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全产业链,内容大战正酣,所以明年会是原创最幸福的一年?

宋子轩  | 音乐财经CMBN |  2016-12-17 16:21 点击:
【字体: 】   评论(

随着音乐行业的发展,平台之间的竞争已经进入到了深耕“内容”的下半场。


文丨宋子轩

校对丨于墨林

编辑丨董露茜

全文5360字,阅读大约10分钟

一件墨绿色风衣、戴一顶红色线帽,莫西子诗在各路媒体的簇拥下格外显眼。

12月2日晚,合音量第二季度颁奖盛典在四川成都梵木创意区举办,在郑钧以及其他几位获奖音乐人相继接受完媒体群访后,本已逐渐散去的各路记者看到莫西子诗露面,又再次聚拢。

不过意外的是,在莫西子诗回答了仅仅一个问题后,便没有人再提问了。各家媒体都有些欲言又止,似乎刚刚采访其他获奖音乐人的问题——例如,“你认为合音量给你带来了怎样的帮助?”放在他这里问感觉有些别扭。

毕竟这位已在《中国好歌曲》被大家知晓,一年要参加超过10个音乐节,微博粉丝数近乎10倍于其他获奖歌手的独立音乐人,已经完全不需要再通过合音量平台证明自己,反而30万元的现金支持会非常实际。大家四目相对,在略尴尬的气氛中停留了20秒后,便匆匆结束了采访……

等到莫西子诗再次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时间已经来到了当晚21点03分,作为本次合音量摘得头筹的原创音乐人,一登台他便引起了阵阵欢呼。或许因为这是一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集合式颁奖礼,盛典结束后,莫西抱着一丝忐忑问音乐财经:“最后大家合唱《风马》的时候,我是不是太安静了?会不会显得有点傻?”

不过事实上,从本次合音量盛典现场观众的反馈来看,除莫西子诗外的其他获奖音乐人,无论音乐本身还是现场演出表现力来看,确实还需要经历更多的打磨和提升。

原创独立之路,这才刚刚开始

这可能会是原创音乐内容最好的时代!

随着音乐行业的发展,平台之间的竞争已经进入到了深耕“内容”的下半场。扶持音乐人的平台和计划在各种情况下陆续被推出,原创音乐和音乐人也因此迎来了更多的出头机会以及资金资源的支持。

2015年5月,郑钧创立音乐众创APP合音量,并在成立之初完成百万元天使轮融资。今年年初,郑钧携合音量加盟太合音乐集团,并出任太合首席架构官,3月又推出了“全球原创音乐现金榜”T榜。据悉,截止至11月,T榜已累计发放奖金736万元,收录原创歌曲过万首,获得奖金的音乐人及听众累计超过了6万人。

11月中旬,网易云音乐高调举办新闻发布会,推出扶持音乐人的计划“石头计划”,与“T制造”的不同之处在于,网易云音乐对数据服务进行了更细微地划分,而太合音乐则对音乐人资源进行了重新整理。

除了网易云和太合,知名音乐人汪峰也在前不久上线了服务于音乐人的APP平台“碎乐”,不仅吸引了像朴树、李健这样的头部艺人入驻,一些从未走进公众视线的原创音乐人,像“乐乐指弹”、“诺尔曼”也进入了乐迷的视野。就在今天,优酷也上线了音乐人频道。

主打3D音乐和弹幕社交的echo回声在本月初同样宣布了自己的”echo未来音乐人·百人签约计划”,并推出了新锐原创音乐厂牌“浅川十七”及先锋电音厂牌“海山电音”,正式进军音乐经纪领域。数据显示,echo回声上线两年时间,创业团队均为90后,聚集了超过2000万年轻用户。据了解,目前两大厂牌签约艺人已经接近90人,而且签的都是全约。echo相关负责人说:“我们有自己的3D录音棚,有线下Livehouse M64,我们会帮签约音乐人免费做歌发歌,在线下演出,是一整套的服务,他们特别开心。”

“明年或许是音乐人有史以来最幸福的一年。”太合音乐人事业部总经理刘瑾对音乐财经表示,他现在也负责合音量APP的日常运营和管理公司,刘瑾认为虽然各个平台之间存在着竞争关系,不过越来越多的资源正逐渐流向产业链的上游,“往创作端走,这肯定是好事!”

“与过去完全没人搭理的情况不同,现在只要音乐人稍微冒尖,歌数据稍微好看,都被追着跑,都有人愿意拿钱投。”一位独立厂牌创始人对音乐财经说:“这还不是内容最好的时候,最好的时候应该是音乐质量本身也能达到很高的水准,现在还在矮子里拔将军,好内容太少了。但是很快,我相信一批从小和国际音乐接轨的95后00后原创音乐人能把中国的原创音乐的质量带到更高的台阶。”

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对音乐财经表示:”除了要承认独立音乐人的现状之外,我们也要允许年轻的音乐人有一个成长的过程,目前90后的音乐人占比极大,不能要求他们出来的时候就有那么高的水准,我们的独立之路才刚刚开始。”


网易云音乐副总裁 丁博

扶持音乐人,从计划走向产品?

