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音乐小镇正袭来,2020年1000个特色小镇中,能建成几个以音乐为核心的小镇?

董露茜 于墨林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1-19 11:26 点击:
【字体: 】   评论(

当建设特色小镇可以说已成一项“基本国策”时,行业已在绸缪布局。不过,到底能建成几个呢?

文 | 董露茜 于墨林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安西西

在中国南部,珠海一个拥有800多年历史的古镇上,一个关于“古村落+音乐节”的模式已经尝试了长达六年时间。

珠海沙湾是珠海市的特色小镇,北山是沙湾古镇的核心区域,村内保留了大量的明清时期的古建筑、民居住宅。2010年十一期间,这个古镇出现了一个音乐节品牌——北山爵士音乐节,音乐节在当地的北山戏院举行,邀请来了十支世界顶级乐队,规模不大。2011年4月,第一届北山世界音乐节举办,此后两个音乐节品牌每年举办。

音乐节创始人薛文的父亲薛翊汉是著名军旅版画家,几十年来坚持写生,一直对古建筑保护开发情有独钟。薛翊汉在2008年底临终前曾将古建筑保护遗愿嘱托给两个儿子薛文和薛军。起初兄弟俩尝试在当地做画展和摄影展,但效果甚微,直到他们找到了音乐节这个模式,让音乐与古村落、古建筑、艺术文化、美食以及市民精神文化生活互动起来,才算把北山这个“静态”的小地方“动起来”。目前,北山村已经举办了十一届爵士音乐节和世界音乐节,也已挂牌成为珠海的文化创意产业基地。

在漫长的“经济先行、历史让路”的发展岁月里,绝大部分沉淀了民族文化的小镇都被淹没在了城市化的浪潮里,默默无闻。然而,随着国家和地方政府看到文化的价值,越来越多未经工业化洗礼的小镇,开始了它们的摸索升级之路。

河北周窝正在紧锣密鼓建设音乐小镇,与北山不同,周窝的侧重点是乐器产业。

周窝的优势是民居院落排列整齐,具有典型的北方民居特色。此外,附近还有一家生产西管乐器的金音乐器集团。这几年,该小镇先后举办了一些活动,比如音乐节、吉他文化节和乡村艺术节等。2012年,武强县启动了周窝音乐小镇建设,先后聘请中央美院建筑学院、北京798艺术中心制定完成了小镇改造规划方案和旅游接待方案,还聘请天津大学建筑学院编制了《周窝音乐小镇整体区域规划》。负责周窝音乐小镇的包装改造及运营的文化公司表示,在小镇建设过程中,充分尊重了旧有民居的历史价值,没有大拆大建,而是在其中增添音乐元素。

成都在不断推进音乐城市相关的建设,成都鹤鸣被称为“中国道家发源地”,正在建设特色小镇,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的业态主要是音乐酒吧、音乐工坊、音乐咖啡、音乐茶道、养生汤池、会议中心、泰国馆、西餐馆、酒坊、电影广场等。

2016年12月10日,谢春花、蒋亮的声音系统和Trip Fuel三组音乐人去了合肥的一个小镇演出,同时也算是为合肥三十岗乡崔岗村王大郢音乐小镇揭开面纱。该音乐小镇一期已完成80%,预计2017年10月全部完工。该项目同样是一座老旧村庄改造项目,项目占地面积约70余亩,改造后总建筑面积约13000平方米,按照“如何留住乡村、如何展示乡音、如何体现自身的文化魅力”的理念打造,目前区域主业态为众创空间、音乐酒吧、餐饮、客栈、咖啡馆、艺术家院落等,希望打造成为一座国内一流的音乐小镇。

建设特色小镇大潮,差异化是核心

关于特色小镇规划的兴起,起源于该规划的发源地浙江省。中央目前大力推动建设特色小镇,其实也是为了提振实体经济,在浙江等地,实体经济确实正在通过特色小镇的集群转型到小而美。

2014-2015年,浙江省特色小镇的建设,是促进全省创新发展的一项发展战略,在2015年5月习近平浙江考察后,9月中财办刘鹤一行赴浙江调研特色小镇,随后年底习近平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特色小镇工作给予肯定,为2016年特色小镇成为国家政策奠定了基础。

