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酒!不嗑药!“健康+音乐”如何成为全球现场音乐市场的一股风潮?

邬楚钰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8-06 21:46 点击:
【字体: 】   评论(

如今,健康与音乐结合已逐渐成为主流,而且商机满满。


△Fatboy Slim在Morning Gloryville的人群中(摄影:Jack Paseo)

编译 | 邬楚钰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安西西

在生肉的臭气中,他们穿着亮片衫和霓虹短裤,戴着夸张的假发。

早上7点,几百人拿着票在布里克斯顿肉市场附近等着进入一个叫“Rooftop Beach”的场地。即将到来的是“无酒精狂欢”Morning Gloryville的第四个生日,准备加入狂欢的有年轻的小家庭、雅皮士(年轻的都市职业人)、热爱Instagram的青少年还有那些用酒和毒品换食物的Ibiza派对狂。

狂欢在这个大而空旷的场地举行,竖起的海报上赫然写着“我要决定自己的心情,今天我选择快乐”。随着时间的推移,场面变得越来越奇特。情侣们像在跨年夜一般亲吻;一位成年女性拿着桶和铲;还有即兴的瑜珈课堂,头部按摩;多元恋人(Polyamorous)穿着闪闪的独角兽服装成群出现。与此同时,Fatboy Slim在摔角士的面具下担任着DJ的角色。

自来熟的人到处都是,我觉得只要我看谁几眼,他/她就会把我带去做些我不想去做的事,比如说,伴着Balearic House的节奏,拿着西瓜气球上台跳舞。

当然,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绝对清醒的。


△摄影:Jason Alfred-Palmer

这场狂欢是一个大趋势的缩影——将音乐活动与健康生活结合起来。Morning Gloryville由Samantha Moyo创办,她想在放下享乐主义的同时,继续寻找狂欢中那种共同的振奋和避世之感。于是,她的派对就从自己的兴趣项目发展成了健全的大型活动,而且常常能吸引许多放弃骄奢生活方式的大牌DJ,以旅行音乐人的身份前来。这其中就包括Roger Sanchez(著名House DJ)和Fatboy Slim。

酒水收入的缺口看起来像是不可弥补的财务漏洞,但还好嘉宾们在其他方面做出了妥协。随着Clean Living(不涉足任何不健康或不道德活动的生活方式)趋势的逐渐显露,人们对此类活动的好感正在飙升,从Snapchat、Facebook和Instagram上关于Morning Gloryville图片的热度就能看出来。

其实健康生活与Clubbing产生这种意想不到的联系已有好几年。举个例子,2014年,有一阵流行Voga的风潮,把瑜伽和Voguing舞结合。随后,原本是做夜店的英国公司Ministry of Sound也参与了进来。在推出Eric Prydz广为流传的有氧运动视频《Call On Me》之后,该公司又制作了一系列非常成功的健身视频辑。今年,它还在伦敦南部开了一家夜店级音乐配置的健身房。


△《Call On Me》视频中的人物造型

但其实最近的一波风潮有点波西米亚,强调精神意识。比如说,有一家叫Awakening的俱乐部提倡“有意识的狂欢”,在那里人们可以喝可可或者奶昔。俱乐部里还会办嘻哈音乐配热瑜伽的课程,以及由锣大师Mona Ruijs配乐的冥想集会。



△Awakening俱乐部

就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与小组冥想结合的古典音乐品鉴会、与Spa结合的音乐节、“深入聆听、冥想和欢笑”课程以及所谓“声音治疗师”推出的专辑,都是这波风潮的代表。此外,原本是It Girl们蹦迪、演出照片遍布的派对图片网站The Cobrasnake,近来也把注意力转向了旗下的健身远足俱乐部。

如今,健康与音乐结合已逐渐成为主流,而且商机满满。进入数码时代后,音乐产业瞬息万变——21世纪初,无数的唱片商店和厂牌倒闭,因为盗版问题,整个行业的营收下降40%。而音乐节和现场音乐活动很机智地选择进入3万亿英镑的全球健康市场,以保持活性。另外,我们处在一个“体验为王”的时代——在Snapchat上发配着Basement Jaxx《Bingo Bango》转呼啦圈的片段可能要比晒黑五美妆血拼战果收获更多关注。

