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 | 刚刚推出第一支男团CORE ONE的星映环球要靠音乐打破行业壁垒

葛杰晨  | 音乐财经CMBN |  2017-08-04 10:57 点击:
【字体: 】   评论(

尽管国内出道的偶像团体层出不穷,不过在意质量的其实少之又少,实际上这一块的市场国内仍旧是空缺的。

文 | 葛杰晨

在媒体见面会开始之前,谢伊华显得比往常更加严谨,反复指挥着工作人员调整着艺人席与媒体席之间的距离,并多次提醒工作人员把室内空调的温度调高一些。

在成为星映环球(Big Picture Universal,以下简称BPU)的首席运营官之前,谢伊华曾担任BMG厂牌的宣传部负责人、SONG唱片公司的专案经纪部总监,在2007到2013年还曾任职EMI金牌大风演艺经纪部总监,先后负责过刘德华、陈小春、丁薇、周杰伦、王力宏、陶喆、许巍等音乐人的广告代言和演唱会策划,作为华语乐坛整合营销的优秀幕后推手,经营一支偶像团体的业务对于她却是第一次。


△BPU首席运营官 谢伊华

7月26日下午,BPU为旗下偶像团体CORE ONE组织了媒体见面会,这是这组男团在8月2号正式出道前的最后一次“面试”,谢伊华和BPU的创始人张家铭也把此次见面会视作他们三年努力之后的一次检测,在各个媒体纷纷对CORE ONE的几首新歌写下自己的评价与建议过后,张家铭也第一时间认真翻阅了起来。

“感觉上跟我预计的差不多,很多建议很中肯,总得来看各家媒体对于CORE ONE的音乐还是认可的。”据张家铭介绍,BPU于2015年成立于香港,公司成立之初就决定做年轻人的市场,目前刚刚推出的偶像团体CORE ONE就是面向95到05这部分更年轻的群体打造的男子偶像团体。

当然,从去年下半年,在女团市场进入瓶颈期后,不少公司也已经打起了男团的算盘,这其中就包括了天娱传媒、乐华娱乐以及一手缔造了SNH48的丝芭传媒等等。

显而易见的是,男团价值高于女团的观点已经渐渐被更多公司认可,不过国内目前的男团的影响力还远远没有超过女团,除了当了好几年“当红炸子鸡”的TFBOYS,还少有能形成气候的男团,偶像男团壁垒还迟迟没有被打破。


△BPU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 张家铭

在张家铭看来,尽管国内出道的偶像团体层出不穷,不过在意质量的其实少之又少,实际上这一块的市场国内仍旧是空缺的。“我们选人选了4年多,训练将近小三年,CORE ONE的这五位成员其实是从全国各地几千人当中进行筛选,再从最后的15人中定下来的,我们是严进严出的。”在此之前,BPU也没有对CORE ONE进行过任何的宣传和曝光,谢伊华表示,这样做就是为了他们可以沉淀的更好再出来。

“更核心的问题在于,没有几个团体在认真做音乐,甚至公司没有A&R的部分,对团体根本没有做过企划。”张家铭表示,许多打着“养成”旗号的男团,实则只是娱乐时代的快消品。养成的概念其实就很奇怪,有一个不成熟的东西拿去养。养成这个概念对产品本身就没有一个定位。

目前,很多男团打造公司,音乐制作、形象包装、培训师资等方面的能力还都很欠缺;而且很多经纪公司在培养练习生方面,很多表演曲目都还是以翻唱为主,舞蹈也大多是以模仿韩国,版权都无法保障。


谢伊华直言,当初公司决定进行这样的投入去培养团体,她也很惊讶,“其实BPU选择了做最苦的路。但是我们很清楚,偶像团体更迭换代很快,只有抓住了内容创作,才能长久,生命力才会强。”

据张家铭透露,目前对于CORE ONE这组团体来说的计划就是每年根据公司完整的专辑企划,每年出一张专辑,同时配合巡演和FANS MEETING,所有的计划都会专注音乐本身。

以下为音乐财经与张家铭、谢伊华的对话:

对于这组偶像团体来说,公司有着怎样具体的计划和发展预期?

张家铭:目前从8月到11月,每个月我们都会推出一张迷你专辑,11月下旬我们就开始跑2000人以内、8个城市的巡演和FANS MEETING,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在11月份给他们拍一组出道的音乐电影,计划明年暑期上映,这是今年出道的初步的计划。到了明年8月份出完第二张专辑,再开始做大型的演唱会。除此之外,明年可能还会联合某一线卫视做一档团队综艺。

我们培养他们用了三年,希望还是再给他们三年的时间去成熟,之后相信他们肯定能积累自己的粉丝和乐迷。

现在已经有不少公司在布局男团,从去年到今年出道或者即将出道的,差不多有20多支,包括了白色系、天娱、乐华、丝芭、香蕉计划还有从TF家族出去的像黄锐和刘佳等等也开始做男团。不过面对几乎是空白的市场,男团的壁垒迟迟不破,您觉得问题出在哪?

张家铭:国内现在很多公司做偶像团体目标就是为了把团员培养成网红,有点为了做团而做团。几首单曲之后,可能就会让成员单独去参加综艺,拍戏,都是这样的路在走。没有人专注在音乐本身。

可能每个公司经营的思路不太一样。因为solo艺人难推,这些公司可能就希望是先把一个团的概念推出去,看看团员中谁比较吸粉,然后再看这些人比较适合哪个方向去发展,去主持或者演戏什么的。对于这些公司,团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就像以前唱片公司都是签了人进来,文员才去做文字的企划,而我们是先有了企划概念,我们要做什么团,要做什么类型的音乐,再去找合适的人。签约也是签的全约,都是按照10年的规划在做的。我们绝不会一签签约100个,感觉这样的团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签这些人。

还有就是,其他很多团每个团员还会有一个自己的微博去圈粉,而我们都是整合在一起,他们自己也都不会开社交媒体。暂时也绝不会上电视剧、其他综艺或者主持什么的,歌都还唱不好,然后就去跟那些专业的人PK去刷流量,蹭热点,那样不会成功。

现在很多团体也表示在认真做音乐,甚至拿到海外去录,花高薪聘请制作人,不过效果不是很理想,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张家铭:绝大多数团体的表演曲目及舞蹈其实都是在效仿韩国,原创性及本土化程度还远远不够。很多团体也会请美国的、韩国的制作人去做音乐,但是实际就是直接买很多歌回来,让团员来唱,那样就会非常违和。

之前我认识一个韩国制作人,有一个团找他写歌,他一下丢给那个团10首歌,然后他们最后挑了一首,实际制作人和艺人都不认识。

你觉得现在的偶像团体的艺人和你之前带过的明星有什么区别,公司在和他们的合作上有什么不同?

谢伊华:他们的诉求不一样,现在的年轻人更知道自己要什么,几年后想要做成什么样,以前的艺人都是等唱片公司的企划概念,公司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现在的年轻人更有自我的个性,他会跟你沟通,以前的艺人很少跟你沟通,所以企划概念出去的或许并不是她,也会跑离公司的想法。目前的状态其实更健康,走的也会更久。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男团, 星映环球, CORE ONE,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