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电音“新星”徐梦圆:24岁的敏感

李禾子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6-20 10:49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他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选择相信未来也无法停止现在的担忧。

到底要不要签公司呢?这个问题思考到最后好像越来越无解。他一面压抑着自己想要成名的野心,一面又无法克服走到台前的恐惧。他不知前方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选择相信未来也无法停止现在的担忧。他佯装潇洒却又小心翼翼。

文 | 李禾子

校对 | 刘而江

编辑 | 董露茜

早晨9:00,徐梦圆极不情愿地按下手机闹钟,半眯着眼起了床。酒店大床让他倍感舒适,但他知道新的一天必须得开始了!他塔拉着拖鞋走进盥洗室,挤牙膏、闭着眼刷牙、洗脸。不过,清凉的自来水并未让他变得更精神一点。通常情况下,他会在夜里工作到凌晨两三点睡觉,下午两三点才起床,然后他会坐到电脑前,等待音乐灵感的降临。

这是6月初的一天,恰逢北京降温,早上10点半气温不足20度,天空还飘着小雨。迎接他的将会是自己DJ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天。下午2点,他将在一场发布会上向所有人正式宣布,签约厂牌,结束单打独斗。

就在两个月前,徐梦圆还在为要不要走到台前而纠结。一直以来音乐制作人的角色让他更习惯存在于幕后,他性格原本内敛,不愿让太多人点评自己的音乐和生活。不少公司找上门来,他都礼貌地一一回绝。“这个可以说吗?”面对追问,他睁大了双眼,流露出一个24岁年轻人的好奇与惶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本能性地选择了回避。无论如何,没有人能否认,他身上有着许多公司需要的东西:流量。

从默默无闻到走红网络,徐梦圆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网易云音乐是他起家的地方,2016年1月时,他在这一平台的粉丝还只有3500人不到,现在,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71万。


今年1月25日,网易公司CEO丁磊在网易云音乐发布动态,分享了他的古风电音单曲《China-Dragon》。徐梦圆有些受宠若惊,他在第二天评论,“哇,荣幸”,加一个可爱的表情,共收获了688个赞。这个数字还远不算多,在他最热门的50首歌曲中,有9首的评论量都超过了1万;单是他在自己最受欢迎单曲《China-X》下的留言,点赞数就有11万……他是网易云音乐算法推荐机制的受益者。“我第一次听到徐梦圆就是在网易云音乐的私人FM,”热爱古风音乐的大三学生小刘说,“一听就觉得喜欢极了。”

他的走红,或多或少也与过去一年两种细分音乐类型在国内的发酵有关。电子音乐与古风音乐,他两者皆占。在他的曲目下,点赞量最高的评论写道,“诸君,向外国电音拔剑!”不论他如何向外界解释结合古风和电音是他兴之所至,他的音乐,总能勾起某些听众心中隐秘的“爱国”情感。

徐梦圆第一次在现实中意识到自己拥有大批粉丝是在今年3月的广州,他在香蕉电音主办的moonbase室内电音节上进行了首次公开演出。他身穿印有自己个人logo的黑色文化衫站在台上,在观众热烈pogo的呼应中渐入佳境。他没想到会来这么多粉丝,他们穿着和他相同的文化衫,高举写着“徐梦圆 WE ♥ U”的应援牌,随音乐疯狂晃动的身体几乎要把防爆护栏推倒。在将近70分钟的演出里,他每每拿起话筒,说得最多的就是“感谢”。


△ 徐梦圆在moonbase室内电音节的首演

“我不把我的粉丝当粉丝,我把他们当我的贵人。”面前的徐梦圆目光坚定,语气诚恳,动情程度让人无法将之与一般偶像明星的讲话套路相提并论。他不拿架,对待粉丝亲切友善,虽然在很多人看来,他拥有着这个信息时代无比让人眼红的东西。

徐梦圆也许具备了成为一名偶像的全部素质。虽然对于自己为什么走红还一知半解,但他清楚地知道两件事:一是要把作品做好,二是要把人做好。他不想辜负支持自己的人,不论是音乐的品质,还是生活与言行,他对自己的要求都越来越高。他打趣,“我本来天秤座,完美主义者,做什么事都想把它做到最好。”“你相信星座吗?”“我很信的,特别信。”

