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大音乐:O2O+内容投资方+社群平台

Chinambn  | 音乐财经 |  2014-10-29 14:38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从上世纪80年代的“新谣时代”、90年代新千年后十年的“海蝶巅峰时代”,如今许环良带着一群年轻人创业,埋头扎进数字音乐“移动互联”的浪潮。

人物档案:许环良,奇大音乐创始人,海蝶音乐创始人及前任CEO,音乐金牌制作人。阿杜、林俊杰、BY2等艺人的恩师,亲手培养并捧红的艺人包括:陈洁仪、蔡淳佳和东南等,制作了包括《江南》、《一千年以后》、《他一定很爱你》等多首金曲。从上世纪80年代的“新谣时代”、90年代新千年后十年的“海蝶巅峰时代”,如今,许环良带着一群年轻人创业,埋头扎进数字音乐“移动互联”的浪潮。

采访/董露茜 李斌 郑营营

纯白圆领套头T恤,光头,很瘦的小个子,许环良一出现,就笑呵呵的与大家握手,温和地问:“我的网友呢?”聊天从寒暄开始。

“你哪里人?”

“重庆,好地方,我是海南人哦!”

“?!……”

一口“新加坡”普通话的金牌音乐制作人许环良带着孩子气般的顽皮,总是温和的笑着,会很认真地和你说一句玩笑话,也会表情很”萌”地听你说,然后思索,一脸伤感,带着些许严肃的口气:“放下了,你才能得到!”

一度,许环良痛恨选秀造就了太多的“音乐垃圾”,唱片产业沦为“转手贸易商”;一度,许环良痛心传统唱片公司为了短线利益,渐渐不愿为内容投入,他内心“满腹牢骚”!

2014年,许环良再度倒掉“垃圾”,清零重来。这一次,他要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做一间内容公司

许环良笑着说:“互联网时代需要做的,不是做大,而是做精。我们要做4.0时代的网络歌手,做社群和孵化器,真正完成O2O模式。”


叛逆工科生变顽皮音乐制作人

 “大部分人好的坏的记忆都存档,但是我喜欢倒垃圾,当一个人常常微笑的时候,他会很放松。音乐对我来说,有三维的感动:有画面、有温度、有感觉。

许环良的音乐人生要从“新谣时代”讲起,那是上世纪80年代。回顾流行音乐史,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手:孙燕姿、阿杜、林俊杰、许美静、蔡健雅等可以代表新加坡流行音乐吗?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新加坡歌手在华语乐坛留下了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如果再往上追溯,则有必要提一提许环良的青春时代。

 “我大学里学的是机械工程专业,我不是一个文科生,但我大学期间组建了一个歌唱团体,从此走上了音乐的道路。”许环良回忆起那个时代,一个工科生是如何走上了文艺男青年的道路时,眉眼之间都透露出一种浓浓的“不可思议”。

许环良是当时比较有名的“新谣时代”的歌手,他参与组建乐团“水草三重唱”,其他两名成员许南盛和黄元成,后来在1986年,三个小伙伴集结另外两位朋友吴剑峰和张家强,一起创立了海蝶音乐。此后,海蝶音乐制作出版了大部分“新谣时代”歌手的音乐

上世纪90年代初,许环良开始筹谋台湾市场,要为台湾艺人创作歌曲。但当他去台湾做唱片的时候,才发现遇到很大的问题。对于台湾音乐人来说,为什么要找一个外乡人来做自己的唱片呢?面对文化上的压力,逼着许环良不停跑书店,从畅销书开始读起,观察和分析台湾的年轻人都在看什么书,他们喜欢什么。

后来,凤飞飞、蔡琴、徐玮、何笃霖、邰正霄等一批当时非常知名的台湾歌手都与许环良合作过,他在台湾市场还有一个成功案例“陈洁仪”,许环良一手作曲、制作的“心痛”,把这位来自新加坡的歌者推上一线歌手的地位,当时红遍华语乐坛。

2003年,海蝶音乐进入内地,推出“阿杜”和“林俊杰”,取得巨大成功。2006年、2007年两轮资本进入海蝶,公司朝着成为”娱乐集团“的方向发展,但也渐渐偏离了许环良经营音乐产业的理念——内容为王!

