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利物浦渡过的48小时,与Sound City音乐节走过的十年

宋子轩 许梓烁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6-16 10:55 点击:
【字体: 】   评论(

最终可以改变这座城市的人,就像当初在洞穴酒吧的那四个人一样。

文 | 宋子轩 许梓烁

校对 | 刘而江

编辑 | 安西西

“HOLY SHIT!”,顺着一句带有典型利物浦口音的感叹,向左前方45度看过去,一名男子刚刚因一股强风刮掉了自己的黑色墨镜随口骂了一句。然而左手端着的那杯刚打满的啤酒,又让他1米8的身高去拣地上的墨镜有些为难,为了避免动作不便又洒掉手里的酒,他只得先喝上一口,没成想刚到嘴边的啤酒又被他喷了出来,看样子,八成是酒里掺了风沙。他边朝地上吐着嘴里的沙子,边擦着连同他那金色胡子在内嘴四周的所有部位,最后在明确了酒里和脸上都没有了沙子后,紧忙喝了一大口,并半蹲着捡起了地上已经沾满了尘土的墨镜,随身边一直“嘲笑”他的哥们一同走向了音乐节的主舞台。

英国当地时间5月27日星期六,天气阴,从利物浦著名的Albert Dock,顺着默西塞河一路向北步行约20分钟就达到了Sound City音乐节的举办地Clasrence Dock,或许下午4点对于英国人来讲还早,一路上并没有碰到几位同路人,港口肆虐的妖风在阻拦了几只利物鸟(利物浦酷似海鸥的鸟类)飞行方向的同时也完全掩盖了远处主舞台的声音,这让我们一度怀疑自己是否陷入了找不到目的地的窘境,直到路上看见一个英国小胖子嚷嚷着让他父亲待会到了给他买个巨无霸汉堡,连他父亲拉着的斗牛犬听完都兴奋地往前窜,我们才基本断定走得方向没问题。(为什么没有指示牌的问题,下面Sound City的COO会给出合理的解释)

“你们去看看吧,以后像这样的音乐节在利物浦会越来越多……”,坐在我们旁边的这个人叫Daniel,在利物浦当地开办了一家国际学校,希望给当地华人的子女提供一个可以学习华语的平台,以维持这份文化。在去音乐节之前,我们约在了住所下面的Nero咖啡厅见上一面。

以前音乐财经的一位记者在他的学校当过义工,时隔一年相见,当初这个想在欧洲成为俞敏洪第二的人似乎离他的理想又近了一步,言谈举止间,你甚至能感受到这一年多顺利的生活让他有点浮躁。“大伦敦的国民生产总值超过了全英的一半,现在市长都可以跟首相叫板了,伦敦的市议会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话语权……”Daniel喝了口咖啡,稍微压低了语气说道:“还有一个,你们看像伯明翰、莱斯特这些中部城市基本上已经被穆斯林化了,英国相当于已经被拦腰截断,国家经济的发展重心必须向北部转移了……利物浦和曼城已经成为了北部发动机……”

讲完这些,Daniel像喝酒一样喝完了剩下的全部咖啡问我们:“去年利物浦已经是英国投资额最大的城市了,今年又是电影之都,无人机的开发也转移到了这边,你们会觉得这里会没机会?”临走前他还不忘跟我们透露了今年他已经拒绝了好几拨投资人以及自己的一个朋友在利物浦投资房产的事情。

我们知道他说的没错,有市中心那一幢幢新建的学生公寓证明着,有街角那家今年重新装潢得人模狗样的炸鸡店证明着,当然也有音乐节证明着。

今年的Sound City已经进入了自己的第十个年头,不过这个大年头并不十分走运,周末的第一天就赶上了大风天,再加上我们是外来的生面孔,在前几天曼城发生爆炸的阴影下,安保人员似乎显得异常谨小慎微。当几个人看到我书包里的单反镜头的时候,也似乎“幸运”地找到了拒绝让我们进入的借口,当然最后我们还是磨叽磨叽进去了,并承诺一定不把单反拿出来用(我能说其实是因为我们可以用利物浦口音的英语跟他们交流吗?)。

