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切拉音乐节的千万美元生意,到底是“看上去很美”还是真正“先富带动后富”?

李禾子 蒋贺家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3-04 21:04 点击:
【字体: 】   评论(

科切拉究竟是如何在近乎饱和的北美音乐节市场中保持长盛不衰的?

文 | 李禾子 蒋文明

校对 | 赵星雨

编辑 | 安西西

Lady Gaga火速入替科切拉!

一周前还在为Beyoncé因怀孕待产而退出科切拉音乐艺术节(Coachella Valley Music and Arts Festival)惋惜的乐迷,终于在今天得到了应有的安慰。Lady Gaga也成为了继2007年冰岛女歌手比约克之后,第二位在科切拉担任主角的女歌手。

这次“换人”插曲倒是给今年的科切拉做了一波靠谱的预热,不过作为北美人气最高的音乐节之一,预不预热似乎对于科切拉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这个每年4月都会在加州沙漠中举办的音乐文化盛会,其影响力已无需赘言,一个月后成千上万的乐迷将会在Radiohead、Kendrick Lamar、The XX等等大咖的舞台下疯狂嘶吼、尽情舞蹈,一拨又一拨的媒体以及诸多名流也将齐聚加州印第奥市帝国马球球场——2017美国户外音乐节的大幕也将就此拉开。

不过,除了顶级的阵容外,科切拉究竟是如何让全世界的乐迷为之疯狂的?又是如何在近乎饱和的北美音乐节市场中长盛不衰的?

下面,我们将从数据角度来对科切拉和其他一些包括Bonnaroo和Lollapalooza在内的著名音乐节进行比较,来解答这一问题。需要提前说明的是,这些数据取自2015年,来自垂直搜索引擎Graphiq、Billboard的报道,以及一些音乐节业内人士提供的信息。综合以上数据,我们绘制了以下四张图表,下面我们将对这些数据进行逐一解读。

在我们统计的19个音乐节中,科切拉可以说是票价最贵的音乐节之一。2015年,一张科切拉普通多日通票需要花费乐迷375美元(按照当前汇率约合2,587元人民币),一张VIP门票则需多支付524美元,即共计899美元(折合人民币6,202元)。VIP可享受的待遇包括了阴凉区、野餐桌、睡椅、额外的休息室、食物及饮料供应,外加一间可以用现金付款的酒吧。

899美元的票价着实不低,不过所有音乐节中科切拉还不是“最贵的”,有些音乐节的VIP票价甚至达到了1,000美元乃至2,000美元。譬如,2015年Firefly音乐节的超级VIP门票票价就高达1,999美元(折合人民币13,791元),待遇包括了一个私人开放酒吧间、休闲区以及主舞台的最佳观看位置等等。

那么如此高的票价,花得到底值不值呢?接下来我们将通过计算乐迷平均为每个艺人支付的费用,来衡量每个音乐节的性价比。

在科切拉,乐迷平均为每个艺人支付的费用甚至少于购买一瓶矿泉水的价格。尽管从逻辑上说,你并不能花这么一份钱看遍所有的乐队,但与其他音乐节相比,科切拉的性价比可以说已经是非常高的了。

除此之外还可以看看酒水价格。不得不说酒水支出一直都是乐迷音乐节开销中的大头,不过从上图可知,至少就瓶装水的价格而言,科切拉的酒水绝对算得上经济实惠。2015年,科切拉和另外3个音乐节的瓶装水价格都只有2美元(折合人民币14元)。当然,瓶装水价格最便宜的还要数佛罗里达盖恩斯维尔的The Fest音乐节,一瓶只要1美元;最贵的则是Electric Daisy Carnival音乐节,售价是科切拉的两倍还多,达到5美元。上述音乐节基本都设有免费续水站。

啤酒的价格则更高。2015年Electric Daisy Carnival音乐节的啤酒价格同样是最高的,售价9美元到15美元不等;科切拉则供应8美元的啤酒。

为了更清晰地反映乐迷对于音乐节的参与度,我们绘制了以上图表。可见,2015年科切拉的参与人数位列所有统计音乐节中的第5位——在两周内共有198,000人参与。虽然参与人数确实不少,但我们同样看到,排名第一的Austin City Limits音乐节参与人数几乎是科切拉的2倍还多,达到了450,000人。这也印证了那句老话,“德克萨斯几乎什么都要大一点”。

不过说到地域,科切拉之所以受到关注,原因还在于它对周边城市演出生态的辐射带动作用,譬如同是位于加州的圣地亚哥。下面我们将以这座城市为例,谈谈科切拉带给它带来的影响。

站在圣地亚哥的角度,向北驾车两小时可以抵达全球娱乐中心洛杉矶,向东两小时则可以去到科切拉音乐艺术节的举办地印第奥。圣地亚哥地理位置的好处就在于:很多艺人的巡演都会顺便在圣地亚哥开一场。

因此,近年来圣地亚哥的现场音乐生态正在稳步发展。要知道上世纪80到90年代,这座城市还如同一潭死水,只有一小部分执拗的主办方会在这里办演出。如今这里的音乐现场已经相当繁荣,既有像The Casbah这种历史悠久的俱乐部,也有像Music Box这种新兴的场地。行业巨头也开始对这座城市有了更多的关注——科切拉背后的公司Goldenvoice举办了圣地亚哥舞曲音乐节CRSSD;前几年,场地方Observatory也在这新开了一家分店。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和很多城市相同,圣地亚哥这样的地理位置也给它带来了一些弊端。比如,因为洛杉矶的巨大市场和科切拉辐射圈规避政策,导致了在科切拉举办前后,圣地亚哥不在艺人演出的考虑范围内。圣地亚哥演出活动主办人Cory Stier就表示,“那些参演科切拉音乐节的艺人需要遵守一项规定:在音乐节开始前的一段时间他们不能在周边地区进行表演。”

作为一个音乐人和一位嗅觉敏锐的天才,Stier在最开始的几年为自己和朋友的乐队筹划演出。现在他在Soda Bar——一个230观众容量的俱乐部——全职工作,时常能请到那些前途光明的艺人(最近的演出者包括Grimes和Cloud Nothings)。他同时也为圣地亚哥其他的场地进行一些演出筹划工作。

Stier同样表示,“不过因为科切拉音乐节有两个周末的时间跨度,这些参演艺人有时候会在期间来洛杉矶或是圣地亚哥做一些附加表演。所以当科切拉阵容公布时,我们会想办法请一些艺人过来。但事情不总是那么顺利。因为有的时候科切拉主办方会自己办这些演出,他们和周边的场地进行对接,直接预订,也不会和当地的主办方合办。毕竟他们已经签下了这些艺人的档期。”

所以对于Soda Bar这样的演出场地,科切拉的辐射作用也许并不那么明显。对此,Stier也表示非常无奈,“真正受益的是那些超过500人的大场地。因为通常,如果一个乐队参演了科切拉,要么就是排在后面的小乐队,这些乐队即使不来科切拉,也会在全国各地找小场地进行演出推广;而那些稍微大牌一点的艺人,则都会去那些500或1000以上的大场地。”

“科切拉音乐节期间我们的生意通常都不太好。因为我们本可以做一些大牌一点的演出,但每到这个时候,全城市的人都想着去参加那些大场地的演出了。”

(部分资料参考自Forbes)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科切拉, Lady Gaga, Beyoncé, 数据, 圣地亚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