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一波独立音乐巡演潮来袭,李志说:“别让人生留遗憾”

董露茜  | 中国音乐财经网CMBN |  2017-02-20 11:14 点击:
【字体: 】   评论(

李志说自己会继续做行业搅屎棍,但他更希望这个行业会有更多更好的人进来,只有这样,音乐行业才会好起来。

文 | 董露茜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安西西

春天来了,二手玫瑰刚刚结束其在北展剧场的演出,新一年独立音乐演出市场也昭告正式开张。

2月19日20:00,南京欧拉艺术空间,李志团队开启了“叁叁肆”计划的发布会。

这是一次没有车马费、没有交通费、没有通稿的发布会,不少媒体还是赶在这个周日的夜晚来到现场,在场地二楼观摩。不少粉丝和合作伙伴也来到了现场,李志穿一身蓝色套头运动服登台说:“做一个叁叁肆的项目,看着就头皮发麻。它只是一个巡演的名字,以后的结果不知道,可能五年就做完了,也有可能十年。”

所谓叁叁肆计划,指的是李志要在50岁之前,在中国334个地级市做334场演出,旨在普及现场音乐,无疑是独立音乐史上一次重大事件。今日公布了安徽多达16座城市的巡演,这些城市包括滁州、宿州、淮北、毫州、阜阳、安庆等,票价均为300元。

李志经纪人迟斌在现场讲了一个小故事,他和简单生活节创始人张培仁曾聊起叁叁肆计划,张培仁听得很认真,“啰里八嗦那么久,吹得很牛逼,但是你到底要干什么?”张培仁当即表示要表达的内容太多了,核心不清楚,建议迟斌回去好好想一想做个概括。迟斌回去之后想了很久,也没能找到一个特别“高大上”的词和句子“翻译”叁叁肆计划,后来终于想出一句话:“巡演是我们最擅长的传播方式”,现在这句话也出现在宣传视频和物料中。

“从第一次跨年到2016/17年的跨年演唱会,我们每一次都在完成演出产品的迭代,目前为止花了7年时间。”迟斌在发布会现场说,“叁叁肆还是有机会,把我们现有的所有经验抛掉,再做一次(迭代)尝试。”

这一次发布会比较特别的一点是,迟斌谈到了要做类似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那样的纪录片,“就不要去直播演出了,那没什么意思”,迟斌说。以往李志团队每一次都会做巡演纪录片,但这一次想玩得不一样,对于利用互联网平台直播发布会,迟斌还有点不自信,表示回去之后要再把视频拿出来看一看,“因为不知道这种形式对不对,如果很糟糕,明年就不做了,如果还可以,以后就以这种方式定期和大家汇报近况。”

海报、场地、嘉宾、纪录片、媒体、合作伙伴、周边产品。这些内容看起来庞杂,没想清楚怎么更有逻辑性的解说,迟斌干脆把所有这些点都放在一页PPT上,解说从执行到落地的所有方面。譬如,场地多少人更合理呢?有不确定性,要根据数据反馈进行改进;这一次安徽巡演没有安排嘉宾,主要是为了降低演出运作和物流运输上的难度,当然也不排除临时变化;至于周边产品,以往没有一次对自己做的周边产品特别满意,做得最好的也就是T恤了,所以好像这次也没有过多谈到。

发布会现场,李志的表现比彩排时好一点,他只要一上台,台下粉丝就会高喊“逼哥,我爱你。”李志再次上台的时候,自嘲隔行如隔山,毕竟演讲不是演出,他现场出了好多汗。“不知道老罗(罗永浩)有没有看。”李志总结道,“今年39了,人的一生过得很快。我希望我老的时候,死的时候,回顾我一生,不要让我自己遗憾,希望大家也能够(不要用遗憾)。”

李志说自己会继续做行业搅屎棍,但他更希望这个行业会有更多更好的人进来,只有这样,音乐行业才会好起来。

李志的话不多:“好,差不多,那就这样吧。第一次总会以比较尴尬的方式结尾。”随后熟悉的背景音乐响起,发布会也在李志略“尴尬”的结束语中正式结束了。对于李志的叁叁肆计划,不少铁粉表示“只有理想主义者才会这么干。

