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做音乐内容的“试金石”,碎乐App除了“汪峰”还有更多

葛洁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11-28 16:22 点击:
【字体: 】   评论(

碎乐关注的是音乐领域中没有被关注到的其他品类音乐内容,重点在于探索如何更好地建立音乐人与音乐爱好者之间的连接。

文丨葛洁晨

11月25日,没有太多的宣传,没有盛大的发布会,沉寂多时的朴树发布了自己的新歌《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仅一天多时间,这首歌在其同步首发平台碎乐App上的收听量已达到13.4万,平台爆热,大量乐迷涌入碎乐为朴树新作留言、提问、送花和打赏,也有许多音乐人和乐评人在作品下发语音评论。


除了朴树,选择在碎乐平台上进行首发的音乐人还有很多。比如李健就在此首发了新歌《枫桥夜泊》。而此前,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他还悄悄地在碎乐发布了一首自己的新Demo《一句顶一万句》,引起多方关注。

“措手不及。我们也不知道他(李健)竟然就默默地发了两首新歌。”碎乐的COO刘静笑着对音乐财经说,“但是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平台的魅力——在碎乐,你随时都能偶遇好音乐。”

收集碎片化音乐内容,为音乐人创造更多机遇

说到碎乐,许多人的第一印象是“汪峰刚刚创建的音乐App”,因为汪峰在很多场合为该平台进行推广宣传,甚至有媒体将碎乐称为“Fill耳机音乐平台”。 

其实,Fill耳机和碎乐是独立的两家公司,除了汪峰之外,碎乐创始团队有非常深厚的互联网背景——CEO陈超仁是一位连续创业者,曾创立“食神摇摇”和“基调网络”,也担任过美丽说的CTO;联合创始人吴声曾历任凡客、京东,是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之一;COO刘静则是前腾讯娱乐总监,而CTO汪津曾任Keep健身软件公司CTO。

“碎乐是一个全新的平台,初期肯定需要汪峰的影响力和人脉为产品做宣传,但汪峰的个人痕迹不会太重,碎乐后续的发展,肯定要去汪峰化,这点也是汪峰自己特别坚持的。”刘静说,“其实你现在打开碎乐,也看不出这个平台有特别的‘汪峰印迹’,汪峰已经回归碎乐众多音乐人之一的本位,只是在平台上相对活跃而已。”

在其他内容领域,文学、影视等都已经被互联网重构,但音乐行业却没有,现有的几大播放器并没有激发新的行业活力,头部艺人和普通音乐人的距离越拉越大。

汪峰认为,虽然现阶段中国音乐产业正在蓬勃发展,但是音乐人的利益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大部分音乐作品并不能在互联网平台与播放器平台为音乐人带来收益,这在很大程度上也阻碍了好内容与艺人的诞生。音乐的价值也不应该被播放器与唱片公司签订的版权价格决定,而应该由用户也就是听众自己决定。

为了打破这种现状,需要有更加多元化的变现渠道出现。汪峰和碎乐CEO陈超仁在最初探讨产品雏形时注意到,音乐人的手机或其他移动设备中有大量珍贵的碎片化音乐素材无法在现有播放器平台释放,比如一些乐队的排练花絮或者未发布的Demo等,这些都应该加入产业链中成为能为音乐人创收的环节。

将音乐人和用户直接连接并产生交易的碎乐平台,正是这种思路下的产品:与现有播放器只存在成品音乐的状况不同,碎乐关注的是音乐领域中没有被关注到的其他品类音乐内容,重点在于探索如何更好地建立音乐人与音乐爱好者之间的连接。

音乐人可以非常自由地在平台上发布任何与音乐相关的音频与视频,自主设置不同付费方式,通过用户购买或打赏获得一定收入;另一方面,由于不用透过第三方进行释放,C端用户也能直接快速地接触到更多与音乐和艺人相关的内容,还能以提问形式与音乐人或乐评人进行语音互动。

刘静对此的形容是:“如果一定要找一个相似平台的话,对于用户来说,碎乐有点像微信公众号平台。”

她举例说,微信公众号改变了文字内容的呈现方式,用户不再像以前一样等待一本书的出版,而是阅读一篇篇文章,并且可以和作者直接交流,碎乐的模式与之有相似性。

作为国内少有的与用户直接接触的音乐内容产品,碎乐现在的线上内容还处于“试金石”阶段:这些碎片化、未完成的内容看上去很零散,但是比起现有播放器平台只能接触到成品音乐作品的体验,碎乐的野心绝对不是给现有的音乐市场补充边角料,而是选择了一个非版权音乐的支点,撬动整个行业,旨在为音乐人和用户创造一个崭新的生态。

例如,之前汪峰发布了一个探班李志乐队排练的视频,他一改做导师时的一本正经,李志也卸下了平日的冷漠,大家在排练过程中一起嬉笑;不怎么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李健偶尔发布自己试唱新歌的片段,评论中也会与章子怡互动等。