但是到底要不要签公司呢?这个问题思考到最后好像越来越无解。他一面压抑着自己想要成名的野心,一面又无法克服走到台前的恐惧,他若有所思的神情让人难以相信他真的像嘴上说的那么“随意”。时至今日,签约仪式在即,他脸上依旧流露出那样的神情。但最终,他认为如下理由说服了自己:我要把音乐做好,不让粉丝失望。他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选择相信未来也无法停止现在的担忧。他佯装潇洒却又小心翼翼。

上午11点,徐梦圆已经梳洗完毕、穿戴整齐。他个头中等,不算高,相貌亦称不上出众,是走在大街上没人会认出来的那种。在麦爱音乐曹博轩的陪同下,他准备前往发布会现场,位于百子湾苹果社区的来福Livehouse。行头还是老样子,反着戴的平檐棒球帽,黑T恤,长袖牛仔外套,灰色有些发皱的五分裤,红色球鞋,露出瘦瘦的小腿肚。一天前他刚到北京,一个人在酒店实在不知道做什么,就骑着摩拜到附近5公里外的一个商场转悠。“因为我平时不运动,正好无聊的时候,去运动一下,觉得自己豁然开朗。”曹博轩问他怎么不来公司玩儿,他没有说话。

从酒店到活动现场不过10分钟车程,一路上两人聊的最多的就是汽车,不过徐梦圆更多扮演的是一个倾听者,偶尔发表看法,说话时语速快,带有略重的四川口音。他称呼曹博轩“曹哥”,中途路过一家餐馆,曹哥问他吃早餐了没有,他摇头说没有。“饿吗?给你去买油条。”他稍稍犹豫,“发布会几点开始?”“下午2点。”“还早,一会直接找个地方吃午饭吧,我一般也不吃早饭。”

不论是对粉丝、合作伙伴还是其他任何人,徐梦圆似乎都会表现出一种礼貌与恭谦,这是今天很多年轻人身上已经很难再看到的品质。网络上流传着他“希望能成为国内顶尖DJ”的言论,他笑着否认。“他们会这么说,可其实有的时候我还是挺难受的,”他停止微笑,眉宇间划过一丝阴翳,“这其实挺给我招黑的,因为我自己是不这么认为的,我并不想去成为什么国内第一,我觉得我能当一个优秀的人就可以了。”

徐梦圆的确属于招黑体质,因名利带来的争议也确实困扰了这个92年出生的年轻人相当长一段时间。喜欢他的人认为他代表了中国本土电音崛起的希望,鄙视他的人则觉得他在玷污纯正的电音。“古风电音也上得了台面?”有人在他的社交账号下留言。类似的评论还有很多,他都看在眼里,却鲜少找人倾诉,更不可能骂回去。唯一的一次反驳是有人质疑他姓名的真实性,“你怎么能确定徐梦圆三个字是他爹娘取得?说不定还是个网名而已。”徐梦圆回复,“名字受之父母,不尊重自己也请尊重你父母。”

他觉得憋屈,莫名其妙,一个人躲在角落生闷气。“我为什么一定要上台面呢?”他想,“有人听,我也喜欢就可以了,如果我做的是我不喜欢的音乐,那我就不是一个音乐人了,那是商人要考虑的事。为什么我从一开始就好好做音乐、认真做音乐,做到现在可能有了一定的成绩,你们就要出来说我呢?这是件特别奇怪的事情。”

虽然嘴上说着无所谓,但心里还是会难受。有一次他看到一名粉丝回复喷子说的话,“你就继续喷吧,当两年后徐梦圆站在一个更高位置的时候,你还坐在电脑面前打字。”他心里突然好受了许多,觉得这句话说得特别好。从此他想明白了一件事,“花时间在你自己需要努力的东西上才是最重要的。”


“很多人爱去争,谁都想争,我是属于别人越是想跟你争,那我就宁愿不争,我宁愿退缩一点,无所谓的,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徐梦圆一字一顿地说,他觉得自己这种性格的养成,有50%来自于家庭。

