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比21:金曲奖背后隐藏的玄机,你看懂了吗?

鲸鱼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6-16 11:2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形象说,街声是原创音乐的孵化器。

还有几天,2017金曲奖就要揭晓了,提名早在5月中就已公布,许多人不一定看得出里面暗藏的玄机,我们来看看里面的门道。

先来看部分入围名单:

评审团奖:生祥乐队

年度最佳专辑奖:生祥乐队

最佳编曲人奖:荒井十一等

最佳专辑制作人奖:荒井十一

最佳专辑制作人奖:杜凯、戈非(Mr.Miss)

最佳国语男歌手奖:黄明志

最佳乐团奖:FLUX

最佳演唱组合奖:原子邦妮

最佳演唱组合奖:Mr.Miss(杜凯、刘恋)

最佳演唱组合奖:火星电台(黄少峰、曾宇)

最佳新人奖:FLUX

最佳新人奖:Mr.Miss

……


△2017年6月24日晚7点,第28届金曲奖将在台北小巨蛋举行颁奖典礼(图片来自网络)

初看,原创音乐人及其作品越来越受重视,大陆音乐人的分量越来越重。

仔细看,却有另外的门道。

你知道吗?以上所有这些入围音乐人及其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点——这些音乐人都选择了一家叫派歌的版权代理机构提供的数字音乐版权代理服务。

这一届金曲奖提名,派歌代理版权的音乐人,入围的奖项一共34项!

而传统唱片业巨头索尼音乐旗下音乐人,拿下21项入围。

34比21——一边是不怎么被大众熟知的“小”公司,一边是音乐产业的“巨兽”。

它说明了什么?谁又是派歌?


△近年来,原创音乐人受到金曲奖越来越多的重视,这会推动华语音乐原创性与多元化

把华语音乐打包,派向全世界,拿了个北美冠军

派歌,英文是Packer,有打包者的意思。它专门把音乐人的作品版权进行打包,然后派发到全球各大平台的专业机构。

他们最近被音乐界口口相传的一大成绩是——中国第一个Spotify北美冠军正是经由派歌打包,分发到全世界,从而夺冠的。Nocturnes曳取是北京一支电子风格的独立摇滚乐队,乐队成员一位来自青海,另一位来自爱尔兰。Nocturnes曳取所属的草台回声把作品版权代理交给了派歌,没多久,他们的单曲《Shutter》就空降Spotify,成为Spotify Viral 50的冠军。


△在全球最大的在线音乐平台Spotify上,Nocturnes曳取的单曲《Shutter》拿下了北美冠军

派歌发来的资料介绍说,他们是2014年成立的数字音乐代理服务机构,组织架构上,隶属于一直以来专注优质内容的街声(StreetVoice)。与传统的唱片公司完全不同,街声是一个音乐平台,除去派歌,还创办了广为人知的简单生活节、中国第一个录音棚视频直播节目《大事发声》。同时,它也是一个原创音乐社区,任何人都可以把自己的原创作品上传到他们的网站,会得到来自不同地区乐迷的关注。


△《大事发声》创办于2016年3月,是中国第一档录音棚直播视频节目,2017年5月,《大事发声》升级为超级版,李宗盛、李剑青创造了节目开播以来在线观看人数的新纪录

街声创办已经十一年,早年在台湾,几乎所有原创音乐人的新作,都是在那里首次发布,有的只是小样,但还是会因质朴、真诚得到各式各样的鼓励、赞誉。

徐佳莹、卢广仲、韦礼安、白安……许多如今已经成绩斐然的音乐人,最初都是在街声上传自己的作品,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当初,他们都是街声上的“草根”。有趣的现象是,尽管最早上传到街声的小样后来都制作了录音室版本的正式单曲,但还是有很多乐迷对最初街声版本的质朴念念不忘。

形象说,街声是原创音乐的孵化器。

版权还能增值,甚至可以持续

其实,所有音乐人在经历了早年的培育阶段后,当他们正式踏入音乐行业之后,都会面临一个问题——如何处理复杂的音乐版权问题。

版权,尤其在大陆地区,是几乎所有音乐人“心中永远的痛”。1990年代前后,盗版泛滥,版权处于尴尬的境地。互联网时代,付费模式日趋成熟,版权的重要性逐渐显露。但放眼整个行业,具备处理纷繁版权事宜的机构及专业人士,却寥寥无几。

这样的大背景,数字音乐代理服务就有了巨大的舞台与空间。音乐人也普遍希望能有一家专业、细致、耐心的机构能处理自己的版权事宜。

2016年,赵雷经纪人齐静意识到了版权的重要性。这一年,赵雷的音乐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影响力,找齐静来谈赵雷版权合作的音乐平台络绎不绝,“都是马上就能拿出真金白银的,只要签约,钱就在那里。”

