、视觉艺术设计和多场次演出的极为“纯粹”的室内音乐节。

这一场由一加手机联合呈现的“潮潮音乐周”邀请了来自不同国家的各种风格的乐队的音乐人,名字包括:Actress、Andy Stott、Tim Hecker、Cass McCombs Band等。国内也邀请的是名气不大但处于最前沿的音乐人和乐队,比如鸭打鹅、马海平、Howie Lee、吹万等,60组艺人在各自所属的音乐领域都属先锋人物。

由于整届音乐节70%的阵容来自海外,报批中歌词的翻译、宣传稿件的撰写和海外音乐人的食宿等等细节一直在考验着這支不到10个人的核心团队。


整个音乐周的气质可想而知,“先锋且潮”,连太合音乐人事业部总经理刘瑾在听了豆瓣音乐总经理许波说了拟邀请阵容后,都感叹道:“连我当时都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可见这个音乐节有多潮了。”

潮潮希望传递豆瓣的气质,希望人们鼓励音乐爱好者,去发现更多新鲜的东西。许波说:“我们团队核心的价值观是提供更多的多样性,Wetware这个词本身可能科技感太强了,但潮潮更好玩、更轻松、更年轻,我们觉得这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冲突感。”

一开始许波选择做室内城市音乐节,一方面是因为公司预算很有限,成本不足以支撑在去做一个高质量的室外大型音乐节,在北京城市内,要做户外音乐节也几乎不可能获批,因为所有大型室外音乐节都离城市很远,要乐迷舟车劳顿,去一趟也很费劲。所以这一次许波想在城市中心做一个“很方便的音乐节”。另一方面,在室内,舞台与舞台之间的干扰,整个灯光和视觉部分的设计等骑士比室外要更容易控制一些,小团队+志愿者便可以很好的把控演出质量。

关于潮潮音乐周的经验总结部分,许波表示,一方面是票价和活动时长的问题,一天的单价不贵,但是四天的通票一千元就给了乐迷很大的心理压力;另一方面,由于音乐质量高,人们在接受和消化这些信息的时候,其实需要时间去消化。


豆瓣音乐宣传负责人赵悦在潮潮结束之后去了巴塞罗那看春之声音乐节,一共三天。第一天的状态最好,达到了精神体验上的顶点,但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赵悦很明显的感觉到,尽管阵容依然是顶级的,但所有人其实已经释放空了。

“我觉得理想的(时长)可能就是两天,或者是两天再加一个晚上,到最后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这其实是最完美的精神状态。”赵悦后来对音乐财经说。

对于潮潮的未来,许波希望能够持续地做下去,虽然没有办法覆盖北上广这样的城市,也可以把内容输出去别的城市。

产业峰会+小型演出:这是旅游小城市的机遇吗?

城市音乐节在中国的兴起,必须要说回到英国市场。

从英国布莱顿的The Great Escape、利物浦的Sound City以及雷克斯汉姆的Focus Wales等这样带有产业峰会属性的多场地音乐节,到海德公园的British Summer Time和曼彻斯特的Parklife这样的大型城市户外音乐节活动,城市音乐节的热度丝毫不减。

1 T In The Park音乐节

今年在经历了几年运营困难的情况之后,原苏格兰T In The Park音乐节的主办方决定停办一年,并在同时推出了另一个全新的城市音乐节品牌TRNSMT。这似乎说明,原T In The Park音乐节的主办方更愿意举办像TRNSMT这样为期三天的城市音乐节,而不是另一个新的户外露营音乐节活动。

Paul Reed的看法则更具功利性。“城市音乐节是一个很有趣的运营模式,因为其可以减少自身的财务风险。你没必要花钱在户外搭建各种演出设施,这能够大大削减音乐节基础建设的成本,毕竟一场中型音乐节的基建成本可能高达70万英镑。”

“很多在城市内举办的音乐节都利用到了该城市的各种室内和户外演出场地,甚至一些以前很少承办音乐活动的场地空间也被投入使用。对于举办方来说,他们拥有很大的试验空间,同时他们可以在充分利用这些场地的基础上打出音乐节的旗号并同时创造出这样的活动体验。”

“似乎每个地方都兴起了各种城市音乐节,”英国独立音乐节协会的主管Paul Reed曾在接受Music Week采访时表示,“如果有人买了张某个城市音乐节的门票,那么他们会更容易接触到更多新的音乐和乐队。对于艺人来说,这是一个被更多观众认识的绝好机会。”

2 Sound City音乐节

关于为何城市音乐节能够发展到如今的规模和水平,业内有非常多的说法。摩登天空注资的英国城市音乐节品牌——利物浦Sound City音乐节创始人及CEO Dave Pichilingi表示:“人们在寻找新的事物,人们对于那些比较老的传统的音乐节已经产生了疲倦,对于某些主办方来说,利用城市的基础设施来举办城市音乐节的这个做法更具吸引力。”

Dave在2008年就创办了Sound City音乐节,在10年前城市音乐节在英国也是一件新鲜事,但十年过去了,似乎每周都有一场城市音乐节。为了能够在现在这个市场中生存和竞争下去,必须得想出如何让自己的音乐节保持有趣且新意的办法。

3 The Great Escape

创立于2006年的 The Great Escape音乐节代表了最早期的这一批城市音乐节,举办地也是离伦敦不愿的一个小型旅游城市,走到最远的场地也就半小时时间。这也是张然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音乐节。

张然说:“基本上每个场地门口都排着长队,出来一个才能进去一个。专业人门票280磅/张,还不是超级专业的通票。我们当年看到了市场上的需求,并且受到了这个音乐节的启发。”

