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三年,《中国乐队》终登陆卫视,它如何向主流推“乐队好音乐”?

葛杰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8-28 00:04 点击:
【字体: 】   评论(

“所有的综艺节目都是以人为核心,但这一次,我们的节目是以音乐为核心。”

文 | 葛杰晨

在以竞技、晋级为主旋律的当下,第一档传播“乐队文化”的综艺节目《中国乐队》登上了主流电视平台江苏卫视,走的却是“无淘汰、无晋级、纯音乐发掘与欣赏”的路子。这是一场大胆却走心的演出盛会,主创团队想要什么?

在成为一名传媒人之前,重庆小伙子、《中国乐队》总策划兼总导演陈韬先后组建过“蜕变”、“月光”、“碎瓷”乐队。因为无法靠音乐养活自己,1993年到1999年,陈韬都在乐队成员的动荡变化中度过,是他人生最迷茫的阶段——这后来成了陈韬的一个心结。


△《中国乐队》总导演陈韬

新千年后又过了15年,陈韬开始筹划《中国乐队》,三年间电脑里的策划案密密麻麻不下百个,成型的宣传片就有五版,“我挺执着的,从来没想过放弃,所以心态也很平和,就是在慢慢磨改方案的过程。”

由江苏卫视和壹天文化出品,新华网、邯郸文旅、东胜旅游集团联合出品,壹天星光世界、文火传媒、四川传媒学院、巴马华奥联合制作,独家音乐战略合作伙伴为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中国城市音乐小镇运营商“梦想星世界”独家冠名的大型音乐文化纪实节目《中国乐队》即将播出,这算得上首次乐队音乐大规模登上卫视平台,面向主流观众传播“乐队好音乐”。

在社交媒体上,乐迷们对于“乐队之声”已经期盼了整整一个暑假。在江苏卫视官微发布《中国乐队》有关的内容下,“激动啊”、“再不播出就开学了”等来自乐迷们的日常催播随处可见。而在《中国乐队》官方微博置顶的首版燃情预告片下,评论也多少可看出年轻乐迷们的期待和纠结:“期待已久,终于要破茧而出”、“摇滚乐的金属会不会就此来临呢?”、“我好虚哦,害怕火了Live挤爆”。

电视+互联网:边录边播,迎接创作的黄金时代

早在7月24日,《中国乐队》正式进入录制阶段后,近一个多月来,关于这档节目的讨论便没有在圈内外停歇过。

一方面,《中国乐队》能登陆江苏卫视这样的主流平台,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再加上全网播出,给乐队也带来巨量的传播发声;另一方面,节目采用“乐队发掘—呈现—成长”作为节目推进的三部曲线索,无比赛、无淘汰,也意味着失去了综艺节目常见的为观众打造的“钩子”,这让不少人为《中国乐队》捏了把汗。

陈韬和《中国乐队》执行总导演陈晓冬没有百分百笃定“局外人”会对乐队音乐感兴趣,他们信心满满的语气中总会再跟上一两句谨慎的补充。老话说唱歌要唱老的,故事要听新的,电视节目讲究“钩子”,新歌没共鸣怎么办?陈晓冬说:“这是我们最大的挑战,坦白讲,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出发点是要从音乐、视觉、文化上带给别人新的感受。我们的节目边录边播,内容在不断调整优化,跟产品迭代一样。”


△《中国乐队》执行导演陈晓冬

中国音乐综艺节目已经有了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从以素人选秀为代表的音乐综艺1.0时代,到以专业歌手实力为比拼为代表的2.0时代,再到现在的明星竞选、星素搭配、音乐推理等各种多元化方向的3.0时代轮番上场,观众对以“翻唱”为主流的音乐综艺已经出现了审美疲劳。

“无论中国娱乐综艺怎么划分阶段性,从官方的《青歌赛》、05年的《超级女生》到12年的《中国好声音》,13年的《我是歌手》,所有的综艺节目都是以人为核心,但这一次,我们的节目是以音乐为核心的。”陈晓冬是一位资深电视节目制作人,在湖南卫视工作期间策划过众多娱乐综艺栏目,深谙电视综艺的门道。

怎么把12期70分钟的节目录制剪辑得好看?这是主创团队的挑战,陈晓冬告诉音乐财经,“他们代表当下最有时代意义的声音,新乐队占到了一半比例。我们绝无可能办成《星光大道》的晚会形式。”陈韬说,这将会是中国第一档回归音乐本身、传播乐队文化的节目,录制现场也非传统封闭的演播厅,而是偏Live形式的演出。《中国乐队》节目的录制地在四川传媒学院,台下站着的观众是一张张青春面孔的学生,可以说节目组用了最大的努力去还原乐队在Live演出的氛围,舞台的灯光、舞美设计和视频都与演播厅里的整体设计完全不一样。

对主流电视观众来说,乐队创作演唱的是全新的音乐。这不是因为歌手唱得好不好,而是乐队作品本身对身处娱乐时代的大众来说,就有一定的消费挑战。不过,社会生活在不断改变,作品创作的主题也在不断变化,人们对生活在谎言和虚伪面具下的表演式演唱开始感到厌倦,乐队们歌唱生活,做的是真实走心的音乐,选取的乐队经常登上音乐节舞台,本身就已拥有一批相当忠实的乐迷群体,这又给了节目组极大的信心。

