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台电视综艺以只发新歌著称,它能为活用音乐邻接权带来什么思考?

刘而江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6-02 16:1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尽管《Adult Swim Singles》并不完全是一档电视节目,但其作为一个电视网制作的节目,着实在对音乐版权的使用方式上有着可借鉴之处。

编译 | 刘而江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安西西

类似英国的BBC、美国的CBC与NBC,Adult Swim是美国一家小规模、较独立的电视网公司,这家小公司的独到之处就在于,他们将全美没有其他任何人做的音乐发行类节目坚持运营了7年,这便是《Adult Swim Singles》。

2017年5月31日开播的新一季节目被调整为了52期(上一季为31期),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一年中每周都会有一首新歌在这个节目上发行。另一个调整则是,节目中发行的歌曲除了保留在线试听之外,将不再提供下载服务。

《Adult Swim Singles》开播于2010年,一个流媒体逐渐兴盛、音乐博客相继死亡的年代。尽管流媒体渐渐取代了音乐下载,并几乎吞食了整个音乐市场,但Adult Swim在提供在线聆听的同时也一直坚持提供音乐下载。但就像节目创意总监Jason DeMarco说的,“人们已经不再喜欢下载音乐了”,《Adult Swim Singles》也转型成为完全在线聆听的模式。

音乐是电视产业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电视产业也是音乐产业产值的重要贡献者之一。虽然两者间的合作充斥着各种繁复的授权行为,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使得两者间的合作模式十分多样化。

《Adult Swim Singles》的运作模式就是一个很独特的例子,它以自己原有的电视受众为用户基础进行分析,找到了这些受众所喜爱的音乐类型,然后寻找符合这些音乐类型的音乐人以及新歌进行发行推广。音乐人会因为轻松对接目标受众而愿意与其合作,对口新作品的源源不断也大大加强了Adult Swim这个品牌的用户粘性。并且,节目中每一季的歌曲还会被做成合辑进行实体与数字的双渠道发行,持续产生影响力。这样的商业模式可能无法为音乐人带来很大的经济利益,但不失为一个新音乐人建立稳固粉丝阵营的长线运营手段。

△ 《Adult Swim Singles》创意总监Jason DeMarco

以下内容编译自The Verge对《Adult Swim Singles》创意总监Jason DeMarco的采访:

The Verge = V

Jason Demarco = J

V:开办《Adult Swim Singles》这个节目的初衷是什么呢?

J:当时Adult Swim当时还运营着自己的独立厂牌William Street Records,于是我就萌生了“每周发行一首单曲”的想法。毕竟作为创意总监,我的职责就是使用我们的广告收入去进行创作,而且当时希望立即执行这个想法。所以我们就想先以两个月为测试期,期间每周发行不同音乐人的一首单曲,再将节目从广告商或者赞助商得来收益分给这些音乐人。《Adult Swim Singles》就这样诞生了。

V:邀请音乐人专门为这个节目写歌来发行会不会非常困难?

J: 是这样的,但关键并不在于说服音乐人,因为对于音乐人来说他们只会有两种反应,“Adult Swim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或是“Adult Swim超级棒的!”,不会再有其他处于两种情绪之间的反应了。而真正需要说服的是艺人所属的唱片公司以及版权代理商,需要让他们了解整个节目的商业模式不会让他们的音乐因为免费分发而产生不了经济价值的。

坦白讲,节目内容在新一季中不再提供免费下载而全部转为在线聆听的决定也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因为下载音乐的人数在过去五年中下降趋势非常明显,所以某种程度上唱片公司以及版权代理商们将下载看得比在线聆听更为有价值。很多时候,当一些歌曲在整个节目中越来越受欢迎时,为了进一步推广我们会希望对这首歌提供免费下载服务,然而唱片公司会非常不同意这个做法,好像我们在免费发放金子一样。

V:为什么在音乐产业里所有人都想甩掉“下载”这项服务的时候,你们会一直坚持下来呢?

J:我认为我们这样做的原因是希望让人们感受音乐的真实。在专辑正式发行的前一周上架流媒体已渐渐成为当下的发行逻辑了,但是我依然不太喜欢这样。也可能是因为我已经老了,所以我还保留着将音乐下载下来的习惯。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2016年的数据已经充分证明了音乐下载已经没落了,因为这部分人只占整体音乐用户的六分之一,大部分人都是在用手机听音乐。尽管我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但这样的改变的确让我们的生意变得更加简单了,因为拿到一首歌的流媒体播放授权要比拿到下载授权要简单得多,这也给了我们机会去找更加大牌的音乐人进行合作。

V:你们是正在考虑独立运营一个流媒体平台吗?

