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不专业,厂牌没有A&R简直荒唐”,这位广告背景的年轻人如何运营一间独立嘻哈厂牌?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4-19 11:01 点击:
【字体: 】   评论(

最大的问题也不止是在嘻哈领域,是整个行业没有A&R的部分。但A&R又是一个唱片公司的灵魂,没有这部分真的是非常荒唐的事情。

文 | 宋子轩

校对 | 刘而江

编辑 | 安西西

灰色休闲衬衣搭黑色长裤,滑板帽配一双白色板鞋,3月24日下午,走简约风的李天杲出现100多名深圳大学学生面前,显得有点腼腆。

当天,在深圳大学简阅书吧,李天杲作为2017嘻哈文化节Over Talk论坛分享会的最后一位嘉宾,走到台前分享自己创立明堂唱片的故事。

“看过刚刚前面几位讲的,压力真的很大。今天我还跟朋友讲,我的PPT总共只有5页,第1页是演讲标题,第5页是Thank You,所以总共只有3页,我也不知道该讲些什么……”台下一片哄笑。

当时好奇的我分别问了问坐在我左边和右边的深大学生,结果他们都不认识台上的这位厂牌老板,相同的是,他们给我的答案里都补充了一句:“……但我认识Lu1。”

现场大多数学生并不了解Lu1“身后”的这位推手,更不知道面前这位皮肤黝黑的哥们在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就创立了——明堂唱片。

2007年,知名乐评人黑刀在豆瓣“中国唱片业”小组里发布了一篇名为《唱片公司宣传部常识测试》的帖子,在其中附上了新蜂唱片的秋傲在2003年出的,他称之为“一个唱片公司宣传部的执行人员必须要了解的基本常识”,共计44个问题,并喊话表示:“(这些问题)过于复杂,现在的唱片从业者,估计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得出来。”

当时经常游走在豆瓣,还在大学就读国际贸易专业的李天杲在帖子发出的第二天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年轻气盛的他还在最后怼了一句:“那么简单?”没人想得到,两年后他就真和朋友创建了一间独立厂牌。

“……你要给自己一个微笑,告诉自己一定可以,你要不断的给自己的梦想以激励,我实在编不下去了!”又在一片欢笑声中,李天杲结束了自己的演讲。下来之后,他不好意思地边笑边调侃说:“我真的不适合做这种鸡汤分享。”

就像不擅长在台前做演讲一样,当初李天杲也不太了解如何运作厂牌。毕业不久,李天杲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开始在业余时间维持厂牌的经营。2011年,电子音乐制作人白天不亮发行了自己的首张专辑《时光幻游指南》,这也是明堂发行的首张专辑。不过李天杲也有很有遗憾:“做第一张专辑的时候真的特别不懂,也浪费了很多不必要的钱。虽然音乐是好的,但是和自己想呈现出来的实物其实差距很大。”

在做第一张专辑之前,一起合伙成立厂牌的两个朋友相继选择了离开,虽然在成绩单上,2013年明堂又发行了一张专辑——电子音乐人Keemo的氛围专辑《安眠曲集》。不过总体来说,那期间明堂的发展一度进入空白期。直到2015年,积累了一定工作经验的他决定从广告公司辞职,全职经营明堂唱片,开始通过公关业务赚钱支撑唱片,厂牌的发展方向也逐渐由电子转向了嘻哈。

在李天杲看来,亚洲人的审美一直是旋律性导向的,但亚洲Hip-Hop发展好的一点是把“旋律性”和“节奏型音乐”做了融合。“其实你看像Drake或者新的音乐人,他们现在都在慢慢把R&B和说唱的界限模糊掉,现在越来越不像说了,越来越像唱了。”

之后的两年时间里,明堂唱片接连发行了多张说唱单曲和专辑。旗下艺人Lu1、KAFE.HU今年甚至包揽了2016豆瓣阿比鹿音乐奖所有的说唱奖项。

不过,谈到这一点李天杲并没有多么开心,“这只能说明Hip-Hop在中国还没有完全展开,否则竞争应该会很激烈的。”

