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活跃,数字技术不断革命,独立厂牌到底会走向何方?| 对话

邬楚钰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8-31 16:35 点击:
【字体: 】   评论(

“市场份额是谈判的筹码,我们必须得关注这个趋势,不要让独立厂牌受伤太大......”

编译 | 邬楚钰

校对 | Dewelf

编辑 | 李禾子

最新消息,08年成立的独立厂牌的全球数字服务商Merlin对外宣布,其会员分账已达10亿美元。目前Merlin代表着来自53个国家的2万多家独立厂牌和发行商,其中包括Beggars Group、Secretly Group和Kobalt Music Recordings等等公司。这无疑是全球独立音乐公司发展的一座里程碑。

如果把最近主流唱片公司的收购事项考虑在内,那么独立厂牌的服务和发行市场着实正焕发活力。

就在一年前,索尼以360万英镑的价格从Cooking Vinyl的手里收购了Essential Music & Marketing,5月,索尼旗下的发行商The Orchard全资收购两大竞争对手德国的fintunes和挪威的Phonofile,其在欧洲的业务也因此获得增长。

主流唱片公司最近也参与到了发行与厂牌服务专家Believe的收购中,但这家法国公司最终选择融资来进行自己的收购。

所以,这些收购对于剩下的独立音乐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

荷兰公司FUGA就是其中的一员,它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发展了5000家厂牌伙伴,CEO Pieter van Rijn是否担忧这个趋势?

“市场份额是谈判的筹码,我们必须得关注这个趋势,不要让独立厂牌受伤太大,这同样也是Charles Caldas(Merlin的CEO)担心的问题。”他在MBW的参访中这样表示。

FUGA灵活的内容管理平台(包括发行、市场分析、趋势分析和版税会计)拥有300万曲库,并且每月向全球250个数字信号处理平台发送250万歌曲和视频。这样的实力对新客户确实很有吸引力。与此同时,FUGA正打算扩张到其他领域,比如表演权和版权管理。


△FUGA CEO Pieter van Rijn

以下为MBW与Pieter van Rijn的对话:

你认为流媒体未来会在哪几个市场继续增长?

拉丁美洲是未来几年的一个重点,而独立音乐在这个市场有着把握主动权的潜力。而对于亚洲来说,关键词是“潜力”而不是“透明”,因为透明在中国还是很难实现的。我认为中国市场在付费方面达到成熟还需要一段时间。

独立音乐公司应该如何在新兴市场的流媒体上赚到钱?尤其是它们的订阅费比西方国家低这么多?

市场不同,挑战也不同。在南美洲,更多的是版税率,但是在亚洲,是透明度——没有正规的销量报告让人很难去确认和了解收入是从哪里来。

有些顾客会考虑最低收入合约是因为,那至少为他们保证了一定收入。透明总会实现的,但现在还没到时候。

而南美洲的流量单价是否会提升取决于订阅人数、订阅服务的类型以及每位用户的消费频率。

你能否展望一下独立音乐公司在这些市场都能够真正赚到钱的样子?

这几个地区都很有赚头,特别是亚洲一些国家的娱乐市场已经很大了,比如韩国、印度、中国和日本。我坚信所有的这些市场,会继续发展并且成为当地、乃至国际的重要收入来源。

南美也是同样的状况,我认为这些市场都会以某种形式形成一个付费群体。

FUGA在美国的潜力有多大?

我们的客户遍布40多个国家,但是美国绝对是我们收入最多的国家,一个市场的潜力不仅仅在于它的大小,也在于其段位。美国市场同样也很有潜力,有非常多的厂牌开始结束旧合约,寻求更大的控制权和更高的透明度。

在我看来这就像一个开端,能争取的有太多了。我们在流媒体上看到了许多机遇,技术传送和版税会计方面也不差。

FUGA能提供一个厂牌可以为艺人做的一切吗?

