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两千多家独立厂牌瓜分30%的市场份额,利物浦之声戴夫说,“市场太嘈杂,专注非常重要,不要轻易改变!”

董露茜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12-21 23:52 点击:
【字体: 】   评论(

Sound City创立于2008年,是英国知名音乐节与产业论坛,每年五月定期在利物浦Bramley-Moore Dock举办。

文丨董露茜

校对丨于墨林

摄影丨张然

全文5614字,阅读大约10分钟

“当我第一次遇到沈黎晖时,我发现他和我对于音乐和艺术有着同样的喜爱与热情,和他交流就像是和我自己讲话一样,虽然我们来自世界的两个不同地方。”英国利物浦城市音乐节Sound City(又称“利物浦之声”)创始人戴夫(David Pichilingi)在谈到与摩登天空的合作时,用“非常顺利、非常棒”来形容他的感受。

12月3日18:00,坐在成都一家酒店33层的大堂沙发上,戴夫终于放松下来,他穿一件很普通的浅蓝色外套,安静的说话,总是和气的微笑。这是戴夫第三次来中国了,来成都倒是头一回,白天还专门去看了成都的24古乐器。戴夫对成都市要建设音乐之都持非常积极的态度,似乎每一次来中国,这个市场都会给戴夫非常多新鲜的东西,他惊叹于中国的魅力,也想要了解得更多。

时间推回到2015年12月15日,摩登天空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该公司CEO沈黎晖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战略投资利物浦之声,占股30%,这是中国独立音乐公司第一次投资海外的音乐公司。

Sound City创立于2008年,是英国知名音乐节与产业论坛,每年五月定期在利物浦Bramley-Moore Dock举办。戴夫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英国传奇厂牌Factory Records,该公司在唱片业取得了很多令人瞩目的成绩。后来Factory Records创始人Tony去世后,David决定不在曼彻斯特继续发展,他选择回到利物浦,创立了音乐节+产品论坛的品牌Sound City。

“好像对我来讲也是一个上天安排好的事情一样,好像是故事里面,我们就有这么一部分。”沈黎晖说,“项目看了三个月,在芬兰赫尔辛基的摩登天空音乐节,戴夫也去了,我们聊了15分钟,很快就决定投吧。现在看来这个决定非常正确,今年公司的财务报表也很好看。”

对于摩登来说,戴夫确实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他做音乐生意已经三十多年了,一直在做唱片、艺人经纪,后来涉足版权代理、经营夜店、举办音乐节。戴夫了解音乐行业每一个环节的运作规律,在英国、欧洲乃至全世界都有着广泛的人脉关系,这也使得他能够建立起一支高效专业的团队,去实现他和摩登在全球的扩张想法。

今年五一期间,戴夫再次来到中国,他也参加了北京举办的草莓音乐节。在现场,戴夫感受到中国乐迷对音乐的巨大热情,“英国乐队会爱死中国观众!”他不无遗憾的感叹道:“不过由于某些不可抗因素,要让国外艺人来中国演出并不太容易。”

对于很多国外音乐人来说,拥有庞大年轻乐迷群体的中国市场一直是他们想进入的地方。也因此,自从戴夫与摩登天空的合作发布之后,英国甚至美国的很多艺人都会来找戴夫聊,“他们把摩登天空视作一个进军中国市场的机会。对于他们来说,中国的音乐市场,特别是音乐节市场,非常具有诱惑力。”

“现在的唱片行业不好做,这个行业不再像以前那样健康了。过去唱片行业中的资本很充足,但现在不是很景气。当然,做现场演出也并不是没有风险,这个市场竞争很激烈。”戴夫看到,唱片越来越难卖,周边市场正在上升,但现场音乐的市场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

实际上,在英国,音乐节数量已达到了上千个,甚至可能会遇到一天有好几场音乐节同时举办, 戴夫说:“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下,如果你想要把你的音乐节做大的话,你一定要做得有特色,一定要非常了解你的观众和乐迷,每时每刻都要去想怎么才能做得更好,给观众带来更好的体验。”

2016年10月,戴夫与韩国Zandari Festa音乐节合作,把Sound City搬到了韩国,他把差不多58名音乐人6支乐队及一些业内人士带到了韩国,并且与当地的音乐厂牌和演出商,以及来自印尼、新加坡和中国的公司进行了沟通和交易。而与韩国Zandari Festa音乐节的合作早在2013年就开始了,当时Zandari Festa音乐节把五位韩国音乐人带到了Sound City的舞台。

