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0万美元D轮融资成为“准独角兽”,Kobalt公司获投对中国音乐版权市场有何启示?

赵星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6-09 14:1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得到音乐人与资本双方青睐的Kobalt,能给中国的版权商务市场带来什么启示呢?

文 | 赵星雨

校对 | 刘而江

编辑 | 安西西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以始终致力于为音乐人创造公平透明的数据追踪和版权支付系统而著称的Kobalt公司最近获得了由Hearst Entertainment领投、Balderton和MSD Capital跟投的7500万美元D轮融资,此轮操作后该公司估值已达7.75亿美元,被媒体称为“准独角兽”。据悉,这笔投资将被用于扩大Kobalt现有的版权整合平台,为音乐人、词曲作者、版权代理商和厂牌等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并提供更好的流媒体解决方案等业务。

和一些新兴的互联网公司不同,Kobalt的成立时间可以追溯到2000年,其初衷在于创始人Willard Ahdritz认为随着流媒体服务的盛行,小额版权交易会越来越频繁,而传统唱片发行公司在合同中会要求持部分版权并且因售卖期太长导致创作者获得版权收入的过程很慢,这对于音乐人,尤其是势单力薄的独立音乐人来说,很有可能造成其作品已在流媒体被消费但无法取得相应报酬的场面。于是他和团队着手开发了KORE版权监控系统,该系统能够对音乐人作品“在世界上每一个角落里”被消费的记录进行追踪,甚至包括了试听播放记录和片段播放记录。

这种保护版权的方式由于并不向创作者本身索取版权,只收取部分佣金提供相关数据的搜索代理服务,整个过程透明度很高,音乐人获取版权收入的周期也有所缩短。

根据Kobalt官网数据,公司总共有259名员工,其服务已经覆盖了全球 25000 个作曲家、600 个出版商和 20000 个独立音乐人,这些音乐人占美国和英国百强歌曲、专辑榜单的40%,而且98.5%的音乐人使用过它的服务后会成为回头客,其业务量以每年40%的速度高速增长,Sam Smith、Bruno Mars 还有Lil Wayne等巨星也与他们签署了合同的邻接权业务。

比起其他版权代理公司,Kobalt也自称能够给创作者带来更高的经济利益和收入:官方在排行榜前100的歌曲中挑出其中6首进行了对比(每首歌均有一半版权由Kobalt代理,另外一半由其他版权公司代理),其结果十分惊人:在六首歌中,Kobalt为客户方所带来的版权收入比其他公司高出了20%—40%。

虽然成立时间已经不短,但是Kobalt真正引起轰动却是2014年底,此时全球流媒体服务市场竞争已经达到白热化,传统唱片公司对于Spotify等流媒体巨头的挤压也被音乐评论媒体推到了风口浪尖,而因为Pandora和ASCAP(美国作曲家、作家与出版商协会)的版权官司,音乐版税将被如何评估也成为了音乐从业者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在这个档口,Kobalt获得了Balderton和MSD Capital等数位投资人共同投资的1.4亿美元融资,并宣布将把该笔资金用于将自己的版权代理服务覆盖到更多平台、对更多音乐人版权进行收购等业务。

2015年2月底,Kobalt又完成了6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此轮由Google Venture领投,Michael Dell及其家族的私人投资公司MSD Capital和MSDC Management, L.P跟投。此时的Kobalt已经在版权市场站稳了脚跟,虽然靠着唱片时代累积大量优质音乐版权,SONY/ATV依然是发行商中的老大,但根据当年Billboard数据,SONY/ATV全美市场份额已经跌落到31.22%,Kobalt仅次于它占到了17.57%,与占16.73%的Universal Music Publishing基本旗鼓相当。(2016年SONY/ATV市场份额虽然依旧位居首位,但已跌落至27.9%,Kobalt以13.3%位居第三。)

“音乐产业在全世界正在经历动态的变化,从艺术家开始,Kobalt将作为一个工具积极的塑造产业里的各个组成部分。在过去十年,公司业务发展强劲,Willard坚定不移的激情和承诺吸引了我们这笔投资,它已经成为最具有创新性的一大品牌。”谷歌资本管理合伙人Bill Maris评论道。