我们可以通过这段数据来感受:2015年浙江省杭州市GDP达10053亿元,成为国内第10个万亿级城市。而在支撑杭州发展的引擎中,梦想小镇、基金小镇、云栖小镇、跨贸小镇等特色小镇作为杭州市创业创新的重要平台,发挥了重要作用。据统计,2015年,浙江省首批37个特色小镇的新入驻企业达3207家。

以浙江的云栖小镇为例,这个由阿里巴巴的首席技术官、阿里云的创始人王坚博士担任名誉镇长的小镇,以云计算为代表的信息经济产业为核心,在建设一年后的2015年,实现了涉云产值近30亿元,完成财政总收入2.1亿元,累计引进企业328家,其中涉云企业达到255家。这是龙头企业能带来的影响力。

柯岩酷玩小镇是以体育旅游为核心的特色小镇,小镇计划利用3年时间,以体育运动、山水休闲为主题,把柯岩规划成高端休闲区、山水游乐区、大众运动区三大片区。柯岩小镇的项目包括公共设施、体育运动以及休闲旅游三大类,除公共设施外,相关项目共有11个,预计总投资110亿元,其中投资80亿元的“东方山水”综合体,和总投资12亿元的浙江国际赛车场是柯岩酷玩小镇的两个核心项目。

“小城镇建设可以补齐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农村发展的短板。在很多中西部地区,城市的发展顾不上周边农村地区,但小城镇的基础设施可以延伸至农村,公共服务可以覆盖至农村。”住建部村镇司副司长王旭东表示。

2016年7月,国家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下发了《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8月住房建设部发布《关于做好2016年特色小镇推荐工作的通知》。10月14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关于公布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的通知》,认定127个镇为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并公布特色小镇名单。同时,还发布了《住房城乡建设部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关于推进政策性金融支持小城镇建设的通知》,以推进政策性金融支持小城镇建设。

除此之外,特色小镇也被写入了近日国务院下发的《“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中。根据旅游业“十三五”规划,在旅游+城镇化、大力发展乡村旅游等发展框架下,特色小镇建设将进一步走上快车道,也将建设一批旅游风情小镇和特色景观名镇。

在最近的省级两会上,很多代表也就针对如何建设特色小镇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例如,历史重镇陕西人大代表建设特色小镇要“差异化”,首先要明确其概念,是融合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功能的创新创业发展平台,虽然“小”,但凭借其突出的特色吸引了游客并带动了当地经济发展。

所谓特色小镇,确实重点在于“特”字,其要求有与众不同的核心产业。

除了一些以新兴产业,如私募基金、互联网金融、创意设计、大数据和云计算、健康服务业,或其他智力密集型产业为核心的小镇之外,也还有以当地特色产业为核心的小镇,而这其中就不乏有些以文化为特色的小镇。电影小镇、体育小镇、戏剧小镇、音乐小镇,所有目前我们可以看到的特色小镇概念中,文化内容成为差异化特色小镇的核心。

还不属于特色小镇的吴江七都,也以打造文化旅游的特色发展小镇,而其中就包含了音乐版块。2016年,七都加快推进音乐文化旅游发展。蜗牛数字COSPLAY音乐节、太湖迷笛音乐节、VAG Family春水会、首期Monkey Jump、太湖迷笛电子音乐节、迷笛&诚品水岸音乐会等成功举办。虽然七都的发展没有全盘依靠音乐,它还凭借国学进一步推广自己的文化标签,但单独以音乐产业为核心的小镇也并非不能存在。

除了各省级政府在政策上的积极响应,企业们也正在对此做出积极反应,比如融创中国和乐视。日前,融创中国主席孙宏斌就在中金国际组织的投资者会议上表示,融创和乐视已经开始在特色小镇的开发上进行合作。

还有华谊的电影小镇。2012年5月,冯小刚和王中军、观澜湖集团主席朱鼎健在北京成立合资公司,打造电影旅游商业项目,计划在2016年底完成20个电影小镇的签约项目。从2017年开始,华谊将用百亿元投资,打造1个电影世界及3个电影小镇,并保持每年建设开发3-4个小镇,预计每年吸引千万观光流量。同样,在2016年11月,华策影视也与景域文化成立合资公司,将探索打造垂直旅游行业的影视内容开发、投资与整合,为消费者提供更丰富的旅游类影视产品。

投资小镇能带来的回报,早已有成功案例。IDG以800%的投资回报率退出乌镇,成为被媒体津津乐道的例子。而乌镇的能力无非来自于自然环境、地理位置的优势,再加上因地制宜的管理、整改措施,但文化所能带来的影响力会更深远。2013年,乌镇开始打造自己的乌镇大剧院,举办乌镇戏剧节、世界互联网大会来吸引更多的人关注到乌镇。

那么,以音乐为核心的特色小镇,只要运营得好,想来不会比乌镇的投资回报差。

大潮里,如何能真正把音乐小镇做活做火?

