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胡海泉:“我的工作是保证不成先烈”

安西西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1-24 03:34 点击:
【字体: 】   评论(

自2009年开始做天使投资,四年前开始做海泉基金,胡海泉的转型自然而然,他的敌人已经从过去的“自己”,变成了如今的“时间”。

文丨安西西

校对丨李日晴

编辑丨董露茜

全文5474字,阅读大约8分钟

胡海泉太忙了。自2009年开始做天使投资,四年前开始做海泉基金,胡海泉的转型自然而然,他的敌人已经从过去的“自己”,变成了如今的“时间”。

生于1975,不知不觉胡海泉过了40岁不惑,距离1998年与陈羽凡组成羽·泉组合签约滚石出道也近20年了。人生还能有几个20年?胡海泉对音乐财经感叹:“我现在恨不得一天掰做几天用。”

对“胡海泉投资人”来说,他最大的敌人还真的就是时间。有创业者强烈要求见面聊,他会先在微信上筛选,“我们先在微信上聊吧。你希望融多少钱,出让多少股份?”无论是研究BP还是微信交流,如果得到远超过他心理价位的报价,他就劝对方:“不要太在意初创期的高估值,要看背后的资源和协同效应。”

对于那种胡海泉一眼就特看好的项目,他不会惮于明星身份,“好项目就要抢啊”。某一次,在一个项目的你来我往里,胡海泉心里已经笃定是一定要参与的,但取决于对方希望他以什么方式什么程度参与,至于最后结果如何,我问他,他耸耸肩,“那就看这局里大家要不要一起玩了。”

年底寒冬,在三里屯美嘉欢乐影城VIP室,我们见了一次。那天胡海泉刚刚结束一场节目的录制,正低头忙着在专辑上签字,不一会儿呼啦聚了一批工作人员要拍工作照,合影完毕,他再次坐下开始签名。一边签一边摇头,最近见了一家估值4亿元的节目制作公司。“凭什么值这么多钱,不是搞笑吗?”在他看来,对方也就是做过某知名综艺节目的后期,仅仅凭历史,还什么都没有做,团队就“敢报这个价,已经疯了。”

巨匠转型:从“经纪”到“内容”

2010年,胡海泉与陈羽凡离开华谊音乐后,自立门户创立了巨匠文化,旗下六大艺人黄健翔、郝云、李晨、李响、胡海泉和陈羽凡。胡海泉说,“相当于把巨匠单拉出来,专注做经纪业务的创意公司。巨匠不会像EQ那样,去养活录音棚,也完全没必要签一堆作者,养一堆视频导演和编导。”

2016年,巨匠启动转型。除了经纪业务,巨匠开始涉足“内容制作”,要改变一家公司的基因很难,2016年这一整年其实巨匠很多事情都在摸索当中。2017年初,巨匠的转型速度将会加快,胡海泉已经在看很多项目,也启动了在2017年要重点做的事情,团队还是原来那拨人。

此前,巨匠拿下了韩国CJ集团旗下嘻哈节目《Show Me The Money》的中国版权,本来计划2016年与乐视音乐联合开发制作中国版,但因种种原因,本土化内容的设计过程中遇到诸多问题,招商也没做好,便暂缓了。2017年《Show Me The Money》会是巨匠要开发的重点项目之一,预计会在2017年第四季度播出。

“嘻哈和电子是我最看好的两个趋势,因为它们都是一种生活方式,是最有可能跟消费及生活方式结合的音乐品类,最终大家就是要感觉和氛围。消费的主力在哪里,我们的战场就在哪里。”

胡海泉看嘻哈和电音并没有太久,2015年和李晨聊到做潮流品牌时,思考过要不要做嘻哈音乐节。在谈到这两个细分领域的投资时,胡海泉也提到确实还需要时间,“EDM是常态性消费,不过现在大部分电子音乐节在除上海之外的城市都还在培育阶段,嘻哈在中国也还很早期。但市场需求是大的,尤其是二三线城市的潜力。总之我尽最大努力不让自己成为先烈。”

1月11日,在海泉基金的年会上,胡海泉发布了以巨匠命名的首支文创产业基金——巨匠文创壹号基金,首期规模3亿元,涉及影视、音乐、经纪、网综和演出,这是胡海泉管理的第7支基金。

