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场户外,“音乐节大战”5月迎来第一轮复盘

李禾子  | 音乐财经CMBN |  2017-05-03 11:31 点击:
【字体: 】   评论(

音乐节正越来越成为当下中国青年的一个生活方式,但如何在实际运营过程中探索更好的操作方式,依然是值得所有从业者深入探究的一课。

文|李禾子

校对|刘而江

编辑|安西西

早在今年热闹的五一“音乐节大战”拉开帷幕之前,相信不少人的朋友圈已经被《看完这篇学会如何举办音乐节》一文刷屏。这篇来自上海草莓音乐节创始团队核心成员的经验分享文章非常细致地从挑选档期、决定场地、制定预算、申请批文等等方面,说明了一场音乐节从策划到举办的一系列流程,让许多读者大呼“干货满满”。

类似上述文章的出现,也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近年来国内音乐节市场的红火程度,大量热钱正源源不断的涌入音乐节市场。根据小鹿角智库的数据,中国音乐节数量近几年可以说呈现出井喷趋势,2014年,国内音乐节的数量已经达到了近150场;2015年由于收入来源、场地报批等因素的影响,音乐节数量出现下滑,但也达到了110场之多;2016年,这一数字已经空前地超过了200多场。而且,不仅是数量,音乐节质量在近几年出现了很大幅度的提升。

不过,虽然较之从前有了很大进步,如今国内的很多音乐节依然不可避免地正面临众多问题。众所周知,举办一场音乐节有着太多不可控因素,即便主办方认为已经做到了万无一失,却或多或少总需要承担政策、报批、场地、技术乃至天气等等的风险。当然,如果说这些还只是实际操作层面的问题,音乐节在中国不消说还面临诸多深层意识形态方面的困境。

有人调侃说,中国的乐迷一年过两回年:中国新年和五一黄金周音乐节。今年五一,不管是咪豆音乐节上陈粒忘词,还是超级草莓音乐节上曾轶可怒斥工作人员,聊完这些谈资之后,又一年的五一“音乐节大战”告一段落了,但新一轮复盘总结却刚刚开始。

困境:报批不畅,局部市场萎缩,体验依旧有待改进

“主舞台内场设计得像夜店,两侧安装了LED屏,是半封闭的状态,玩法很不一样。艺人阵容不错,请的都是百大DJ,Top1、Top2都来了,投资规模应该和风暴差不多。但舞美设计感觉还是有点落伍了,特别是上海乐迷可能比较习惯了风暴这种走欧美范的。”上海本地乐迷及一家民营演出商高管何小为(化名)参加了刚刚落幕的一场电子音乐节,他目测两天应该是来了差不多1.5万人,VIP+VVIP的票两天大概卖掉1600张左右,总体感觉准备比较仓促。

何小为透露道,今年十月份会是音乐节市场的一大挑战,遇上国家的大事件,加上现在王菲演唱会风波的负面影响还未收尾,整个演出市场新的游戏规则还未出来,处于比较敏感的时期。对于上海十一期间举办的老牌音乐节和原计划9月底拿了海外IP要做的电子音乐节们,如何顺利拿到批文依然是一个挑战,因此现阶段宣传也不敢完全铺开。

不过,尽管受审批影响的消极因素影响,上半年也有不少音乐节取消了,但在今年音乐节第一个“黄金挡”期间,全国音乐节市场依然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在热钱驱动下,依然有大量全新的音乐节品牌出现,音乐财经对今年5月举办的音乐节做了如下统计(不完全统计):

相比于去年,今年5月国内音乐节举办数量可谓完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33场(其中户外音乐节达到了26场),更是有21场扎堆在五一假期举办。在五一期间举办的音乐节中,就不乏草莓迷笛等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的音乐节。而从地域上看,今年的音乐节依旧延续着“一直往南方开”的趋势。

“北方受挫,音乐节一直往南方开”

五一期间,北京艳阳高照,是一个本来特别适合去音乐节玩的日子。不过令乐迷们十分遗憾的是,北京超级草莓今年因故停办。其实,五一期间,草莓迷笛等音乐节纷纷缺席帝都,报批难以通过,这也苦了苦心经营的主办方和摩拳擦掌的乐迷们。

一波又一波艺人阵容披露的宣传是音乐节能否引发“社交媒体”热议的重要节点。2017上海超级草莓、日落春浪(上海站)斥重金邀请艺人来演出的音乐节,海外音乐人及大牌DJ就成为阵容宣传的重要亮点。其中,上海草莓依然朝着“美国科切拉音乐节”这种大型综合的方向去发展,艺人阵容丰满、风格多元化,涵盖了流行、摇滚、民谣、电子、嘻哈、后摇等,华晨宇在现场演唱《我的滑板鞋》,在现场就掀起了乐迷的一股高潮。

而早在今年3月底迷笛公布音乐节演出阵容之时,就有不少乐迷炸开了锅,网络上纷纷流传出这届迷笛音乐节的“恶搞”海报,在侧面也说明了乐迷对这对父女同台的期待:

