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乐器玩音乐,人人都是“音乐家”

赵星雨  | 音乐财经CMBN |  2016-12-10 13:48 点击:
【字体: 】   评论(

用乐器服务去模糊行业的界限,让所有的内容都能价值化,成为一个整体,一种生活方式——买琴不是终点。

文丨赵星雨

校对丨李日晴

编辑丨安西西

望京麒麟社附近一个温暖的咖啡馆里,形形色色穿着时髦的客人们用不同的语言谈论着艺术相关的话题。

相比之下,音乐家App的两位创始人,互联网产品出身的CEO何宇晖与传统媒体行业出身的合伙人满源显得有些风尘仆仆,但是他们在做的事儿却是一等一的文艺——他们的团队做了一个音乐生活社交平台,希望用乐器与音乐教育黏住用户,替音乐留住更多的爱好者。

“很多人买完琴以后就放在家里吃土,根本不去玩,因为真的不会弹,琴弦也不会调,那买的琴就算废了。这样的人不算少,我认识的就有很多。”何宇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显得十分惋惜,“所以我们希望最起码大家买了琴要能弹起来。乐器也好,教育也好,最后都要回归到音乐本身,‘音乐家’就是想要做一个让大家能尽情玩音乐的平台。”

音乐家App 创始人&CEO何宇晖

从工具入手,靠乐器库抢占蓝海

何宇晖向音乐财经展示了前几个月刚上架的音乐家App现有的功能:首先,他们自己做了一个乐器相关的数据库,与世界上许多知名乐器品牌签订了框架协议,将乐器的图片、参数配置、音频视频与代言人相关内容都放入其中,方便用户查阅;基于用户了解乐器后更进一步需求,音乐家App的线上教学内容板块邀请了许多明星用户、乐手、音乐人、发烧友和一些线下的品牌教育机构入驻,录制相关的教学和科普内容;另外,除了教学内容的分发,用户还能在社交板块分享自己的动态或者上传自己录制的音乐表演或乐器测评内容,与其他用户进行互动沟通。

“音乐家App是沿着‘产品-用户-商业’的发展路径统一化进程在做的。”何宇晖介绍说,产品还处于测试阶段,现在主要在进行乐器库工具的完善,目前已经完成了90%的乐器品牌覆盖,而且因为10人的整体团队中有5人都是传统互联网公司出身的技术人员,所以平台信息更新很快,产品迭代也一直在持续跟进,在2017年上线的时候,会给用户更加全面的音乐生活体验。

为什么音乐家想从没有人涉及过的乐器社交电商方向切入器材与教育市场?

何宇晖和满源首先与音乐财经聊了聊数据支撑。


音乐家App 创始人 满源

根据《2016中国音乐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15 年社会音乐考级培训、艺术高考音乐培训的总产值为666 亿元,同比增长3.5%;同年,规模以上的乐器企业有231家,比2014年同期增加11家,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370.81亿元,同比增长13.64%。

从消费者角度出发,因为国家支持文化产业发展消费升级,单纯地听音乐已经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中国的在线音乐教育和乐器的需求对比发达国家乐器行业有4到5倍的增长空间;音乐教育考级用户群因为“电声乐器也能考级”这一意识的普及也有了更多的课程选择,这也为该行业带来了许多新进电声乐器爱好者。

然而音乐教育与乐器超过1000亿人民币的市场数据绝大部分都是来自线下实体经济,其线上市场一直还处于蓝海状态。虽然不少相关论坛、在线门户与移动平台都有海量乐器教学视频和乐器交易信息,但是却因为太过碎片化而无法让用户得到完整的教学体验,乐器相关参数的更新也十分缓慢。

而音乐家App之所以从乐器库信息工具切入,也是因为看到了这方面线上发展的空白——用这几个合伙人的话来说,“契机好,对路了,感觉能做更多的事儿”。

另一方面,由于互联网时代新内容的层出不穷,“快消”爆点来去匆匆,相比之下,作为器物来说,和相机还有机车改装一样,乐器能够带给人们的“恋物”感会相对长久,用户忠诚度也会比较高。

