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维维的柔软力量:“心比技术更重要,不要停歇我们的创作” | 对话

安西西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8-28 00:19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一定会有火花,无论火花是什么样子的,我都想玩。”


文 | 安西西

校对 | 邬楚钰

编辑 | 董露茜

“你希望通过这个节目有什么改变?”

8月22日下午7点03分,一位朋友问刚刚录制完第二期《中国乐队》的谭维维。谭维维穿一件黑色大外套,内搭一件白色T恤,黑色长发垂下来,显得精神抖擞,“啊,这是一个好大的问题啊…..我们一起成长嘛,一起往前进。”

谭维维一边笑一边想着怎么回答,两秒钟后表情有点严肃起来,又一字一顿的说:“未来,是我们的!”语气拉长到后半句话加重,又笑着转了一圈,手指交叉,语气平缓下来,说,“嗯,我特别‘厚颜无耻’,我想和所有优秀的乐队合作,因为当你们合作的时候……”谭维维的拳头在空气中“碰”了一下,“一定会有火花,无论火花是什么样子的,我都想玩。”

在舞台上,谭维维演唱的音乐时而狂野、时而温柔,天赋、勤奋、忍耐力和忠于自我让她渐渐摆脱了往日的迷茫,成为一众流行女歌手中的独特翘楚。日常生活中,谭维维坚持健身,长期跑步,在微博上,她自称“谭瓦辛格”。

谭维维最爱的乐队是英国摇滚乐队平克·弗洛伊德,去年看了现场的演出。她形容自己小时候听“泪如雨下”这些成语会觉得是瞎掰,但当自己真正体验过之后,才发现原来人家说的都是对的,“音乐的力量完全可以穿越时空,无论哪个年代,音乐可以真正影响到人。”

从民歌、流行乐到摇滚乐,聪颖而执着的谭维维越来越像摇滚女主唱。谭维维对生活也保持着祥和和超乎寻常的耐心,会辩证的看待问题的多面。她很清楚未来在哪里,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音乐上有什么新的可能,才是她心里真正关心的,一切都很简单。

在谭维维看来,中国可以拉出太多唱得惊为天人的高手,但做乐队不一样,不完全凭技术,要有更多的创意、风格和态度,意识一定是比所有的技术更重要的;对于乐队来说,发声非常重要,宽容和包容也很重要;摇滚乐非常有力量,自己是女性,热爱摇滚乐,骨子里特别有摇滚乐的力量,但也更柔软一些,有时候柔软的力量可以化解更多东西,音乐的张力就出来了。

为配合谭维维演出专程赶来的北京客乐队,其成员包括乐队制作人刘迦宁、吉他手宋宇、鼓手王澜、在成都的德国人贝斯手Bodo,还有汪轼晔。其中像王澜,94年在红磡摇滚之夜演唱会他们就曾为窦唯打鼓,也难怪是谭维维心中的“超级鼓王”。演出当日,谭维维在台上演唱结束后介绍乐队每一位成员的声音清晰而有力量,非常骄傲。

“北京客乐队每一个人都已经在各自的领域里做到了职业生涯最大的价值体现。但大家最终还是愿意更多的回到一个新鲜人一样,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亲自去生火。”谭维维说。

音乐财经:乐队在音乐里唱着自己对生活的感受,但是在电视观众面前,你担心过接受度的问题吗?

谭维维:首先我们必须要发声,如果你都放弃发声的话,会永远在地下。很多人可能确实存在见光死的情况,也有可能人在面对很多物质诱惑的时候,会变的。其实我也曾经变过,我在更小的时候,会更尖锐一些,但我更多的改变来自我的信仰和指引,每个人被改变的方式有好多种,但还是不能放弃发声这件事。

很多人都说地下摇滚音乐人很酷,不能这样不能那样,这只是片面的了解。当别人认为我们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我信了,我就变成了一个什么都不能做的人。其实打散了放松了大家都是普通人,都能做。

音乐财经:节目组总导演陈韬曾对媒体表示,崔健代表理想,谭维维代表革新与转变,陈伟伦代表理论与根基。你怎么理解“革新”与“转变”这两个词代表的意义?

谭维维:我觉得这可能是导演对我的一种期待,革新和转变的话我还早,要慢慢的去努力。但是我一直比较坚持去做,包括我推荐的乐队,肯定都有自己的喜好在里面,还是希望可以真正去改变我们中国民间的音乐去跟国际接轨,Kawa就做得非常好。

最早我的好朋友戈非推荐了我和他们认识,说他们都生活在农村里,平时是水泥工。我说水泥工怎么可能做出这么好听的音乐,太棒了,我喜欢他们那种律动,感觉音乐变成了同一个祖先,一脉相承。重要的是后来我们真正接触后,据我所知,戈非真的是要重金打造他们,邀请他们搬到北京去,再去国外做音乐……一系列的计划。但是他们还是原来那样的状态,愿意生活在家乡不来北京。所以回到第一个问题,会坚持的人永远都会坚持,不管他处于怎样一个花花世界和名利场。

音乐财经:在过去这些年,几乎所有综艺节目,都以翻唱经典老歌为主。你怎么看呢?

谭维维:我觉得大家都特别不自信,觉得新歌会有观众喜欢吗?其实观众的欣赏水平和审美已经有特别大的提升了,这是一方面,这就导致没有原创音乐了。我们永远在低估别人,包括很多节目做煽情,都觉得观众就喜欢看这种情节,但真的有问过观众吗?这就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大家真的没有个性也没有态度,变成了同样的人。这个节目的热血在于它是推新人和新作品,这是最具有长远价值的地方了。

音乐财经:现在许多年轻人会直接选择听欧美和日韩音乐,甚至可能远在非洲的某一种小众音乐。华语音乐应该如何提升在年轻人中的市场份额呢?

谭维维:这只有一个路径,不要停息地去创作!

我觉得这也是势在必行的阶段。在我们更小的时候,资讯没有那么发达,当我听到Beyond的时候,Beyond已经出来了七八年时间了,但是现在的资讯全世界同步。目前的状况,我有孩子我也巴不得他听古典,听欧美的流行音乐,客观就是更好一些。当然很多节目也是这样,我也参加了很多节目,这还是一个很不自信的问题。导致我们自己也不自信起来,为什么(这些歌曲)会成为经典我们就抓着经典不放?那我们(华语音乐)就再也不会有经典了。

我们还是得不断创作,就算刚刚创作可能会有一些稚嫩,我们也不能放弃审美的提高。而且说实话,这一波嘻哈浪潮里,川渝说唱成为一股非常重要的力量,包括我们整个西南边区的这些乐队,我觉得真的是中坚力量。这是因为整个西南是多民族地区,我们会接触到更多不一样的东西,可能你听到这个原生态会觉得很土,但是一定会刺激你的意识。

我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中国很多民族民间的音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太宏伟、宏大了。

其实中国唱歌唱得好的太多了,有太多大家惊为天人的高手,但是做乐队又不一样,不完全仅仅是技术,心比技术更重要。所谓的小众和大众市场,都是我们自己在下定义,我们永远不知道它的能量有多大,有一天这些音乐就会突然变成很大的市场,就会完全不一样。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谭维维, 中国乐队, 原创, 北京客乐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