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市场的雅俗之争,商业化不是粗制滥造的理由

李澄  | 北京晨报 |  2014-10-28 21:47 点击:
【字体: 】   评论(

多年来,北京国际音乐节舞台上占有相当比例的歌剧世界首演、亚洲首演、中国首演、北京首演,还屡屡成为中外爱乐者关注的热点、焦点,形成影响深远的重大文化事件。

每年,全球音乐界都会选一两位伟大的作曲家,以他们的生卒年大整数说事儿,去年是两位歌剧作曲家——德国的瓦格纳和意大利的威尔第诞辰200周年,全世界的艺术机构都在集中挑选他们的大量作品,安排在自己的年度演出季当中,就像是大部头的集成,人们可以比较容易地在一个相对短的时间段里,对这些作曲家有一个全貌了解。这早已成为古典音乐界的惯例。

今年恰逢另一位伟大的德奥作曲家理查·施特劳斯诞辰150周年,也自然成为全球古典音乐界的“理查·施特劳斯年”。在北京,国家交响乐团、中国爱乐等几支国字号乐团以及大剧院管弦乐团的音乐季中,都有为数不少的理查·施特劳斯最著名的交响乐作品纳入其中。而更为密集和全面的作品展示,则来自于今年10月间正在进行的第十七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以“幻·响——理查·施特劳斯在北京”为主题,推出包括6场交响乐音乐会、2部歌剧、1场艺术歌曲音乐会在内的一系列施特劳斯专场演出,这不仅掀起国内乐坛纪念施特劳斯的最高潮,也是中国古典音乐界对这位音乐巨匠史无前例的高规格纪念。

前不久在保利剧院结束了中国爱乐乐团与德国莱比锡歌剧院联合演出的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很快又是指挥大师夏尔·迪图瓦执棒上海交响乐团的音乐会版歌剧《艾莱克特拉》,北京的观众真的是眼福与耳福不浅。

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最早完成于1912年,是施特劳斯与知名剧作家霍夫曼斯塔尔这对“黄金搭档”合作完成的代表作之一。该剧最初版本的创作改编自古希腊神话,并借用莫里哀戏剧《贵人迷》中“戏中戏”的创意。1916年经过修改后,该剧在主题与音乐风格上都更加成熟,实现了“高雅”与“通俗”的和谐统一,也将正歌剧与喜歌剧两大风格完美交融,赋予了这部歌剧独特的艺术魅力。

由于上演难度较大,同时市场知晓度有限,施特劳斯的剧此前在国内舞台鲜有亮相,但一贯坚持走“高大上”路线的音乐节歌剧板块却逆势而上,此次借作曲家诞辰150周年,可谓再开施氏歌剧风气之先。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余隆甚至认为:“该剧可能50年内在中国都未见得再有机会上演。”

他表示,国内的主流歌剧市场在剧目选择上往往以普及性、知名度较高的意大利歌剧为主,但像《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这样的德语剧目在西方其实十分普及,只是国内市场缺少认知。不过令人欣喜的是,由于该剧在国内的上演机会难得,包括上海、天津、杭州等地的乐迷都是提前计划专程来京观剧的。

余隆坦言:“如果总以普及性和市场认知度考虑去选择剧目的话,可能国内整整一代乐迷都会错过像《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这样的杰作。”因此,一贯求新求变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今年依旧延续推新剧的传统,最大限度填补国内歌剧舞台上的空白。

古典音乐该面向大众市场还是取悦小众观众一直是争论焦点

是理查,而非约翰

音乐节为德国施特劳斯正名

每逢提到施特劳斯,中国观众的第一反应便是大名鼎鼎的奥地利“圆舞曲之王”约翰·施特劳斯,是耳熟能详的《蓝色多瑙河》和《雷电波尔卡》,是曾引发收视热潮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约翰·施特劳斯在国内可谓人气爆棚。然而在西方音乐史中,还有一位载入史册的施特劳斯并不为中国观众熟悉,他就是在今年迎来150岁冥诞的作曲大师理查·格奥尔格·施特劳斯(Richard Georg Strauss)。