“乐器爱好者对于乐器库工具其实有很强的需求,虽然使用的频率不高,但是却是打开其音乐知觉的‘第一刚需’。音乐家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用我们的数据库黏住核心用户,然后在此基础上,比如某把琴,某一个品牌或者某一种风格,某一位音乐人,开始进行内容生产,这就连接到了教育与社交的板块。而使用平台的好处就是这些内容是系统性的,不像微博微信那么零散,容易丢。”

《音乐家诞生记》

音乐家主要的合伙人有三个,除了之前音乐财经介绍过的麦爱音乐创始人宋洋,主要核心人物就是创始人兼CEO的何宇晖和他的商务合伙人满源。

何宇晖是个在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十多年的兰州小伙儿,在搜狐视频做过高级产品经理,也在360安全路由器里做过产品运营总监,但是他更强调自己是一个乐器发烧友。

他说当时在兰州商学院有个特别出名的紫乐队,因为和他们见面聊天,他萌生了买吉他玩乐队的想法。“学生时代就是特别容易受到影响。我们当时在车站见面,主唱和我握了个手,鼓励我说你去买把吉他,玩乐队吧,我下回带你演出。”

说起那时候的经历,何宇晖还是一股子兴奋劲:“我当时什么也不会,就从雁滩市场花五六百块钱买了一把没牌子的破吉他,仿着名牌琴的样子做的假琴,也找不到师父去系统性地学怎么弹琴,就是自己死磕。”后来他一直想找到自己那把破吉他的原型,过了很久才知道,原来那把琴模仿的牌子是Fender。

学生时代玩乐队的经历成了何宇晖心里早就埋下的火种,在遇到也有乐队背景的合伙人宋洋的时候,一点就着了。

音乐家App 创始人 宋洋

另一位创始人满源是个曾经在体制内工作的传统媒体人,兼乐队贝斯手。

那会儿《乐器》杂志是唯一一本国家认可的有刊号的乐器杂志,从放刊至今已经有四十多年了,这本杂志包罗万象,不光介绍世界各地的各类乐器,也会介绍音乐人、制琴师和琴行相关从业人员等。

因为喜欢乐器,满源在《乐器》一呆就是十多年,但是因为传统媒体整体的式微,他还是决定接受宋洋和何宇晖的邀请,跳到更为广阔的互联网平台上去。

“传统媒体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比如我以前是电声乐器栏目的负责人,电声爱好者想在杂志中看到更多的电声相关内容,不过这方面信息占的篇幅特别小,也没有太多广告信息的投入。但是我认为现在电声乐器的发展是越来越好的,有了这个契机,我觉得我的人脉和资源能为电声爱好者做更多的事。”满源说。现在音乐家App乐器库内大部分的品牌入驻也都是基于他的商务拓展团队的运筹。

“就从我运营这块来说吧,和传统媒体不同,互联网平台能用更新颖的方法、更好玩的模式和更热门话题角度去结合产品,所以我们在音乐家平台也能更好地为企业和艺人做一些推广服务。”

“我们现在不卖琴,我们做乐器服务。”

创始人满源(左一 贝斯)

虽然建好了乐器库,还有过硬的加密技术,但是何宇晖说音乐家暂时还不会引入乐器销售板块,“这些都是未来发展需要考虑的事,我们现在还是想做好乐器服务,从专业用户切入,渗透到普通用户。”

满源介绍说,现在乐器库的数据都是从国内乐器最高的总代理级别和某些品牌的直属企业拿到的,并没有涉及到琴行分销的产业链条。提到为什么不这样做,他的解释是:“现阶段就开始涉及线下琴行销售的线上整合会造成特别大的成本,就好像以前汽车网站的做法一样,整体细节的管理会分散掉我们的精力,不如只做数据库,这样也能帮助线下琴行的信息更新,比如有顾客去买琴,琴行老板就可以从音乐家的乐器库调用数据给他们看。这也是我们服务推广的一环。”

