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尴尬”到“火爆”,MTA天漠音乐节的进步......

赵星雨 安西西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6-09 14:50 点击:
【字体: 】   评论(

音乐财经编辑的天漠音乐节体验之旅。

文 | 赵星雨 安西西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董露茜

“让我占有你,占有你干净的心,温柔的声音和完美柔软你的身体……我只属于你 ,我只属于你,在这短暂的生命,我大脑我的身体都要你住进……”,当红民谣女歌手陈粒的声音回荡在半空中,歌词被舞台的三个竖屏切成“三幅画”,零碎的在舞台灯光下发亮。

站在前排的粉丝们不厌其烦的欢呼着,唱到临近结束时,陈粒又忘记歌词了,不过,她的粉丝们依旧以欢呼给予她无限的信心和热爱,并在跟随陈粒清唱《小半》的不舍中送她离开舞台。

这是5月20日晚上8点左右,在位于北京西北方向的河北怀来沙漠,一场音乐节正在举行,沙丘的各个角落都站满了人,我们目测当天全场应该在1.5万多人。

其实早在去年九月初,第一届MTA天漠音乐节就举办过了,不过当时基础设施的落后、电音阵容(非EDM)对于当地群众来说过于陌生、人流量低有的舞台甚至长时间空无一人、白天雷阵雨加冰雹等各种原因,科技媒体品玩曾写了一篇文章,讲述了记者如何度过了“尴尬的一天”。
出发之前,我们都在猜想主办方是不是会有进步?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跋山涉水,找不到入口等上一个多小时的尴尬。没想到第一个惊喜就是入口处,看得出来,主办方和当地政府应该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安检进去的速度非常快,停车场就在“入口处”的下方。

天漠音乐节入口处

由于压力过大、操劳过度,创始人李宏杰比起上一次见面,人显得又瘦又黑,李宏杰对我们一再强调各个环节做到最好,也精打细算过了。但显然音乐节还处于投资阶段,这是一个需要耐心的生意,他希望把天漠音乐节一年一年地坚持办下去。

论坛挪到了音乐节现场,基础设施更加完善

今年天漠音乐节直接将论坛搬到了现场,并把音乐与科技论坛分开,放到了主舞台两侧,这样既方便对论坛感兴趣的普通乐迷购票观看,又不会影响到观看演出,同时主办方还邀请了当日有舞台安排的音乐人在论坛上作为演出嘉宾提前预热,将场地利用率大大提升。

去年,天漠音乐节在距离音乐节现场有将近一小时车程的艾伦酒庄里举行了音乐与科技论坛,虽然请来了传奇人物、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创始人Michael Lang与星云奖获得者等大咖,但是因为交通不便 ,来回步行的话至少要1个小时,会耽误几个下午时段的演出,论坛现场几乎没有乐迷,基本全是受邀媒体,到了第二天,随着部分媒体的离开,基本上论坛下面已经没有多少听众了。

今年,天漠科技部分的合作伙伴从钛媒体换成了36kr,对方深度参与了音乐节的整个过程。例如,在今年科技论坛上,亮点之一便是猎豹移动CEO傅盛的演讲,他在会上回顾了猎豹开创性的全球化之路,提出猎豹的新使命是Make the World Smarter。“互联网是上一个认知红利,下一个就是AI。未来,人类如果想生活的更好,一定是与在AI基础上用机器自动化的,能够和你发生交流,帮你完成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机器人共存的,这才是我们未来的样子。”投资人、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也出席了科技论坛,与36kr的媒体总裁冯大刚聊了聊“创投为什么是新时代下的摇滚”这个话题。

比起科技论坛的现场,今年的音乐论坛就“寒酸”得多,沙漠里风大,帐篷随风呼呼拉响的声音有时候会盖过嘉宾的声音。不过,今年主办方也在诸多细节上考虑到位,台下还设置了提示时间的“液晶”显示屏。在论坛的内容设置上,音乐节的升级、发现天才艺术家、流媒体与版权、短视频与民族音乐的发展都是讨论的主题。

交通饮食以品牌合作为主,“辣面摊”比“西式热狗摊”火爆

从现场地图可以看到,观众入口处到音乐节会场中间有一片大沙漠,去年许多观众被这片难于跋涉的沙漠搞得叫苦不迭,可以说是看演出之前的第一只拦路虎。

主办方吸取了去年的教训,不仅为观众拓展出便于行走的道路,也与ofo合作,在路边和会场投放了便于在沙地骑行的山地小黄车——在会场还有一群肌肉健硕、半裸着上身穿着牛仔裤的小黄车模特们骑着车四处溜达,介绍山地小黄车给观众们试骑,美好肉体也引来许多小姑娘大姐姐们偷偷拍照。

