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00万!一个只有4.7万常驻人口的高原小城,它玩转“音乐旅游”的决心有多大?

安西西  | 音乐财经CMBN |  2017-07-17 11:03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一个只有4.7万常驻人口的高原小县城,如何办成了一场吸引6万人到场的音乐节?

一个只有4.7万常驻人口的高原小县城,如何办了一场集合“音乐节”+“颁奖礼”+“产业峰会”于一体、以”民族音乐”为主要内容、吸引到12.8万人次到场的音乐季?

文 | 安西西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董露茜

川西北,海拔3500米左右,0度,3-4级东南风转微风,天气预报称晚间会有雨。

大巴车开上公路,窗外是柔软清翠的草原、平缓的山丘、白色的大帐蓬、三十余头缓缓而行的牦牛,远处是灰蒙蒙的云和山边藏着的几缕铂金色阳光。

五个穿民族服饰的当地女孩子正在骑马,蓝色图案衣襟下是鲜粉色的裙子,恰当衬托出高原女子的健康活力。对于第一次来这里的人来说,快步走不喘气也是一种奢望,更别提骑马这种剧烈运动了。姑娘们显然没察觉到,在不远处一条公路上,七八位穿着羽绒服、防风服的外地嘉宾正凝视着她们,七嘴八舌在闲聊中等待工作人员拿来嘉宾证。活动的总导演罗邴文(本次音乐季的承办方、聚正能量CEO)也出现了,他笑着跟所有人打招呼,解释今年证管得特别严,“再等等才能进去”。

不知不觉二十分钟过去了。期间,草台回声创始人兼CEO戈非在草绿色幕布入口处往里张望了一眼,居然发现了侄子的身影,他是四川人,在这里碰到亲人似乎并不奇怪,他惊喜的喊了一句,跑过去朝他招了招手聊了几句。7点50分,嘉宾证送到大家手里,此时场内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观众,印有汉语和藏语的“雅克舞台”正在播放宣传视频。

天渐渐暗下去,风起,舞台上的灯光在暮色下闪耀出如宝石般的光芒。音乐声起,阿坝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绍林,四川省文化厅市场处处长宋俊武,中共红原县委书记廖敏,中共红原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嘉央罗萨和邀请来的嘉宾们纷纷入座,节目藏族群舞《藏鼓袖韵》拉开了整场晚会的序幕。

△ 颁奖盛典现场,左起:阿坝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绍林,四川省文化厅市场处处长宋俊武,中共红原县委书记廖敏,中共红原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县长嘉央罗萨

这是正在举行“雅克藏羌彝原创音乐盛典”的舞台,7月8日晚12位藏羌彝音乐人获得原创音乐十项大奖,包括“最佳国语金曲、最佳母语金曲、最佳男歌手、最佳女歌手、最佳新人、最佳音乐制作、最佳作词、最佳作曲、最佳民族音乐创新奖九项年度大奖以及特别的盛典荣耀大奖”。其中,白玉扎西、贾巴阿叁、尔玛娜依获得年度最佳新人。

穿插在颁奖典礼过程中的,还有来自贾巴阿叁、四郎贡布、贡哇·德勒闹吾、扎西尼玛、亚东等音乐人的演出。高原早晚温差大,但是现场观众的热情带动了整场盛典的气氛,到10点多临近结束,户外场地依然人气爆棚,少有人中途离去。


△ 颁奖盛典现场,从左至右:白玉扎西、贾巴阿叁、尔玛娜依

12.8万人次,9800万元旅游总收入

“我们昨天晚上来了3.5万人,进场退场次序良好,场内气氛体现了我们民族和睦、宗教和顺、生活和美、社会和谐。”中共红原县委书记廖敏次日在产业峰会上总结道,“红原很幸运,去年四川省音乐产业领导小组,钦点红原为四川省春夏秋冬的夏季会场举办地,而且我们不需要竞标。去年我们的夏季音乐季是第一炮,一炮走红,一发不可收拾。”

去年夏天,黑豹、零点、杭盖乐队、阿斯根、卓玛加等音乐人和乐队登台表演,吸引无数观众来到这个海拔3500米的大草原上狂欢。在今年持续三天的音乐节期间,谭维维、迪玛希、降央卓玛、莫西子诗、吉杰、Kawa、晨曦光廊、热地乐队、尼玛乐队等登台表演,不少游客是从成都飞过来的。而在户外的现场,主办方还设置了创意集市、体育嘉年华、智能AI互动、豪华房车、越野车公园、红原特色美食、啤酒广场等众多版块。每天下午,红原县邛钦马术表演队队员会带着12匹骏马在现场表演赛马和“飞马倒立”等高难度动作,这也是阿坝州、红原县最具代表性的特色民俗节目之一。