不可以,我们也不想这样做。我们在歌曲发布之后才进入,艺人的发展规划是我们客户自己的事情

作为国际发行商,我们做的非常好——我们已经建立了全球的网络,这是很多厂牌没有的。

你觉得一个厂牌的角色是什么?这个角色在近几年发生了什么变化?

你会发现艺人签厂牌的时间会更晚,现在他们通常会自带一些粉丝基础。在合约方面,也有很多提前解约的例子,所以说,艺人在厂牌的周期变短了,灵活性变强了。

另外一个趋势就是,我们能看到更多艺人服务机构将经纪公司和厂牌相结合,然后会找到我们这样的公司,来为他们提供其他所需的服务。这是一个很灵活的模式,艺人可以选择他们自己想要的服务以及想要打开的市场。

但是整体来说,我认为厂牌在艺人发掘和管理唱片方面的重要性正在下降。

不过前面提到的数字音乐会消灭厂牌,其实现在根本没这回事。数字技术其实让很多厂牌变得更强,特别是在独立厂牌这块。

你觉得流媒体订阅服务的定价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最近发现,从2013年起,Spotify用户的平均年订阅费已下跌了30美元。

这个是很有意思的问题,比如说,Spotify家庭服务的低定价有没有影响到版权所有者的收入。在流媒体领域,版税的高低也受到每个用户流媒体播放次数的影响。所以我希望,这个行业的竞争可以更激烈一些。

Merlin的CEO Charles Caldas最近表示,Spotify在与环球签约之后、与索尼和华纳签约之前,与Merlin达成的新协议展现出了独立厂牌的进步,你同意吗?你觉得独立厂牌在2017年究竟有多大权力?


△Merlin CEO Charles Caldas

独立厂牌的权力的确在提升,一部分要感谢Merlin,但是市场的话语权不仅仅要看流媒体的版税率,还要看Spotify和Apple Music对独立音乐的推荐程度。

独立厂牌它们为自己争取到了更好的机会,我们也感觉到渠道更优了,这让我们能在全球建立起自己的网络。

过去几年我的确感觉到数字发行服务在为独立音乐赋权。但是主流唱片公司权势依然很强,而且他们在实体市场方面的实力,可以确保他们拿到较大独立厂牌在实体和数字方面的合约。这一点在未来可能会改变。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发现,在2016年BBC Radio 1的Top 100榜单中,只有两首歌称的上是“纯”独立发行(在整个发行过程中没有经过任何一个三大本身或者由三大控股的公司)。这会不会让你和你所代表的厂牌感到担忧呢?

歌曲由主流唱片公司或者旗下公司发行并不代表着它就有潜力成功。但是这再次证明了主流唱片公司在主流听众这边有很大的市场份额。

但是论其他的风格,比如说舞曲和EDM,各方份额又不一样了。EDM厂牌基本上横扫了各大舞曲和EDM榜单,在保持独立的状态下同样能接触到很多听众。

还有其他专注于特定听众的厂牌和细分风格,因此并不在主流的竞争范围内。

最近有很多关于区块链技术有潜力颠覆音乐产业的讨论。你认为区块链的广泛应用是可行的吗?

我相信这样多点、高效的结构会逐步建立,而且就在眼前了。区块链是有很强的能力,但同时也会引起一些混乱。而且我不认为会出现一种能让所有的服务都使用的全包区块链技术,如果有我也不确定它的好坏。

从FUGA自身的角度来说,我们想要降低准入的门槛,成为大家通向区块链的一扇门。

我不知道最后它会如何进化,但是我感觉会出现很多围绕区块链技术的服务,而我们将在其中有一席之地。

最后一个问题,你对被三大收购的接受程度有多少?

这完全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

我们有着非常值得信赖而且具有奉献精神的股东团队,遇到好的项目我们也会继续投资。跟他们一起,我们已经成为了一家非常棒的国际公司。

(编译自MBW)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独立厂牌, 数字技术, 区块链, FUGA,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