明年是Sound City十周年,戴夫想要做出一些不同的尝试,在把本土的音乐节办好的情况下,看看扩张的机会,也计划把更多Sound City的乐队带来中国来。当然,在2017年,戴夫的具体目标是将Sound City打造成为欧洲最大的独立城市音乐节,并且能在全球范围内展开更多的合作。

“我们在探索Sound City的发展前景,进行品牌塑造和概念包装,计划将其做成一个全球性的音乐节品牌。但是规模大并不意味着就是最好的,所以我们依然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去做。”

“过去我们是只打算寻找英国本土的音乐人,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拉近了人们之间的距离,所以我们可以随时找到美国、中国、韩国或澳大利亚等其他国家地区的优秀音乐人和作品。”戴夫笑,“但是这个市场太嘈杂了,有无数种选择,这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积极的,也可能是消极的,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

在您看来,目前英国厂牌发展所面临的问题有哪些?

戴夫:自从1976年英国出现第一家独立音乐厂牌以来,这个市场在英国不断的发展壮大,建立独立厂牌也非常流行,所以现在英国差不多有超过2000家独立厂牌,这些厂牌可能简单到工作室只是在一间卧室,一个人便可以完成所有工作,也可能是超过100人的大公司。

现在创办一家独立厂牌的成本很低,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在做着这份工作,因此我觉得目前英国唱片厂牌市场所面临的问题是:随着进入门槛变低,整个市场变得非常嘈杂,有太多才艺不精的人进入这行成为艺人。

很多年前,我们要录制一张唱片需要耗费很大的功夫,但是随着现在科技的发展,音乐录制变得非常容易,许多人都可以将他们录制好的音乐放到互联网上。所以你看,问题依然是,这个市场变得太嘈杂了,太多鱼龙混杂的艺人和唱片厂牌在这里面。这完全改变了我们挖掘新音乐和新人的方式,对于我们来说,在这片‘汪洋大海’中寻找有潜力的音乐人,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那么,你认为这个问题有积极的一面吗?

戴夫:我觉得两者都存在,如果你能够抢在其他人之前发现优秀的音乐人和作品的话,那么这是一件很棒的事。但当我的A&R团队花了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去筛选这些海量的音乐资源却最终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那么这可能就成为了一个麻烦。因为这整个过程太冗长了,浪费了我们更多的时间。所以说,这个问题存在着两面性,市场上太多厂牌也不一定是件好事。

市场上2000多家独立厂牌的竞争非常激烈,面对挑战,厂牌主理人应如何应对?

戴夫:挑战是一直都在的。因为这个市场上的独立厂牌数量非常多,所以你必须要对独立厂牌的发展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目标和定位。专注于你自己的发展计划,不要轻易去改变,这非常重要。

我觉得独立厂牌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虽然这个行业的进入门槛降低了,但是很多独立厂牌缺乏强大的音乐分销渠道,而这对于厂牌的发展来说却至关重要。一个好的分销渠道不仅能够让你的音乐被本地乐迷所听到,更能够将其推广到全球其他地区。

此外,你还要确保自己有成熟的市场推广计划,保证这个计划在任何地方都行得通,不仅能够让你的唱片在英国本土大卖,还能够促进你的海外市场销量。

所以说市场推广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戴夫:我觉得市场推广一直是非常重要的,随着市场上出现越来越多独立厂牌,如今市场推广变得比以前更加重要。所以我们需要非常强大的市场资源和推广手段,但不仅仅只是花更多的钱在这上面。

在社交媒体上,你如何帮艺人做推广?

戴夫:像Instagram、Twitter和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站如今变得非常重要,你需要投入很多的资金去运营这些社交媒体,不仅仅是从战略发展的角度进行投资,更重要的是让艺人能够正确地使用这些社交渠道,从而达到最好的宣传推广效果。因为有时候某些艺人或者乐队在音乐创作和现场表演方面很出色,但是他们不太懂得如何去经营自己的社交媒体,甚至可能因此而毁了自己的事业。

在以前,艺人和粉丝之间的距离还很远,中间隔着一层纱,现在随着社交网络的发达,这层纱被捅破了,艺人的一举一动都反映在了社交平台上。因此,对于现在的艺人来说,懂得如何正确经营自己的社交媒体是非常关键的。

所以,当你和这些音乐人坐下来进行交流的时候,你们需要讨论的不单单是专业的音乐问题,更要弄明白如何在社交平台上与粉丝和其他人进行良好的沟通互动

你如何看待中国的独立厂牌,和英国的区别有哪些?