“石头计划”之外,网易云音乐还将推出类似于“百度指数”的音乐人指数,基于作品播放量、用户听歌行为、粉丝质量、音乐人的社区活跃度等几个维度由算法计算得出,用以衡量音乐人在平台上的影响力。

在丁博看来,目前唱片的销量甚至社交媒体的活跃程度已经不足以准确衡量音乐人本身的能力和潜力,音乐人需要更综合的数据来调整自己的方向、完善自己的创作,“就拿收听量举例,就算这个数字达到了1万,但是这1万人都是没听完就切了,那就代表着这1万人其实都不喜欢这首歌,所以听完率也是目前我们数据分析的一项重要指标。”

而以T榜为基础,为音乐人提供宣发、版权运营、线下演出、跨界发展等全产业链服务的计划“T制造”则是对音乐人资源进行了重新解构。刘瑾介绍道:“新推出的T制造将分成两大板块,一部分为T Fresh,另一部分为T Star。前者更倾向于和那些拥有很好潜力作品以及音乐素养的音乐人合作。后者更多的会帮助那些作品和表演相对成熟的音乐人进行提升。”


其实,前几年国内一些平台和品牌就已经开始涉足类似的计划。2014年,虾米音乐启动了“寻光”音乐人成长计划,并于当年发布了集合19位虾米音乐人作品的合辑,以及15张个人专辑;2015年豆瓣音乐也推出了“金羊毛”音乐人扶持计划,那时候刘瑾是豆瓣音乐的负责人,他操刀推出“金羊毛”,开音乐作品在线播放付费模式,往下游的探索性意味更强;一些品牌方涉足更早,潮流品牌匡威早在2008年就发起了名为“爱噪音”的摇滚乐公路巡演活动,之后红牛和Levis也先后推出了“新能量音乐计划”和“闹音乐”的独立音乐人计划。

不过在刘瑾看来,这些计划并不是一个产品结构,只可以归类到营销。“虾米的计划就是发专辑,结束了就是结束了,很正常,匡威那些就更是了。当然红牛这个品牌一直在做音乐,但总归它还是一个商业公司,做的东西还是偏事件性的。”

针对这些计划的属性,丁博也分享了自己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一个计划的结束与否并不应该是关注的重点,重要的是,不管哪一个计划结束了,总会有新生力量继续做下去,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看,它是一个传承的东西,并不存在结束与否。

“就像金玟岐是由虾米的寻光计划开始被人们认识的,她现在在网易云音乐又有了非常好的数据和表现。”丁博坦诚道,“网易云也不敢喊出什么豪情壮志一定会把这个计划做多少年,但我们就是一点点去走,把这个事继承下来。”

在谈到当前扶持音乐人的计划在音乐人群体的覆盖范围时,丁博指出了当下的问题:“很多计划其实追的还是已经被大家了解或已经认识的音乐人,其实意义不大。”不过,他也向音乐财经透露,在2万多个独立音乐人中,可能具有发掘价值的艺人只有几百组,而网易云音乐能扶持且对方也愿意接受扶持计划的可能也就50组左右。

刘瑾同样表示,未来扶持音乐的计划如何能把功能和产品服务于所有音乐人,才是未来竞争的关键,“其实,像网易云音乐的打赏功能、与票务合作的功能,包括像乐童的众筹平台,这些才是真正面向所有音乐人的服务,在未来应该都是标配。需要解决的一定是如何把这样面向所有音乐人的服务做得透明、便捷、交互性强、可以产生收入,能及时解决问题……”

版权格局已定?下一步:新内容

为什么扶持原创音乐及独立音乐人计划近一段时间频繁出现?

在刘瑾看来,包括腾讯、阿里、太合在内的参与版权博弈的几家其实都看得很清楚,旧版权很快就能尘埃落定,各家新内容生产的能力,以及土壤的铺设和搭建就变得尤为重要。

特别是在2015年,国家版权局发布了“最严版权令”,责令各大音乐平台将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各平台的曲库均有不同程度的缩水。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表示,随着国内版权越来越规范,独立音乐在流媒体平台的流量份额和影响力日渐扩大,摩登曲库的版权价格也在近年来水涨船高,这在过去只能靠现场演出赚钱的时代完全不可想象。


随着国家监管力度的加强,行业的逐渐规范,再加上互联网公司的介入,版权授权价格在这几年直线飙升。业内人士预估,各大平台每年为版权花出去的钱已经超过了10亿元。尽管在全球的以百亿美金市场规模计算的音乐版权生意中,这点钱还不值一提,但显然潜力巨大。

作为近两年版权大战的赢家,目前索尼和华纳的独家都在腾讯手里,只剩下环球音乐的独家正待价而沽,会被腾讯、太合还是阿里拿走尚不得而知。此前,被耽误了半年的虾米音乐最近表现也不容小觑,它正在奋起直追被网易云等切走的市场份额,这一点从APP Store正在攀升的排名可以看得出来其创始人王皓在回归之后,虾米音乐为用户份额在做的努力。