进入场地体验了一下音乐节的卫生间质量(还行,我去的那间里面不知是谁落下了半瓶百威)就直奔主舞台去了。当时的观众果然没有想象中的多,直到晚上7,8点英国人的嗨点才会慢慢开始。加上音乐节的场地不甚理想,大块大块的石头在脚下崎岖不平,阻断了不少穿高跟鞋女性蹦跶的欲望。不知是哪个乐手在台上的歌曲间隙说自己唱了半天吃了一口沙,引得台下一片哄笑。大片大片的乌云如同操作着舞台追光灯般戏弄着细微的阳光,倒也并不能影响人们心绪的起落。

除了主舞台,整个园区还有包括Pirate Stage和背景是Cavern Club的舞台在内给年轻音乐人准备的小舞台,以及SoundCloud Go的品牌场地(唯一一个室内场地)。两侧和中间都有餐饮区,以及像Skullcandy这样的几个品牌的展示区,距离入口出还有一个小型的游乐场。

尽管整个现场还没热起来,不过主舞台前面大概三四百米远的餐桌位置已经挤满了男男女女。狂躁的妖风吹得他们灰头土脸,连说话都未必能听清。看着他们不由想起了罗曼·罗兰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并且仍然热爱它。同事笑话我说:“他们哪是英雄啊,给他们一瓶酒,他们去哪都热爱。”灰蒙蒙的天空下面,海鸟的叫声又凄清又明亮。站在狂风肆虐的场地中看演出有点脱胎换骨的意味。不过总有一批这样的人,拿着一瓶酒,宁愿在这样的场地上、在音乐中蹦跳得“粉身碎骨”。

体验了仅一个小时,细微的落日在港口汹涌的河水中静静坠落,狂风也添加了几成清冷,我们便耐不住即将到来的寒夜了,虽然我们清楚那将是一场狂欢。往回走的路上,大批的乐迷才匆匆赶来,不过与我们不同,眼前的这些男女老少,这把酒就能言欢的人们终于在养精蓄锐后,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歌舞升平。

或许利物浦在这场狂欢之后并没有多少改变,但你总该知道,这帮人才是除了上层建筑外,最终可以改变这座城市的人,就像当初在洞穴酒吧的那四个人一样。

下文是Sound City的首席运营官Becky Ayres接受了国外媒体Music Ally的采访内容。在采访中,Becky讨论了音乐节行业在过去如何变化、为什么社交媒体能够实现扁平化、为什么伦敦的音乐行业已经走向消亡以及亚洲的音乐市场如何崛起等问题。

移动设备代表音乐行业的现在和未来

“我们在看完我们所有的数据分析之后意识到,如今我们的音乐节观众和过去已经有了很大变化。有超过96%的观众通过他们的移动设备来关注我们的动态。现在人们通过一块小小的屏幕,他们的手机或笔记本,从而来了解整个世界的这个做法,他们所看到的很多东西,在很大程度上也改变了我们举办音乐节的态度和做法。

你必须要真正懂得如何运用手机等移动设备,这让我们更加仔细地去思考该如何将我们的信息传递出去。

我们所签下的所有艺人也都意识到这一点。过去我们在任何事情之前,首先考虑的是如何做一张吸引人的海报或广告单。然而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人们通过手机等本质上非常小的移动设备来消费媒体内容的做法,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进步。

在智能手机刚兴起的时候,出现了很多像MobileRoadie这样支持用户DIY移动应用的技术公司。如今市场又不一样了,用户更加着迷于社交媒体上的内容,人们对新事物的注意力周期也变得更短,他们不会在某一款App上花费过多的时间,除非其本身够特别。

有时候从公司的角度来看,他们对App的影响要多于消费者。大部分公司希望你能够下载他们的App,而消费者只想要最简单便捷的方式。现在的人们越来越缺少耐心了。”

社交媒体是接触粉丝进行市场营销的重要方法

“十年前,广告是我们大量投入市场营销资金的地方,但是广告的营销效果我们无法进行追踪。然而在最近的五年甚至三年时间里,人们在Facebook上的社交活动已经极大地改变了这一现实,对于音乐节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飞跃。我们可以从我们的票务页面来追踪消费者,社交媒体完完全全改变了我们对于市场营销的看法。