△ 雅克音乐季现场的马术表演

在藏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说话就会唱歌”。

对于红原这样一个常驻人口只有4.7万人的高原小城来说,虽然人口少,但幅员辽阔(8400平方公里),旅游资源丰富,对于发展音乐产业,一方面,有丰富的“民族原创音乐”和藏区的“天籁之音”;另一方面,条件也十分艰苦,举办这样一场大型系列活动所花费的时间、精力甚至成本都要比其他内地城市高两三倍。

廖敏回忆,在2016年8月30日,四川省省长尹力到达红原,在县城当地一家酒店,他和县长嘉央罗萨向领导汇报了第一届雅克音乐季“一炮打响”的情况,省长听了之后非常兴奋,给予充分的肯定,“实际上,也进一步加强了省里州里各方面对我们进一步的支持。去年我们还举办了四川省乡村旅游分会场,今年我们把音乐节、首届藏羌彝原创音乐盛典,还有文化节办得更好,这是我们的动力。”

据官方数据,雅克音乐季三天共有12.8万人次参与了音乐节现场演出观看,票房收入为517万。红原县凭借雅克音乐季,旅游总收入达9800万,三天人均消费达到了765元。2016年,首届原大草原夏季雅克音乐季三日狂欢,接待游客52484人次,实现了旅游收入5026万元。

“什么是红原大草原夏季雅克音乐季?”

这是四川省音乐产业领导小组重点工程项目四川省“春夏秋冬”四季音乐节的夏季站,音乐季深挖红原本土民族文化,结合世界音乐元素,成为国内“音乐+旅游”城市全民文化互动新标杆,2017年是第二届,据音乐财经了解,这一音乐盛会将会持续十年。

在会上,廖敏表示,在第一届音乐季结束后,也做了很多经验总结,其中最重要的一块就是票务的创新,由于以前办节庆,政府都包揽了门票,所有人都在等票、逃票、找票,为了在今年杜绝这种情况,领导班子带头买票。


△ 雅克音乐季举办之前的售票视察,廖敏书记

“(人人买票进场)多好的规矩,进场必须持票,明年我相信会更好。”廖敏说:“今年我们对证件的管理今年也严格,去年我们有2000多个证件,今年我们就128个证件,不多不少,直接对音乐季的相关县领导、其他部门乡镇,包括合作公司,连同我们邀请的嘉宾,全都人手一个证,都严格管理,你看今年多有序?这就是公开公平公正。”


民族音乐+旅游,如何开启从小众到主流之路?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魄力在高原上举办一场涵盖“音乐节+颁奖礼+产业峰会”的音乐盛会?嘉央罗萨县长对音乐财经总结了八个字:“基础、机遇、信心、信赖”。

罗萨县长介绍道,第一是基础,红原的特色,虽然人口少但幅员辽阔,来几百万人也不会觉得拥挤,而且红原无论是宗教文化还是红色文化都非常深厚,僧人、群众、干部,每一个人的细胞里都跳动着音乐;其次、四川省产业领导小组决定四川要办四季音乐节,这个过程当中,省政府给了红原这个机遇,县领导班子完全抓住了这个机遇;第三、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建立了一个具有强大的执行力团队;第四、找到了值得信赖的合作方。


△ 峰会现场,嘉央罗萨

“我们红原现在一二三四产业应当说是在比较协调的发展,尤其是畜牧业,尽管比较传统,但相对而言我们向现代畜牧业的过渡中,在传统藏区,我们至今是领先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记住了景区的开发,文化旅游最核心的问题是——文化注入核心的灵魂。”罗萨说:“因为雅克音乐季,我们让红原的旅游业,装入了文化的灵魂。音乐+旅游,可能下一步我们还会加互联网,将来还有更多的可以加进来,这是我们最大的期盼,我相信会做得越来越好。

