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收视率再跌!明星投入水涨船高,陷入政策风波的《歌手》还能“逆战”吗?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1-23 12:11 点击:
【字体: 】   评论(

如何挽回越来越挑剔的观众,同时培养自己新的粉丝,改革对于一个已经走过4季的老牌电视节目来说的确势在必行。

文 | 宋子轩

校对丨李日晴

编辑丨安西西

昨晚22点36分,年仅22岁的迪玛希用一首经典的法语歌曲《一个忧伤者的求救》将更名和赛制更新后的《我是歌手》重新拉回到了大众的视野中。

这位来自哈萨克斯坦的高颜值歌手也凭借高水准的发挥,成为了昨晚《歌手》中最受关注的对象,截止到今天上午11点左右,迪玛希仍旧占据着新浪微博热搜榜的头名。

从昨天《歌手》第一期的情况来看,节目进程相比之前几季要紧凑的多,无论是观众夸张的动作与表情,还是主持串场的过程;无论是歌手经纪人(本季为合伙人)的戏份,还是洪涛宣布结果的环节,都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压缩。

不过根据最新的公开数据显示,昨晚《歌手》首播的CSM52的收视率仅为1.324,这甚至比收视惨淡的《我是歌手4》的首播成绩还要低。

这档老牌综艺节目在经历种种风波后,收获如此的成绩,还能实现“逆战”吗?

风波下的质疑

不久前,就有网络爆料,作为湖南卫视今年的头档主打综艺节目《我是歌手5》由于没有拿到2017年第一季度的音乐牌照,要么面临改版,要么退出周末黄金档。

2013年10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手调控真人秀节目,对于音乐类节目的规定是“每季度总局通过评议会择优选择一档歌唱类选拔节目安排在黄金时段播出,其余不得安排在19:30-22:30之间播出”。这个规定也意味着每年获得牌照的节目不会超过4个。

但由于2016年《我是歌手4》总决赛直播超时,广电总局收回了音乐牌照。有消息称,2017年4个季度的牌照已经发给了江苏卫视《歌声的翅膀——更好的未来》、北京卫视《最美和声——跨界歌王》、浙江卫视《中国新歌声》和东方卫视《中国梦之声——天籁之战》。不过,各家电视台均未对以上各种消息进行官方回复。

除了牌照问题,传闻中会出现在首发阵容中的张敬轩也最终无缘节目发布会,政策的尴尬让原本第四季就收视惨淡的《我是歌手》陷入了舆论的质疑。

统治力不再

作为芒果台的王牌综艺,《我是歌手》在2016年进入第四季,不过除了张信哲的《信仰》带来了小规模的刷屏之外,各社交媒体和互联网平台的话题热度与之前的三季相比,有了非常明显地下降。

尽管在去年国内主要的音乐类综艺节目中的平均收视率仍旧位居新歌声之后排名第二,不过对于其他节目,《我是歌手4》已经失去了以往明显的领先优势。

虽然其中一大因素在于《我是歌手4》仅仅通过芒果TV网络独播,不过对比前三季的成绩,《我是歌手》进入瓶颈期已经成为了不争的事实。不仅平均收视率低于以往各季,成绩与第三季出现了大幅度下降,甚至当季各期的收视率基本都低于前三季。  

数据来自网络公开资料

虽然去年拿下了伊利金典有机奶6亿元冠名费的大单子,不过改版后的《歌手》能否重新焕发生命力和活力,前景并不明朗。网传,从2016年开始,就已经有不少广告客户流向了其他一线卫视。

资源匮乏、入不敷出,如何“逆战”?