“这个事情值得去做,我们要弥补听歌要听老歌这种(陈词滥调)。”陈晓冬说,如果内容足够新鲜,也能够抓到观众的眼球,因为你让别人看到了不一样的另外一个世界。

陈韬的心态非常稳,他对《中国乐队》这个IP有长期耐心,这源于现在市场太喧嚣、吵闹,这个节目恰恰不应该有功利。“我们虽然是慢综艺,没有娱乐环节,但我们演出的质量、现场的呈现、外拍的环节、乐队的造型、音乐的张力,全部都在。我们把音乐本身的呈现立住,这是我们的使命感。”陈韬强调说,正因为没有PK,乐队们非常愿意参加节目,在现场非常放得开,反而避免了很多问题,把真正的乐队音乐的独特性和比较酷的感觉呈现给观众。

“唱的好不好,高声上不上的去,你起码还有一个指标。可是做乐队创作,真的不是歌手好不好的问题,音乐的文学性、生活性、社会性、感知性,真的不一样,没有办法比。”陈韬说,“没有比赛,又没有让他们很为难,通过这档节目反而打通了地下地上的通道。每一个乐队录制完下来都发自内心的跟我说,这真的是他们演得最过瘾的一次。”

在《中国乐队》邀请的重量级嘉宾谭维维看来,一直不断翻唱老歌是一种民族的不自信。这种不自信体现在产业低估了观众,忽视这些年环境的变化,观众对“走心音乐”在审美上的提高。产业也忽视了全国各地早已拥有大量的乐队,他们一直在坚持做音乐,平台在把握好度的前提下,把地下、半地下的好音乐带到主流观众面前,既是一个大胆的挑战,也是一个值得肯定的机遇。“让我们更大胆一些,更宽容一些,像对待婴孩一样对待乐队的音乐。”

在陈韬看来,尽管翻唱节目是一种很保险的做法,但是“稍微有点名气的老歌,已经被翻了四五次以上了,真的再翻也没有新鲜感了。一个音乐市场没有原创根本没有未来的,所以我特别感谢这些乐队,他们一直是在坚持做音乐。”

乐队绝非等于摇滚,多元化记录和展示“乐队化的音乐”

“我们在刚开始启动节目的时候科普的第一句话就是:乐队不等于摇滚。”陈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乐队是非常多样性的存在,对老百姓的宣传也会反复科普。

JungleMico Project“云游”、贝贝波娃、刘迦帝乐队、马赛克、尼玛乐队、声音玩具、衣湿乐队、左右乐队、Kawa等乐队已经参加了节目的录制。他们风格各异,有摇滚乐队,也有雷鬼、朋克、R&B、电子、布鲁斯、爵士、金属、民谣风的乐队。

陈晓冬分析过自己的朋友圈,发接地气的吃喝玩的图通常点赞数都非常高,但是发一些产业的文章反而没有人评论,因为大家可能也不知道怎么评合适。8月22日下午,陈晓冬在录制现场间隙发了一条朋友圈:“有认识第九图是哪位大师吗?”后面的点赞和评论呼啦啦很快就接近百条了,“胡德夫、台湾胡大师啊”,陈晓冬说,“我发现大家其实非常有感觉,透过这个小事我想,我们影响有影响力的人,以后再次传播才有价值跟基础。”

在乐队和嘉宾的选择上,两位导演也有兼容方面的考虑,比如考虑到大众的接受程度,选取的乐队会偏向大众和主流,选择的歌曲旋律动听,内容积极向上。目前节目组选出的乐队有一些是比较有粉丝基础、经常登上音乐节舞台的乐队,但还是以新乐队为重要力量,陈韬说:“我们想告诉观众的是,在中国我们还有多种多样的、充满了民族魅力、地方特色和国际范儿的乐队音乐。”

《中国乐队》节目音乐总监郭亮曾是王菲、那英、羽泉、孙楠、张靓颖等大牌歌星的制作人,同时也是指南针乐队键盘手,此次指南针乐队也参加了《中国乐队》,将在8月26日到四川参加录制节目。郭亮认为,国人对“乐队”的认知处于一种较含糊、狭隘的误区,认为摇滚是乐队唯一的符号,带着一些负面的关键词,但实际上乐队的音乐风格非常全,节目组参演乐队40多支,某种意义上代表了中国当今的音乐实力。

据了解,《中国乐队》第一期开场是纯音乐,由电子乐队JungleMico Project“云游”带来,乐队成员包括贝斯高宇峰(曾任夜叉、木马、脑浊乐队贝斯手)和键盘手左征(北京知名DJ),现场更邀请到五位彝族艺术家配合演出,将民族文化与流行乐完美结合。

“为什么我们一直坚持第一期的第一个节目是没有唱的电子乐队?”陈韬表示,节目释放的信号是不怀旧,往未来和潮流看。

对于节目的可看性,确实光放演出是没人看的,从一个现场Live的观感变为一个视听节目,主创团队做了大量的努力,比如节目70分钟其实真正看到舞台的时段只有20多分钟,设计了KOL演讲环节,陈韬说:“但是舞台这20分钟,观众一定会觉得吻合乐队和作品的气质。我们希望观众看到的是音乐形态的融合,把乐队的光芒给到观众。”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中国乐队, 江苏卫视, 慢综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