8年前,胡海泉开始以个人天使身份参与投资,3年前成立了海泉基金,基金管理规模13亿元。海泉基金资料显示,其所投资30多个项目83%的比例已经获得下一轮融资,零死亡率,代表性案例有艾洛维(宜清光电)、Ninebot纳恩博、Remebot柏惠维康、趣睡科技、Gowild公子小白、Crazybaby、睿米科技、老虎证券、太火鸟、美时医疗、咸蛋科技等。

胡海泉作为创始合伙人,目前掌舵两家基金管理公司:北京海纳百泉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乾祥海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此外,海泉基金旗下还有针对人工智能、智能硬件的合众创投基金、跨地区设立的辽宁金杨海泉股权投资基金以及名川资本(独立基金,且为赛富基金成员企业)。

据胡海泉介绍,海泉基金在基金业协会里挂牌的不是“海泉”的名字,但对外的品牌宣传统一用的都是“海泉基金”四个字。目前海泉基金里GP有三个人,投资经理以及全部工作人员加起来有十几个人。因为做基金是一件很务实的事情,一个人干不了,需要一帮人。

2010年,胡海泉与海泉基金联合创始人汪文忠共同创办北京中金海泉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胡海泉与汪文忠是认识了十八年的好朋友。而海泉基金还有一位创始合伙人名叫王昱,她在医院工作8年,转型为创业者在服装领域打拼了20年,后来又从传统行业经营者转身成为投资人。

胡海泉内心会有恐惧感,毕竟不是金融专业出身,他会大量看财经类书籍,别人在飞机上睡觉,他在飞机上看书。读了北大EMBA不够又跑去长江商学院读EMBA,2016年还考过了基金从业资格证考试。

海泉基金三位创始合伙人:汪文忠、胡海泉、王昱

“你立了这个项,对投资公司来讲,到底能不能投到有意义的项目?因为投资不是公益项目,你不能说你做的是政策型的,否则退出周期一到,就要玩完的。五年一到,我就要给LP解释一句为什么,OK,那还有两年你可以拖着,5+2一到,LP也疯了,你投的到底什么?投资是理性的,投项目就是要看成长性,如果这一批项目没有成长,也看不到退出,以后做GP很难的。”胡海泉说。

目前,巨匠文化产业基金已在细分行业展开布局,比如推动电子音乐节UMF(Ultra music festival)在国内落地(已在上海注册公司)、也在2016年投资了风暴电音节等。

巨匠之前,胡海泉有过多年音乐领域的创业经历。“EQ唱片还在做,我还是股东,一直持续投资在新的版权和新人上,但如果一直是这个模式的话,你很难退出的。”胡海泉说:“为什么现在巨匠转型做内容?因为大众消费带动内容消费市场,才能让公司有成长空间,否则我做一间唱片公司,就是做一张好的唱片,开一个发布会,(把歌曲)宣发到网络平台上,然后呢?守株待兔,而且没有演出。”

“这个时代让人很无奈的,一个开网店的都比一家唱片公司挣得多,如果是传统的经纪模式,公司很难长期留住人,而版权变现的周期实在太长了,不足以抵消掉投入。”胡海泉希望巨匠找到有成长性的内容,把巨匠打造成为“放大器”,而且不会用传统的模式去经营和管理它

“因为这种经纪模式不符合中国人的人性,还是传统唱片公司的套路。自媒体时代,年轻人都愿意自己搞,没有新人能红到马上开演出赚到钱,如果唱片公司自己不做演出商的话还是很难活下去。”胡海泉说,巨匠之所以选择投嘻哈节目投电音不投资别的领域,就是因为看好未来的趋势——音乐消费就是场景消费,这是未来的流行音乐

胡海泉还投资了PYRO,正在以投资人和顾问的身份帮PYRO融资。

2015年4月份,胡海泉接触到电⼦音乐平台PYRO(Web&APP),这家公司希望连接中国年轻人和全球唱片公司、国际DJ及中国本⼟音乐⼈,创始人Spencer来⾃自英国伦敦,是一名DJ和音乐总监。对于我提出“主流电音用户会聚集在主流平台,专业用户会自己翻墙”的疑问。胡海泉笑道,“我相信终归会有一个电音工具化的平台在内地出现,用户不需要再翻墙了,但一定能做到什么程度呢?这个还看不出来,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趋势。”

有趣的是,胡海泉手里还有一个神秘项目还没有推出,这是一个与音乐相关的全球性平台,已经拉了一帮很牛的音乐人加入,“别忘了我20年前是一个编曲。现在音乐的定价权不在音乐人手里,也不在版权代理公司手里,这太不合理了。只要对音乐人有帮助,我就愿意参与,不是用投资的眼光去看这个事情的价值。”

