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博、张昭轶、沈黎晖、杨奇虎、侯修刚、业丹、时颖:音乐与互联网的“新关系”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12-07 11:34 点击:
【字体: 】   评论(

互联网在音乐产业的野心是什么?互联网为何会颠覆音乐?

在第二场主题分享会上,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QQ音乐总法律顾问杨奇虎、乐视音乐战略高级总监张昭轶、Billboard中国CEO侯修刚、成都演艺集团总经理业丹和主持人音悦台创始人、艺术总监时颖共同就音乐与互联网的“新关系”以及两者如何跨界融合进行了深入探讨。

时颖:互联网在音乐产业的野心是什么?互联网为何会颠覆音乐?作为传统行业的代表,沈总您如何看这两个问题?

沈黎晖:我记得之前参加过一个论坛,当时所有人都要颠覆传统行业,当时我就说其他的我不知道,五年以后我肯定还在,但是你们各位在那儿我不知道。果然,当时新锐的那几家现在基本上都不在了。

很多音乐人都是在抱怨,互联网对音乐产业的摧毁,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去改变,去看到互联网对整个音乐产业积极的影响。如果一定要去反思他做得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互联网摧毁了传统的音乐工业。我们说传统的音乐工业就包含很多的国际唱片公司,比如说三大。

可能以前三大加在一起基本是全球70%的市场份额,但在中国不行,因为中国没有这样的纯粹唱片公司可以存活的土壤。以前就是用一大笔钱把一个人扶起来、去买排行榜、影响力。我觉得是两件事摧毁了音乐,第一件事是互联网,第二是选秀,对传统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个,让传统大公司的格局发生了变化。

而互联网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他拉近了用户和音乐人之间的距离,把很多中间的环节去掉,以前我们要做宣传、要买电台的广告,可是没有任何作用。所以互联网的好处确实是拉近了宣发这方面的效果,然后重新塑造了音乐行业。

摩登天空现在经过20年我们也变成了互联网公司,获得了互联网周刊评选的中国互联网新锐未上市公司排名的第86位,也是传统音乐公司不可想象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觉得未来互联网公司完全可以成为唱片公司,当然所有的互联网公司也都可以变成全产业链的公司,现在还不明显,可是在五年以后,很多公司的界限会越来越不明确,我觉得这个是最大的趋势。

时颖:QQ音乐目前拿到了很多的独家版权,在变现方面,这些版权是怎么给音乐带来价值的?

杨奇虎:刚才也说到互联网加上选秀摧毁了传统的唱片行业,但是他同时也诞生了一些非常新的商业模式,在摧毁旧的唱片工业的体系下,他并不是一件坏事,互联网既可以作为内容传播方也可以做生产方,这是一个互相转换的角色。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发现大家对互联网垢病最大的就是他的盗版问题,这也是我们公司所要面对的问题。不过这两年,我们也看到了一种比较良性的秩序正在慢慢健康地发展。QQ音乐自己也在购买大量的版权,并希望把版权变现,再把更多的收入投入到行业的发展当中去。一个良好的版权秩序既是互联网也是传统行业良性循环的一个前提。

另一方面从互联网产品本身来讲,我们也做了一些新的商业模式的探索,比如我们的数字专辑,14年的时候QQ音乐发行了周杰伦的专辑,用十八个月的时间该数字专辑突破了一个亿,销量突破了千万,这种新的商业模式也是未来互联网对音乐产品可以创新的点。

时颖:那么从传统行业来看,成都演艺集团又是如何在互联网时代的背景下发展的?做了哪些跨界的发展?

业丹:现在我们想把音乐做成这个城市的主要支柱,目前我们政府提出每年要增长得很快,要几百个亿。那么怎么实现他?

我们现在在做一个音乐工厂,就是把我们的录音棚、电视棚、经纪人、版权和歌唱车间、咖啡和美食七位一体,来为成都3万多人的地下乐队、歌手、大学生服务。因为,如果真正的想把成都作为一个音乐城市,我们必须农村包围城市,把农民团结起来。

这间工厂就是让孩子们来唱歌,让孩子们到互联网去炒作。现在我们刚开业两个月已经签了120个歌手,每个人的粉丝目前都在1万人左右,我们今年的目标是签下两百个,明年的目标是700个,后年的目标是1600个歌手,他们都是从几万人里面挑选出来的。

时颖:作为国际知名的音乐媒体品牌Billboard,今年也进入了中国。那么这段时间Billboard都完成了哪些事情?又是如何处理互联网与音乐的关系的?

