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艺人、假流量、僵尸粉,流媒体市场缘何猫腻重重?

朱晓塘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7-26 11:03 点击:
【字体: 】   评论(

流媒体的数据究竟有多少是真的?

文 | 朱晓塘

校对 | 赵星雨

编辑 | 邬楚钰

正当与华纳音乐集团(Warner Music Group)敲定版权授权合约的重要时期,Spotify创建“假艺人”作品歌单一事激怒了各音乐厂牌的合作伙伴,平台在谈判中陷入不利地位。

在外网中引发重重争议的“假艺人”事件指的是Spotify用由小工作室、无名气的制作人制作的,所谓的情绪音乐或翻唱歌曲来填充它的歌单,这样做可以降低平台的内容成本。对此,一位被激怒的主流唱片公司高层将这一做法形容为“背叛”,而另一位则表示这非常“冒犯”。

这件事将影响到Spotify与华纳音乐集团的合约内容,而该合约又将影响到整个音乐产业——因为“最惠国待遇”条款已嵌入Spotify与其他唱片厂牌的合同中。也就是说,根据合同约定,如果华纳音乐集团通过谈判,拿到比竞争对手更高的版税,即使环球音乐集团(Universal Music Group)和索尼音乐娱乐公司(Sony Music Entertainment)已与Spotify签署了协议(UMG在四月签署了协议,Sony在上周刚签署了协议),他们也可以得到更高的报酬。因此,与华纳的谈判对Spotify尤为重要。

作为收购EMI的条件,2012年环球音乐集团放弃了在欧盟国家的“最惠国待遇”,但仍然保留其在美国的待遇权利。虽然索尼的发言人早前未确认该条款是否被包含在最新的合同中,但最近的一份流媒体服务协议已经证实了该条款的存在。

目前虽然所有的厂牌都拒绝对授权谈判内容进行评论,但Spotify的发言人已承认了不同音乐的授权成本各有不同,不过仍否认了平台将较低版税的歌曲混入歌单一事。

这位发言人解释道,只有听众喜欢的歌曲才会留在歌单中。“显然,不是所有的内容成本都是一样——这是一个市场——但我们不会因为播放成本低而偏好某些歌曲。我们所有的歌单都是基于歌曲本身的表现建立的。用户体验在第一位。”

其实Spotify被控诉的“造假”行为并不是前所未闻。将成本低的商品上架,是商业中一个普遍的节流策略,特别是对于一些正在赔钱的商家来说。举个例子,许多零售商都有自有品牌商品,他们以折扣价买进,用较低的成本卖出,这种策略剥夺了其他制造商潜在的购买能力,同时也抢占了这些制造商商品的市场份额。

同样,在视频流媒体行业中,像Netflix、亚马逊、Hulu以及其它公司,近年来开始生产并越来越依赖于自制剧,这些剧集往往能比外部制作的、更高成本的剧集得到更好的推广机会。

但一般来说,视频流媒体的自制剧透明度很高,与投放的剧集有明确界限,而令音乐行业从业者失望的是,Spotify没有对外公开哪些歌曲是以折扣的价格获得版权许可的,并抱怨知名艺人、词曲作者、他们的唱片厂牌和版权管理商正受到冲击,廉价授权的歌曲正取代他们的位置。

“我们确信这已经持续有一段时间了,”一位唱片公司从业者告诉Billboard,“但我们不知道Spotify究竟做了多少这样的事。上百万的播放量本来会让真正的艺术家获得实实在在的版税。Spotify不诚信,唱片厂牌、艺术家和词曲作者都表示很愤怒,他们也担心,这可能蔓延到其他流派和歌单。”

Spotify否认了这些指控,并且公司还在继续发展。目前改平台拥有超过5000万订阅用户和1.4亿活跃用户,去年营收也涨到将近30亿美元,不过亏损相较却翻了一倍,达到了5.7亿美元——数额超过了差不多20%的营收。

虽然Spotify的目标是将其版税降到最低(Billboard估算其版税占高达其在美国大概72%的收入),为计划已久的上市将财政状态调整到最好,但有消息称,唱片厂牌方面希望 Spotify能够减少在其他领域的支出。

要知道Spotify一直在疯狂招人(从厂牌方面挖角高管),并在2月宣布公开招聘1000名新员工,在世界贸易中心4号楼开设40万平方英尺的新纽约总部。Spotify每年也在支付更高的工资。公司平均年薪从2014年的8.8万美元跃升到2015年的10.8万美元,再到2016年的11.2万美元。根据其财务报表,其他福利支出也相对应增加。

早在去年8月,Music Business Worldwide已经揭露了“假艺人”一事,而在事情重新浮出水面后,其热度不断上升,Spotify亦向Billboard坚决否认了这些说法。MBW在上周披露,Epidemic Sound就是一个向Spotify歌单提供内容的工作室,主要为电影、电视节目和商业广告广播创作音乐,而它与Spotify共享一个投资商——Creandum。

“如果在Spotify给Epidemic支付较低版税的同时增加其播放量,Creandum是受益的,因为Epidemic的收入正在上涨,而Spotify的成本正在下降,这给双方都带来更高的利润。”Audiam的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Jeff Price这样解释该事件背后的逻辑。目前,Creandum方面还未对此进行评论。

