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中国有嘻哈》混乱的海选:它到底错在哪儿?

赵星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6-09 13:03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们希望能客观地还原自己所了解到的一些事实。

文 | 赵星雨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董露茜

编者按:5月4日,北京,天空泛黄,空气中充满了柳絮和沙尘。音乐财经在这一天里,横跨小半个北京,从富力广场的咖啡馆,朝阳大悦城的某小区,到北锣鼓巷的酒吧,一共见了十四位参赛选手和音乐制作方,深入聊了聊节目的情形,希望能还原中国首档嘻哈综艺《中国有嘻哈》的海选过程。

《中国有嘻哈》这几天在嘻哈圈被骂惨了。5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海选结束后,参赛选手们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或斥或怨主办方团队混乱,赛制不透明,“黑幕”、“套路”、“不公平”,许多嘻哈公众号和参赛的知名说唱艺人也及时对现场情况进行了反馈,希望爱奇艺“能给没有上台的400多名Rapper一个说法”。

“怀着梦来,带着气走”,爱奇艺怎么能玩得这么乱?

5月4日,嘻哈圈子的微博里已经铺天盖地都是爱奇艺作为主办方、单方面让《中国有嘻哈》的400多名参赛选手直接淘汰成为“现场群演”和“后期剪辑催泪素材”的消息。

根据多位参赛选手描述,许多人都是自掏腰包从全国各地和海外赶到北京参加海选,然而在到达海选地点的露天广场时,一切就出了问题。来参赛的选手有1000多人,最早有早上六点多就被节目组通知到场的,在比赛场地外填写报名表的地方有副导演并且架设了许多摄像机位进行拍摄,主办方工作人员会要求参赛选手进行一段无声伴奏的表演(Acapella)。

因为出于对主办方人员专业能力的不信任,部分参赛选手并没有按照要求进行表演,另外有一部分选手唱了两句直接被工作人员否定,有些甚至都没开口就被拒绝了——“可能是穿得不够潮?长得不够美?”有Rapper自我嘲讽,这时已经有些怀疑选人机制的骚动产生。结果,有200多人因为门口的Acapella环节被拒之门外,剩下700多位选手得以进入内场——似乎这就算是过关可以见制作人了。

然而,在进入内场后,这700多名参赛选手被告知总共只有288人能够进入制作人当面筛选的阶段,剩下的人只能在场内跟着导演一遍一遍调动气氛的指令拍摄现场画面,本来以为能在制作人面前展示自己的选手们都摸不着头脑。一位参赛者说:“感觉被涮了,群演都有工资拿,我们是自费过来的”。

事后,一部分愤怒的Rapper们成立了一个当事人的微信群,一位参赛者在群里说,“我们配合节目组拍摄了一些镜头,之后导演才说这次比赛只有6轮,一轮48人上去唱给制作人听,剩下的人没什么事了......开始明明说的是比赛,结果呢,我们还没比呢还没唱呢就直接淘汰了。”

“主办方没有任何公开的声明门口就是第一轮筛选。我也是事后打电话询问主办方,他们才告诉我门口的Acapella就是第一轮。”5月4日晚,北京Rapper张千C Jam说,“而且不是所有剩下的700多人都是合格的,只有他们在看完你表演后在报名表上做过记号的,才是最后那288个能见到制作人的人。”他猜测,剩下的人可能是主办方为了拍摄内场热闹的现场画面才不透露细节,被蒙在鼓里的400多位选手就这样怀着希望进入了内场。而另一方面,在微信群里也有参赛者说“第一轮他们明确告诉我们过了,我们才进去等的。”

这些事后细节的反馈让选手们想到了“欺诈”,有选手在群里发出了《中国有嘻哈》节目微信群中节目组发言的截图:“5月3日海选初赛在北京,所有的选手都可以参加。发音频视频资料的选手,没有通过不通过一说,你的资料会由导演组保存,作为你的信息备案,现场比赛靠实力说话,全凭实力晋级。除了我们国内不会再有第二档投资超2亿的Hip Hop音乐节目,相信你就来。”

“大家心态都炸了。准备了这么久,我们连展示的机会都没有。” 有Rapper当场就哭了,一时间各种参赛中受到的委屈与多年坚持做嘻哈的苦涩交织,爆发了出来。

参赛过程中催泪的故事很多,微博、微信里一桩桩一件件。“我们几个人都是家里人资助过来的,那一瞬间感觉很无助,对不起家里人又毫无办法。”、“我热爱了9年的嘻哈,可因为养不活自己不得不努力赚钱,难得有了一个机会,但是却吃了一波又一波的套路。我想也就算了吧,但是我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绷不住了。”

流传最广的,是在网上贷款买车票,坐了20多个小时硬座来的“轮椅哥们”白菜。“因为没钱,白菜只能坐着,因为不方便,他硬是憋了20多个小时没吃东西,水也喝了半瓶不到,怕吃多了不能上厕所。”和白菜一起来参赛的另一名选手说,自己因为人多去了一下其他车厢,回来的时候座位被别人占了,站了20多个小时。可惜白菜并没有得到进场的资格,这也让选手们质疑是否涉及歧视,“或者说主办方认为节目组对于这个话题点不敢冒险。”