艺术这一部分,我们看到沙漠里放置了飞碟、宇宙蛇谷、望向星空和深渊的“虚无”等,音乐节现场的艺术装置很多,分布在舞台之间各个不同的部分,其中“虚无”的管道有30米长,一直排着长队,进去之后会有点晕,“天空”部分只在夜间表演,想躺着就可以躺着,视觉呈现来自丁东工作室,音乐的部分选择了邵彦鹏和李霄云的音乐。

餐饮区此次是和被冠以“中国的威廉斯堡市集”的伍德吃托克合作,音乐节将饮食集中放置在会场入口附近,整体安排有点像日本的夏日祭“屋台料理摊位”,从中华料理、英美快餐到日料小吃,我们的整体饮食消费日均在一百五十元左右,算是吃喝满足的程度。

因为三大舞台相距甚远,白天前来的观众在舞台间的转移过程很是锻炼身体,这次主办方在每个舞台附近都设置了冷饮站与啤酒供应点,距离最远的Naboo舞台旁边还专门设置了一排卫生间。同样是考虑到移动设备消耗,主舞台、小吃摊与Naboo舞台附近也都设置了可以坐下扫码充电的充电站。此外,安置在小树林里的露营区十分受远道而来的乐迷欢迎,露营区的前方,还专门修建了一排砖房,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公厕”。李宏杰介绍道:“露营的位置不多,一经放出,立刻售磬,足见现在的年轻人有多喜欢露营。”

从电音到民谣,音乐阵容更加保险

许巍、朴树、李志、赵雷、陈粒、郝云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出现在天漠今年的阵容里。和去年主打电子的阵容不同,今年天漠音乐节将舞台阵容选择得更加保险,Mustafar主舞台最终登场的两组艺人也由去年全部为外籍艺人改为了一组外籍艺人搭配许巍/朴树的阵容。

主办方也坦言有为音乐节品牌打造吸引流量的压力在,当然效果也确实不错,许巍和朴树在演出时主舞台附近的沙漠上人山人海,比起去年压轴时间勉强站满舞台正面的人流要多出几倍不止,观众配合度与互动程度非常高。

而今年主打民谣的Naboo舞台也为音乐节吸引了很多观众,在李志、陈粒、赵雷等当红音乐人的演出时段,隐藏在山窝里的Naboo舞台就像一块吸铁石,一扫去年因为路途遥远而没有太多观众愿意到这个舞台观看演出的门庭冷落。当然,由于Naboo舞台的阵容太过吸引人,与该舞台几位热门音乐人的演出时段有冲突的其他两个舞台的观看人数受到了很大影响,这对于主办方来说,明年可以在演出阵容方面作出更加细致的安排。

Naboo舞台

天气方面,不得不说第一天真的很棒,脚踩在软软的沙子里,对着天空拍照非常美。唯一遗憾的是,尽管主办方安排了洒水车,但由于起风,偶尔还是会有灰扬到脸上,不少观众都自带了纱巾围住了口鼻。到了第二天下午,天气忽然变脸,开始刮起大风,并于晚上七点左右下起了雷阵雨。去年在主舞台演出的Alan Walker也有此遭遇,并且临时暂停演出,在搭起保护设备与艺人的雨棚后才再次恢复。今年的舞台也增加了防雨措施,5月的阵雨也比9月温和许多,Mustafar舞台李霄云的演出没有受到影响,Naboo舞台的赵雷虽然因为雨势临时暂停,也在半小时后恢复演出。

我们看到,现场有一些ofo投放在主舞台附近ofo蘑菇树装置下的沙发坐垫,原意是供人们坐下休息,但是第一天晚上时就有许多观众为了自己看演出方便就把坐垫拖到很远的地方并且用完后弃之不顾,虽然有工作人员会捡一些放回原处,但是到了第二天晚上,甚至有观众因为下雨将坐垫当作垫脚石踩在脚下观看演出。

在这两天的观察中,音乐财经发现志愿者可以说是现场最可爱的人,论坛里他们会随着嘉宾们的发言会心一笑,也会热情地提出自己的疑问;舞台下这群年轻人会随着音乐疯狂释放活力,也会在私下兴奋地和同事讨论自己喜欢的乐队接受采访的状况。

对于学生和新进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要自己掏腰包买一千多的票来看两天的音乐节(天漠音乐节的门票为400-1280元)实在是囊中羞涩,而作为志愿者,既能参与到活动的各个环节,又能解决路费与食宿问题,现场还有很多人成为了朋友,相信他们这两天也收获颇多。

SUPERNOVA舞台

PS.小插曲:主舞台求婚

5月20日,Mustafar主舞台附近的观众措不及防吃了一嘴狗粮。一位现场装置艺术家在蒋亮的声音系统乐队演出结束后跑上主舞台,大声地向自己喜欢的姑娘回忆了二人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的历程,并且哽咽着跪地求婚,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姑娘也答应了他。“好样的!”我们身边有不少人在欢呼,有小情侣们看到这样甜蜜的场景也拥抱在了一起。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MTA, 天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