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天星资本,国风音乐创业者桂震宇:“一路焦虑,一路狂奔”

董露茜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2-17 10:42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一家迅速窜起的公司背后,显示的是复杂的人心。创业者桂震宇的成长路线,是古风音乐这一细分音乐从小众隐秘到发酵破壁的曲折过程,也是年轻新文化发展的一个缩影。

文 | 董露茜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安西西

本文6214字,阅读大约5分钟

1月5日午后,南京金陵饭店,米漫传媒创始人桂震宇(米子)正在酒店大堂一侧等待着前来开会的董事和合作伙伴们,当天下午是一系列紧张的董事会和战略合作会。

1月6日18:00,在中山厅坐席表上,汪华(创新工场合伙人)、刘泽辉(君联资本合伙人)、陈睿(B站创始人)、王骏(天星资本总裁、创始合伙人)、陈悦天(原创新工场投资总监、鼎晖文化产业基金合伙人)、刘鑫(太合音乐COO)、欧阳奋强(87版电视剧《红楼梦》宝玉扮演者)等投资方、合作伙伴、桂震宇的朋友及米漫员工已经入席,这也是米漫公司成立两周年的生日会。投资方汪华、王骏、陈悦天、上官鸿等都上台讲了讲为什么会投米漫。

1月7日上午10:00,我们临时约在米漫的办公室匆匆见了一面,天星资本文娱投资总监赵明扬也在。

“我现在出差很少,都待在公司忙活。”桂震宇不时使劲揉着通红的眼睛,开玩笑道:“其他地方我很少去,除非有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因为有宝宝了,我现在有很好的借口。”

国风背后的“文化自觉”

桂震宇的棋子正一个个落地,未来两年将在IPO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2015年1月6日,工商资料显示,米漫传媒正式注册成立。在那之前,桂震宇拿到了创新工场1000万人民币的天使投资。

2015年5月,米漫传媒宣布获得君联资本、B站和华熙集团6300万人民币A轮投资。临近2017年春节,米漫新的投资方——天星资本交割也已完成。

“董事会说鸟巢演唱会完了以后,走一轮呗。其实我们本来不缺钱,明扬跟我私下关系确实好,我也挺认这个兄弟的。这新一轮投资是天星主投,君联跟投。”桂震宇说。

在年会现场,王骏上台讲,天星投了500多家企业,迄今只参加过两家旗下投资公司的年会,其中一家是米漫。王骏前一晚是从山东济宁的曲阜赶到南京米漫的现场,他在曲阜买了竹简特意带到南京,王骏本人喜欢研究中国传统文化,办公室里还挂着心学家王阳明的画像。资料显示,天星资本成立于2012年,于2013年10月开始全力布局新三板。截至目前,天星资本在管及在募集基金规模超 600亿元,已投资企业超500家,在泛文娱领域投了50多家公司。

“物质上的消费升级有天花板,但精神层面的消费没有天花板,历来呈几何式增长。”王骏表示,国风音乐有经济效应,还有社会效应。

赵明扬是此次天星资本投资米漫项目的负责人,从2015年开始跟米漫这个案子到终于投成,前后见了桂震宇十多次。赵明扬说服王骏投资的逻辑是,大国崛起背后民族自信心也起来了,传统文化领域聚集了一批忠诚度极高的90后年轻粉丝。赵明扬说:“我上会拿PPT讲米漫,第一张图就是——大国觉醒文化自觉。”而米漫能拿到人民大会堂和今年更具有政治意义的场地演出批文也被视为一种“政治认可”,在国家政策上能得到支持。

2016年整一年,米漫对接商业合作的音乐制作部创作了接近200首歌,做了600多万元的营收,游戏音乐的比重占70%。此外,米漫开始把线下的演唱会、音乐会、巡演和动漫展活动常规化,2016年做了20场演唱会,注资了国内多家动漫展。

IP方面,《孔雀大明》和《锦鲤抄》的小说已经开始在写了。《孔雀大明》的剧本正在酝酿中,合作方是太合影业。《孔雀大明》是由EDIQ(卜磊)推出的个人原创音乐小说,配合富有感染力的人物对白及音乐,讲述了一个有关命运的神话故事。

“米漫已经是一家有完整的艺人包装、音乐制作、演出落地执行的文化公司了。”陈悦天说,“我们肯定也会在IPO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下去,经后会把国风音乐继续发扬光大,借鉴更多的创新的内容和传播方式,不断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这个群体里。”

