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记得150亿美元?全球音乐版权的产值比你想得值钱多了

于墨林 李禾子  | 音乐财经CMBN |  2016-12-16 09:24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不过我们现在最该谈论的还是音乐版权:它的创造能力有多大,并且更重要的是,它有多大的成长趋势。

编译丨于墨林 李禾子

校对丨李日晴

编辑丨安西西

全球音乐产业到底值多少钱?

业内此前经常会引用到的一个数字是150亿美元,近几年IFPI给出的录制音乐年营收都在150亿美元左右浮动。具体到2016年,根据今年早期的预测这一数字将上涨到160亿美元。

但实际上,这个数字只让我们窥探到了全球音乐版权产业的一部分。

——————分割线——————

去年,Spotify经济主管Will Page曾与MBW协作,整理了全球音乐版权产业的数据。近日他们又做了一次这件事,得出了一些新的结论。此前音乐财经介绍过音乐版权的相关知识,这里需要说明的是,Page所整理的音乐版权数据,既包含版权代理及词曲作者的收入,也包括了录制音乐产业的数据。

下面音乐财经将详细展示这次统计整理的过程及结果,以便让读者更清晰的看懂全球录制音乐产业的真实情况。

不过在拿出结论之前,还有一些需要说明的事情。

Page的结论,参考了代表唱片制造商及国际性唱片公司的IFPI(国际唱片业协会)数据,以及全球创作者版权保护组织CISAC(国际作者作曲者协会联合会)的音乐作品收入(词曲版权代理收入)数据。

不过在整理过程中,他去掉了重复计算的机械复制收入(下文统一称IFPI调整后的)。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一般情况下,唱片公司在从零售商(to C)手中拿到收入后,才会把需要支付的机械版税交给版权代理者们。所以对于引用了IFPI和CISAC进行的统计来说,零售商和唱片公司的机械版税数据存在重复计算。

同时,Page还参考了调查分析公司MIDiA Research的一些数据,这些数据包含了无法被CISAC计算在内的独立词曲作者直接授权版权代理商取得的音乐作品收入(譬如同步许可收入)。

此外,还有更多需要被考虑的因素,其中包括全欧洲授权收入的计算,欧洲作家与作曲家协会SESAC收购美国主要的机械复制权集体管理组织Harry Fox Agency对版权收入产生的影响等(Harry Fox Agency曾促进了版权交易在美国的透明化)。

最后,Page所有的统计数据都是按照外币与美元的固定汇率进行计算。

Will Page

下面,我们可以来看Page的统计当中有哪些具体值得注意的数字。

首先,最主要的:根据Page的计算,2015年全球音乐版权获得的收入为243.7亿美元。

这是怎么算出来的?

第一,根据IFPI在2015年的数据,在除去重复的机械复制收入之后,全球录制音乐收入为139.8亿美元,同比增加4.1%。

第二,CISAC在这一年给会员的版权收入为82.6亿美元,同比增加3.8%;而版权代理商们(即与零售商直接授权的)获得的收入为21.4亿美元,涨幅4.3%。

因此计算得出,2015年音乐产业通过“版权代理”(多指独立创作者)取得的收入达到了104亿美元(四舍五入);再加上IFPI给出的“录制音乐”(多指唱片公司)收入139.8亿美元,2015年全球音乐版权获得的收入为243.7亿美元。

换成百分比,通过“版权代理”取得的收入占到了全球版权总收入的42.7%,通过“录制音乐”取得的收入则占到了全球版权总收入的57.3%(见下图)。而Page在统计2014年的数据时也得出了相似的比例。

Page同样进一步分析了2015年全球音乐版税收入的具体来源(见上表)。

他发现,来源中仅有三项的收入在2015年出现了同比下降:CISAC统计的私人复制版权收入,下降0.7%;非CISAC代理的机械复制权收入(即与零售商直接授权的版权代理商),下降了12.9%;以及IFPI调整过后的实体复制权收入,下降了4.5%。

而来源中的其余项,无论是对于独立创作者还是唱片公司来说,均呈现同比增长。

不仅是唱片公司的数字复制权收入(来自IFPI数据)实现了11.5%的增长,达到64.96亿美元(2014年为58.3亿美元),占总版权收入的27%;CISAC统计的表演权收入成为了2015年整体音乐版权数据的最大贡献者,达到68.28亿美元,同比增加3.5%,占到了版权总收入的28%。

同时还一个有趣的对比:版权代理商取得的同步许可权收入(8.49亿美元)要远远多于录制音乐产业的同步许可版权收入(3.55亿美元),尽管后者6.6%的同比增幅要高于前者5.8%的增幅。

其余呈现增长的版权收入来源还包括:CISAC统计的机械复制收入增长了6.5%;“版权代理商取得的其他版权”则增涨了15.6%;以及IFPI统计的表演权收入增加了5%。

下图是上述各项版权收入来源占到版权总收入的百分比:

其实对于音乐产业来说,243.7亿美元的版权收入还远不是全部,另一个巨大的收入来源——现场音乐——对于艺术家和经纪人的吸引力是不变的。

而对于想要更加了解音乐产业的人,可以暂时看看以下的数据:

1.2015年,Live Nation的演出主办收入达到了52.3亿美元,同比增长11%;同一时期,该公司的票务收入(包括除音乐演出之外其他项目的票务收入)达到了17.1亿美元。即使只再加入一个市场领先的流媒体平台数据,2015年音乐产业的收入都超过300亿美元。

2.市场调查机构IbisWorld的分析师计算得出,2015年仅美国的现场演出主办收入就超过了250亿美元,这无疑表明了全球音乐产业收入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

不过我们现在最该谈论的还是音乐版权:它的创造能力有多大,并且更重要的是,它有多大的成长趋势。

而对于辛苦整理数据的Page来说,这件事的意义在于,“分析家总是把音乐产业归结为只有录制音乐版块,却忘记考虑版版权代理商们的贡献。让人们看到Spotify对所有版权持有者的贡献非常重要,是音乐版权的价值促使我们去做这件事。”

同时,Page也表示,在很多人看来唱片公司/厂牌远比独立版权代理商强悍的多,然而实际上这就像是David和Goliath(圣经典故)似的误解,有时候看起来强大的不一定会赢。

当所有的资金都到PROs的时候,独立版权代理商及他们背后站的词曲作者,和唱片公司/厂牌的情况往往是并驾齐驱的。不过当这些收入经过公司(厂牌、版权代理商、组织)流向音乐人和词曲作者时,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文中图表数据均来自MBW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IFPI, CISAC, Will Page, 版权代理, 机械复制版权, 同步许可权,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