可最终齐静选择了派歌。双方签下了一纸合约,赵雷和派歌一起,刷新了独立音乐人数字音乐发行的新记录。

入围本届金曲奖的Mr.Miss是大陆独立音乐厂牌草台回声旗下的签约艺人,2016年10月,草台回声获得娱乐工场的天使轮投资,成为目前大陆最受瞩目的独立音乐厂牌之一。除了Mr.Miss, 前面提到的拿下Spotify北美冠军的Nocturnes曳取也隶属于草台回声。


△Mr.Miss入围金曲奖多个奖项,在豆瓣、知乎等社交平台上,乐迷一片欢呼

草台回声CEO戈非也入围今年金曲奖最佳制作人,他认为,Nocturnes曳取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与派歌在数字音乐服务领域的高度专业密不可分。事实上,草台回声选择派歌作为自己的版权代理,一开始也正是因为戈非看中了派歌的海外发行能力,华语音乐好的原创作品越来越多元,也需要更多机会在全球亮相。戈非认为,因此华语音乐的海外传播变得越来越重要,尤其对于草台回声来说,旗下众多艺人的作品都具有强烈的国际性,除了Nocturnes曳取,还有同样“中西合璧”的摇滚乐队变色蝴蝶,以及云南雷鬼乐队Kawa。

不过,虽然街声在台湾早就名声鹊起,但进入音乐行业多年的戈非对街声也不甚了解。在与街声派歌团队接触之后,派歌在版权代理以及发行上的优势让戈非看到这个团队的专业性,在派歌帮助草台回声取得一系列海外发行成果之后,戈非决定将草台回声的大陆地区版权代理也全部交由派歌负责。

派歌负责人梁淑美认为,音乐人要寻找气味相投的平台 ,“音乐人不是只写歌,你要了解你的价值,还要知道你的歌有没有人听,或者哪些人在听。”

在过去一年里,陈粒专辑《小梦大半》、李志《在每一条伤心的应天大街上》等相当多大陆音乐人的作品也是透过派歌,登录台湾Apple Music、KKBox等台湾各大主流音乐平台。他们的音乐也借由派歌在Spotify、YouTube等平台的业务分布,传播到全世界。


△陈粒的《小梦大半》由派歌代理海外数字发行,之后获得Apple Music台湾地区首页推荐

一份成绩单已经引起了音乐行业的广泛注目——2016年网易云音乐年度播放量前五名的原创音乐人中,有四组都由派歌代理版权事宜,他们分别是赵雷、李志、陈粒、谢春花。

派歌合作的原创音乐人名单中还包括逃跑计划、Faye飞(前飞儿乐团 F.I.R.女主唱),最近引发轰动的说唱组合Higher Brothers等。 

在大陆地区拓展业务一年多,派歌已经代理了大陆Indie Major的半壁江山。Indie Major意指独立制作经纪,但有主流市场价值的音乐人。

“派歌,如同音乐人的理财专员,协助他选择适合的增值理财方式。我们一直在为音乐人建立透明、清晰的版权管理,定制增值模式与体系。”梁淑美说。

音乐版权居然这么值钱?!

事实上,无论是摩登天空还是草台回声受资本追捧,还是各路独立音乐人越来越被湖南卫视这样的主流媒体,及更为广泛的大众追捧,都从侧面说明,创作型音乐人的浪潮已经袭来,在这之中,类似街声派歌这样的版权代理机构的作用也就显得愈发重要。

但独立音乐人的版权规模到底有多大?做独立音乐人的版权代理是有利可图的吗?

类比美国,目前美国音乐市场一年的总产值是138亿美金,其中数字音乐的收入还在逐年增长,而大陆音乐市场总产值目前是10亿美金,只有美国市场的7%。不过,这一切正在发生变化,首先因为中国人口是美国五倍,在政府加大版权保护力度之后,版权的价值日益明确,2016年,大陆音乐市场数字专辑下载造成的收入增长了400%,而今年看起来会有更大幅度的增长。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全球市场资料的分析显示,当人均收入超过8000美金时,文化消费占比会急剧增加。比如,美国和日本的人均年文化消费都达到了9%。中国刚刚在2016年跨过了人均收入8000美金的门槛,但是文化消费只占比3%。因此,中国的文化消费有着极大的成长空间,而音乐内容是文化消费的另一核心,音乐消费的高速成长是未来的必然趋势。

梁淑美表示,“我们2016年年底制定预算收入时还是比较保守,结果没想到今年2月还没过完就已经达成了目标”。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梁淑美说,“看到这么多的热情创作者与厂牌,协助他们完成所有的程序是一个压力很大,但是很快乐的事”。

赵雷经纪人齐静回顾与派歌合作的历程说,“我和赵雷做很多事情都是凭感觉,不过虽然我信任派歌,但我还要说服我的团队”,她把派歌以往在台湾做的事情拿给团队看,说服了团队。李志曾经为维护版权,花了5年时间去打官司,但齐静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精力,所以她去跟一家一家版权代理谈,最终选择了派歌,因为“感觉对了”,齐静说,“他们会毫无保留地跟我分享版权方面的经验”。


