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级票务市场混战升级,最大的优势就看谁先“驯服”黄牛?

编辑部爱的使者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6-14 13:03 点击:
【字体: 】   评论(

“天价票”现象还需要更多司法监管与政策手段介入。

头部演出内容目前已经成为了票务市场的“重灾区”,二手票务也因为黄牛抢票和哄抬价格导致许多原本就僧多粥少的热门演出更加一票难求而饱受争议,像西十区、牛魔王等市场份额占比较多、曝光率比较高的二手票务平台也常常伴随着“高级黄牛”和“粉饰太平”等评语。

文 | 编辑部爱的使者

校对 | 刘而江

编辑 | 安西西

西十区、牛魔王、有票、票虫、票乎、票牛……随着演出市场的兴起,二级票务市场也逐渐应运而生,填补一级票务市场的空缺,大部分一站式二手票务网站给出的宣传语无外乎“种类全”、“折扣多”等观众最想看到的票务信息,部分票源充足、覆盖面广的平台也获得了资本青睐。

例如昨日蓝湖资本就发布信息称,二级演出票务平台“牛魔王”已于近日公布其2016年底已完成B轮融资的消息,此轮由蓝湖资本领投,DCM、经纬中国、南山资本、险峰长青和真格基金跟投,共计1500万美元,资金已于2017年初全部到账。根据蓝湖资本方面的说法,此次投资是“二级票务市场史上最大规模的融资”,其中部分原股东进行了超额跟投,而此次公布的投资方名单中,DCM为牛魔王A轮投资方,经纬中国与南山资本为其A+轮投资方。拿到钱后的牛魔王也在六月份更名为摩天轮票务,官方称此为之前的“升级品牌”。

根据之前牛魔王票务创始人接受采访的信息,牛魔王想要对标的是海外二手票务头部平台StubHub——这家海外票务网站有庞大的业务网络,而其占据六成二手票务市场的法宝在于其使用oracle数据仓库技术、omniture网站访问分析技术和sas深度分析服务搭建的数据管理和信息发布相关的商业智能系统, 该系统以及相关电子集成让Stubhub在应对复杂且具有突发性的票务行业流量方面拥有十分超前的架构。

牛魔王票务在宣传时也着重提到了平台提供的一套多渠道共票低价优先机制,即利用系统为终端消费者自动筛选出价格最优的各方票源,升级后的摩天轮票务则声称新平台不仅有折扣定位(“90%门票有折扣”),还明确提出了将会提供之前二级票务市场难以解决的选座服务。

那么,状况是否如摩天轮票务形容得一样乐观呢?音乐财经在摩天轮票务网站上随机挑选了一些正在售票的热门演出:

7月8日张惠妹“乌托邦 2.0 庆典”世界巡回演唱会合肥站演出的标签中有9.1折字样,低价区180元票面和380元票面的售价分别涨到了314元和511元,580、880和1180票面的售价都略有优惠,分别为546元、866元与1068元;


△ 摩天轮票务APP中张惠妹“乌托邦 2.0 庆典”世界巡回演唱会合肥站票价情况

因为《你的名字》在中国名声大噪的日本乐队RADWIMPS 7月12日2017亚洲巡演上海站演出的标签中有9.9折字样,低价区看台599票面售价涨到782元,899与内场1299票面售价则优惠到888元与1283元。

由此可以看出,许多热门演出的低价票在二手票市场上涨幅都会较高,反而原本价格较高的票会有微幅折扣——当然,这个规律对于最头部的演出并不适用,比如8月25日周杰伦2017“地表最强”世界巡回演唱会北京站六档票价的二手票售价均高于其票面价格。

事实上,这些火爆的头部演出内容目前已经成为了票务市场的“重灾区”,二手票务也因为黄牛抢票和哄抬价格导致许多原本就僧多粥少的热门演出更加一票难求而饱受争议,像西十区、牛魔王等市场份额占比较多、曝光率比较高的二手票务平台也常常伴随着“高级黄牛”和“粉饰太平”等评语。摩天轮票务APP的评语中大部分一星评论都集中于配票慢,与平台宣传的效率与折扣不符,而这些一星评论中用户提供的亲身经历的演出购票也都是最热门的周杰伦、张学友、薛之谦等艺人的演唱会。

一个“散户黄牛”的二手票小故事……

姚先生是一个音乐爱好者,他因为自己的需求想要买周杰伦演唱会天津站的门票,但是并没有抢到预售,于是他最终以高出票面30%的价格在二手平台买到了票。然而,在演唱会当天,姚先生发现自己拿到手的票“吃亏了”,虽然花了很多钱,但是位置却坐得特别远。这让他对于二手票交易心生不快。过了一段时间,姚先生手快抢到了周杰伦演唱会6月3日沈阳站的内场票,但是因为时间协调不开,于是决定用某二手票务APP将票卖掉,“我看二手票闲置都是用卖二手票的APP或者用处理闲置的APP比如闲鱼。”

根据姚先生提供的信息,相比闲鱼,某二手票APP上能卖出的溢价在30%-80%之间,对于卖家来说获利较高,但是也有缺点:“(某二手票APP)资金到位的时间比闲鱼慢,买家下单,我这边同意发货以后,其实钱就已经进入平台了,但是我真正拿到钱得等到买家确定看完演出以后,不像闲鱼,只要确认收货了,钱就到我这边了。”姚先生用自己有限的“散户黄牛(即部分在小额二手票务交易中获利的个人)”经验推测,这些卖二手票的APP之所以延缓资金到卖家手中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们可以挪用这笔钱来做“其他事”——虽然音乐财经对此持保留态度,从好的方面看,对于买家来说,在拿到票进场确认自己位置后再付钱,某些程度上能避免像姚先生之前花了高价却买到差位置这样的情况发生。

当然,姚先生也坦言自己并不想借由这次误打误撞的赚钱经历继续做一名散户黄牛,“因为做这个有风险,也不是一直都在赚钱的,我有些朋友就是看好一些演出,然后最后亏了。”姚先生说起的这种心态,其实和部分二手票务市场玩家将买卖二手票与股票操作进行对比的意见一致。


筛选“优质黄牛”,规范二手票务市场?

事实上,对于二手票务平台来说,黄牛组织和散户黄牛正是市场中的大股东和股民,有组织的黄牛们通常会高卖低收,而且不收边角位,只收抢手的内场票,并且通过互相倒票的行为将票收集到一起调控售价;散户黄牛则在为大组织提供零散票源头之外也填补了一些低价票需求的空缺,平台就从中筛选出相对可靠的票源进行对接。这种市场格局在健全相关技术与监管机制的情况下,是能够实现利用二手票市场对演出市场进行调节的作用的。

根据前文姚先生对于某二手票APP的描述,该应用需要实名认证,能够保证在安全与信用方面没有问题。而根据摩天轮票务平台升级状况来看,中国二手票务平台融资后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除了技术架构之外就是“优质黄牛”的筛选与管控了。例如在去年获得天使轮融资的一号票仓,就十分支持黄牛透明化,“避免 ‘黄牛’哄抬市价的最好方法就是将 ‘黄牛’透明化,因为你无法杜绝商业演出票务的倒买倒卖。”

在现场演出内容增速超过20%的当下,如果二手票务市场能够解决票务和黄牛不够透明化的问题,那么就能更有效率地填补一手市场空缺,根据市场需求许多头部演出内容的票送到更多需要的人手中。当然,这些头部内容中脱离市场规律的“天价票”现象,还需要更多司法监管与政策手段介入。

(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二级票务, 牛魔王, 摩天轮票务, 薛之谦,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