建设特色小镇,在商业地产和文化旅游领域也有诸多探讨,最大的担忧是别做成了“房地产小镇”。

中国城市化促进会副主席陈炎兵在一次谈话中表示,“实体经济主导的特色小镇集群还需要进一步发挥市场作用,同时对产业选择要精致细化,避免圈地建成的老思路。”

上海交大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士林也批评道,现在大多数特色小镇跟以前搞园区、景区一样,主要是为了圈地搞房地产。“根据我们研究新城新区的经验,小城镇吸纳人口的能力更加有限,如果不切实际地开发,势必把目前大中城市的卖房难转移到小城镇中去,甚至出现空城、鬼城、烂尾楼等小城镇的新问题。”

那么,打造音乐小镇的基础呢?首先、音乐是人类得基本娱乐消费需求,人人离不开音乐。随着消费升级,人们对于文化的需求逐渐提高,近几年户外音乐节也深入到各个地方,培育了市场。此外,年轻人在音乐社交平台上的活跃度,也凸显了青年用户对音乐的需求,换句话说就是市场有了。

其次,有了市场,自然就会促进供给一方的生产,2016年围绕刺激优质内容生产的平台也越来越多,加上资金的投入,优质内容在达到某一临界点时也会出现爆发式的增长,从而会促使音乐产业的每个环节逐渐被完善。在经历了盗版、流媒体等新媒介打击后,正在走上坡路的音乐产业,完全可以成为音乐小镇的发展核心动力来源。

如何打造音乐小镇呢?人们通常第一个会想到的是“音乐节+旅游”。对于特色小镇建设来说,在文化产业形成生态后,旅游业则会为小镇带来更多的流量和经济效益,音乐节+旅游的概念已被验证其成功性。比如2014年巴塞罗那的春之声音乐节,给当地带去了9400万欧元的经济影响。

除了活动,有影响力的音乐人和音乐作品也能给城市或小镇带来历久弥新的直接的经济影响。诞生了披头士的利物浦,每年无数人会前往参观他们演出过的洞穴俱乐部;又比如独立音乐人李志的铁粉,到了南京总要去歌里唱过的地方看一看;而一首陈绮贞的《九份的咖啡店》,让无数文艺青年到台湾领略九份的情怀。

其实相比于电影和体育IP,可高频次听的音乐,给普通人带来的影响可能更潜移默化且持久,而这大概也是世界上有众多音乐之城,但却只有几个电影乐园或电影之都的原因。

此前音乐财经翻译过一篇关于打造音乐城市的报告,其中提到了音乐城市需要的8个要素:艺人与音乐人、繁荣的音乐演出市场、开放的音乐空间与场地、观众包容度和参与度高、拥有唱片公司和其他音乐相关企业、各级政府对于音乐产业的支持、更多相关的城市基础设施、音乐教育。

想要把以上要素都建设起来,这需要时间和空间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在培育小镇一批小微企业的过程中,短时间内很难看到成果,需要给当地企业的成长时间。而且地方应建立良好的融资环境和投资渠道。比如构建以音乐项目为核心,以城市投资及旅游投资为支撑,多种投资平台相互协调的投融资框架结构。建设小镇离不开政府的支持,这也促使小镇管理者开放思路,在培育市场的过程中,按照市场规律扶持以及给予政策支持,更多扮演服务者的角色。

对于有历史沉淀的古镇,当地人可能经济上并不富裕,却是传统的继承者与拥护者。有时候,城市里的外来者怀抱理想主义而来,却可能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铩羽而归。小镇升级大潮中,可承载的内容特别多,可能性无数,音乐小镇就是能聚合无数能量的可能性之一。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小镇, 薛文, 周窝, 音乐城市,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