不过,音乐节市场的竞争仍处于起步的早期阶段,除了少数几个具备盈利能力的音乐节,大部分音乐节亏损已经是行业内的一个共识。当下的许多音乐节依然是由当地政府和旅游景区主办,其目的还是依靠音乐节打造城市和景区名片,足够热闹的音乐节能够带来足够多的人流,进而带动当地产业链;但对于如何运营一个音乐节并没有什么深入的研究和了解,因而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新音乐节出现,大量的被市场淘汰”的状况,能够留在市场上的音乐节寥寥无几。

老话题之:临近开始演出夭折

对于部分电子音乐爱好者来说,继原定于4月8日-9日在上海申迪生态园举办的“2017MYTH妙电音节”因不可抗力原因抱憾取消之后,五一期间接着“各种不顺心”。原因是原定于4月28日举行的Rabbit hole兔子洞电音派对深圳站和4月29-30日举办的日落春浪电音节深圳站,都因不可抗力而被迫取消了。

日落春浪电音节的取消声明发布于演出开始的前三天,而兔子洞电音派对则已临近检票开演才宣布取消,场面可以说极为尴尬。

从官方微信给出的声明来看,日落春浪电音节之所以取消是因为审批环节出现了问题:“众所周知,大型演出需要得到各方的许可审批,也要顾及当时的治安及社会环境。历经上半年一路以来长时间的努力,很遗憾我们没能让日落春浪完成这一次在电音史上的使命。”至于兔子洞音乐派对的取消,主办方丛林文化则解释为“发生了无法预计并且不可调和的突发情况”,业内人士猜想也多半是由于报批的问题。

日落春浪电音节早前公布的演出阵容中,不乏百大DJ第一得主Martin Garrix、Dimitri Vegas & Like Mike这样的世界一流DJ,在阵容公布之初便在乐迷中引发了一阵骚动;兔子洞电音派对也请到了NEVER SAY DIE厂牌、Zomboy、SKisM、Habstrakt和WARZ等等国内外知名DJ,并迅速在乐迷中形成了传播效应。

可以说,日落春浪、兔子洞、妙电音节都是在业内拥有良好口碑的电音节,但为什么即便是这样万人级别的知名音乐节,也难免遭受临时取消的命运呢?

一般来说,在申请批文的过程中,海外艺人的审批时间一般也要长于国内艺人(如上海市海外艺人演出省级文化机关审批时间为20日,国内艺人则仅需3日);并且在递交批文时,主办方还需要准备艺人资料、歌单、歌词(含翻译)、45分钟的演出视频/音频、演出场所消防资质、活动安保方案及应急疏散预案、场地确认函等等资料。这些对于音乐节主办方来说,无疑是一场消耗时间和精力的拉锯战。

往往出于节省成本的考虑,音乐节主办方会同时进行演出报批和宣传售票两个环节,也就是说,主办方相当于是在赌音乐节能否如期举行,而观众即便已经购票,依然会面临演出取消的风险。并且,由于电音节的特殊性(演出艺人海外籍居多),其在报批环节的风险因而也要高于一般音乐节。

不久前,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在第二届中国音乐财经年会上谈及这一问题时,也指出了目前国内电音节面临的尴尬现状,“电子音乐节的竞争现在特别激烈,因为大型电子音乐节无非就是请那些大牌……海外电音节很容易进到我们市场,是因为大型综合音乐节要有很多知名艺人的号召力,可是在电音领域,大的海外DJ占据了整个市场份额,国内艺人并没有什么话语权。”

不论如何,演出取消最终伤害到的还是热爱音乐的乐迷们,由此给他们带来成吨的伤害和损失也不是主办方的一句道歉和退票就能弥补的。

老话题之:音乐节尴尬体验

4月30日,刚刚到达南京南站的孙小姐正兴致勃勃地准备搭乘大巴车,前往溧水天生桥景区参加今年的咪豆音乐节,不想却遇到了交通瘫痪,在车站滞留了一小时之久,中途没有任何秩序维护也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前来慰问道歉。然而,她的遭遇或许还只是整个音乐节尴尬体验的开始。

1.音乐节体验之:拥挤

今年迷笛音乐节的混乱和拥挤成了乐迷的一大吐槽点。除了现场安保的因素外,乐迷间的相互碾压成了造成现场拥挤的另一大原因。由于去年赵雷的走红,今年参加迷笛音乐节的乐迷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去看赵雷,于是在现场便出现了舞台视角最好的位置都提前被他的粉丝挤满的情况,因而也引起了一部分乐迷的不满。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超级草莓音乐节曾轶可的演出环节上。

2.音乐节体验之:不许开火车、摇旗、跳水……

由于现场安保,今年在上海举办的超级草莓音乐节采取了限流措施,同时限制了场内乐迷的开火车、摇旗、跳水和死墙等等玩乐动作,这使得在场部分乐迷吐槽“玩得很不尽兴”。

3.音乐节体验之:时间观念

演出迟到也是乐迷每年必吐的吐槽点了,虽然一场音乐节的演出时间经常由于各种原因无法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但如果能按照演出时间表严格执行,对乐迷来说也是一种感受到被尊重的方式。