1992年,徐梦圆出生在四川泸州,一个距离省会成都约3个半小时车程的地方。他的父亲是一名普通职工,母亲则是一名语文老师。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小城市中产阶级家庭,他的父母也是“知识改变命运”最典型的例子。年轻时,父母从农村考入城市,“小的时候可能过年才能吃一次猪肉。”他们常常向他回忆。直到现在,每年过年,全家人还是会回到农村老家探亲。

“他们考出来之后,觉得得到的许多东西都很不容易,”徐梦圆说,“所以他们常常教育我,对我说人的品行一定要端正,要礼貌,要知恩图报……这些东西他们给我灌输得特别深,我觉得做人就一定要这样,如果一个人做人都做不好,做事情也会做不好的。”

父母的教育在徐梦圆的性格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甚至于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从儿子决定走上音乐道路的那一天起,父母就给予了他无条件的支持,不论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为了资助他学音乐,父母把房子抵押了出去,贷款给儿子凑学费。同事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你们两个是我见过胆子最大的父母,敢去花这个钱。”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父母支持不支持,会是两个结果,”徐梦圆深知父母给他的人生道路带来的指引,“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了。”现在的徐梦圆经常会给母亲听自己做的音乐,于是母子之间常常会出现温情一幕,身为老师的母亲习惯了教育人的姿态,开口提意见之时,总会被儿子以“对一个音乐人提意见是很不礼貌的”理由顶回来,不过母亲不会真的发怒,儿子也不会真的生气。

从很小的时候起,徐梦圆就展示出对于音乐的兴趣。小学时,周杰伦开始风靡内地,很多人对这种从未听到过的曲风感到耳目一新,其中就包括徐梦圆。他清楚地记得过年时,收到长辈5角到2元不等的红包,他舍不得乱花,全部攒起来去买周杰伦的盗版磁带。每天午睡到一半,他都会蹑手蹑脚地穿过父母已经熟睡的房间,来到书房,打开小霸王复读机,开始放周杰伦的磁带听,默默跟着唱,背歌词。他几乎攒钱买了所有能买到的周杰伦的磁带,几乎学会了之前所有的周杰伦的老歌。

他因此喜欢上了音乐,并最终走上了音乐的道路。当别人每每问起谁是他的音乐启蒙老师时,他都会回答:周杰伦。


△ 生活中的徐梦圆

眼下,来福Livehouse门前已经零零星星聚集起了一些前来参会的人。来福门外有一个巨大的约莫2米高的鸟笼,里面欢腾着几只黄白相间的鹦鹉。“这个好玩!”徐梦圆很激动,惊奇地像个孩子,拿出手机开始拍照,在楼梯走上走下,直到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进入室内,椅子和桌子随意散落在门口位置,不多几个人正在布置会场,还有几个人坐在一旁social。一进门明显感觉徐梦圆变得紧张起来,眼睛留意着四方,不错过每个认识的人。曹哥带他见了几个熟人,他都礼貌周到地点头、握手、微笑。

等不及盒饭了,他和曹哥还是决定出去吃。大众点评一搜,湘菜不错,四川人能吃辣。他让其他人点餐,说自己没有忌口,“什么都吃”。饭桌上,聊起四川美食,大家惊讶他居然不知道甜水面的存在。饭后,他走到餐厅门外点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是个日本牌子。天气很冷,他打了个哆嗦。

在来福Livehouse隔壁的酒吧区,他见到了自己的新老板、麦爱文化CEO宋洋。宋洋看起来心宽体胖,留着山羊胡,比起老板,他模样更像是个音乐人。两人简单寒暄几句,徐梦圆的注意力很快被厅里放置的一台“拳皇”街机吸引,他玩得很熟练,游戏手柄被搓得啪啪响,遇到厉害的对手,他嘴里时不时还冒个脏字出来,也丝毫不避讳。