戴夫:老实说,我对中国厂牌的了解不是特别多。当然了,我对摩登天空的了解挺多的。在中国做音乐生意的方式和在英国是截然不同的。举个例子,在英国,唱片录制、版权代理、艺人经纪和演出等业务通常都是由不同的公司完成的,而在中国,这所有的一切都由一家公司负责完成。这样的事情在英国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法律上是不太被允许的。

如果说我是你的经纪人的话,我不可能再和你签署唱片约或者版权代理合约,这里面存在着利益冲突。但是在中国,这样的事情是可以允许发生的,而且摩登天空做得很不错。我见过许多与摩登天空签约合作的艺人,他们都很乐意与这家公司进行合作。他们其中不少艺人,比如新裤子乐队,已经和摩登天空有了非常多年的合作关系,这说明摩登天空在这方面做得很适当公正,能够很好地处理艺人和公司之间的关系。

同时我也觉得沈黎晖是一个十分重视版权和知识产权的人,这对于今后摩登天空与其他国际艺人的合作也很重要,因为对于西方国家的音乐人来说,知识产权和版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您如何看待像Spotify和Apple Music这样的音乐流媒体服务的发展?

戴夫:现在Spotify还在持续烧钱,但是总有一天,Spotify会达到一个收支平衡点,之后会实现盈利的。总的来说,我认为流媒体不是最理想的音乐消费方式,因为不是所有的艺人都可以从流媒体中得到足够多的报酬。但是现在市场上没有其他更好的替代方式,所以也只能先这样了,有总比没有好,不是么?Spotify和Apple Music这两个平台现在正在逐渐壮大,虽然Spotify整天说他们在亏钱,但我觉得他们付给艺人的版税还是太少了!

数字下载市场呢,必亡吗?

戴夫:数字下载市场正在消亡中,虽然现在还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但是我相信持续不了多久,或许两年内就会消失。这也是为什么苹果决定进军流媒体领域推出Apple Music的原因之一。顺便提下,我非常看好Vevo这个平台未来在市场上的表现,他们有一些非常不错的想法,可能在未来会成为全球市场上一个很重要的竞争者。

实体唱片市场不断萎缩,目前英国的实体唱片市场如何?

戴夫:英国的实体唱片市场也同样面临着非常大的困境。对于某些大牌艺人来说,现在的唱片市场依然还是赚钱的。而对于独立音乐人和某些非流行风格的艺人和乐队来说,唱片越来越难卖了。

但在其他两个方面,比如说版权代理还是很赚钱的,毕竟许多电影、电视和游戏都需要用到音乐。无论是对词曲创作者还是版权代理商,这都是一件好事。同样地,我知道中国的现场音乐市场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还有,艺人的周边商品市场也同样不可忽视。

如今版权代理变得更加重要?

戴夫:是的,但这主要受到了流媒体市场发展的影响。自从Spotify、Apple Music和YouTube等流媒体平台发展起来之后,艺人从中可以拿到更多的版税。如果你的视频在YouTube上得到几万甚至几百万上千万的点击量,那么你可以拿到相当可观的一笔钱。如果你的歌曲被Spotify加入了热门歌单,那么你也可以得到相当多的播放量和版税。

那么,英国的音乐周边市场规模如何?

戴夫:英国的周边市场处于正在增长的状态中。大概二十多年前,唱片销售占到了英国许多乐队总收入的50-60%,现在这个比例只有15%左右。如今他们的收入更多的是来自巡演、周边销售和版权代理。

对于英国和欧洲音乐节市场的未来发展你怎么看?

戴夫:我觉得接下来的发展可能会变得困难,现在市场上的竞争太大,这是一个非常烧钱的生意,你要保证你有足够的资金来运转。

随着唱片市场的进一步缩小,艺人所要求的演出酬劳将越来越高,毕竟他们也需要充足的收入来维持生活。同时,你要弄清楚你想要做什么,搞明白你的观众喜好,创造出一个连你自己也想亲自参与其中的现场体验,你才可能继续生存下来。音乐节只办了一年就倒闭的例子每年都在发生。

如何给你的观众创造一个好的音乐节体验?