克制的挫败感与成就感

在过去这一年,桂震宇焦虑过、迷茫过、痛苦过、兴奋过。

在鸟巢内场,一个穿着汉服的女孩子披着白色塑料薄雨衣在微雨里哭起来,看起来约莫15岁上下,短发、圆脸,手舞荧光棒,感情炽烈。女孩的父母一左一右坐在她旁边低头看手机,恍惚置于两个次元。

2016年9月16日,米漫在北京鸟巢主办了大型国风主题演唱会“心时纪”,吸引了近5万粉丝。当天,中国近50位古风音乐人:音频怪物、奇然、河图、董贞、贰婶、银临等都去了现场表演。陈悦天颇为感慨,他说这是第一次他看到在一个演唱会上,柳总来了(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黎叔(华人文化董事长黎瑞刚)、程总(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也来了。


“整个现场执行力来说,大家都很累,小伙伴到一半的时候都哭了,累哭的。怎么说呢,以前大家都没有玩过,有很多欠缺的地方。”桂震宇说,好几次自己急得一点头绪也没有了,但还是撑下来了。

在演唱会上,古风圈元老级人物、演唱会音乐总监戴荃在台上发言:“能在鸟巢办演唱会,要感谢一个人,我不说这个人的名字,大家应该知道。”在2015年5月北京人民大会堂演唱会结束后,戴荃也在台上说感谢“一个人”这样的话,没有明说,但都知道是桂震宇。两次重要场合桂震宇都没上台,自己在后台红了眼睛。

鸟巢演唱会气氛庄重,高潮不断,最后墨明棋妙团队全体出场时触发了现场众多粉丝的泪点。不过,每一场大型活动都有细节上的遗憾,包括场地布置、灯光音响、曲目选择、歌手唱功以及后来越下越大的雨,都或多或少影响到了粉丝体验。

“鸟巢这么大一场活动,票房还是很好的,比我预想的好。”桂震宇说,商务渠道和经验还很欠缺,鸟巢这样5万人的大型活动,应该可以把招商做得好一点。

“为什么2017年不接着去鸟巢办了?”我们问桂震宇。“粉丝经济只能消费一次。”桂震宇对音乐财经解释说,古风音乐的粉丝有情怀,不能反复消费,所以2017年不会再去鸟巢办。今年会选择另一个更具有代表意义的场地,团队费了很多心血才批下来,演唱会规模在2000人左右,规模小了,重点会在直播。

这个市场的粉丝小众、年轻、战斗力极强,有着强烈的自尊和情怀,年龄主要集中在初中以上25岁以下的年轻人,用户在社交媒体上的活跃度极高。对于商业化,有的粉丝极端反对,认定现在圈子混乱功利浮躁,部分粉丝心态复杂,一位90后女粉丝对我们说:“商业化没问题,但都太急了没人脚踏实地了。”一位中文系博士朋友是资深古风乐迷,听说我们想和她聊聊古风圈商业化,温婉的她颇为强势的拒绝了,只留一句:“不想谈这个圈子,特别是这个话题。”

“总有人要去做商业化这件事,以前是爱好,现在是公司。”桂震宇已经看得很透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内心渐渐强大起来,“想清楚自己要什么就好”。

“你认为自己的缺点是什么?”

“我的缺点还挺多的,有些地方还挺盲目的吧,现在好一点了,以前做事情的话不计后果的。”桂震宇回答道,自己以前确实是这样一个人。如果要用一个游戏角色来形容自己的话,他的答案是“李逍遥”,虽然经历过很多事,但还是阳光、活跃、能讲冷笑话。

赵明扬解释说:“米漫走得好是因为之前已经有很长期的积淀了,如果放上一个长时间来看的话,毕竟米子年轻气盛,公司商业化运营时间还短,他很拼,摸索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很正常的。”

米漫首席运营官万亚捷也是一名音乐制作人,情怀偏多一些,不过,他也正越来越像个生意人,在诸多公开场合,他扮演公司发言人的角色。在两周年生日会上他不仅做主持人,还忙着穿梭席间不断与合作方敬酒:“今年有很多大活动,需要各位好朋友帮忙支持。”

万亚捷回忆,第一次见君联投资总监上官鸿时,他无事在飞机上起了一卦,卦象非常好,结果就真的有好缘分。此后上官鸿拉着桂震宇到处见人,对接各种合作资源,桂震宇一提起“上官姐”,满口都是“感激之情”。据上官鸿说:“当时过会,我一直和合伙人讲,米子是一个真实有大智慧的人,这样的人是能大成的。”

有趣的是,王骏在谈及投资米漫时提到了一个词“面相”,也是在项目最后过会的时候,赵明扬讲完PPT后打开了创始人照片,让他看一眼。王骏笑着解释:“不是迷信,相由心生我觉得很重要。昨晚第一次见,见完后发现更没什么问题了。” 