许环良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离开一手创立的公司。今年4月18日,许环良发表3000多字的长微博《离开海蝶了吗?》,正式宣布离开海蝶音乐,这条长微博瞬间引爆市场,转发过百万。

为什么?在那篇“离职”长文里,许环良回忆自1月份离开海蝶CEO一职后的思索:进入互联网的25年后,几乎所有产业及生活方式都“互联网化”了,音乐产业为什么那么慢?

 “海蝶本来就是靠好内容进入音乐市场的,但在整个音乐产业10多年的变迁过程中,传统的模式在逐渐消失,而新的商业模式大家还在找。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因为看不到隧道那边的曙光而忘了音乐的本质。”

不仅仅是海蝶,事实上所有的唱片公司都很无奈,互联网颠覆了传统的盈利模式,“选秀”让产业里的人更加浮躁,整个产业面对的一个残酷现实是:无人再有魄力去投资内容,整个音乐产业回收大滑坡,再无优势可言。

 “人的记忆是选择性存档,大部分人是好坏都存,但我喜欢倒垃圾,因为要不断吸收新鲜事务,就要不断的倒垃圾。”许环良的个性开朗到充满童真,做起事又不失商人的精明,人生风格是“阶段性清零”。他对做”音乐内容“依旧信心满满,音乐对许环良来说,存在“三维立体”的感动:有画面、有温度、有感觉。

 “有时候人们会觉得改变世界很遥远,其实不是,因为改变生活就是改变世界。”许环良认为,音乐的长尾效应远远超过其他行业,下一轮投资潮,将是音乐产业。

奇大音乐:不签艺人,专注内容

”不签艺人,注重内容投入,发挥音乐长尾效应,奇大音乐的方向是:O2O+内容投资方+社群平台。“

在刚离开海蝶的时候,很多事情许环良还没想清楚,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换位思考”,拥抱互联网,这是他离开海蝶音乐之后要摸索的方向。

“90后跟之前的80后、70后有很大的不同,90后一出生就有互联网,他们的年纪虽小,但知识很丰富,尽管不够深刻。所以我希望用这么多年我做音乐的经验,和90后音乐人一起共振,改变音乐这个产业。”

2014年7月份,奇大音乐开始正式在北京运作,在这之前,许环良给“一加手机”和“蒙牛”这两家企业,制作了两首歌曲——90后独立音乐人东南的《不将就》和羽泉的《一点一滴》,借音乐的力量帮企业定位、也帮歌手争取了前所未有的推广预算,三方共赢。

我们是一个开放平台,会跟那些成熟的歌手、新的歌手或者网络歌手做各种各样的合作,我们给自己定位是内容投资方+数位推广平台。”许环良说:“在互联网时代需要做的,不是做大,而是做精,我们的强项是做好内容,奇大的含义就是‘巨小奇大‘,公司价值就在于,行业大佬+互联网思维。”

奇大音乐接下来同面具歌手“回音哥”的经纪公司合作,计划用三年的时间,把回音哥打造成一线歌手,打破“网络歌手登不了万人大舞台”的魔咒,让网路歌手进化到4.0,成为真正的O2O歌手的代表。

名为”奇大音乐客“的社群平台正在紧锣密鼓开发中,在这里,喜欢音乐的深度粉可以交朋友、长知识,还可以发表新作品。至于更多的内容,很神秘的”孵化器“,许环良不希望公开,他调皮又谦虚的说:“我们的团队成员,由以前阿里巴巴体系的产品经理领导,等做出来大家就知道了!”

期待吧!

附上一张来自奇大音乐(Amusic)关于版权管理的商业模式说明图: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许环良, 奇大音乐, 海蝶音乐, 阿杜, 林俊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