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出一张专辑,郭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王华中  | 音乐财经CMBN |  2016-12-15 11:22 点击:
【字体: 】   评论(

“对于音乐来说,只有喜欢和不喜欢,我不想自己的专辑是一张不痛不痒的东西,你觉得它出不出现在你的生命中都无所谓。”

文丨王华中

校对丨于墨林

编辑丨李斌

全文2755字,阅读大约4分钟

“时隔七年才出一张专辑,因为我不想创作一些不痛不痒的东西。”郭顶说。

郭顶,可能很多人并不熟悉这个名字,他15岁就第一次创作了两首完整的歌,他的音乐天赋很早就被唱片公司看中,19岁正式出道。曾为那英、周笔畅、薛之谦、刘惜君、吴建豪、付辛博、王睿等创作歌曲。

12月初,音乐财经第一次见到了郭顶,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细腻白皙的皮肤让人瞬间把他跟“小鲜肉”几个字联系在一起,齐颈的短发拢在脑后,讲话的时候语速不慢,回答问题时字斟句酌却不失成熟,跟他年轻的外表又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已经在业内打拼了11年的郭顶,既是歌手,也是创作人,刚刚还获得了“MusicRadio中国TOP音乐盛典内地年度最佳制作人”奖项。

在近一个小时的访谈中,我们的话题很自然的从面前那张小巧精致的专辑开始。从专辑概念的诞生,到制作的细节,再到发行策略,郭顶与我们分享了很多他在音乐创作上的想法。

捡到盒子的人

郭顶告诉音乐财经,做《飞行器的执行周期》这张专辑的时候相当“任性”,因为关于它的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做的。

这是一张怎样的专辑?我们可以轻松地在专辑封面上辨识出外太空的元素,专辑名称里也包含着“飞行器”这类与科技相关的字眼,科幻主题无疑十分鲜明。

整张专辑用了复古的曲风和传统的录音方式,十首歌讲述着一个故事,使这张专辑显得独特而有性格。

郭顶表示,创作的灵感来源于他看过的科幻小说和电影。有趣的是,在这些作品中原本冷冰冰的机械往往被寄托了人们最浪漫的幻想。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其实不难理解这种科技进步所带来的感受。

这样一种关系往往会使机器被赋予人性,成为人类感情的载体。通过对这种现象的思索,郭顶找到了专辑存在的意义。他恰好又读到了霍金一篇关于“纳米飞行器”的论文,于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脉络出现了:

执行任务的飞行器顺利返回,在它带回到一个盒子中,装着宇宙某处一个人所发送的信息——“我在这里”。这个人除了表明自己的存在以外,还讲述了种种关于自己的故事,一并放在盒子里。

盒子机缘巧合下被飞行器发现,带回给了地上的人们。不久后,胜利回归的飞行器迎来了自己的又一个任务,重新踏上旅途。

整张专辑的十首歌就是以那个孤单者的视角来叙述的十个故事片段,共同组成一个完整的整体。

复古还是科幻?

与概念不同的是,专辑里的歌曲本身并不科幻,反而十分复古,因此与未来感产生了强烈的对冲。郭顶拿库布里克的经典影片《2001:太空漫游》来当例子。

“现在我们再看这部影片的时候,它的视觉风格对我们而言肯定是非常复古的,可是它讲的却是一个科幻故事。我的专辑也是这样,我想以这样的方式向听众传达一个观点,过去和未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郭顶解释说。

刻意模糊年代感之后试图寻找音乐本质的诉求,郭顶的作品因此在旋律上更加简单和即兴,而录制的方式也大体还原了传统唱片业时期的录制方法,尽可能避免一切电子合成的范式,声音素材均取自真实演奏。

这种质朴的理念下产生的作品,真实而略显粗糙,更像是一张现场演出的专辑。鼓声的颗粒感,吉他换把时的摩擦,演唱中稍微出现的音准偏差都分毫毕现的体现在专辑当中。

“如果你用DVD听,甚至可以发现用车载音响播放的音量会比在电脑上播放时更大。”郭顶讲了很多细节。“这张专辑确实不是特别讨好听众的耳朵,而且用十首歌只讲一个事也不有利于吸引更多的听众。”