阿坝州文广新局局长陈顺清介绍道,阿坝藏羌彝所属的地域决定了文化的特点,它位于青藏高原东边一点,是民族迁徙、宗教传播之路,也是丝绸之路,红军长征也顺着这个走廊走。陈顺清说:“红原是站在青藏高原这么一个高度来做音乐文化产业,我们非常看好阿坝州音乐产业将会有一个灿烂的明天。”

“未来十年会有很长的路要走。”罗邴文补充道,他希望“雅克音乐季”成为藏羌彝乃至整个中国民族音乐的第一品牌。

“如果把旅游产业比喻成一个火车的话,我觉得音乐节就像引擎,如果这个引擎好的话,这个火车就会跑得很快,出乎意料!”天漠音乐节创始人李宏杰表示,世界上很多有名的城市,都是在音乐产业的发展下带动起来,创造出了经济价值,在世界城市里更是获得了受人尊敬的独特地位。

正如罗萨所言,这是民族的回归,也是生命的开始。就像这一片草原上的格桑花一样,音乐产业将会在这片草原上百花齐放,展示它的独特的魅力。


“我们进入互联网时代差不多有20年时间,但是在全世界范围内我们的藏族音乐没有特别好的、国际化的一些作品音乐出来。”罗邴文介绍道,其实雅克音乐季还有两大重要任务,一是希望能够挖掘出现更多的新人,二是平台上应该有更多原创的作品,原创才是整个音乐季的价值。

百度音乐是今年雅克音乐季的战略合作方,双方合作打造了藏羌彝原创音乐榜单。没想到的是,这一看似小众的细分音乐领域,短短时间内竟吸引来400首原创音乐投稿。其中,73首原创作品到线上打榜,首月榜前10名也在当晚的盛典上揭幕。

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和罗邴文是多年的朋友,早年罗邴文在做谭维维经纪人时双方就认识了。去年罗邴文负责做第一届雅克音乐季时,王磊就知道这个事情,互相也在交流怎么合作,是否第二年能做一个藏羌彝音乐盛典+峰会,能不能再做一个少数民族的音乐排行榜?今年两人就把合作这事落定了。

这样一个排行榜相对于国内其他几大音乐平台,会不会太小众了?最初王磊也有这样的考虑,他表示:“这是我负责的第二个音乐平台了,我以前经历过一个平台从无到有的过程,我深知这其中在运营上要努力做一些差异化,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另外,我有一点小小的私心,我个人其实非常喜欢中国本土民间的民族音乐,不限于藏族的、羌族的、彝族的,还是维族的,以前我在唱片公司工作的时候,就力推过一个维族的组合,所以我对做这件事也特别感兴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管音乐类型是不是小众、受众范围是不是别人认为是窄的,我们不管这些,就把成果做出来了。”

安徽卫视《耳畔中国》制片人、总导演吉青是第一次参加一个以民族音乐为主的音乐节,“我一直在想什么样的音乐能够代表中国音乐走向世界?最终还是民族音乐。”吉青表示,“如果我们能把民族音乐的元素,结合当下的生活方式,结合一些世界音乐,那可能是能够让现在的观众,或者年轻人会喜欢的。”


△ 雅克音乐节现场,云南雷鬼乐队Kawa

新近现场火爆的云南雷鬼Kawa乐队也去了雅克音乐季的舞台演出。“草台回声不是一家做民间音乐的公司,我们在签Kawa的时候,看到了他的独特性,他把佤族的民间音乐和雷鬼音乐、电子音乐做了一个非常无缝的链接,也就是说他们让佤族古老的音乐在当下有一种全新的呈现。”戈非回忆说:“当我第一次听到Kawa音乐的时候,我非常震惊,听完小样,我就三次去云南寻找他。”

在戈非看来,当下所有的音乐都在一个非常爆炸式的传媒时代之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莫西子诗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他把彝族音乐和当下流行音乐、甚至是摇滚音乐做了非常好的结合,在主流市场中非常受认可,也有很好的商业价值。”

在互联网碎片化的时代,年轻群体的音乐消费越来越多元化。民族音乐如何不困于一隅,焕发出的新的生命力,突围而出,在主流市场取得巨大影响力?这显然是一个值得每一位音乐人去努力的目标,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方向。正如来自四川的歌手谭维维在舞台上称“自己不会有高原反应”一样,她唱的藏歌好听,电视机前的观众为她鼓掌,互联网平台上看直播的年轻粉丝们也照样为她发弹幕欢呼。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雅克音乐节, 四川, 颁奖礼, 民族音乐, 旅游, 百度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