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六座格莱美奖得主Daniel Ho:95%的艺术和5%的商业才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

赵星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01-07 11:44 点击:
【字体: 】   评论(

“95%的艺术和5%的商业,不会给合作的音乐人任何需要履行的附加条件,因为合作的许多音乐人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会让努力的人得到他们应得的报酬,这就是我们的运营模式。”

文丨赵星雨

校对丨李日晴

编辑丨李斌

Daniel Ho,这个名字在国内的音乐圈并不为人所熟知,但他却是包括最佳制作人、最佳夏威夷音乐专辑和最佳滑音吉他(Slack-key Guitar)歌手等奖项在内的六座格莱美奖得主,是一位技艺精湛的Ukulele演奏家、音乐制作人和滑音吉他歌手。

Daniel Ho和太太Lydia一起创立的唱片公司Daniel Ho Creation已经发行过近百张唱片。前不久,Daniel Ho来到北京,与内蒙古草原的音乐家合作,制作一张有浓郁游牧特色的原生态音乐大碟,希望冲击2018年格莱美国际音乐大奖。

在酒店的咖啡馆里,音乐财经对Daniel Ho和Lydia进行了专访。因为关于他们的公开资料不多,我们在采访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在想象中,一位获得六座格莱美奖的音乐家,可能会比较大牌。

见面之后,Daniel Ho很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他的太太Lydia细心地拿过桌上的盘子,扣过来,然后把我们的录音笔轻轻放上去,当作一个小小的演讲台。每次轮到Lydia说话的时候,Daniel Ho就会把这个小讲台挪到她面前。

采访中,Daniel Ho会很认真地听我们的问题,Lydia也在一旁仔细记录。说到对方和自己所爱的音乐时,二人的眼神里都带着光和小小的调皮。而在问到对方应该回答的问题时,Daniel  Ho和Lydia也会微笑着看对方,在一些细节处互相补充。

有趣的是,Daniel Ho有时说着说着自己就会笑出声来,表情单纯,像个孩子。二人专注又小心地运营着自己的公司,除了与合适的唱片公司、音乐人合作,他们并不希望有商业化的主流娱乐公司和只求利益的资本流入——Daniel认为,这些会给音乐人,特别是禁不住诱惑的年轻音乐人们带来一定的阻碍。

他说:“许多年轻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取得了成功,这些取决于个人的选择,比如Justin Bieber、Britney Spears,他们会去与别人取得联络,进行运作等等。但是对我来说,音乐是一个十分缓慢的积累过程,我在超过25年的时间里进行不同的尝试,也去学校学习专业知识,我不想做相同的音乐,同样的专辑,想一点点挑战自己。这些也都是听众能感知到的,他们不仅能听出你的努力、改变与对音乐的热情,如果你只是想出名,他们也能分辨出你的目的。”

“95%的艺术和5%的商业,不会给合作的音乐人任何需要履行的附加条件,因为合作的许多音乐人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会让努力的人得到他们应得的报酬,这就是我们的运营模式。”Lydia补充道。

摄影:王华中

成为音乐人的契机

Daniel是一位在夏威夷出生的美籍华人,从小就对音乐和乐器充满了好奇。四岁时,妈妈给他买了一架红色的小钢琴,并教他弹奏《玛丽与小羊羔》,这是Daniel第一次接触到乐器,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七八岁时,Daniel开始接触本土乐器Ukulele,每当爸爸弹着吉他唱夏威夷民歌时,他也会跟着弹唱,与家人一起享受音乐;到了二三年级,Daniel开始学习风琴和Ukulele,四年级又增加了古典吉他课程,持续学习了五年时间。

高中时期,Daniel接受了音乐指导老师Ray Wessinger的建议,开始学习作曲。Ray Wessinger是五六十年代好莱坞著名的作曲家,从MGM和NBC等专业的大公司退休以后,他从洛杉矶来到夏威夷,在当地高中组织爵士和交响乐团,并且教学生如何基于爵士和大乐团风格进行写歌与编曲。

老师的建议让Daniel将自己积累的不同乐器知识通过作曲糅合在一起,他说这让自己对音乐有了更加立体的见解。“通过作曲与编曲了解音乐背后的联系,这是一个音乐人最宝贵的财富。”Daniel说。

通过不同乐器和音乐风格的学习经历,让Daniel现在演奏Ukulele时会更多地用到指弹技法。所以Ukulele几乎已经成为了Daniel和他唱片公司最著名的标签。

为什么会选择Ukulele?

