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艺人在华运营困境之“挥一挥吉他,只能留下拨片!”

编辑部爱的使者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6-09 12:54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这种感觉就像是两岸站了很多想过河的人,然而中间这条河却没有人摆渡一样。

文 | 编辑部爱的使者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安西西

4月26日-27日,2017年“影响城市之声”论坛在北京举行,音乐财经作为独家战略合作伙伴,除了在论坛小组话题部分与业界嘉宾们讨论版权、内容投资、Livehouse升级以及厂牌再造等问题外,也在现场与部分“一对一快速见面会”的参与者们聊了聊。

一对一快速见面会(1 on 1 Speed Meeting)是影响城市之声以促进项目合作、机构对接以及达成演出意向为目的的现场交流活动,现场预约参会者在成功预约后,能和参会机构的嘉宾进行十五分钟单独交流,“谈合作、卖演出、聊收购……如你所愿。”

不过许多细分行业的参会者们还走不到谈成交易的地步,比如独立乐队经纪。虽然近几年国内外乐队引进或外出进行巡演的市场日益扩大,年轻观众们对于不同风格的海外乐队也抱有极高兴趣,然而乐队经纪们除了巡演之外要考虑的本土化运营问题还有很多——一切才刚刚开始。

个例还是通病:独立乐队运营的拦路虎是......

4月27日下午,一位名叫Sam的小伙子坐在了我对面。他不会说中文,举着手机先加上了我的微信——许多来参加论坛的国外嘉宾都申请了微信,虽然部分手机因为语言与系统限制,微信的功能不太完善,比如有些版本的微信并没有查看与添加公众号的功能。“昨天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国。”Sam看上去稍微有些紧张,他是一名来自纽约的经纪人,此次带着自己经营的威尔士女艺人Violet Skies来华演出,26日晚在糖果一层的格瓦拉生活舞台进行首次表演,29日会去上海参加超级草莓音乐节。

Violet Skies在草莓音乐节演出

“我想知道我该如何在中国经营乐队?”Sam问我。他表示自己了解中国与海外互联网有障碍并且社交媒体无法互通的现状,这也让海外独立乐队想要在中国拥有稳定粉丝群并且进行社群运营有很大的难度,尤其是在团队都不懂中文的状况下。

首先,我向Sam推荐了一些国内常用的数字音乐平台,把乐队的作品上传似乎是个不错的开头。令人意外的是,我们在网易云音乐的曲库里发现了Violet Skies的部分作品,留言竟然也有不少赞誉之声,我们从评论区的评论推测,这应该是乐迷的自发上传。Sam对这一反馈很兴奋,但是在他想要申请官方音乐人账号时又遇到了困难,我们关于如何本土化运营海外乐队的讨论也戛然而止,我建议他迈出的第一步(除了下载中国常用的播放器和社交媒体软件)是在此次巡演途中可以联系场地方或巡演负责人帮忙寻找愿意进行中文社交账号运营与管理的中国成员。

Shtuby在迷笛音乐节演出

送走了刚到中国的Sam,又迎来了两位粗犷的大胡子海外友人。Tori和Pumik,他们是来自以色列和德国的经纪人,运营着18支独立乐队/艺人,此次带着Echo&Tito、Shtuby等乐队来华,大部分行程和Sam一致。不过Tori和Pumik这已经是第四次来中国了,除了参加影响城市之声、草莓和迷笛音乐节的演出外,还去过南京、昆明、广州等多地进行巡演。“我们已经上船了,但是一直都是来来去去的状态,感觉并没有用,”Pumik说,“我们想要长远地在中国运营自己的乐队。”从交流中可以看出,多次来到中国的Tori和Pumik却与初来乍到的Sam一样面临着语言不通、无法进行社交媒体账号运营等基本问题,也迫切地希望能找到平台或个人帮助他们进行中文运营。

“就像是两岸站着很多想过河的人,然而中间这条河却没有人摆渡。”

随着现场演出市场内容需求的陡然增加,近两年到中国进行演出的欧美乐队比起往年只增不减,大牌方面,蝎子、夜愿、铁娘子、Metallica......今年Megadeth也来了;同时许多海外的独立乐队也蜂拥而至,填补各地中小型现场演出缺口,瞄准这一现状,除了像ToriSam这样受邀来华进行演出的团队外,国内外业界也出现了不少趁机整合资源进行对接并从中牟取暴利的个人或机构,这种炒快钱的方式让海外乐队有机会来到国内,感受到了中国市场的火热,却因为后续服务与运营环节的缺失显得来去匆匆,“挥一挥衣袖,带不走一片云彩”。

事实上,不只是海外乐队落地中国进行运营难,中国独立乐队如何对接海外也是一个问题:其实在和国内一些独立乐队进行接触时我们也发现,和海外乐队一样,许多能对接到国外巡演经纪人的中国独立乐队在国外只进行发行与巡演,并没有进行社群运营,同样处于“来了就走”的状态。

在27日下午最后一场名为“追踪华语嘻哈这股浪潮”的议题现场,一位英国姑娘带着同声传译设备听得十分认真,她告诉我她很喜欢台上嘉宾之一的小老虎,认为他所表达的观点十分辛辣,“我正在寻找一些有特点的中国说唱歌手,希望将他们带到英国进行巡演。之前我们已经尝试过将巴西等地的说唱歌手带入英国现场,观众们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是对于这些不同的风格反响良好,不如说他们十分渴望看到不同的演出。”

我问Anna会如何寻找中国说唱歌手,她说会上网搜索并尝试取得联系,但是鉴于中国独立音乐人在网上的信息过于分散不好寻找的状况,Anna也表示自己会尽力而为。那么,将艺人引入英国后,Anna是否会帮助他们在国外进行运营呢?Anna说,作为发行公司,他们的职责除了将艺人带入市场外,也会联系当地媒体对他们进行报道,不过除此之外她并没有提到更多。

这种感觉就像是两岸站了很多想过河的人,然而中间这条河却没有人摆渡一样。

有部分业内人士表示,除了之前提到的高价提供对接服务的现象外,信息流通平台的缺失、太过于繁琐的运营内容与获得回报不成正比等都是这一块沟壑不好填平的重要原因。“不只是语言沟通的问题。现在能进行多种语言沟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然而他们无法有效与海外乐队对接,个人力量也毕竟有限,要实现有效运营最好还是将其平台化。”

昨天翻看朋友圈,Sam和Pumik晒出了Violet Skies和Shtuby在上海超级草莓和太湖迷笛的演出状况,场下站满了观众,国内大型音乐节的盛况早就丝毫不亚于国外品牌音乐节了。在后台看着这样的场景,谁不想更加长远地留在这片市场呢?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艺人经纪, 海外,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