他最初接触到电音就是因为游戏《英雄联盟》。2011年,他进入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研修学院,读录音艺术专业。“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成绩考得不怎么样,有学校要我就来了。”他没有想到要给自己来北京学音乐增添任何浪漫主义的描述,原因朴实得像一碗白水。大学时期的徐梦圆是一个宅男,经常逃课打游戏。他相信努力大于学历。

大学最后一年,他在看《英雄联盟》的集锦视频时,第一次听到了Tobu的音乐。Tobu是一名拉托维亚电子音乐制作人,曲风以轻快明亮的Progressive House为主。Tobu的音乐为徐梦圆叩响了新世界的大门,他立刻被这种新鲜的音乐吸引,“一听就觉得特别特别热爱,比我以前做的任何音乐都要热爱。”于是他开始疯狂地学习制作电子音乐。他成了同学里为数不多依然留在音乐行业的人,“现在还在这个行业的只剩下两三个,其他全都转行了。”

“很多人会说自己的创作灵感来自于看到了什么东西,或者经历了哪些事,但这些可能存在于稍微比我成熟一些的人,”徐梦圆十分明白自己现在的局限,“很多人说我为什么写不出好的歌词,就是因为我没有经历过太多事情。我现在写歌,纯粹是靠感觉。还没有一件事或一个人能给我的创作带来灵感,以后可能会有吧。”

创作上,徐梦圆不算有天赋,但却努力。他着实高产,在一个月里经常能发3、4首新歌。他没想这也成了黑粉们攻击他的理由,有人说,“徐梦圆为了名气,一直发歌,产量是高了,质量呢?”他真的不再想去争辩了,愤愤然,“我高产是因为我宅,我无聊,我的兴趣只有音乐,我没事儿就做音乐。”

他熄灭了手中的烟,鼻腔迅速吐出最后一丝烟气。还在中学时,他曾对抽烟的父亲说,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抽烟,闻到烟味就会难过。后来他抽烟的原因大抵和一部分人相同,因为失恋。“那个时候挺颓废的,颓废了就开始学抽烟。”那是在高中。

他觉得自己太感性了,爱哭,看电视剧会哭、看动漫会哭、看后院酒店的人杀羊会哭、看父亲杀鸡也会哭。他不喜欢自己的感性,感性让他变得脆弱、轻信、敏感。

大部分的时间,徐梦圆都喜欢宅在家里。但与其说那是喜欢,不如说是没有选择。他常常一个星期都足不出户,觉得点外卖、购买日常用品都是在浪费时间。心情不错的夜晚,他会打开B站直播如何制作音乐。画面的主角通常是电脑录屏,他永远占据画面左下方一块很小的位置,胡子邋遢,偶尔顶着明显的黑眼圈,双眼因离屏幕太近而略显无神。这也许是他一天里最自由快乐的时刻。如果你发现他暂时从左下角的小窗中消失了,那么他一定是因为忍了很久去上厕所。

他已经很久不玩游戏了,“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可能就不是特别热爱这件事了。”现在他有了粉丝,有了事业,有了要奋斗的方向。坐在电脑前,他想起大学时没日没夜打游戏的蹉跎时光,觉得恍如隔世。

离发布会开始还有10分钟,他突然说很想回家,他不习惯在外地待太久,因为无事可做的感觉很糟。

虽然已经见过了更大的场面,但此时坐在台下、隐匿在昏暗光线中的徐梦圆依然难掩紧张。这次,意义真的不同了。他拿出手机,向朋友发送了一条微信,在紧张的情绪之中寻找出口。他第一个上台,“当时宋洋专程飞了一趟上海,来到我家楼下。我们一块吃了一顿饭,他和我详细聊了一下对我的整体设想和规划,也保证我可以专心做音乐……”他努力表现出第一次说出这些话的样子,虽然在之前的彩排和访谈中,他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合影环节,他最后一个走上台,站在后排,他好像在微笑,又好像没有在微笑。


△ 徐梦圆在麦爱文化举办的签约艺人媒体见面会上

在乖顺配合地完成当天的仪式之后,他订了当晚8点20飞往上海的机票。最近他刚搬到了浦东,他说那个地方只有他一个人,就像千千万万独自生活在城市的年轻人一样。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徐梦圆, 电音, 古风, 麦爱,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