通过社交媒体,你根据不同观众的喜好有针对性地推出定制广告,可以针对某一小群体观众有目的性地做一些市场推广工作。在音乐节市场日趋饱和的今天,这一做法给整个市场带来了很大改变。很多音乐节主办方可以借此迎合某一小撮观众的喜好,这在十年前他们是没办法做到的。

Facebook是一个非常棒的平台,但与此同时当他们想要你提高广告投入时,你又会面临很艰难的抉择。因为只要他们减少你的广告在频道上的曝光,你所能够接触到的市场和观众范围便会缩小。我觉得:

用户被社交媒体的各种算法和个人喜好所呈现出来的广告所支配,这实际上已经改变了其原本所具有的创造性。当人们被网上的某些信息所支配时,他们会形成越来越小的群体和圈子。

但有时候你会觉得你不得不将所有你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借助社交媒体来吸引观众,进行有机营销,依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当然也不只是在Facebook上,Twitter、Snapchat和Instagram等平台也同样重要。在创作出激动人心的内容这一方面,艺人们可以做得很好,我们同样也可以。我们可以和所签下的艺人一起制作宣传视频,这样的话观众也不会觉得自己被干巴巴且无趣的广告所包围。”

除了伦敦,年轻人还可以选择其他很多城市从事音乐行业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音乐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我们十年前创立Sound City的时候,大家都普遍觉得,你要从事音乐行业的话最好就搬去伦敦。现在仍有一些人这么觉得,但实际经济需求等因素的影响越来越大。比起十年前,伦敦如今的生活成本高了不少,其他地方的人想要搬去伦敦生活会面临着很大的压力。

然而在英国其他城市,譬如利物浦、曼彻斯特、利兹或谢菲尔德等这样的地区,也已经有了不少的音乐公司和音乐节公司。你在这些地方都可以进入音乐行业,当然也有很多人选择自己创业。

在过去的十年里,很多共事过的学生在离开我们之后自己创办了公司。他们依然留在利物浦,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英国的音乐行业不再那么以伦敦为中心。

利兹的现场音乐行业一直发展得不错,他们现在有像Live At Leeds这样的大型音乐节,同时还有很多科技初创企业在那。同样的事情也正发生在纽卡斯尔,通过当地的企业合作,以及在像Generator这样的组织的帮助下,当地的音乐行业正在快速崛起。

在过去的几年里,音乐城市这一概念变得很流行。很多城市因此而被大众所熟知,这在以前是很少发生的。对于城市来说,这是一个刺激旅游业,促进经济发展的好办法。

利物浦现在有着不少令人眼前一亮的音乐公司

“利物浦科技行业的发展时间并不短。如果现在一个企业要搬到新的城市,或者进行创业,那么利物浦依然算是一个成本不算高的城市。当地政府也提供了相当多的支持,为这里的创业环境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像Sentric这样的版权公司现在在利物浦已经发展得非常好,Ditto Music也已经搬了过来,签下了不少优秀艺人,并且他们正在扩张中。还有很多类似的音乐公司也似乎正在利物浦这里快速成长起来。

这一切并不是一夜之间出现的,但是不得不承认,利物浦如今的音乐公司比过去要多得多。也有很多的演出活动公司在这里发展。十年前,音乐公司的创始人基本上都不是音乐人,现在这一切都变了。

伦敦是很棒的城市,但如果一个城市因为生活成本过高而将人赶走,那就太可惜了。”

在音乐市场营销和科技发展方面,不要忽略来自西方欧美市场之外的公司

“前年我们迎来了来自中国的投资方摩登天空。他们是中国最大的娱乐公司之一,拥有一个与YouTube类似的直播平台ModernSky Now。他们目前希望来自欧美市场的创作者能够将他们的内容作品上架到这个平台上,并通过该平台进行推广。

早在2007年,我就见过摩登天空的人了。当时他们还只是一家唱片厂牌,并从那以后,他们迎来了巨大的发展。现在在中国,任何事情都得通过微信或微博完成。在他们的日常工作中,他们并不怎么使用电子邮件,基本上一切都是通过微信来进行的。他们觉得这样工作效率更高,有时候看看我们英国的这些公司,确实有时候效率不如他们。在微信和微博的帮助下,他们做事情的速度和效率高了很多,且不用受电子邮件的束缚。

