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买唱片了,单曲、神曲将成为乐坛主角

chinambn  | 晶报 |  2014-10-28 10:59 点击:
【字体: 】   评论(

虽然,现在许多的华语乐坛颁奖礼,一到年底就发愁怎么凑出年度十大专辑和十大金曲,但神曲其实却从另一个角度,解决了这个专业问题。

神曲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从央视春晚大张伟的《倍儿爽》开始,今年国内的神曲市场就一直“精品”不断。王蓉的《坏姐姐》、“筷子兄弟”的《小苹果》、约瑟翰·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直到近日王蓉再接再厉推出的年度第二波神曲《小鸡小鸡》。虽然,现在许多的华语乐坛颁奖礼,一到年底就发愁怎么凑出年度十大专辑和十大金曲,但神曲其实却从另一个角度,解决了这个专业问题。以这个情形发展下去,中国迟早会有自己的年度神曲颁奖礼,直到可以划分出“最佳神曲新人”、“最佳国语神曲”、“最佳摇滚神曲”、“最佳神曲天王”和“最佳神曲天后”等等奖项。

神曲发展更细分化

同样的神曲年份,但今年的神曲发展趋势,也已经向着更细分的方向发展。比如约瑟翰·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就很明显是主打情怀,堪称是神曲界的朴树或张楚。而近期发行的“至上励合”回归单曲《鸭梨大》,更可以看成是主流唱片公司和艺人,对于神曲这块市场的愈发重视。连一向高冷、潮流和时尚的韩流式偶像男团“至上励合”都神曲了,未来……真的不敢想像。

而洗脑的神曲依然还是主流,比如“筷子兄弟”的《小苹果》,就堪称是今年的最佳神曲。尤其是这首歌曲对于神曲的定义和象征意义,甚至可以让它在中国神曲历史上,书写上里程碑的功绩。而王蓉的《坏姐姐》和《小鸡小鸡》,则在洗脑的基础上,誓将无节操、无底线进行到底,无聊的内容、恶俗的挑逗,都在最大限度上维护着神曲这个词在恶俗层面上的尊严。神曲不能真正进入大雅之堂,都是王蓉们给害的。

最让人大失所望的反而是原本被认为神曲鼻祖之一的“凤凰传奇”。他们在今年发行的专辑《最好的时代》里的作品,相比王蓉和“筷子兄弟”的年度神曲,显然是越来越主流、越来越正常。所以,从神曲的意义来讲,今年也是“凤凰传奇”最“失败”的一年。

神曲走向更专业化

当然随着神曲的越来越普及,它也开始由一种传播途径,慢慢变成一种现象,自然也就改变了关于它最初的定义属性。神曲之神,原本其实就是神经之神、神神叨叨之神,是绝对的贬义词,也是对由网络途径传播、歌词内容低俗、录音制作粗糙、作品旋律洗脑的歌曲之统称。而神曲的“出品方”,最开始也大多数为不受主流乐坛待见,小打小闹、小本经营的草根歌手或者不入流艺人。

不过,随着神曲能够带来的影响力和市场效应日益扩大,这两年演唱和制作神曲的,也越来越有着专业化的趋势。像老猫和王蓉的组合,以及今年“筷子兄弟”的《小苹果》,他们能够在神曲界翻江倒海,绝对离不开精准的市场定位,以及互联网思维的营销推广。不同的则是有人拼节操,有人拼旋律而已。

而另一方面,因为神曲越来越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因此也使得很多并非传统神曲定义的歌曲,因为其本身的话题性,都被归入神曲的行列。比如今年“中国好歌曲”冠军霍尊的《卷珠帘》,以及前段时间推出的张洪量作品《神曲》,都可以算作这个范畴。后者虽然名字就叫神曲,其实是一首很高雅、很艺术的实验作品,但正是因为它的晦涩难懂,以及比较引人注目的歌名,最终让它在短时间内形成了话题,所以也就被当成了神曲。也可以说,如今的神曲这个概念,其实已经越来越和以前的K歌、金曲、热门歌等等概念相重合。最大的不同,就是以前的流行曲,都必须旋律好听;如今的神曲,则既可以是旋律很洗脑类型的,也可以是歌曲本身具有话题性的,如张洪量的《神曲》、约瑟翰·庞麦郎的《我的滑板鞋》那样其实并不好听的歌曲,同样也能成为神曲。

神曲代表着一个音乐转型的时代

“至上励合”这种花样美男团也来神曲市场插足,更说明目前乐坛内部的一种变革,即从传统唱片公司向数字音乐时代的一种转型。众所周知,以前传统唱片公司时代的乐坛,专辑才是一个歌手真正的成绩单,是检验这个歌手的唯一业内标准。而随着数字音乐的兴起,专辑这种格式的被打破,如今的歌手再也不会把出版专辑,当成是自己阶段性的终极任务。单曲才是这个乐坛真正的主角,这种碎片化的大环境,也势必影响到音乐的方向。所以神曲的时代之前提,其实就是单曲时代主宰乐坛的大背景。

所以,不买唱片的你也就不要嘲笑这个神曲时代了。

来源:晶报

原标题:单曲时代再不玩神曲我们就老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