KAFE.HU

在谈到目前国内嘻哈发展的问题时,李天杲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是不专业。大部分的公司在做这一类的艺人的时候,仍然是让他们野生发展的状况。”而明堂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在他看来,定位清晰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

“我们给自己的定义就是做Urban Music,市场受众的定位就是那些18到35岁之间在城市里面生活的人。”作为明堂厂牌的执行制作人,李天杲也以这样的定位为基础,根据音乐人的不同特性,为他们量身打造Marketing(市场营销)的方案。

张骐骥

“就拿Lu1来说吧,如果他是一款产品,那它就是服务于中产阶级的产品,时髦但不前卫,他是流行的,没有任何害处,但看起来足够高级。KAFE.HU就是比较酷的,他可能会更年轻,更有个性。”根据这样的定位,虽然是同一厂牌的艺人,但李天杲每一次都会非常认真的为他们策划不同的活动。

去年Lu1和Cee在做巡演时的对话活动就安排在了成都的方所书店,而KAFE.HU的专辑分享会就定位在了北京、上海和成都三地的Apple Store。

“除了线下活动,品牌合作也是一样的道理。我们在帮Lu1选品牌的时候就会非常注意,不是什么品牌我们都会接,也不是什么活动我们也都会接,帮他选的品牌,都是像Beats、Toyota这样中产阶级消费的品牌。而KAFE的合作品牌我们就会选择像VANS这样的。”

李天杲还对音乐财经透露,今年明堂计划在上海做一间办公室,专门负责和品牌的对接,为旗下音乐人提供更全面的服务。

明堂大家庭

以下根据音乐财经与李天杲的专访资料整理:

在帮艺人定位的过程中,会不会和艺人有不同意见?

李天杲:我们签约的艺人都是比较聪明的艺人。你不能签一个完全没有想法的艺人,我希望他们自己本身是有想法的,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好处,你和一张白纸的人聊,也会觉得很吃力。

夏之禹

比如说夏之禹,因为他写的歌曲都是Hip-Hop里面的情歌,抒发自己对爱情的向往。他跟我说他就是小镇上来的一个男孩,有一点自卑,而且比较喜欢幻想。当他说出来这些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把自己的形象说出来了,那我们就把他的形象再升华。因为这个东西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屌丝,那如何让人们觉得他是可爱的是招人喜爱的?就是我需要去做的。最后我们把这个形象具体下去,再去看什么样的制作人,什么样的制作包装更符合他的形象。

去年新街口和兄弟本色都做了巡回演唱会、精气神也在北京做了十周年专场。除了演出市场,也有一些新嘻哈厂牌出现,嘻哈的市场确实要比之前好一些,不过真的像外界说得那么好吗?

李天杲:只能说这是一个趋势,现在的年轻人会听这样的音乐。韩国人帮我们做了一轮教育,很多哈韩的小孩,会因为像《Show Me the Money》这样节目去了解Hip-Hop,转过来再听国内的。至于像外界说的爆点,我觉得需要一个非常大的媒体才能做到,比如芒果台让Lu1去参加《歌手》,如果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它只能是一个大的趋势,因为受众的教育还没有完成,应该还有两到三年的时间才会到非常不错的程度。

所以你觉得中国距离嘻哈的爆点只差一个《Show Me the Money》吗?

李天杲:完全不是。在现阶段做中国版的《Show Me the Money》肯定是被架空的,因为中国完全没有这样的土壤。节目制作单位肯定是要做一档赚钱的、赚流量的节目,所以他们会有很多其他的考虑,而且往往做这些节目的人又不是那么懂Hip-Hop音乐,所以做出来的效果肯定不会有多理想。

为什么像《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这样的节目是可以成功的,是因为国内有这片土壤,大家都是听流行音乐的,受众本身是广泛的。

随着嘻哈文化逐渐走进主流,这两年出现的一些厂牌和平台都纷纷把目标锁定在年轻文化、潮流文化,去做涵盖嘻哈音乐、街舞、服装在内更宽泛的嘻哈文化,你觉得这是一种主动行为还是为了养音乐不得已而为之?