戴夫:了解你的观众需要什么,然后就给他们什么。优质的音乐演出、绝佳的举办地点、先进的音响和灯光系统、美味的食物和饮品、有趣的全天娱乐活动,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

什么样的品牌和商家愿意赞助音乐节?

戴夫:红牛、Jack Daniels、BBC等等。媒体赞助不会给你钱,但是他们会给你写各种报道和评论。

如何看待中国的音乐输出呢?

戴夫:我还挺喜欢中国的一些乐队的,我觉得中国乐队现在完全可以进入英国和其他海外市场。为什么到现在中国乐队还很难走出去?我觉得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他们没有长期居住在海外,虽然这对于大部分英国乐队来说也很难做到;还有一个,他们得能够唱非常棒的英文歌曲,能够与这些市场的观众进行交流和互动。

英国在音乐文化输出方面就做得非常棒,有什么好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么?

戴夫:是的,英国在这方面还是做得蛮成功的。我们之前曾和Ed Sheeran合作过,我们当时把他带到纽约去演出,现在他摇身一变已经成为了全球巨星。他的音乐很棒,这是他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一个前提条件,我们的工作只是把他的音乐正确地送到合适的听众群体中去。

三大唱片公司在英国的发展情况如何?

戴夫:三大依旧统治着整个乐坛,占了市场的60-70%左右,剩下的30%被这2000多家独立厂牌所瓜分。如果你能够拿到5%-10%的市场份额的话,你的公司的收入将非常可观。

在你眼中,什么样的音乐可以赢得更多的市场?

戴夫:好的音乐(笑),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很喜欢Punk Rock,喜欢像The Jam、The Cure这样的乐队。但是现在,无论是什么类型的音乐,只要是好的音乐作品,我都会去听。

什么样的音乐风格在英国非常流行?

戴夫:Glam,依旧是英国最流行的曲风。

Hip Hop和电子音乐呢?

戴夫:电子音乐在英国一直以来都非常流行,早期电子音乐的发展和英国的嗑药文化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这你不得不承认。现在我们有EDM,但是我个人非常讨厌EDM,太商业化了,我喜欢Techno和House。现在EDM确实很流行,非常赚钱,尽管我个人喜欢不起来。不过我喜欢舞曲,像Chemical Brothers这样的。

你怎么看地下音乐?

戴夫:我是从地下音乐开始做起的,所以我很喜欢地下音乐,我喜欢挖掘一些地下艺人,然后把他们推向更多的受众,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激动的过程。

从全球范围来看,地下音乐的发展非常健康。在英国的地下音乐圈里,有不少优秀的乐队和艺人,在美国也是同样的情况。你需要用心去寻找挖掘这些艺人,如果你找到的话,将会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我很喜欢跟年轻人一起工作,喜欢跟那些平均年龄只有16-18岁的年轻乐队合作,因为他们这个年纪正好是最愤怒最具激情的时候,能够迸发出更好的创作灵感。

英国有多少像Club和Livehouse这样的演出场地?

戴夫:这个我没办法给出具体数字,肯定得有好几千个,单是在利物浦就有200家这样的演出场地。利物浦是一座音乐城市,音乐已经成为了这里生活的一部分。

您怎么理解音乐和时尚之间的关系?

戴夫:我觉得音乐和时尚是同一种东西。在英国,有些年轻艺人就算我不听他的作品,我也能通过他的衣着打扮来判断他的音乐风格。像Dr.Martens、Levis、Burberry等这样的时尚品牌都曾与音乐人合作开展过品牌活动。

音乐是如何融入到时尚品牌的市场推广中的呢?

戴夫:在以前,如果一支乐队选择与商业品牌进行跨界合作,那么会被粉丝认为是一件逊爆了的事情。但现在情况不同,因为唱片再也卖不动了,越来越多商业品牌开始进入音乐市场中。像Levis和Burberry等时尚品牌在与艺人合作时,通常会希望能够与乐迷群体之间产生更多的联系和互动。成功的合作案例应该是,能够让艺人的粉丝和乐迷也喜欢上这个品牌,才是最佳的市场效果,如果让乐迷感到困惑的话,只会起到反效果。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利物浦之声, 独立厂牌, 英国, 沈黎晖, 流媒体, 实体唱片,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