毕竟那么多小城市,知道逼哥名号且愿意买票的粉丝能有多少呢?这或许也是发布会上这么多“不确定”的原因之一,也是“巡演是我们最擅长的传播方式”这句话的意义所在吧——把独立音乐带到五六线城市的生活中去,这是一次探索也是一次演出产品的升级迭代。张培仁曾在接受音乐财经专访时表示过这样的观点,“音乐不在媒体和录音棚里,文化必须回到生活里。”

“我们希望把独立音乐传播到更多城市、更多地方去,把我们这些年积累的经验分享给行业。”迟斌表示,“说了那么多不确定,我们需要在不断的观察中完成演出产品的迭代,把观众体验做到最好。”

最近,痛仰乐队百城巡演也将从春天的3月10日启动,巡演20多座城市,从青岛启航至4月26日在石家庄收官,包括防城港、桂林、舟山等难得在Live house里遇到摇滚现场的五六线城市。

对于下乡之举,痛仰乐队主唱高虎曾表示“没人愿意去走Live house的巡演,我们走!”在十年前的2006年,痛仰在独立发行EP《不》之后,曾踏上了长达7个月,覆盖50多座城市的巡演,这也成为痛仰乐队热血岁月中值得纪念的一段回忆。

S.A.G舞台艺术工作组合伙人姜北生今天也去了发布会。他曾经跟痛仰乐队巡演就到过云南蒙自这样的小地方,“李志和高虎能想到一起,证明两位都是有情怀有责任感的音乐人,他们都有提升中国现场音乐市场水平和普及现场音乐的理想,两位都是先行者。”

“要走入这么多小城市,压力大吗?”

“我目前计划全程参与,但就像李志所说,在这个项目过程中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姜北生笑道。S.A.G也是李志此次334计划的合作伙伴,目前是技术团队这一块,S.A.G会出6人左右的音频团队全程参与,“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各类音乐人加入。”

姜北生下午还在朋友圈开玩笑道:“赴宁334去,等12年后演完我46岁的工作简历上多了一项……三百场酒吧调音经验,不知道对求职有没有帮助?”

现场是独立音乐的灵魂,Live house承载了独立音乐的生存与发展。这些年,随着独立音乐的迅速崛起,越来越多音乐人走进剧场演出的频次高了,奔波于各大音乐节。但对于独立音乐来说,小型现场永远是音乐与乐迷互动的最亲密、最近距离的一种方式,小型现场也仍然是音乐最好的传播方式之一。

舌头乐队的24城全国巡演已启动,主题名为“机器解放全人类”,将从成都的小酒馆启动,走过24座城市,在北京收官。此外,五条人、扭曲的机器、反光镜乐队、疯医、马赛克和重塑雕像的权利等巡演也都于近期启动,对外发布了巡演日程。

确实,随着市场的繁荣,越来越多音乐人“不忘初心”,愿意做更多尝试,将独立音乐送到更多小城市,与乐迷们一起享受现场音乐的魅力。

这个春天,这一波独立音乐的巡演值得我们期待!

以下是音乐财经与李志经纪人迟斌在发布会结束后的简单采访:

走那么多五六线小城市,担心票房风险吗?

迟斌:不是特别担心,因为我们选择的场地都比较小,而且我们从安徽开始试验,把风险降到了最低。

选中的这些城市,总体来说独立音乐的氛围处于什么状态和水平?

迟斌:绝大多数地方我们根本没有去过,也不熟悉它们,所以这也是我觉得特别有意思和刺激的地方。

为什么第一波巡演会选中安徽省?

迟斌:选择安徽是因为稍微有点难度,但难度又不是特别大。我们从南京出发,安徽是离得比较近的省,但是演出市场相对而言,我们也比较陌生,从这个难度开始尝试我们觉得比较合适。另外,安徽的独立音乐市场我们了解一部分,但并不全部了解。就像李志在发布会上说的一样,其实大部分地方我们根本去都没有去过。

会用标准化的方式解决这些小城市的演出场地的条件问题吗?

迟斌:目前场地看下来,我觉得并不是那么乐观啊,所以也并不可能用一个标准化的形式来解决所有的场地,受到地方和场地的限制太大,所以每一个地方我们可能都要根据它的场地条件进行调整。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现场, 李志, 叁叁肆, 巡演, 痛仰, 迟斌, 舌头,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