桂震宇身材魁梧、发际线极高,浓眉大脸双眼皮耳朵垂厚,走路时有一种天然的高傲,说话介于真诚直白与极有分寸之间。总的来说,他性格豪爽也易忧虑得失。

公司成立后的整个2015年,桂震宇一直很焦虑,一度有点心力交瘁。团队每个人都是兄弟,打不得、骂不得、说不得,公司又必须要建章建制。现在米漫的每个部门都设定了年度指标,成为一家以盈利为目标的公司,“我们以前的模式是想到一个事情我们就做这个事。现在不是了,定好目标我再去做,保证万无一失。”

赶上了好时候

在资本涌入文化创业产业的大背景下,古风音乐作为一股新势力,从来没有像这两年一样挑动着各方面利益群体的欲望。

在2016年9月鸟巢演唱会前后,桂震宇面容憔悴,眼袋重得让他看上去至少这一年里老了十岁。这或许就是选择创业的代价,在折磨中也获得满足。

十年前,一首由EDIQ填词创作的《盛唐夜唱》在网络上刚一推出,便迅速开来,甚至由此引发了“网络二次元”的革新,“古风”这种音乐形式开始受到广泛关注。2007年,“墨明棋妙”团体开始在网络上引起关注,吸引了一帮粉丝。

2011年,桂震宇进入墨明棋妙团队,开始带领古风音乐走向商业化。在那之前,很多有心想整合此事的人忌惮于“别人如何看”这个问题,处于观望状态,或者在情怀项下,对此呲之以鼻。

2014年,陈悦天看了很多动漫项目,无论画风、审美还是价值观都是日本的舶来品。2014年中旬,最早一次见面是在南京乌衣巷,“我记得那时候我找到米子,问他是不是能通过商业化和资本化的方式操作这件事情,他当时非常犹豫,他问:大家朋友这么久,为什么非要变成谈生意和合同?我说不会的,只要把事情能越做越大,让大家把生活越过越好,而不是事情越变越小了,最后都没有了。” 

桂震宇前后想了1个多月,终于下了决心,跑到北京,在陈悦天引荐下,见了李开复和汪华一面,才敲定了这笔投资。

桂震宇拿到创新工场千万级天使投资无疑在此后改变了古风音乐小打小闹的格局。

在谈到当时碎片化的古风音乐圈里,有那么多社团和人,为什么偏偏会和桂震宇走到一起?陈悦天有一次提到,创业不是创作,要能摆得平利益关系。

2014年桂震宇和陈悦天讲,两年后要在鸟巢办十周年演唱会,因为那个时候鸟巢是很难进入的场地,也很难填满座位。”当时陈悦天觉得“你是不是在和我说大话?”但后来陈悦天发现米漫的发展速度出乎意料。

“每一次到南京和米子聊天都能给我一些惊喜,三个月的规划做出来,三个月之后再回来看,发现他把公司半年要干的事情都做掉了。”陈悦天说。

“搞定投资,先要有粉丝”,创新工场合伙人汪华在2014年开始看新文化、二次元时,发现绝大多数都是日本文化,尽管当时还没有米漫这家公司,但汪华觉得肯定会有中国自己的二次元文化出来,“墨明棋妙当时已经是古风圈子里的领导性团体了,我看到震宇眼前一亮,团队非常有朝气。能开万人级别的演唱会,有优秀的艺人和音乐。”

早些时候,汪华还有一点担心,因为墨明棋妙作为团体存在是没有问题的,但桂震宇能不能做成一家公司?“我记得AKB48从小小的屋子走到东京巨蛋,花了6年的时间,但是米漫从南京、人民大会堂,花了两年时间就走到了鸟巢,从小众走向了主流,震宇有非常强的学习能力,一步一个台阶走。”

实际上,在2015年1月米漫注册之前,团队就已经在商业化运营上摸索出了一些经验。第一场在麻雀瓦舍办的1000张演出门票迅速被抢光,按照60元的定价,门票收入是60000元。这是在网上聚集多年的古风音乐粉丝和墨明棋妙团队第一次走到线下,没想到演出现场会如此火爆,这让桂震宇敏锐的意识到,古风音乐能够开辟一条属于自己的商业化道路。

麻雀瓦舍之后,团队想出一张“五六周年”的纪念专辑,当时桂震宇在北京跑了很多唱片公司都被拒绝了,后来海蝶音乐帮忙出版了这张唱片,但费用是自己承担,桂震宇筹足了出两万张实体专辑的钱。2013年6月,新专辑《天命风流》一上线就被一抢而光,粉丝经济的强效应让老牌唱片公司——海蝶音乐也大吃一惊。