至于现阶段音乐家核心的盈利模式,主要投放在线上教学课程订阅和乐器会员两个板块。

根据两位合伙人的介绍,为了从众多订阅线上课程中突出重围,音乐家决定减小专业类别课程在平台上的影响力,主要以娱乐和生活化的音乐教学课程为主,合作教学方会发布免费的兴趣教学课程吸引初级用户,而付费会员们能通过细化的教学阶段分类,与不同的明星教师进行线上互动,获得更加专业的教学内容达到个人求学目标;乐器会员则是摒弃了“买琴送课”的传统琴行推广模式,用户可以通过购买乐器会员,在音乐家平台提供的乐器清单中挑选自己喜欢的乐器,平台会将乐器配送给用户使用一段时间,然后进行回收。

“我们的用户群主要集中在18-45岁的音乐爱好者,有些好琴比较贵,年轻一些的用户可能买不起,但是他们通过乐器会员,能够租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他们可能会用这把琴登台演出或者进行创作,既为乐器做了一次免费的宣传,也让他们体验了乐器的性能,为他们以后买类似的乐器打下基础。”

这是一种音乐家特有的崭新租赁试用模式,何宇晖认为该模式现阶段很难定义,但是却对未来补充闭合产业链有很大的帮助:乐器厂商可以根据用户对于他们投放到平台上的各类乐器使用后的测评意见以及选择偏好进行生产结构调整,打响了品牌知名度的同时也提高了生产运营效率,甚至通过这种模式可以减少传统广告的投放成本;对于用户来说,不用亲自去琴行买琴,就算有选择恐惧症也能通过试用不同产品得到更好结论,让许多买完琴之后发现不合适从而放弃弹琴的人重新拿起琴回到教学链条上,既提高了乐器的产品存活率,又调动了潜在的音乐教育用户活性。

谈到两种模式的盈利点,何宇晖说预计都在50%左右,乐器租赁的损耗主要在于物流和折损,初期应该以平台方配送回收的方式进行,成本可控;而课程订阅则会与合作教学方五五分成,这样也能激发教学方的积极性。

著名吉他手汶麟(左)与音乐家AppCEO何宇晖(右)

不做快消,整合乐器相关内容

“其实乐器电商市场我们还是要占的,但是我们不想用直接销售的方式,而是用乐器服务去模糊行业的界限,让所有的内容都能价值化,成为一个整体,一种生活方式——买琴不是终点。”在被问到音乐家App正式上线后的发展方向,何宇晖和满源说了一些自己作为乐器发烧友对音乐家在行业内定位的看法。

“乐器和音乐教育不是快消品,如果平台非要去刺激用户天天使用,很可能是揠苗助长,一旦用户对于乐器和学习的热情被消耗殆尽,那就真的会离开这个市场了。音乐家要做的就是一个长线的产业,抓住核心模式,慢慢往上增加内容,毕竟玩乐器可以覆盖人的一生,随时想玩就可以玩,音乐家就是一个陪伴者。”

而谈到其他相关的专业乐器内容生产方,满源说市场上其实有不少专业的人在做这方面的内容发布,但是都太过垂直。

“这些内容的发布许多都很专业,比如有专门做键盘和吉他测评的博主,还有做音频录音设备测评的等等,但是往往因为个人的精力有限和爱好的单一,市场上并没有一个集大成者。这些内容都是基于爱好的单方面输出,无法持续商业化,特别可惜。”

满源说今后音乐家应该也会吸收这样的专业用户入驻,除了继续生产教学内容产品外,也会通过这些专业人士拓展硬件周边、二手交易与乐器售后等业务;至于线下内容,他们也将通过今后的用户反馈进行设计,希望能让更多爱玩乐器的人们聚在一起。

音乐家的App图标是一只可爱的小雏鸟,何宇晖拨弄着手机上的图标,继续说起了自己以前在兰州学琴时候的事,“我当时要是能好好学一下的话现在估计琴弹得会好很多。希望现在的年轻人都能买到好乐器,利用这些机会好好弹弹琴。”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家, 何宇晖, 满源, 宋洋, 音乐教育, 乐器租赁,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