随着几年间国内电视屏幕上音乐类综艺的此起彼伏,加上真人秀等其他类型综艺的兴起,除了自身的问题外,这一季《歌手》所面临的竞争压力更是空前。如何挽回越来越挑剔的观众,同时培养自己新的粉丝,改革对于一个已经走过4季的老牌电视节目来说的确势在必行,除明星阵容外,节目的赛制仍是寻求突破的重点。

根据洪涛在开播发布会上的介绍,此次《歌手》赛制最大的改革在于加强了竞技和淘汰机制,除了第一轮是两周淘汰一位之外,之后期期都有淘汰。同时,除了以强化竞技元素来增强节目的可看性外,节目还新增了“逆战”和“挑战”的新概念。“挑战歌手”,即从未踏上过《歌手》舞台的新歌手;“逆战歌手”,则涵盖了四季《我是歌手》中的实力与人气唱将。

从第二轮开始,每一轮第一周开始采取双补位赛事,挑战歌手和逆战歌手同时补位,八位歌手中要走一位。第二周两周累计末位进行淘汰。洪涛表示:“一个歌手在乐坛立足,既要在同辈中出类拔萃,也要受得住后浪向前推,更要能接得住前辈的回马枪。”

本季挑战歌手民谣音乐人赵雷

当然赛制的改进能在多大程度上增加节目的新鲜度,恐怕还是要看歌手的阵容。

《我是歌手》第四季为了创新,对以往的赛制进行了调整,不仅将7人排位赛改成了8人抢位赛,还在节目中加入了向乐队致敬的环节。不过由于首发名单的平淡,第四季第一期的成绩十分惨淡,全国网收视率1.0%,收视份额6.26%,较第三季首期出现了大幅度下滑,直到第四期张信哲补位,收视率才开始有所好转。网传,《我是歌手4》节目组为了提高收视率,在以重金请来了张信哲后,还以150万每集的高价请来了“英皇一姐”容祖儿,才将将补齐了阵容的短板。

从《我是歌手》以往阵容的情况来看,作为一线大咖,港台歌手的占比很高,不过仍将面临与其他节目的“资源同质化”问题,《歌手》的首发阵容中,林忆莲今年刚刚作为导师参加过由灿星制作的《中国之星》,萧敬腾更是综艺节目的红人,不仅以嘉宾身份参加过《谁是大歌神》,而且以导师身份参加的同为浙江卫视的《梦想的声音》在本月20日刚刚收官。

内地资源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谭晶在今年参加了《蒙面唱将猜猜猜》,作为“综艺达人”的张杰也是本次的逆战歌手,首发名单中的袁娅维难免还被人们贴着《中国好声音》出身的标签。外加内地本就缺乏资源,经孙楠第三季退赛后,内地歌手参加竞唱类节目势必会更加慎重。洪涛也坦言:“《歌手》是一个资源消耗非常大的节目,怎样请来既对音乐有出神入化演绎,又符合大众期待的歌手,决定了节目能否取得成功。”

除此之外,在综艺节目爆发的2016年,关于节目制作费用水涨船高的消息已经层出不穷,单期制作费上千万已经是入门级水准,据湖南卫视节目制作人谢涤葵导演表示——通常投资1亿的节目大概有6、7000万花在明星身上。

而音乐综艺节目在音乐团队方面的投入也马虎不得,一是观众随便比较就能听出差距,二是参加像《歌手》这样节目的巨星也绝不想因为节目制作、硬件设备等等因素的让自己的表现存在不必要的瑕疵以跌落神坛,势必对节目组有更高的要求。所以音乐综艺节目的制作费可能就首先花掉了大部分冠名收入。

显然如何解决歌手资源不足的问题,如何把节目长期规划与现实资源存在的矛盾协调好,仍将是《歌手》亟需解决的问题。此次在赛制上,加入了“逆战”环节,人气选手的回归似乎在缓解资源问题外,也给节目的“星味”上了一道双保险,不过是否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审美疲劳,目前还未知。

在节目周期高于歌手资源累积速度的情况下,在观众审美升级对赛制创新有着更高要求的情况下,在明星投入、制作投入水涨船高的情况下,《歌手》实现“逆战”成功的道路似乎已经困难重重。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歌手, 收视率, 迪玛希, 狮子合唱团,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