理查·施特劳斯作为活跃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上半叶的作曲家,被认为是德奥浪漫主义风格最后一位创作大师。然而由于其姓氏在中文音译上与约翰·施特劳斯雷同,以至于相当多的中国观众会将两者混淆视之。但在德语中,约翰·施特劳斯的姓氏正宗拼写方式却是“Strauβ”,与理查的姓氏“Strauss”有微妙差别。

不仅如此,两位著名作曲家不仅国籍、生卒年代不同,所代表的音乐风格和文化贡献更是迥然各异。实际上,与创作通俗轻音乐作品的约翰·施特劳斯不同,理查·施特劳斯是一位创作严肃作品的音乐家,作为管弦乐大师,他的交响诗作品伟岸壮阔、音响瑰丽、哲理深刻,在世界各地的音乐厅不乏知音。而作为歌剧创作大师,施特劳斯的歌剧惊世骇俗、超拔特异,却依然是最经典保留剧目。

正是有鉴于此,在2014年这样一个全球古典乐坛瞩目的“理查·施特劳斯年”中,第十七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以展现理查·施特劳斯艺术成就为主线,更多承担了为其在中国“正名”的艺术使命。北京国际音乐节节目总监涂松说:“希望在今年音乐节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观众能够认识理查·施特劳斯。”

交响诗风靡全球音乐厅

中外乐团演绎16部管弦乐作品

理查·施特劳斯出生于1864年,在十九世纪活了36年,在二十世纪的生命则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1900前,施特劳斯是一位成就非凡的器乐作曲家,他创作的交响诗群体蔚为壮观,不管是戏剧内涵丰富的《唐璜》、《蒂尔的恶作剧》,还是受尼采启发创作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抑或取材于塞万提斯同名小说的《堂吉诃德》,都有着鲜明的施特劳斯印记,并且至今仍然是交响乐团的核心保留曲目。

第十七届北京国际音乐节重头戏之一便是5支中外乐团先后演奏16首理查·施特劳斯的管弦乐作品,在短短三周时间内呈现了“理查·施特劳斯超级交响月”。其中不乏拥有超过120年历史的慕尼黑爱乐乐团,首次访华的加拿大蒙特利尔交响乐团以及被誉为“法兰西交响旗帜”的巴黎管弦乐团这样的顶级国际名团。此外,中国爱乐乐团、青岛交响乐团两支本土乐团也参与其中,奏响了来自中国的施特劳斯之声。

10月9日、10日慕尼黑爱乐乐团为本届音乐节揭幕,来自理查·施特劳斯故乡的乐团为北京观众献上了包括《唐璜》、《蒂尔的恶作剧》、《唐吉可德》、《阿尔卑斯山交响曲》、《变形》五部施特劳斯管弦乐杰作。随后在10月21日,来自加拿大的蒙特利尔交响乐团首次踏上中国舞台,带来了包括施特劳斯的《最后四首歌》、《死与净化》,并献上作曲家晚年力作《家庭交响曲》的中国首演。在10月31日本届音乐节的闭幕式上,曾两度参演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巴黎管弦乐团将献上独具法国风情的施特劳斯之声,带来施特劳斯的《谐谑曲》、《玫瑰骑士组曲》,并将以气势磅礴的交响诗巨献《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为第十七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收官。

值得一提的是,在16部施特劳斯交响饕餮中,包括《家庭交响曲》、《第一交响曲》、《小提琴协奏曲》、《e小调小夜曲》等一批理查·施特劳斯交响乐作品,之前均鲜有上演,甚至是首次在中国演出。