随着Spotify加紧上市,而且可能是直接上市而不是传统的IPO,一个唱片厂牌的高管告诉Billboard,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可能会迫使Spotify公开给每一首歌支付费用的数据,他还说Spotify将“必须发表责任声明,而且这种缺乏透明度的状态不能再存在下去了”。

其实对于主流唱片公司来说,在2011年Spotify寻求进入美国市场时,它们都拿到了Spotify的股份,因此除了版税之外,作为利益共享者,唱片公司还能享受股东红利。

不过,独立的唱片厂牌在财务上就得不到Spotify首次公开募股的回报了,它们对廉价歌曲歌单可能导致他们版税费降低一事感到恼火。这是因为Spotify是通过流媒体播放量来支付版税的,对所有唱片厂牌支付的版税都会受到Epidemic等公司的影响。

大多数的独立音乐版权管理商都是根据行业规定的10.5%的版税来进行授权。如果整个行业的版税费变少,这些公司也会受到影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日前,有一位“假艺人”站出来抖了另一波Spotify的黑料:

有件事我必须要坦白,我是个假艺人。

大概是十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开始玩GarageBand,制作出了一段粗糙的小样,它的质量并不是很好。

上个月,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就通过Tunecore把这段小样上传到了Spotify。

我给这首歌取名为Pinky Hue,厂牌是Pinky Hue Records。(事实证明,我使用化名比我想象中要更流行。)

然后,经过了两个星期,除了有一位在英国米尔顿凯恩斯听众外,它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响。


但经过过去的一个多星期,形势开始发生改变。

一开始有1000次播放量,然后是3000次,接着是5000次。

因为我们今天的坚持,Pinky Hue已经获得超过10000次Spotify播放量,并正在迈向15000次。

其实,这个的白手起家的故事只有一个问题。

我是从网上买的这些流量。

并且我还可以买再买200万次这样的流量。

如果在Google搜寻“买Spotify的流量”,最热门的寻找结果是一个名叫 Streamify 的公司,它在自己的主页上自夸道:“不管你是想获得更多的粉丝,想要促销,还是说仅仅操控你的播放量,Streamify都有你所需要答案。”


Streamify LLC位于得克萨斯州的休斯敦,它提供了一套完整的、针对Spotify的买流量方案 。

对于胆小的三元论者,5美元会为你买到Spotify 1000次的播放量;对于更大胆的行家,200美元将会为你买到Spotify 10万次的播放量;而对于彻头彻尾想要改变生活的亡命之徒,2250美元将会为给你买到Spotify 200万次的播放量。

在网上购买Spotify播放量的其他选择还包括Streampot/StreamKO和Mass Media,这两家公司同样打包销售YouTube的播放量。但很明显,我们并不能为这些公司的合法性作担保。

另外一个网站Fiverr,路线与Spotify不同,它是一个横跨多领域的自由市场。它有一个专门“购买Spotify播放量”的分区,声称客户能够“从专业的音乐推手处购买到播放量,让你的单曲或专辑在24小时内被推广出去”。

目前,一些供应商在为起步的艺人提供机会,只要花钱,他们的作品就能上到超过5万粉丝的歌单里去。一家总部设在巴西的供应商甚至表示,他们可以“将你的歌曲添加到Spotify的认证歌单中”,这只需10美元 (7.68英镑)。

难道Spotify没有察觉到这一切吗?

用Streamify自己的话来说,Spotify的防伪检测系统其实“对知名度突然发生变化的艺人以及歌曲是非常灵敏的”。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Streamify建议用户留心注意他们在每24小时内尝试购买了多少播放量。它建议,对于新的歌曲,在积累了一定播放量之前,建立了坚实基础之后,每天不要播放超过5000次。

那么,更广泛的行业问题是什么呢?

第一,大家都知道,经过测试等一系列的策划,使一个艺人从默默无闻变成超级巨星,这样的音乐商业名人直升梯通常是将大量投资放在数据上。如果其中的一些数据,特别是早期的数据,是骗人的虚假数据,那该怎么办呢?

比如说,如果一个拥有Spotify 200万播放量的艺人联系厂牌、版权管理商、经济公司、法律鼓舞、现场代理或地方电台,他们肯定会得到关注。

这一点不是仅仅针对的Spotify。“购买虚假的YouTube播放量”和“购买虚假的SoundCloud流媒体播放量”在网上更很受欢迎 。

第二,在上周在关于Spotify可能会使用“假艺人”的低端音乐来稀释支付给其他版权所有者收入的喧闹之后,还要考虑虚假播放量是如何影响事物的。

如果要拿到上文中Pinky Hue那样超10000的流媒体播放量,得在Streamify花费50美元。

粗略计算,Spotify每一次流媒体播放的支付费用在0.005美元和0.006美元之间。

理论上说,10000次的播放量应该拿到多少美元?50美元和60美元之间。也就是说这样买假流量的利润高达10美元。Streamify向还特别向客户表示:“所有的播放量都是绝对真实的,是有资格获得版税的。”

最后,也是最大的问题——在网上购买流媒体播放量的做法有多普遍?在音乐行业里还有谁这样做?流媒体的数据究竟有多少是真的?

已经有一些统计表明,社交媒体超级巨星50%以上的粉丝是僵尸粉。那么,作为行业分析基础的流媒体数据到底有多少是可信的?

这是一个音乐行业必须要问自己,且向世人解释的问题。

(综合Billboard、MBW)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Spotify, 造假, 数据, 版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