△赵雷《无法长大》发行不到两个月,不断刷新原创音乐人作品付费下载的纪录,目前已经突破40万张

针对让原创音乐人纠结了许多年的版权问题,梁淑美认为,“大部分的独立音乐人甚至厂牌,都不太熟悉版权的专业知识,不太了解发行的策略,包括上架的时机、推广的方向,这些工作牵涉非常多繁琐的细节”,在与独立音乐人合作的过程中,派歌团队需要不断和所有的独立音乐人讨论说明。

与此同时,版权市场的大环境越变越好,除了国家政策方面的支持,版权市场本身也有很多微妙的变化。最近传闻环球唱片将自己的全球曲库独家授权给腾讯,时限为三年,收获巨额授权费,不少人都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原来版权这么值钱。“这是很值得玩味的事,环球一向奉行非独家授权,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机独家? 另外一个重点是,这个曲库的主要组成,95%以上都是过去的母带版权积累,而且以台港欧美日韩为主”,有音乐产业资深业内人士评论道。

关于这些问题,业内人士这样解读:“内地过去没有过严格意义下的流行音乐唱片工业,现在的几大版权方都是海外公司,也很少海外的大公司真正投资大陆的音乐人才,这样的历史原因构成了如今独立音乐人崛起的背景。但是仔细理解,你会发现,独立音乐人其实都是创作音乐人,因为只有自己拥有完成作品的能力,才能独立发展。再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全球的音乐产业,都是以创作音乐人为核心。所以独立音乐人的大量崛起,可以视为大陆音乐产业步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美国有一家版权代理公司,被誉为音乐产业的“准独角兽“,这家名为Kobalt的公司最近获得了7500万美元D轮融资,而其多年来正是以致力于为音乐人创造公平透明的版权数据追踪和版权支付系统而著称。

而大陆原创音乐人创造的版权价值正在呈现井喷趋势。

那么多金曲奖音乐人都选择派歌,为什么?

不过,派歌并不是华语地区唯一一家版权代理机构,为什么却受越来越多独立音乐人和独立音乐厂牌的青睐。

这是因为,事实上他们选择的不只是一个版权代理体系,推出派歌服务的街声也不只是一个版权代理的公司,街声致力于为音乐人搭建完整的产业链布局,而这恰恰是大多数音乐公司忽视的。

旅行团乐队成团于1999年,2005年与唱片公司签约9年, 2014年,合约到期,旅行团选择不再续约,经纪人牧师也跟着他们独立出来,“过去,有时候我同一个时间段要一个人带好几个团队,精力不能集中,但是经营好一组艺人是要需要我百分百投入的,旅行团也觉得独立出来能尝试更多事情。”


△旅行团、魏如萱在《大事发声》以原创性及优异的现场表现,收获超过50万人次观看

在越来越多音乐人选择独立经营的情况下,专业分工也显得愈发重要。

在音乐产业资深人士看来,“音乐的产业链变迁巨大,传统唱片业时代,资讯相对封闭,传统唱片公司内建制作体系,用广告与通告等相对单纯的手段,面对有限而封闭的媒体环境,以及高度同质性的消费群体”,“但是当资讯浪潮来临时,音乐人不需要唱片公司的制作部也能自行创作,制作人不需要唱片公司就可以自行成立厂牌,此时他们面对的是无限多的媒体环境以及受各种潮流影响的消费者。这个时候,产业链就彻底改变了,相对的,音乐公司也需要跟着做出调整”。

首先,独立音乐人需要有好的现场环境去表演,比如Livehouse和音乐节;其次,他们需要有专业的视频节目,让声音和表演得到最好的传达;同时,还需要有专业的版权管理,协助独立音乐人处理他们不熟悉的版权知识,制定专业的发行策略,各个环节环环相扣。

而街声自2006年成立开始,就在谋求深入产业链的布局。2009年他们在台湾做台北Legacy Livehouse,2014年开始做派歌服务,并在这一年将在台湾壮大起来的简单生活节引入到上海,2016年和腾讯视频合作《大事发声》中国第一个录音棚直播现场视频节目,深入到音乐产业的各个环节,而他们的布局也恰恰在独立音乐人浪潮来临之时走向成熟,并准备为其所用。


△迄今为止,街声团队策划的简单生活节已经在上海连续举办三届,成为大陆音乐节市场最具影响力的品牌之一

街声总裁贾敏恕表示,街声致力于为独立音乐人打造一个真正专业的发展环境,为消费者创造高品质的聆听经验。

“我们当年在北京做‘中国火’的时候,其实就是做这个工作,把爆发的文化力,透过专业的工作传递出来,为青年创作创造最大的价值。20年之后,我们又走到了青年创作力再度开始爆发,听众也开始需要的时代,政府加大版权保护的力度,收费模式更加普及,就可以为每个环节的音乐工作者创造合理的收入。我们看到这么多充满热情与才华的年轻人,我们要做的就是为他们提供适切的推动力。”贾敏恕说。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金曲奖, 街声, 派歌, 版权管理, 简单生活,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