“三妙诀”:学习力、资源整合力和时间分配效率

胡海泉对我来说一直是“面容模糊”的。

见到胡海泉的大部分背景都很嘈杂,他身边围绕着很多人,他一直忙着打招呼、互相介绍认识、上台介绍战略合作、与人合影以及忙着坐下来谈合作。

胡海泉说话简单、直接、高效,回答问题会非常顾及别人的感受。即使是在吃饭时非常放松的状态下,他也一直在微笑,眼睛里偶尔会闪过一点“迟疑”,那一瞬间,你会怀疑自己看到了一个“焦虑的胡海泉,看起来云淡风轻,心里其实挺着急的”。

在繁忙的日程表上,除了吃饭和睡觉,胡海泉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工作上。2016年,他称自己看了超过1000个项目,上厕所都在看BP。即使如此,与演员出身的投资人任泉不同,胡海泉并没有放下本业,他仍需花相当多时间在自己的“艺人IP”上。

2013年,“羽泉”组合拿了《我是歌手》的冠军,此后开始做《中国新声代》、《最美和声》、《中国好歌曲》的导师。胡海泉自己也开始担当各大卫视创业节目的导师/嘉宾,频繁出现在各种“拉流量”、“拉好感”的热门综艺节目里,比如《奔跑吧,兄弟》、《十二道锋味》等。

在2017年初,胡海泉又出现在北京卫视“音乐+喜剧”的《厉害了,我的歌》,变身美少年与艾伦搭档来嘻哈Rap。最近在央视财经频道一档与极客相关的“荒野求生”体验的真人秀节目上,嘉宾需要在恶劣的环境下把VR、3D打印、脑控技术、智能驾驶、定位搜救等前沿科技展现给观众,胡海泉也是这挡节目的嘉宾。在录制节目的过程中,胡海泉在沙漠里吃了一嘴土。

在巨匠文化已经工作了三年的宣传齐放告诉我,胡海泉自己的时间现在真是少得可怜,经常两天跑四五座城市,到处赶会。除了在公司的时间,有空了都会尽量赶回家里,尽管大多数情况都是回一晚,又匆匆离开。

“一天开五六个会很正常。我记得去年有一天,大概是下午3到5点的样子,我们用了巨匠四个会议室,分别见4拨人。”汪文忠对音乐财经说,一拨是见餐饮品牌的加盟商,一拨是见投的创业团队,一拨是电视栏目的编导,要对一下录节目的事情,一拨是巨匠文化的同事,因为胡海泉不仅仅是基金的管理人,他还是巨匠公司的CEO。汪文忠说:“他经常要在同一时间不同的身份之间转换。”

音乐事业方面,除了早期羽泉那些传遍大江南北的歌之外,近几年羽泉还在坚持出专辑,但并没有在市场上激起水花,每年一次的圣诞演唱会也已成为“常规”,再玩也无非是加一点VR之类的新概念。无论市场情况如何,人生处于哪一个阶段,胡海泉觉得自己还是要有做“音乐人”的本分。

对于自己能在投资圈立足的原因,胡海泉有三个秘诀:第一、谦虚,要具有持续不断学习的能力,有旺盛的好奇心和自律能力,跨界要跨得专业;第二、资源整合,事情如果做得不好,一定和资源没有整合好相关,无论是娱乐圈、投资圈还是创业圈,资源整合能力非常重要;第三、时间分配效率,他大概在这方面有点焦虑,只能尽最大努力处理最重要的事情,有时为了谈合作,和合作伙伴聊一个通宵是常事。但是如果聊了一个合作,对方推进速度和执行能力太慢,不知不觉似乎要黄了的时候,看上去很温和的海泉也会恼火。

“有时候一些合作,走不下去最后还是价值观的问题,因为大家始终理念不同,但又是朋友。”胡海泉在看到不合适时会选择及早抽身,早先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麦特文化创始人陈砺志做媒体出身,在电影营销界非常有名,公司当时另一位合伙人是杨伟东(现任阿里音乐CEO、优酷土豆CEO),胡海泉也是合伙人之一。当公司慢慢发展到100多人,成为一家围绕客户服务的营销公司的时候,胡海泉觉得这不是自己要的,很直接就谈分家了。2013年,他在接受采访时,曾告诉我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当然,麦特文化后来转战电影投资也十分成功。