The Great Escape音乐节的联合创始人 Martin Elbourne回忆道,“你必须要分清像我们这样带有商业峰会性质的音乐节,同Dot To Dot和Live At Leeds这样专注于观众体验的一般城市音乐节之间的区别。对于城市音乐节的观众来说,演出结束之后能够在城市街头漫步、观看乐队演出并结识新的朋友而不是回到自己扎营的帐篷里,这样的体验非常好。参加城市音乐节,你会发现多场地音乐节和那些在城市公园里举行的音乐节之间的不同之处。”

4 British Summer Time音乐节

演出巨头AEG在伦敦海德公园举办的British Summer Time音乐节便是属于后者。该音乐节成立于2013年,以系列演唱会的形式举行,日承载观众人数高达6.5万人。今年的领衔艺人包括Justin Bieber, The Killers, Green Day和Phil Collins。

“由于海德公园的地理位置,所以我们双方之间的处境稍微有点特殊。对于很多游客来说,海德公园本来就是一个他们很喜欢来的地方,所以说我们的起点非常高。”British Summer Time音乐节总监Jim King说道。

“在这里,你可以得到非常舒适且高质量的音乐节体验,同时还可以欣赏到世界上最大牌音乐人的精彩演出。我们完全没有要跟其他户外露营音乐节竞争的意思,我也很喜欢露营音乐节,这两者是完全两种不同体验的音乐节。”

Jim King还认为,British Summer Time音乐节的出现提升了业内音乐节的品质水准。“你现在所看到的,是一个比十年前音乐节质量水平更高的单日演出:更好的制作水平,更好的乐迷服务,以及更好的消费者体验等。”Jim King说道,“我们试着去打破户外演出活动就是低水准的这一认知壁垒。我们觉得这样的想法就是在扯淡。人们来到了海德公园,这个我们认为是全世界最棒的户外演出场地,我们认为他们理应得到最好的音乐节体验。”

“你在这里或者在全球许多城市的音乐节上会看到,主办方将很多非常棒的演出场馆和体育场的高水准乐迷体验带到了户外音乐节中来,并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提升。”

5 Handmade音乐节

位于英国莱斯特的Handmade音乐节成立于2013年,参演艺人包括 Twin Atlantic, Frightened Rabbit, Slaves和Deaf Havana,举办地点位于莱斯特的O2 Academy。

“在莱斯特还没有类似的音乐节活动,在原来的Summer Sundae音乐节停办之后,我们就一直希望能够创造点新的东西来弥补这个市场的空缺。”Handmade音乐节的总监John Helps表示。John Helps的同事Nik Sharpe则认为城市音乐节之所以越来越受欢迎,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些音乐节就开在你的家门口,”他表示,“你不用担心往返的交通问题,你可以随时随地从家里出发。”

6 Twisterella音乐节

位于英格兰东北部米德尔斯堡的Twisterella音乐节计划于今年十月举行,演出艺人有Neon Waltz和Dream Wife等。此前Clean Cut Kid, Spring King, Eliza And The Bear, Prides和 Black Honey等艺人也均登台演出过。

“我们一直想要在米德尔斯堡这里办成像The Great Escape或利物浦Sound City那样的城市音乐节。”Twisterella音乐节的负责人Henry Carden如是说,“在我们所在的提赛德地区这里,政府过去曾举办过很多场大型音乐节活动。自从经济经济衰退以来,这些音乐节便逐渐销声匿迹了,所以我们想要在这里做一些与音乐有关的演出活动,不过规模相对更小。”

Henry Carden承认,Twisterella音乐节吸引到了一部分观众前来尝鲜。“去年的票务数据显示,有来自康沃尔和苏格兰高地地区的观众,甚至还有观众大老远从德国和挪威跑来,”Carden笑着说,“这对于我们来说有点不可思议,因为我们预想中这只是一个提赛德地区的本土活动。”

“我今年32岁,但很惊讶的是,我竟然是整个音乐节现场中最年轻的观众之一。似乎那些已有稳定收入的中年乐迷更热衷于来观看演出。由于我们请来的乐队大都是年轻有活力且口碑颇好的,所以你可能认为现场的观众会更加年轻化。但是事实上大部分都是35岁到50岁的中年观众。我们没有吸引到很多的学生乐迷,而这将会是我们下一年继续努力提升的地方。能够看到年轻观众前来参加音乐节,这是一件好事。”

“当然,可以确定不变的一个是演出的门票价格。我们曾讨论过门票涨价的问题,但我觉得对于一个以小众艺人为主的小型音乐节来说,现在的15英镑价格正好合适。一旦你的音乐节观众人数超过了一千人,那么你就必须得开始考虑邀请更具名气的艺人了。这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压力太大了,作为主办方,我们在这方面的资金还不够充足。”

Paul Reed强调说,门票定价对于很多城市音乐节来说很重要。“你可能更愿意花20英镑购买一张门票而不是200英镑,所以很多观众更加喜欢买更便宜的票去碰碰运气。”Reed表示,并补充道,城市音乐节的兴起伴随着如今家庭娱乐活动的增长。“或许是因为,过去的那一批音乐节观众长大了成家了,他们想要一个和年轻时候完全不一样的音乐节体验。所以城市音乐节对于那些不是特别热衷野外露营的乐迷来说有着绝对的吸引力。”

(影响城市之声、豆瓣音乐“潮潮音乐周”及各大音乐节图片来自官方微信及官方网站)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现场音乐, 城市音乐节, 影响城市之声, 潮潮, 摩登天空, 豆瓣,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