4日深夜,一个参赛者们组建立的微信群里还在讨论。一位Rapper不服气的感叹道:“说这些也不是需要什么同情,真是为了梦谁都可以拼,但是别连个拼的机会都不给我们就打发我们走了——要是不行也得让我们知道哪儿不行,对么?我没觉得我比晋级的那些人差。”

而另一方面,那288位能够面见制作人的选手在经过“令人匪夷所思”的制作人筛选后,最终有158人得到了入选项链,5月3日深夜,导演告诉者158位在场的选手,因为人数过多,需要和三位制作人商议,最终在制作人没有出面的情况下,主办方给出了70人的入选名单,至此已经是5月4日凌晨两点。

有一位早上七点半到场一直等到现在的选手说:“其实我也能理解,综艺总是有综艺的选人套路,为了收视率总得选出有些不同特点的人。但是最后是节目组单方面告知让我很不甘心——你说要是制作人走出来亲口告诉我们结果,那我也会觉得好受点啊。”他同时还说,现场的执行团队有些混乱,同来参赛的朋友告诉他,负责自己的执行导演“不见了”,是他帮好友联系了负责自己的执行导演,最终好友才顺利走完了流程。

从这些得到的消息看,《中国有嘻哈》的主办团队确实是在赛制安排上有问题,需要给出说法:

1.第一轮筛选没有做到公开透明,为了节目效果安排落选Rapper进场;

2.主办方经验不足,团队执行力不足,现场管理陷入混乱;

3.对选手们不够尊重。

但是,在这些沮丧与愤怒还有找爱奇艺讨要说法的声音中,也有人问:“要是这次爱奇艺做砸了,对说唱圈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以后有其他公司要做(嘻哈),可能都融不到钱,中国说唱又没法在近期做大做强了。”群里一片沉默。

“又要被别人看不起。”

“真的不开心。”

“没有黑幕,没有抄袭,我们都希望把节目办好——我不希望Hip Hop再在地下蛰伏七八年。”

5月4日晚11点左右,音乐财经联系上了《中国有嘻哈》音乐制作方的几位成员,这几位在嘻哈圈摸打滚打多年的年轻人从去年就已经开始着手进行节目主题曲和其他相关的音乐制作,最近都埋头在主办方为他们在北京安排的住处里不断修改比赛用的Beats,他们说此次节目中使用的音乐都是国内团队进行制作的,“我们这次是不计成本在做这个事,希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能让韩国、欧美看看中国的嘻哈音乐制作水准。”

谈到这次海选出现的骚动,成员们说:“听到参赛的选手们没有机会表演,我们也很伤心。”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也希望节目能做下去,“我们真是想着法儿去满足主办方的要求,同时又希望能体现Hip Hop纯正的一面——他们不懂,但是我们懂,我们顶着压力也希望这个平台起来,让我们能够把嘻哈文化做给大众看,我不想Hip Hop再在地下蛰伏七八年了。”

“没有黑幕,很多都是正常的节目流程。”有成员也从自己参与节目的角度解答了参赛选手们质疑的许多黑幕与问题。

争议1.路费问题:一部分选手有路费报销,而大部分人都是自费前来。不少参赛选手透露,在4月份左右节目组邀请了一些选手进行试音,这些选手的路费是主办方报销的。很多人质疑这些试音的选手在5月3日都拿到了资格,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制作方成员表示这次试音只是为后续音乐制作提供参考。而5月3日海选能够报销的选手,与主办方没有任何关系,报销费用由赞助商提供。这一点,在张千C Jam处也得到了证实,他是由赞助方之一的某社交平台筛选并选送,所以该社交平台为其提供了住宿等费用。

争议2.选人机制:到底有没有允许英文说唱?在嘻哈圈呼声很高的Alrocco被淘汰,而翻唱他的女Rapper得到了参赛资格,这件事让许多选手愤愤不平,Alrocco女友也在微博发长文对事件进行还原。当时Alrocco被淘汰的理由是唱了太多英文,有选手回忆说,在赛前有导演明确说过这是一个中文说唱比赛,不要唱英文。然而除了Alrocco,现场也有翻唱Eminem晋级的选手,所以对此还没有一个明确一致的说法。

争议3.制作人阵容安排:出人意料的是,部分受访选手承认了主办方选择潘玮柏、张震岳/热狗和吴亦凡作为制作人的配置——其实潘玮柏与张震岳/热狗的争议不算大,重点集中在吴亦凡身上。“这毕竟是一个面向大众的综艺节目,”制作方成员说,“我们要理解吴亦凡能带来的流量,而且我认为他的音乐和外形的品味都不坏,节目组也需要刻意引导年轻人的嘻哈形象,这些都需要吴亦凡。”张千C Jam等选手也说,吴亦凡相比同类其他明星“范儿很正”。“说不定他才是被欺负得最惨的人,牺牲自己的流量,还被他们骂,但是他呈现出来的东西其实在中国年轻一辈明星里,不算差了。”