另一方面,在2012年收购了为音乐人在全球进行音乐发行和推广工作的数字推广公司AWAL,并在2015年收购了美国最主流的音乐人服务平台之一,致力于最大化音乐人作品价值、提供透明高效对接服务的AMRA(从“America Mechanical Rights Agency”更名为“America Music Rights Agency”)后,Kobalt可以说将全球音乐市场占大头的英国与美国市场进行了进一步整合,其KORE服务也直接对接到了更多平台上的音乐人,为其进一步扩大影响力打下坚实的基础。Kobalt也在版权代理和搜索的基础上增加了唱片录制、音乐发行等更加多元化的业务架构。

虽然业务开展得如火如荼,但作为一家以技术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Kobalt的经济压力其实很大,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根据其发布的2015年财报数据,截止到2015年6月30日,Kobalt的公司营收为2.45亿美元,较2014年的1.95亿美元增长了25.6%,但亏损额较2014年的1850万美元上升至2730万美元。另根据英国工商局一份Kobalt音乐公司的文件显示,Kobalt的厂牌服务业务对公司盈利的贡献直追版权代理这一核心业务——其版权代理业务在2015年贡献了1.942亿美元的营收,占总收入的79.2%,仍然是整个公司最主要营收来源。厂牌服务(Label Services)板块的收入增长了51.7%,从2014年的1915万美元增长到了2015年的2905万美元,占总收入的11.85%。

除了原本的公司业务外,Kobalt还在2011年成立了一家投资音乐版权的投资基金Kobalt Music Copyrights,其资金主要来自于一部分对现有音乐版权感兴趣的秘密投资人。在过去五年里,Kobalt Music Copyrights一共砸了2亿美元在音乐版权的购买和版税的支付上,去年8月又完成了对Nettwerk公司30年版权的收购,将其旗下半圈公司拥有的1.8万多首歌曲版权收入囊中。

“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通过不断的收购和签约壮大了公司的音乐版权库,但近几年来版权收购这一件事无疑变得越来越难。对于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来说,如今购买版权的成本越来越高,不像BMG等其他财大气粗的大公司,可以开出比我们多几倍的价钱去购买市场上的版权资产。 ”Nettwerk创始人Terry McBride说。

Kobalt公司创始人兼CEO Willard Ahdritz表示公司规模会在2017年增长两倍,如果这可以实现的话,Kobalt将会赚取至少5亿美元的营收。如果公司那时可以获得12%的毛利,并且严格控制公司开销,那其估算的6亿美元毛利将会抵消掉公司的开支,达到收支平衡。

即使长期亏损,为什么Kobalt能够在最近几年频繁获得资本青睐?根据音乐财经总结,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

1. 管理版权使用的技术强大。Nettwerk创始人Terry McBride这样解释道:“即使其他版权代理商拥有和Kobalt一样牛逼的版税追踪技术,在细节上肯定没有Kobalt做得好。随着数字音乐和流媒体逐渐成为艺人未来收入的主要来源,这些技术对于艺人来说也愈显重要。”

2. 流媒体时代的版权集中趋势。流媒体时代最赚钱的生意莫过于手中掌握着大量母带版权的唱片公司和厂牌了,这导致每年流媒体平台都要支付大量的版税给他们,所以越来越多从前涉及到版权服务或手中有部分版权却无法以此与巨头公司对垒的小公司宁可将手中的版权卖给技术与规模都十分优秀的Kobalt。

再将目光转回中国。虽然在2015年底Kobalt就将BMG中国入职不久的财务和A&R部门负责人萧国权(Kenney Shiu)挖角,媒体预测其有很大可能想要入华布局,然而两年过去依旧没在中国版权市场有所斩获。

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本土音乐版权市场现在并没有形成规模,互联网巨头们纷纷高价收购海外版权,本土音乐人也普遍缺乏版权保护意识(音乐财经接触过的许多独立音乐人都表示“自己还不够出名”、“还不到谈版权的时候”),或许在版权追踪技术上中国已不逊色于Kobalt等海外公司,然而考虑到中国互联网与海外对比的部分限制和流媒体数据监控还不透明等状况,海外版权代理服务公司落地与本土对标公司崛起还都需要一段时间的磨砺。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独角兽, 版权, Kobalt, 融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