不言而喻,曲库是一个音乐平台最核心最基础的元素。所以在不少人看来,在性价比合适的情况下,为了获得夺得更多的竞争力,推出扶持原创音乐和音乐人的计划对于网易云音乐、太合音乐、虾米音乐来说都是自然是顺利成章的事。

不过,丁博对于版权格局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旧版权也不会落定,任何一家唱片公司在和音乐平台签约的时候都是有时间限制的,除非全部买断,否则市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变数。“就算我们是为了谈判筹码开始积累版权,有价值的新版权也需要长期的扶持和累积,恐怕等我们饿死了也不会把这个筹码凑齐。”

在丁博看来,扶持独立音乐人,是整个产业的需要,发掘新的音乐也是为了让整个产业更良性地发展。而版权的垄断,最后受伤害的只会是用户。“网易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用户体验去做产品,无论我们进行怎样的商业运作,用户体验永远是我们所追求的核心。”

在谈及随着版权竞争越来越强,网易云音乐的优势在哪里时,丁博自信地说了一个词:活跃度。目前网易云音乐的注册用户达到了2亿多,活跃用户数量虽然丁博表示还不方便透露,但显然这是他非常自信的方面。“基于良好的社群氛围以及个性歌单的推荐算法,独立音乐人在网易云的平台有更广阔的空间,能在头部艺人的强势中脱颖而出,陈粒和好妹妹都是很典型的例子。”


今年4月份,阿里音乐通过整合天天动听以及阿里旗下的资源推出了主打粉丝经纪及音乐圈交易的阿里星球(本月,阿里星球停止了该平台的音乐服务)。7月份,腾讯与海洋音乐合并,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完成整合。10月份,太合音乐集团与百度音乐合并,正式成为拥有互联网基因的全产业链音乐公司。

“其实不仅仅是网易云,QQ音乐、虾米音乐也都面临相似的问题。”在刘瑾看来,因为版权价格高企,绝大多数音乐人的服务都是赔钱的,无论是QQ音乐还是网易云音乐,究竟能从母公司获得多少资源和策略就不得而知了。“太合为什么能和百度实现这么好的结合,恰恰就是因为他们体量合适,而网易云音乐无论是几级部门,在网易都很难拥有足够的话语权。”

今年4月份,网易云音乐由网易杭州研究院下属的音乐产品中心(二级部门),升级为网易音乐事业部(一级部门),已经实现了和游戏、邮箱、传媒等业务的平级。

作为纳入互联网基因的传统音乐公司,刘瑾用一句话总结了太合的优势所在,“我们的基因就是音乐,而且目前我们的体系目前看起来是行业里最完整的。”


太合音乐人事业部总经理 刘瑾

刘瑾表示,太合虽然整体体量没有那么大,但只专注于音乐一件事,无论是互联网渠道、发行端,还是商业的合作,都是固有的优势所在。“而一个生态的完整性,就决定了一件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是否可以实现一个自洽的系统。在太合产生的优秀音乐人和作品能够通过我们自己的体系,做日常的分发,优秀的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去做增值,这一整套的流程和服务体系,目前是互联网公司没有的。”

在采访过程中,刘瑾还提到了版权分发的重要性,目前太合除了和Apple Muisc的合作,还代理了一些像Orchard和摩登天空为代表的重要曲库。“我们只需要把那些独立音乐人非常分散的版权接入到我们的体系中来,就会形成一个比较完善的分发体系,这个体系就不只是给头部服务。”

其实,除了部门得到了升级,网易云音乐的独立融资计划已经在后续落实中,今年7月份,网易云音乐启动了总融资规模为10亿元左右的一轮独立融资。网易云音乐这一轮选择的主要是战略投资方,融资的主要用途其中之一就是利用现有产品用户及大数据优势,扶持和签约独立工作室和艺人,自创版权,从而得以在前期以低价购入长期独家版权。

丁博认为,关于话语权的问题,都是大家的妄自猜测,资源和支持和行政是没有关系,起决定因素的还是产品的重要性。今年年初,有报道称网易在云音乐上线的三年时间里,现金投入达到了10亿元,其他额外投入加在一起可能超过20亿元。丁博笑道:“我们有情怀,但是总归还是一个务实的团队,是要追求商业结果的。”

此外,站在平台的角度看,非全产业链也不一定是什么劣势,拥有全产业链的公司,在某种程度上反而会受到限制。

“其实做一个全产业链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如果我们想,其实并没有什么难度。在各个环节我们都能找到专业的团队来做,就像一些大公司把一些PR的项目分给一些策划公司一样,只不过这些可能不属于我们,但并不代表我们脱离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总的来说,无论是音乐人的扶持、孵化还是发现,音乐行业和互联网已经紧密结合在一起了,如何根据自身公司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便是今后尤为重要的命题。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产业链, 原创内容, 莫西子诗, 合音量, 太合, 郑钧, 好妹妹乐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