显然这张专辑的理念与市场的逻辑相去甚远,郭顶并不是没有考虑过专辑做出来没有下文的可能性,但与环球唱片的合作让这张任性之作得以顺利与听众见面。

在与环球合作之前,郭顶已经完成了专辑的设计和母带录制,作为双向选择,环球和郭顶对于这张专辑本身的关注都是放在第一位的。

因此在后续达成合作的过程中,郭顶与环球有了很高的契合度。环球也给了郭顶“无边无际”的自由度,同时也拿出了许多创意和郭顶来探讨,最终使专辑以现在的面貌呈现出来。

一张“新人”的作品

尽管郭顶认为发这张专辑并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负担,但收到良好的反馈之后还是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这样一张概念先行的专辑很容易出现只有自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听众们却一头雾水的情况。

专辑于11月25日正式在网上发行,供听众免费收听和下载,吸引了不少的关注。网易云音乐上,专辑主打歌《凄美地》的评论数接近五千,不少评论者都表示自己是郭顶多年的粉丝。

距离发行上一张专辑已经隔了七年,郭顶此次的宣传显得有些低调,基本上只围绕音乐,很少涉及他本人。接受采访时,郭顶也刻意少聊起一些过去的事情。

“我不是一个特别想当明星的人,做音乐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常态,这次推出新的专辑也是因为有了一些积累和想要表达的东西,水到渠成就做出来了。”郭顶表示,“而且新专辑真的很有性格,将它看成一个新人的作品会更公平一些。”

如同专辑里的音乐一样,郭顶不希望自己做那种用高低频率刺激人耳的东西,而是想做平衡的、持久的作品。为了配合专辑的调性,宣传侧重点放在音乐本身以及专辑的概念上面。

12月7日举行的专辑分享会上,郭顶和环球以视觉专辑的概念推出了三支MV作品。视觉化的手法有助于呈现那些隐藏在旋律和晦涩的歌词中的想法,原本抽象的概念因此变得更具体,更容易被听众所理解。

对郭顶来说,想要让听众更好地理解自己的故事,这不失为一个有效的方式。这些MV作品在Apple Music上进行全球首发,目前已经发出了歌曲《水星记》的MV。

郭顶表示,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都不会有新的专辑了,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故事可以写。在未来,不管是作为制作人还是唱作人,做音乐始终是他的常态,他也会以自己的方式为音乐服务。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很多人会用什么蛰伏七年之类的话来形容,其实没有,这段时间里我也是一直在做我所喜欢的音乐事业,没有那么苦,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虽然不愿过多提及,但采访的后期,郭顶也逐渐与音乐财经分享了一些他之前的经历。在描述创作《飞行器的执行周期》时,他提到了这样一种感受。“就像是无意中获得了那个外太空的盒子,别人需要通过我去讲述他们的故事。”

整个专辑的故事其实是以一个“他者”的视角来讲述,郭顶选择这样一种视角,并不难理解。对于专辑来说,他是那个“捡到盒子的人”,而对于音乐来说,某种程度上郭顶是那个“他者”。

19岁出道,回过头看,那时正是音乐行业逐渐陷入困境的年代。出身音乐世家的郭顶在做第一张专辑时就展现出了自己在创作上的天赋,那时的他颇有属于年轻人的傲气,被现在的自己评价为“不够脚踏实地”。

各种原因下,直到四年后郭顶才发行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而且没有做成实体唱片。

“其实做前两张专辑的时候,有种被推在那个位置的感觉。一直以来我好像都在为自己受到的喜爱和期望还债。当然,那时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身上,一方面能力还不足,另一方面,我的性格一直都不太适合去当一个明星。”

2009年之后,郭顶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在幕后以一个制作人的身份继续他的音乐事业。

在百度上搜索郭顶的名字,结果中关于他提问最多的是“郭顶为什么还不红”。可以看出,前两张专辑为他积累了数量不少的乐迷,他们在期待着郭顶的新动作。

七年的积累让郭顶成为了粉丝们口中的“失踪人口”,但这段经历让他沉淀下来,对于创作和制作有了新的理解,对音乐行业也有了更清楚的认识,才有了这样一张《飞行器的执行周期》。

“对于音乐来说,只有喜欢和不喜欢,我不想自己的专辑是一张不痛不痒的东西,你觉得它出不出现在你的生命中都无所谓。”郭顶说。

采访结束,大家起身作别,这时郭顶突然想起了什么,指了指放在桌上的专辑,“专辑里面歌词本的纸,当时选了很久,所以质量非常好”,他这样说道。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郭顶, 飞行器的执行周期, 科幻, 环球唱片, 流行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