4.音乐节糟糕体验之:信号差

国内音乐节的现场服务似乎一直都没有做完美,信号问题长期无法解决便是其中之一。

虽然当前的中国音乐节市场仍面临着诸多困境,但可喜的是,我们从今年五一期间的音乐节可以看到,不论是音乐节数量还是参与讨论的观众数量,较往年都有了明显的提高;而今年,虽然诸多的槽点都集中于赵雷这位大热的民谣歌手,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何尝又不是一个进步?尽管在短期内,中国的音乐节市场还无法脱离较为初级的阶段,我们依然看到了当前市场上音乐节在体验上所做的努力。

“我觉得今年举办的音乐节草莓迷笛春浪都挺成功的,体验方面的吐槽也都是一些特别小的点,大家都在进步。”一位音乐节创始人此前曾对音乐财经私下表示:“我们看到音乐节之间的交集在变小,从票价、艺人阵容和人群这三点已经能看到特别明显的差异了。大型综合音乐节和类型化音乐节继续朝两个方向发展,细分音乐节比如电音越来越活跃,跨界的音乐节在也进一步强化和科技的连接点。”

新趋势:加速升级,模式更加多元”

如今,音乐节主办方们在提升观众体验上越来越努力,这体现在草莓音乐节与日俱增的专业化程度上。譬如今年上半年,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召集音乐节团队开了N多次会,就是为了专门讨论如何提升音乐节现场的用户体验。

刚刚结束的在北京鸟巢举办的极·科技庙会(G.Festvial)上,突出了电子音乐和科技相融合的概念,现场不仅有50多家科技品牌,从下午到晚上也一直有DJ在电音舞台演出。同样,为配合“孤独巡游者”的主题,今年的草莓音乐节也新增了“孤独演唱会”的一对一演唱活动(即在现场抽取到的幸运观众能够获得一位艺人的现场一对一演出机会),草莓市集也得到了不小的升级,摩登天空VP兼Modern Sky Lab事业部总经理张翀硕透露,未来摩登天空将计划把Strawberry Market打造成为一个自成一体的IP品牌。

今年上海草莓入场合计超过6万观众,微博指数和微信指数都远远领先于其他品牌。张翀硕向音乐财经介绍道,“草莓音乐节在视觉方面有三个团队:一是平面、二是舞美、三是多媒体和影像。今年团队也在视效方面有了更高要求。”例如,今年的草莓音乐节新增了Young Blood舞台和MDSK舞台(嘻哈舞台),以往的电子舞台也升级成了MYTH妙舞台,视觉团队也依据这些不同的舞台风格进行了不同的视觉设计。

此外,今年4月底在上海举办的香蕉计划BIG嘉年华就主打了包含游戏、动漫、电竞、汽车文化、极限运动和年轻潮流等不同版块活动的“互联网+”音乐节概念,这使得乐迷在享受音乐的同时,还能够体验到更丰富的游乐活动。“我们要打造的是一个泛娱乐帝国的概念,香蕉计划一年的起点就从这里开始。”项目负责人施欣杰(Chad)对音乐财经表示:“我们第一次尝试把电竞、娱乐和年轻人喜欢的东西结合起来,我们认为游戏和极限运动是年轻人非常喜欢的内容,吸引更多年轻人去玩。”

“这次的迷笛跟之前相比,我觉得是体验最好的一次。”音乐行业从业者李先生在参加完今年五一的太湖音乐节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他是迷笛音乐节的一位老观众,几年前迷笛还在海淀公园举办的时候,他回忆,“那个时候参加迷笛有一种在探险的感觉,排着长队,还要吃苦受累……”

让李先生感觉良好的正是迷笛音乐节周到的服务细节,它在坚持以往摇滚精神的基础之上,“很多服务设施设计得更人性化了,真正让大众能够融入进来。”例如,大面积的充电处和休息处已经成为了迷笛音乐节的标配,且在今年露营区的面积扩大了3倍;设置了更多的移动卫生间,并且考虑到女性的需求,还增加了女卫生间的数量;不仅在入口处放置了音乐节宣传册,在场内各处也都有摆放,方便观众能够随时取阅;而且现场的路标也都有着十分清楚的标识……

毋庸置疑,当下的中国音乐节市场正经历着一次“规格不小”的升级潮

所有的一切都发出了这样的信号:音乐节市场潜力无穷,音乐节正越来越成为当下中国青年的一个生活方式。 但如何在实际运营过程中探索更好的操作方式,依然是值得所有从业者深入探究的一课。


本文为:《走,到现场去》的主题报道文章

选题背景:内容背景:去年五一、十一假期正是各音乐节正面对战的时候,2017年的音乐节市场会有怎样的新变化?音乐类演出市场中最大份额的大型演唱会,在2017年是否会进一步提升?一二线城市以外的Livehouse有足够的内容填充了吗?我们将会继续深度关注音乐现场。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节, 五一, 迷笛, 草莓,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