争议4.主题曲抄袭喀麦隆说唱歌手的作品:“这个真得好好说说。”在说到这个话题时,一屋子的年轻人都笑了。“事实正相反,是这个黑人哥们未经许可私自发布的。是不是谁都没想到?中国人就喜欢灭自己威风。”制作方成员说,他们从去年开始制作这首主题曲,和这位黑人歌手也有合作,“他也到我们这边来过”,但是这个喀麦隆歌手却自己将主题曲用一个名叫Pitchshift的软件进行升调处理并当作自己的作品发布,“他(喀麦隆歌手)手上连分轨都没有。我们这边已经发了律师函了,之后应该会公开声明。”

“这毕竟是个综艺,比赛的部分也有很多运气的成分,而且这次真的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吴亦凡那一组一开始发了很多晋级项链,但是后来他被告知没有这么多名额,后面几组就给得不多了。几个制作人的喜好也不一样,这些都是很主观的。大家只看到发生的负面的东西的话,会砸了整件事——现在很多国内做嘻哈的Level都很高,但是对于中国大众来说嘻哈是零起步的,现在《中国有嘻哈》迈出第一步,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把这一季做好。”节目音乐制作方成员对音乐财经说:“说白点,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而现在有很多无关的人也在借着主办方这些错误蚕食我们的努力。你看微博上很多根本不知道情况或者根本和嘻哈没关系的人,都在借着话题跟风。”

不管是音乐制作方的成员,还是接受采访的落选Rapper们,大家都多次表达了一点,因为资本的介入,节目在选人、制作等各方面都会受到限制,这些通往大众平台的模式他们知道该怎么玩,只是没想到玩得这么乱。95后创业者、V.Fine Music的CEO唐子御因为有平台上的音乐人参赛遇到“不明情况的落选”而感到十分愤怒和伤心——他甚至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出声明这次要与爱奇艺抗争到底,要是给不出说法就拒绝任何合作。

“细分领域的音乐类综艺已经专业到了主办方不能Handle的程度,这些需要太多在产业结构上就存在差异的努力。”唐子御说:“我能客观理解主办方的情况,但是这种伤害真的只会一次又一次让业内外的人产生一种相互的不信任。”

采访手记:“Peace, Love,Unity,Having fun——所有在场的人都为中国嘻哈做出了贡献”

《中国有嘻哈》,现在已经被恶搞成《中国没海选》,《中国有段子》,版权被指责抄袭韩国同类比赛,导演称自己不要冠名商不是为了捧红谁要做靠实力说话的综艺现在被质疑,海选后有警察到选手入住酒店进行尿检也被看作是不知目的的阴谋,这一档在宣传期就被称作中国第一档嘻哈真人秀的网络综艺节目从一开始就饱受争议,后续这几天更是在各方舆论中被炒到了十分负面的方向。

我们采访了十多位亲历者,原本以为会面对十分愤怒情绪失控的场景,但令音乐财经吃惊的是,和我们面对面的选手都显得很平静,虽然不停地说着“不甘心”,但同时也非常冷静地和我们一起抛开抱怨,讨论和分析这件事爱奇艺到底错在哪里和以后应该怎么做。

当我们问到选手们,在这次落选后爱奇艺能做什么,你们自己能做什么的时候?不少选手告诉我们,他们觉得爱奇艺现在只能一期一期把节目办好,看看最后选出来的冠军到底是真的有能力的,还是只是装模作样的小丑,“选个真的有能力的,能有作品的,不看外表,而是看能不能真的让大家了解嘻哈。”

而对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成为了所谓的“牺牲品”的Rapper们,作为其中一员的张千C Jam说:“……希望各位Rapper们客观点儿、想开点儿,直接受益叫受益,间接受益也叫受益,Hip Hop这事儿起来了对谁都好。而且永远不要忘了嘻哈精神:Peace, Love,Unity,Having fun——我觉得所有海选到场的人都为中国嘻哈做出了贡献。”他还说在海选现场听到这么一句话:“今天来了这么多Rapper,谁还能说嘻哈在中国是小众?”

现场来了1000多人,已经超出了节目组原本的预估和团队的处理能力,在现场管理十分混乱的局面下,也没有任何危机处理的预案,加之大部分参赛者抱着极大的期望自费前来,这无形中放大了落选者愤怒的情绪。主办方的硬伤在于模糊处理很多本该真诚面对的问题,也忽视了参赛者们“很珍惜这个机会”的心理需求。

没错,《中国有嘻哈》打开了嘻哈文化面向大众的一个窗口,尽管很多“不开心”,但我们也观察到大家的心态比较复杂,毕竟是第一档嘻哈综艺节目,不希望这事真的搞砸了——陆陆续续也有许多嘻哈圈里有名的音乐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自己对节目内容的支持态度。

而要使得这一隅希望的缺口不至于被千万嘻哈大军冲撞至破溃,除了Rapper们不断壮大自己,做出更好作品,节目组完善执行细节之外,更应该明确和坚持细水长流的运作态度,认真做出好内容、选出好内容。

(根据受访对象的要求,部分采访素材隐去了采访对象的姓名和背景)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嘻哈, 选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