注重健康的趋势在夏季音乐节的体现最为明显。人们可以去到伦敦Citadel音乐节做瑜伽,或者参与“SwingTrain”的项目,配合Swing音乐做健身。“Lovecise”则是该音乐节专为单身人士设计的健身课程,大家会一起听着苦情歌动起来。在布雷肯山举行的Green Man音乐节则开设了“Nature Nurture”活动,并在Yogassential Deck提供鲜榨果汁和按摩服务。

Glastonbury更是健康活动的老手,专门划出“The Healing Field”区域,DJ Nick Grimshaw将其形容为“可能是世界上对素食主义者最友好的地方”。牛津郡的Wilderness音乐节也是最早引进健康概念的音乐节之一,今年还开设了Spa区、身心锻炼课程和以最有享乐主义气质的音乐类型Psytrance作为配乐的瑜伽课堂。


△Glastonbury的The Healing Field区域


△2016年Wilderness音乐节上的瑜伽课堂

该音乐节的组织者Tessa Clarfelt指出,在Morning Gloryville等活动出现之前,部分音乐爱好者的生活中其实有“心灵上的缺失”。

“每个月有那么一天,早上六点钟,在太阳升起、相当有仪式感的时刻,你和朋友、陌生人聚在一起,会产生一种新的连结。”她推测,人们对去夜店买醉的所谓乐趣感到厌烦,开始准备接纳加州式的健康生活。

Morning Gloryville的创始人Moyo则表示,Club文化和精神性越发紧密的连接正将更多古老的声音带到台前。Moyo相信锣、钟和迪吉里杜管之类的声音会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驰放音乐(Chillout Music)正变得流行,在瑜伽课上会听的那种音乐如今是史无前例的火热。Laraaji就是一位探索环境音数十年的音乐人,70年代在纽约街头被Brian Eno挖掘。他推出了一系列颇受好评的专辑,也开办了冥想与欢笑作坊,在那里,人们迫使自己大笑直到感觉真正开心为止。


△2014年Laraaji的欢笑作坊(摄影:Frantzesco Kangaris)

他已经举办该活动数年,并表示在这个24小时被川普和恐怖信息包围的时代,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治愈和音乐。“环境音乐能提供一处避风港,尽管只是暂时的,”他说,“与此同时,人们不会感觉就此抛下了自己的责任。”

不过,正如所有被商业联合推动的潮流,音乐与Clean Living之间的联系可能会在短时间内激增,让人厌烦。很多人已经开始厌倦该领域出现的伪科学,比如在Gwyneth Paltrow成立的网站Goop上,一小罐“Spirit Dust”卖30美元。


△官网介绍,该产品能“助人放松,平静内心”。一罐大约可使用14次。

人们也开始质疑商家在利用大众追求健康生活的心理榨取利润。很多高收费的活动——一堂热瑜伽课收费20多英镑很正常——将确保这只是富人的游戏。随着新一代政治化的年轻人逐渐长大,Instagram里的健康导师很可能会成为历史。不过,因为有商业利益的支持,音乐+心灵的潮流将进一步显现,并持续发展

“从最开始,音乐就是一种心灵体验,”Moyo这样说。而Laraaji认为,是音乐提醒我们“世界上仍然有不为凡尘纷扰的美好、平衡和意识。如果你被都市或者一段压力繁重的感情困住,环境音乐可以带你迅速地走出来。”

时间到了10点,狂欢仍然在继续,我开始好奇这些人以何为生。然而不能否认的是,Morning Gloryville的参与者有股自信——一群清醒的人跳着舞追求极致欣喜,反而有种独特的叛逆感。

至少在他们回到布里克斯顿臭味扑鼻的肉市场之前,是这样的。

(编译自The Guardian)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健康, 音乐节, 英国, 瑜伽, 波西米亚, 健身,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