专辑的好成绩进一步坚定了桂震宇商业化的想法,他开始逐步整合古风音乐圈资源,签约古风歌手,在南京举办了一场持续四天的“二次元嘉年华”,后又去了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了两场古风音乐会和一场“墨明棋妙”庆典音乐会,在南京的国展中心举办了中国第一次动漫音乐节,参与人数达3万人,而那时候,团队只有十来个人,还是有活大家一起干的社团状态。

2014年,团队以“古风十年”原创音乐会巡演拉开序幕。“古风十年”先后在北京、上海、武汉、成都、西安、广州等国内十二个场市,共举行了十五场演出。在2011年到2015年期间,团队一共举办了大大小小近百场演出活动,一系列演出活动把古风音乐圈的影响力扩大到现实世界,不仅锻炼了团队,打通了上下游渠道,而且很快也吸引了资本的注意力。

2015年1月米漫文化传媒正式建立,成为一家围绕“古风音乐”布局的内容公司,走“抱团模式”,很快组建了一支音乐制作团队,建立了公司的版权库,积累了2000多首音乐版权,也是在公司成立这一年,桂震宇感到“古风”不够大,网络翻唱和古风填词会局限这种音乐类型的发展,他开始有意识强调“国风音乐”这个概念,希望结合当下最流行的趋势,融入更多现代音乐的元素,生产更富有中国风的当代二次元文化。

“一切顺利的话,希望我们能在2018年创业板上市。”桂震宇说,“我做事情属于真的拼命去玩,我们定好一个目标真的是拼命去干,所以大家都或多或少沾染上了这种疯魔的状态。”

“鸟巢这个怪打下来之后,下一个是什么呢?中国年轻文化是全世界最有活力的文化,其他无论日本、欧美,都已经固化和老化了,在我看来,都不如中国人的年轻文化有生命力和张力。”在汪华看来,国风音乐太庙演唱会之后,米漫要把演唱会开到维也纳金色大厅、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

汪华说:“过去这些年,都是日本文化输送到中国,中国的文化为什么不能反向输出到世界呢?”

以前是社团对社团,现在却是公司对公司的竞争。新兴社团崛起的力量也不可忽视,目前在网上已经有数十个原创社团,也有热度高的社团冒出来。例如,YY社区里的“满汉全席”,这个音乐团队推陈出新的速度非常快,走的是“偶像经济”路线,新人多,热度高,已经在各大平台积聚了一批忠实的粉丝,粉丝活跃度也很高。

“墨明棋妙平时没有什么大动作,安安稳稳的大家在一块,可以做五万人的演唱会。”米漫在小心翼翼守住壁垒的同时,要加速前进。桂震宇回应说:“我们也在考虑做偶像经济,肯定要两种模式结合,现在我已经在看一些不错的苗子。”

对桂震宇来说,他从前特别纠结,但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商人,要对公司和投资人负责。对于米漫,他希望能成为二次元领域里一家资历最老、实力最强、资源最多的公司。

音乐财经曾到南京秦淮河畔乌衣巷金陵古琴馆拜访过桂震宇的父亲,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金陵琴派代表性传承人桂世民。这是一位在古琴领域坚持了一辈子的老艺术家,他最初更希望桂震宇能继承他的衣钵,传播古琴文化,过更稳定的生活。

桂世民并不了解桂震宇的公司具体运作情况,但他很支持桂震宇后来提出的“国风”概念,把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结合起来,桂世民认为整个文化领域都在生病,过于急功近利。“我希望他们能够去感受和体会,怎么样用最好的一种表现形式去传达中国的文化元素。”

“现在二次元还是一个特别散、特别乱的状态,皮很薄,赚钱要有分寸。但是资本进入这个市场太快了,有时候会担心自己稳不住这个市场吧。我想建立一个真正良性发展的生态体系,去做二次元文化的守护者。”桂震宇叹气,“但你要我说我个人最喜欢做什么,还是创作写歌,也想去写小说,在家里陪宝宝,但是每天就是忙得停不了。”

或许成长就是无限接近真实的自己,处理与自己的关系。桂震宇应该早已经想明白了自己到底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毕竟,资本最终是逐利的。在流动性看起来泛滥成灾的当下,大家都在取舍一些事,坚定着一些事,拥抱着一些事。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桂震宇, 国风, 米漫传媒, 天星资本, 墨明棋妙, 二次元, 古风, 陈悦天,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