胡海泉是狮子座,火象,工作狂人,要强,记性好,什么话题都能侃侃而谈,即使亲和力已经炉火纯青,但在意见相左时,他会非常坚持自己的判断。后续很多事情落地时,精力不够的胡海泉选择不去亲力亲为,而是为创业项目扮演好投资人的角色——为项目站台、对接资源以及帮助项目下一轮融资上。这与音乐行业另一位知名歌手汪峰的选择不同。汪峰以创始人角色推出了FIIL耳机和碎乐APP,胡彦斌的选择也是成为一名创始人,他创立的牛班教育也已占去胡彦斌的大部分精力。

胡海泉对餐饮业也大有兴趣,他一贯对吃的极其挑剔。巨匠在北京朝阳的双井开了一间日餐厅,胡海泉笑,“它也是一个文创项目,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吃,还有情感联系,只不过最后是以餐饮的形式埋单。”胡海泉想了想,又补充道,“不好吃当然肯定不行,消费者一定是因为好吃来这里,不会因为是谁的粉丝第二次还来这里。”

“一些基金在卡位,一些基金在乱投”

巨匠文创基金一开始给我的印象可能是定位为巨匠的直投部门,拿巨匠文化的钱投资一些泛娱乐行业的相关项目。不过胡海泉澄清道,基金的架构设计并非以巨匠文化为核心,而且已经启动募资。

“我作为主要的GP,会负责看项目把钱投出去,但如果是巨匠公司投资的项目,这个文创基金也可能会跟投,会投资我们看好的导演、制作团队,或者Ultra这样的项目,基金要的还是回报率。”

文创行业骗子多,胡海泉说自己没有这样的担忧,他一个电话打出去,5分钟内就能知道创始人靠不靠谱,是不是在吹牛。另一方面,因为自己做内容出身,清楚什么是好内容,做好内容有多难。正因为“好内容”有偶然性,如果要求持续不断的生产出好内容,就应该投资这样的幕后团队,不然也是一句空话,这一点在巨匠要转型做内容公司方面也非常重要。

胡海泉看投资项目有一个九字方法论,“做什么?”、“谁来做?”、“怎么做?”这三个问题问明白了,基本上投还是不投也就清楚了。对于种子轮的项目,一般来说感觉对了,半个小时胡海泉就会决定投还是不投,因为太早期,风险大,其实投的还是人,投了之后,他也特别愿意到处出面,为项目站台,在他看来,这是明星投资人的优势,也是为吸引优质项目所做出的承诺。

由于是明星,客观上是在为品牌站台。无论代言还是投资,也会存在声誉风险。例如代言借贷宝,羽泉的广告曾在地铁里贴得到处都是,在该公司裸条风波愈演愈烈之时,作为明星难免会被舆论波及。而当年的土曼手表跳票风波也如此,那时投资领域的胡海泉尚在学习阶段,为项目背锅也被网友骂过。

作为投资人,胡海泉讲到自己曾错过一个优质的好项目,因为当时预见退出周期实在太长,而且不能以个人投资者的身份投,对方要求他投基金。事后胡海泉对我回忆他十分懊恼,连声叹气“真没想到”。他调侃说,“我以为我还能将他一军,结果人家没着哈哈,后来他找了一个很大的基金投了一大笔钱,可惜了,错过一个机会。”不过,胡海泉自己又接着说,“虽然错过这个项目,其实到今天我也不看好这个平台的模式,即使是IPO了也很难长期走下去。”

胡海泉会很看重创业者在创业领域是否有“资源”。在他看来,创业者要从激烈的竞争里脱颖而出,如果有不可复制的“资源”,比如擅长政府关系,或者人脉深厚,都能为项目背书。因为创业不是童话,仅仅靠一个Idea就能成功的是极少数。总的来说,胡海泉是一个比较谨慎的投资人,只有自己看得懂的项目才会投资。

为什么文娱行业很多投资让人看不懂呢?胡海泉感叹,有时候不是泡沫,而是有基金在做产业布局的故事,要对自己的LP有所交代,有时候确实很多基金是在乱投资。

“这是卡位的事情,你不知道谁会成为最厉害的,又不能不投,这些公司有业绩吗?也有的,因为市场有成长性。我这个角色其实更好,我比那些人更懂娱乐产业和文化,这个行业更看资源和人脉,退出又是一个很长的阶段,所以我就做我擅长的部分。”

2017年,想必胡海泉对于如何管理时间会更有心得体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胡海泉, 巨匠文化, 海泉基金, 投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