在中国,他们没办法用上像Google、YouTube和Facebook等这些我们日常经常使用的平台,这迫使他们不得不用另外一种方式去思考和解决问题。

摩登天空的长期目标是,他们想要帮助中国艺人攻入欧美市场。但与此同时,他们正通过投资Sound City和在美国举办音乐节的方法逐渐进入欧美的音乐市场。他们的初衷是把欧美艺人带到中国,但是长期目标则是带领中国艺人进入新的西方市场。

从文化的角度来看,摩登天空在外国市场与其他公司打交道的方式是蛮特别的。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就是,有一个生存的科技环境和平台与我们截然不同的国际企业存在于我们这个被Google和Facebook统治的音乐市场中。”

英国音乐在韩国等亚洲市场拥有很多发展机会

“我们的CEO Dave Pichilingi大约五年前去了一次韩国,并从那以后我们一直有引入一些韩国艺人在Sound City上表演。当时Dave非常惊讶于韩国科技的先进性。像三星这样的韩国本土企业拥有非常大的影响力,韩国人已经习惯于移动端支付。在那里WiFi基本上覆盖了所有地方,这点当时英国还没办法做到。目前韩国已经是一个非常发达先进的市场,而且韩国本土狂热喜欢欧美文化,特别是英国音乐的粉丝并不少。

从那以后,我们和韩国的Zandari Festa和MUCON等音乐节达成了合作。很多新艺人都从中获得了签约。在韩国乃至整个亚洲市场,人们对于英国音乐的需求真的很大,依旧具备很大的市场潜力。他们喜欢我们在这里所做的这些,所以未来还会有很多的长期合作机会。”


英国的音乐产业仍处于瓶颈期

“很多人都说,创意产业是我们目前发展最快的行业,但是有趣的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该如何去看待新兴的潜力艺人,以及政府对于这个行业的关注。

尽管英国的创意产业拥有全球影响力,且有着很强的经济推动力。但我们无法确定下一阶段该如何发展,很多关于音乐版权的问题需要去思考,同时如何在后脱欧时代进一步发展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无论如何,无论结果如何,机会还是有的。问题在于,人们该如何长久地利用这些机会,对此我们肯定还会有顾虑和担心的。”

音乐节会议拥有一定的国际影响力,是一个被A&R团队挖掘的绝佳舞台

“过去,很多艺人都会把自己的作品demo邮寄给音乐公司,然后A&R团队在听后会从中认真筛选出想要签约的乐队。对于A&R团队来说,他们必须要到现场去看艺人的演出,因为那会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现在已经变了,A&R在见面之前可能就已经听过这个乐队的音乐,看过其所有的演出视频。不过,面对面见面依然是这个行业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对于很多特别是来自海外的艺人来说,他们将音乐节当做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在这里他们的表演能够被亲眼看到,音乐能够被亲耳听到。”

对于艺人来说,性格和良好的现场实力胜于一切

“有一件事一直不变的是,从我们开始做Sound City到现在以来,所有和我们合作过并成功走红的乐队和艺人,实际上都是非常棒非常好相处的人。对于所有艺人来说,要成功的道路很漫长,因为他们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去做好。这是一个更加漫长的艰难过程。

在音乐行业中,最不受欢迎的是那些爱耍大牌的人。现在艺人们必须得比以前更加努力,做更多的事情去吸引粉丝,同时要挤出更多的时间给媒体采访和社交平台。那些性格很好,待人友善的艺人更容易受欢迎。”

科技公司正在帮助定义音乐行业

“像Shazam和Songkick这样的科技公司在刚起步时只是很小的企业,但如今其产品已经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无论是他们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还是他们进入消费文化的方式,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这个例子只是想表明,有多少我们平时不假思索就使用的科技服务已经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一切的发生仅仅是在非常短的时间内。音乐工业发展到现在有差不多60年的历史,但在过去的短短十年内,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未来还将发生什么变化,这令人感到有趣。”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Sound City, 音乐节, 音乐小镇, 音乐产业, 英国,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