J:我们确实在筹建自己的流媒体播放平台,从而能让乐迷分享出去的音乐或是嵌入自己博客的音乐是出自我们自己的流媒体平台。同时我们也会将音乐上传到SoundCloud与YouTube,至少目前是这样。我们也有考虑将我们的音乐在Spotify上架,但是出于种种原因还没有实现。

V:是什么导致音乐在Spotify或Apple Music上架的过程如此困难呢?

J:是因为这些音乐人或者唱片公司与一个或几个流媒体服务之间可能已经签订了某些合作关系,会导致类似“我的音乐可以在Spotify上架但是不能在Apple Music上架”这样的问题。

在我们节目发行的音乐主要还是归艺人管控的,尽管我们有一个非常短的独家窗口期,但在这个窗口期过后,艺人便可决定将音乐上架其他流媒体了。不过总而言之,我们还是希望乐迷能来我们的网站听这些音乐。


V:Adult Swim的独家窗口期是多长呢?

J:这个时长也会因人而异,通常最短为24小时,最长也只是5天。其实,在新歌发行48小时后仍然会来我们网站听的乐迷,要不就是这个音乐人的铁粉,要不就是Adult Swim的铁粉。所以这个短短的独家窗口期作为我们吸引新用户的渠道来说非常重要。

V:你是怎么看待这个节目在音乐产业中的角色与地位的?

J:电视网使用授权费(属版权中的领接权范畴)是当下音乐人为数不多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但我们有点游离在其中的感觉。从有目的性地获取电视网使用授权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确实像是一家电视网;但从将这些音乐用作非商业用途,而仅仅来制作一档音乐发行节目的目的来看,我们与其他的电视网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但我们会把这个模式坚持下去的,因为我们根本没有竞争者。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没有人做跟我们一样的事情,可能是因为他们不想做,也可能是因为这件事的经济诱因并不够。总之在过去的七年中一直没有人进入这个领域,我感觉将来也不会有。换言之可能因为Adult Swim是一家规模小且拥有特殊气质的电视网,再加上我这样一个喜爱音乐的人被授权来做这个并非由利益驱使的项目,但维亚康姆(VIACOM)那样的大电视网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吧。

在音乐产业的生态圈中,电视网依然能为其贡献大量的产值,主要包括演出直播、广告以及电视网使用授权的收入。除非电视产业完全死掉,否则音乐产业无法忽视掉这份经济来源,尽管它在逐年减少,也可能某一天会被其他载体取代。

V:《Adult Swim Singles》这个节目在整个Adult Swim电视网中的角色和地位是如何?

J:我认为从Adult Swim成立之时开始,不论是Metalocalypse这样的节目还是节目之间我们放的歌曲都体现出,音乐是我们重要的身份标签之一。我们一直以来都会收到观众的反馈,表示对我们节目中某些音乐的喜爱,而《Singles》这个节目便是以这些反馈为依据来运作的。从曲风来讲,观众正面反馈集中在电子音乐、Hip-Hop以及金属摇滚,那《Singles》就会更有目的性地和这三种曲风的音乐人去合作。

Adult Swim的忠实观众已经熟悉并习惯了我们的音乐风格以及我们能给到他们什么样的音乐,所以他们每周都会来网站听这周发行的新歌。在其中,我唯一需要做的便是去支持那些我认为在做好音乐的音乐人。

总结:

目前在中国,电视行业与音乐行业的合作与互动较为单一,基本上是电视台向音著协支付所有管理作品的打包授权费,或是向唱片公司或版权代理商购买某些指定歌曲的授权,从而将歌曲使用在其节目中。但依然还会有人抱着侥幸心理将未授权音乐使用在电视行业中,从而使侵权事件频频发生。

尽管《Adult Swim Singles》并不完全是一档电视节目,但其作为一个电视网制作的节目,着实在对音乐版权的使用方式上有着可借鉴之处。邻接权授权模式的规范是需要中国国家立法机构、电视产业与音乐产业共同努力去完善的,但在目前的法律架构下,以合法手段将音乐版权活用起来,也能够为整个文化创意产业带来更多价值。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邻接权, 电视综艺, Adult Swim, 电视产业,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