之所以会选择Ukulele作为自己站在舞台上的标签,Daniel说:“Ukulele是一种十分美妙的乐器,而且价格很实惠,人人都能从中得到快乐,就像我小时候一样。当然你也能使用一些复杂的技法,所以这是一种适合简单到复杂各个程度学习的乐器。这也是为什么现在Ukulele越来越流行的原因。”

另外,Daniel也对在不同领域发掘Ukulele的各种可能性十分感兴趣,比如之前与风潮音乐合作的原住民音乐作品,就是将台湾原住民音乐与Ukulele进行融合,还有与琵琶大师吴蛮的合作等。而这次在北京录制的作品则是将Ukulele融入进了传统的蒙古音乐当中,他写了一首用Ukulele与潮尔演奏的作品。

潮尔是蒙古族一种多声部音乐的总称,通常有多种乐器或技法的演奏,既有乐器,也有人声,例如蜚声海外的杭盖乐队使用的呼麦技法,就是潮尔中的“喉音潮尔”,民乐中的蒙古长调则是潮尔中一种名叫潮尔哆的音乐形式中的一部分,另外还有弹拨潮尔与弓弦潮尔等,这些乐器的声音与长相都与马头琴十分相似,是马头琴的古老前身。弓弦潮尔这种乐器在科尔沁也被直接叫做潮尔。

Daniel向音乐财经展示了一段蒙古音乐人演奏弓弦潮尔的小视频,他说,Ukulele与潮尔的配合十分流畅,这是一次很好的尝试。他说明年还有一个用Ukulele与摇滚乐进行配合的计划,希望听众们能从不同的音乐风格中分辨出Ukulele,这是自己的兴趣与目的所在——他并不想打破原生音乐原有的生态。

“我也不知道这些音乐家们在弹奏什么,在用他们的语言唱些什么”,他说,他只是用自己的编曲知识尽量使Ukulele进行配合,这对他来说是一种音乐学习。“艺术是我最初的目标,音乐一直存在,我只是加入了自己的部分。”

唱片公司与品牌的创立

作为一个音乐人来到洛杉矶,Daniel在其他商业唱片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他认为,许多公司因为想要尽可能多的获得利润,商业部门会限制音乐人的创作自由。所以他通过用自己发布一些作品积累的版权和销售收入,成立了唱片公司Daniel Ho Creation,让自己能有更多创新的空间。

比如一开始在现代爵士乐团中弹奏钢琴,成立公司初期则是作为滑音吉他乐手进行演出,在获得格莱美奖后,有人建议他录制Ukulele专辑,于是Daniel又投入到Ukulele的创作中。

“的确我们需要赚钱养活自己,但是我的第一驱动力并不是钱。”

Lydia与Daniel在公司成立后,从录音编曲到封面摄影,几乎包揽了所有的音乐专辑制作流程,因为只做自己想做的音乐,二人有超过五年的时间都是在勉强维持生计。

“但是我们在做喜欢的事,我们做的音乐是非常真诚的,这是做音乐非常重要的一点,这样的音乐才能打动人心。如果你只是希望去迎合潮流,比如学Taylor Swift一样写歌,追着流行跑,而不是去发掘自己最独特的地方,这会让你失去更多。”

拒绝商业合作,只做自己喜欢的音乐专辑与演出,就这样坚持了许多年,Daniel和Lydia迎来了公司最大的转机,第一次获得了格莱美提名。

Daniel将这次提名称为“惊喜”,他说,他们只是在家里做音乐,但是所有行业内的大公司和有名的音乐人都知道了Daniel Ho,那时候公司已经发行了许多唱片,还有音乐教材等,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事。

在格莱美晚宴中认识风潮音乐美国分公司庄经理,之后Daniel与总经理杨锦聪相谈甚欢,他们认为,台湾原住民文化与夏威夷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就此展开了长达五年的合作,Daniel的专辑与风潮共同合作投资、宣传推广并报名参加格莱美奖,合作的原住民人声专辑《吹过岛屿的风》入围了第55届格莱美最佳世界音乐专辑奖。

“这也是我接触世界音乐的一个开端。我在五年前到台湾巡演,接触当地的部落与音乐,直到之后与吴蛮合作,甚至现在与蒙古音乐人合作,这些都是很好的音乐学习。因为在这之前,我所有的学习都是基于技巧,比如录音技术和母带处理,还有古典和爵士等西方音乐技法等等,这些和世界音乐相比范围都比较小。”