李天杲:首先我觉得做独立厂牌真的没有多困难,明堂的盈利状况就一直还可以,至少能保持一个平衡。至于做宽泛的嘻哈文化我觉得是一个品牌,有更多商业价值可挖的时候,自然而然要做的事情。对于明堂来说,我们也只是暂时不做而已,因为我们还没有到一个足够的体量,可以把这样的商业价值挖掘出来。

现在是否在寻求融资?你觉得资方考虑投资厂牌最应该看重的是什么?

李天杲:我觉得钱多一点,可能会做得更顺,现在我们一年能做5张唱片,可能拿到钱,一年能做10张。一些很喜欢的音乐人,我们也很想签,不过目前的确存在精力不够,和经济方面的制约。

不过我倒是没想把明堂做到一个特别大的量,对我们来说,我觉得签约15个音乐人是一个最合理的状态。寻求融资也绝对不是想签约几十号,或者上百的音乐人,因为根本没有这样的服务能力,当你没有办法对你签约的每一个音乐人负责的时候,那就是不合理的。

而且音乐真的不是一个有投入马上就会见到效益的行业,它真的是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我觉得资方要做的就是要衡量我们一年能做多少作品出来,这些音乐在市场上有没有影响力?我们先不谈版权的问题,版权这个东西我觉得以后可能都没有,现在有一些音乐人已经在做版权开放的事情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看产出的东西是否具备影响力,音乐有了影响力,才有机会开发艺人身上的价值。

目前明堂的盈利状况还是比较稳定的,有一点点盈余,至少不会亏,艺人有收入,公司也能正常的运转,我们做的还是自己喜欢的事,所以对融资也不是那么迫切。

明堂今年在嘻哈领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你觉得厂牌目前还欠缺什么?

李天杲:对于明堂来讲,稍微弱一点的就是Marketing的部分,虽然我们已经有了一些能力和品牌进行对接,但随着艺人越来越多,资源也需要得到相对应的匹配,才能够帮助音乐人更快速地进入市场。

对于艺人的推广来讲,我一直认为品牌比媒体更有效,现在大的品牌其实就是一个足够强的媒体。打个比方,Lu1之前帮Beats拍了一个全球的广告。我们都知道Beats这个品牌在喜欢Hip-Hop的年轻人中比较受欢迎,那么大家就会觉得Beats都找Lu1来做品牌代言,说明Lu1在嘻哈领域是有一个很高的位置的。

今年我们想在上海做一个office,专门负责和品牌的对接,因为大部分品牌都Base在上海。也确实是不断有品牌来找我们,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谈,在电话上,也不是能够讲得特别清楚。如果需要融资的话,我也更倾向于选择业内的,能帮我们进行资源配合。

你认为现在国内嘻哈音乐的发展存在什么问题?

李天杲:我觉得是不专业。大部分公司在做这一类艺人的时候,仍然是让他们野生发展的状况。最大的问题也不止是在嘻哈领域,是整个行业没有A&R的部分。至少我看到的做Hip-Hop或者做独立音乐的公司目前实际几乎都没有A&R的存在。但A&R又是一个唱片公司的灵魂,没有这部分真的是非常荒唐的事情。

公司的艺人怎样更快速的进入市场,他们的作品如何更好得被听到,怎么去包装那些作品,帮助艺人跟市场更有效地对接?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除此之外,一个公司让艺人去迎合市场肯定是不对的,艺人自己认为什么是好的,公司直接发到市场上也是不对的。

一个唱片公司就是要让艺术和市场进行必要的平衡,你要尊重你的艺术,也要尊重你的听众,还要肩负培育听众的责任。只有把听众培育得更好,你才会有更大的市场。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明堂, A&R, 厂牌, 嘻哈, ,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