从《玫瑰骑士》到歌剧双子星

引进施氏歌剧音乐节不乏先例

进入20世纪后,施特劳斯明显将艺术创作转向歌剧,几乎成为一名全职的歌剧作曲家。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施特劳斯急于摆脱自己的创作困境,在交响诗这一体裁中他多少已经流露出江郎才尽的迹象,但歌剧为他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空间。

多年来,北京国际音乐节舞台上占有相当比例的歌剧世界首演、亚洲首演、中国首演、北京首演,还屡屡成为中外爱乐者关注的热点、焦点,形成影响深远的重大文化事件。去年10月,由北京国际音乐节和萨尔茨堡复活音乐节联手打造的瓦格纳歌剧《帕西法尔》在京进行了成功的中国首演。今年继续发力,将两部从未在国内舞台出现的理查·施特劳斯歌剧介绍给中国观众,这其中就包括与德国莱比锡歌剧院联合制作的舞台版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以及音乐会歌剧《艾莱克特拉》。

值得一提的是,多年来施特劳斯歌剧在中国鲜有上演,2008年第十一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引进的柏林德意志歌剧院版《玫瑰骑士》,实现了施特劳斯歌剧在中国的首次演出。据悉,此前国内一些艺术机构和剧院也试图在2014年借纪念理查·施特劳斯诞辰之机,引进或制作其歌剧作品,但都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伴随着《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艾莱克特拉》今秋登陆北京舞台,北京国际音乐节在中国首演理查·施特劳斯的数量达到了3部。

这两部堪称绝世之作,但很少为国内观众熟知,故很难在一般演出中出现,而且短期内再次上演的可能性也非常小。它们的亮相标志着音乐节所建筑的艺术高度,更传递出北京国际音乐节精准独到的眼光。

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是施特劳斯与剧作家霍夫曼施塔尔创作的三部曲之一,完成于1916年,是其歌剧创作成熟时期的代表作。作为本届音乐节唯一的舞台版歌剧,德国莱比锡歌剧于2008年首演的舞台版本被原汁原味搬上北京舞台。歌剧《艾莱克特拉》在欧洲歌剧史上曾饱受争议,同样此次是该剧首次亮相中国舞台。著名指挥大师夏尔·迪图瓦也再度亮相本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率领上海交响乐团以音乐会形式挑战这部惊世之作。此外,还有多位实力派唱将加盟此次演出。

音乐节纪念大师有深意

商业化环境不是粗制滥造的理由

“理查”和“约翰”两位施特劳斯一雅一俗,时空上交集不多,看似关公战秦琼,却代表了音乐文化与大众审美的不同取向。雅俗之争在古典音乐欣赏领域的争论从未停止过。而古典音乐到底该面向大众市场,还是取悦小众观众,也一直是争论焦点。但这对于北京国际音乐节而言,权衡两者之间的关系已有多年经验。

在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余隆眼中,即便是亲民,也不能丢失文化品格,同时高品位不意味着老百姓不能接受。他强调:“我们也可以用一个月时间把约翰·施特劳斯的圆舞曲演个遍,观众高兴,票房大卖,何乐不为?但用文化的眼光看,将理查·施特劳斯全面介绍给中国观众才是音乐节作为一个艺术机构的职责所在。”

余隆认为,理查·施特劳斯本身就是一位将艺术和市场完美统一的音乐家,“比如他的著名歌剧,音乐节曾首演的《玫瑰骑士》就是一部极为成功的商业歌剧,既有娱乐大众的通俗元素,又有着出奇高的艺术格调。”他强调,纪念施特劳斯对于今天的另一层意义就是,商业化环境不是粗制滥造的理由。

余隆说:“理查·施特劳斯是一位心里始终装着观众的艺术家,甚至十分善于取悦观众,他的作品大多是精品,这次和观众见面的歌剧《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艾莱克特拉》就是这方面的代表。”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古典音乐是否该面向大众市场?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古典音乐, 理查·施特劳斯, 瓦格纳, 威尔第,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