候修刚:Billboard成立于1894年,是全球最老的一个音乐杂志,是从传统开始做起的,这几年开始转型到新媒体、互联网领域,它的核心业务主要是基于数据去做各种分类音乐的榜单。我们进入中国主要的业务还是先把榜做起来,给大部分喜好音乐的用户一个入口,希望能够对高品质的音乐传播起到一定的作用。同时Billboard作为一个顶级的音乐IP,我们还有另外一个使命就是把中国的音乐带向全球。

从具体业务来看我们在国内有很多的榜,我们的数据来源非常广泛,除了榜单、还有实体专辑销售、线下夜店KTV等等,这些都是我们采集数据的来源,所以我们在国内也会有这么一个合作模式。在美国我们是跟尼尔森合作的,它是全球最大的第三方,给我们提供一些算法。我们在中国也会跟类似的机构来合作,共同来组织榜单的算法,力争成为中国比较权威的榜单。

第二个,我们有一个颁奖礼,在拉斯维加斯,预计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也会做一场中国的颁奖礼,因为很多颁奖礼是出于一些评测,来参加这些颁奖的歌手至少要获得过单周的冠军。

第三,我们会去做一些自身的业务内容,现在我们已经跟国内主流的视频网站、音乐平台都签订了合作协议,我们在中国可以运营的不仅是互联网的内容,还有杂志、电视的内容,所以我们会制造很多高品质、基于音乐本身的高质量的内容。

第四,我们也会参与线下的一些活动,从2013年开始,美国在纽约有一场音乐节,有十万人参与,我们明年可能会带中国的歌手参与到这个音乐节中去。

最后一块,我们会基于数据做一些服务,比如跟第三方合作之后我们会输出一些产业报告,给各位同行看看中国年度的一些最新的音乐趋势,同时我们也会把海外的、包括美国那边好的音乐经验分享给大家。

时颖:其实现在内容和平台各个层面都有更多地合作,这也是融合的一个表现,而不是谁一定颠覆谁。我想问一下丁博,现在网易云音乐在投入上的策略是怎样的?

丁博:如果说互联网对音乐产业的野心,其实是最终要实现的是整个产业的升级,也就是让音乐产业变成一种模式,包含了演出、制作等等,让它成为一个新的产业结构,它的野心在于这儿。

要知道对于我们这种公司来讲,如果我们能看到未来的希望,我们去投入,这个叫布局;如果我们看不到希望就投入,这个叫慈善,这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相信做慈善是可以的,但如果做慈善做到现在这么疯狂的地步可能有些公司早就不行了。

所以我们怎么样形成一个更好的、更全面的音乐产业结构?这个结构绝不是我们只要做一个渠道然后把产品卖出去,不是的!而是我们怎样完成一个产业的升级,要完成一个音乐产业结构的建立,这才是我们真正想要做的事儿。

时颖:我们看到其实乐视作为互联网公司,实际上也在做很多偏线下的活动了,那么我们请张总谈谈乐视音乐的思路。

张昭轶:为什么我们现在做线下?因为我们想改造线上体验的时候必须要线下。还有就是我们现在线上线下以用户为核心,对于很多人来讲,他看着线上精彩的表演反而会对线下有兴趣,所以说我们是觉得用户需要线上线下的互补。

包括我们这次做吴亦凡的推广等等,因为我们不涉及音频推广,我们发现这个思维模式转化,我并不是拿一个版权就可以跟各大平台去要钱,而是说我们能够把这个艺人的品质做得更好。像吴亦凡这样的艺人,除了号召粉丝之外,这样的一个偶像级艺人转型到音乐行业的时候,整个线上线下的发展是艺人的需要。线上很多公司在做线下的业务,线下的公司也做线上的业务,就是市场的需求。

时颖:其实线上和线下的融合现在已经越来越没有边界了,每个公司都会基于他的基因去发展他的体系,平台之间大家的合作也越来越多,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丁博:线上跟线下不是说边界越来越窄,而是说他们必须融合,因为割裂开的模式永远不会形成一种新的模式,必须按照双方的特点结合出一种新的产生,线上线下不可分割。

杨奇虎:我认为无论是传统的还是互联网,最根本就是我们需要一个好的版权秩序。

沈黎晖:我们用了大概20年的时间去完成了一个360度的闭环,从演出到经纪、到版权、到互联网平台。但我也一直比较讨厌颠覆这个词,我觉得已经玩儿坏了。其实要做的就是借助互联网工具踏踏实实地做事。

张昭轶:其实我觉得颠覆这个词不是说颠覆谁谁谁,而是颠覆曾经的自己,是让消费者体验到更好的音乐活动服务,这也是我们的一个初衷。

侯修刚:我一直把互联网作为一个便捷性的工具,希望今后互联网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第三方平台,同时我们会有很多好的原创音乐和榜单可以输送到海外。

业丹:未来的三年,我们期待有大量的音乐人可以汇聚到成都,到成都来创业、创作。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影响城市之声, 成都, 互联网, 跨界融合, 网易云音乐, 摩登天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