Daniel说,自己在学校里对其他文化没有太多的了解,因为风潮音乐专注多元音乐类型,而且长期推广原生态音乐与生活音乐,所以这几次合作中的世界音乐体验,带给他的不只是音乐上的大开眼界,他也在与当地音乐人合作的时候,通过这些古老的音乐形式了解到一个文明的源头。


Ukulele与音乐教育

现在Ukulele在中国十分流行,但还没有正式的相关学习渠道,都是爱好者们自发对国外教材进行翻译以及兴趣教学,对此,音乐财经向Daniel了解了相关的国外音乐教育状况。

“其实美国的高等院校也没有正式的Ukulele音乐教育课程,所以我从十年前就参与编写了一些相关的入门教材,比如两本名叫Ukulele at School的教材,适合8-10岁的小孩子学习。另外还有一些我自己作品的曲谱集,人们可以根据这些资料进行演奏。另外,我与古典吉他乐手Pepe Romero一起设计了自己的Ukulele,叫做Tiny Tenor。我希望这些相关的资料能进入中国。”

因为Ukulele比起古典吉他和小提琴等乐器相对容易入门,所以也有很多人在质疑专门为Ukulele开设教育课程的必要性。Daniel说乐器固然有共通之处,许多学习过其他乐器的音乐爱好者或乐手也能很快上手Ukulele,但开设Ukulele课程能为更多喜欢音乐的人提供更加简单的演奏渠道,而不必非要在学习其他更加高深乐器之后才去进行Ukulele演奏。

年轻音乐人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

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年轻音乐人乐于用Daniel和Lydia这样的形式成立厂牌、工作室甚至公司,对此,Daniel认为这是音乐人能够从商业合同中保护自己权益的一个很好方式。在保证创作自由之外,在进行音乐制作过程中,有很多环节能够自给自足,节省成本。

“乐器选择、编曲和录音制作等过程都需要亲自经手,这些都是自己进行音乐制作的妙处,在你对所有的细节有了足够的积累后,简单的音乐作品其实都可以在一台Mac book上完成。重要的是过程的积累。”

关于部分资本希望与音乐人进行合作,Daniel认为年轻的音乐人在接受前要学会抵御一些商业带来的诱惑,Lydia也说,因为在这十几年间遇到过许多不愉快的将商业考量放在音乐性之前的合作,之所以最终与风潮音乐合作,也是在反复了解与仔细交谈后的慎重选择。

“另一个建议是,不要因为年轻,就允许自己负债,这样会让你随时处于去写歌赚钱的状态,这样是没办法静下来思考和学习的,也无法做自己想做的音乐——为了赚钱,他们很可能会给你一个关于未来的辉煌承诺,比如TV秀之类的,但是这些都只是可能性,你现在付出的却是实实在在的才华与创作时间。”Daniel的表情显得十分认真。

另一方面,Daniel认为设计自己Logo并且购买域名是个很好的创意保护点子。他举了一个例子,有一天他想到,可以设计一种与邦戈鼓(Bongo)结合的Ukulele,叫做Bongolele,他在网上并没有查找到类似的乐器,可能会是自己的原创,于是他在告诉别人这个点子之前先去购买了一个Bongolele域名,在投产之前设计并注册了商标等,这样别人想要查找乐器的相关资料,这个域名就很容易被查找到。

还有他早在1995年就买下了自己名字的域名,Daniel说这是他最大的财富之一,这为之后打响品牌和成立相关的乐器公司也带来了很多益处。

被问到他是不是大家所认为的神童,Daniel说自己当然不是,“当我在高中开始学习古典钢琴的时候,每个人都弹得比我好,我也没有很好的记忆与读谱能力,唱歌也不是很好,弹吉他的技巧也没有比我的朋友更好。但是只要是你不断练习,你就会发现自己变得更好了。”Daniel忽然笑了起来,“当然这个很花时间,比如二十年以后。”

“所以对于刚起步的音乐人来说,我的建议是:先沉淀下来,写歌、做原创的音乐,创造自己的价值,而不是为了一场两千美元的演出去奔波,让唱片公司注意到你——他们自然而然就会想要与你合作。”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Daniel Ho, 格莱美Ukulele, Lydia, 风潮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