这些以往只能在媒体新闻中偶然看到的幕后花絮与音乐人的不同个性,通过碎乐将随时随地在用户界面刷新。

除了头部艺人,大量苦于没有宣传渠道或展示平台的独立音乐人也在碎乐得到更多机遇。

“碎乐平台是滚动刷新模式,不会像其他平台根据播放量等数据进行刻意置顶,所以你无论什么时候打开碎乐,都能保证看到新鲜的内容。你可能会看到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他/她的作品在碎乐上的露出位置很可能紧挨着李健或者汪峰,你打开听,那一定是一首特别优秀的作品。”刘静说,“我们每天都能在平台上发现不少令人惊喜的不同品类的作品,这对我们来讲是最大的前进动力。”

刘静向音乐财经展示了一些最近在碎乐平台得到关注的原创音乐人。例如一位名叫“乐乐指弹”的用户,这名14岁的小男孩,用他精湛的指弹技巧吸引了大量业内人士,汪峰、常石磊、吉他大师龙隆等纷纷在他的作品下留言评论。

而另一位名叫“诺尔曼”的女歌手也因为特别的声线和俏皮的作品赢得了许多音乐大咖的关注和点评。“后来我们才发现,这个在碎乐上发了很多充满灵气的原创作品的姑娘,原来是吉祥三宝家的女儿,之前上央视春晚那个其实是他家的侄女,他们的女儿是碎乐上这个诺尔曼。”

打碎金字塔式收入现状,打通版权变现渠道

“大部分音乐人现在靠音乐版权是赚不到什么钱的。”刘静说。

音乐作品本身不赚钱,一直是从业者比较头疼的问题。毋庸置疑,近几年音乐产业发展势头良好,根据《2016中国音乐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音乐产业市场总规模为3018.19亿元,同比增长5.85%,增速较2014年的4.9%提高了19.4%。

虽然整体数据标志着中国音乐产业继续保持了中高速增长,然而从细分行业来看,核心层行业的市场规模在整体规模中占比并不高,例如音乐演出,音乐版权经济(管理)和数字音乐在整体规模占比仅为4.9%、0.11%和16.5%。

版权和内容变现到底有多困难,汪峰在腾讯星空演讲中提到,自己写了20多年的歌,通过版权得到的收入只有60万元左右。

“这还是头部艺人能赚到的钱,大部分音乐人是没办法靠音乐赚钱的。要是说演出能赚钱,但是又有多少音乐人能得到演出的机会呢?”

碎乐的出现正是为了改变这种金字塔式收入的现状。

刘静为音乐财经展示了碎乐App的内容变现流程。首先,作者发布音乐内容时需要选择作品拥有的各项版权状况,例如词版权、曲版权和著作权等,后台确认不同收入比例后才会进行上传。上传作品后,作者能自主设置付费模式,例如选择付费才能收听,则其他用户在一分钟的免费试听后想要继续收听作品则需要进行购买;选择免费,则其他用户能免费听到内容,要是喜欢则可以刷礼物或进行打赏。

有趣的是,碎乐的付费与打赏功能都是浮动的,即作者在付费模式下选择1元或者2元作为用户购买底价,但是用户可凭自己的喜好在底价与系统设定的最高单价(目前为200元)之间自行选择购买价格,打赏模式同理。

另外,碎乐还有一种问答模式,用户可以向作者或者其他加V的艺人用户进行付费提问,所获得的语音回答要是选择公开,其他用户也需要付费进行收听,提问用户则能从公开回答中获取部分收益。

不过,这种收费模式是否只是为垂直类平台设置的象征性门槛?音乐人真的能通过这种方式赚到钱吗?

刘静回答:“还真能。”

前几天,李夏在他北京站的巡演中特别诚恳地讲了一段话,也许能直观表达现在音乐人玩碎乐的切身体会:“我写了很多年歌,这些歌我在各家音乐平台都有发过,但从来没有收到过一分钱,前一阵我在碎乐上发了我第一首歌,结果第一天我就收到了380块钱,这种感受非常奇妙。”

“碎乐说要让音乐人赚到钱,这绝对不是一个口号。”刘静说。目前在碎乐上发布作品的音乐人,根据他们自身影响力的不同,一天能从碎乐平台上获得几元、几十元、几百元甚至几千元不等的收入,对于不管哪个层级影响力的音乐人来讲,这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如果他们持续玩碎乐,就能持续从音乐创作中获得稳定持续的收益,碎乐这种直达听众的模式也不用被中间机构抽取利润,让他们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而对于知乎上针对碎乐App现存收费模式续航能力的质疑和“音乐软件不免费都做不长久”的论调,刘静表示,因为碎乐平台中内容的独特性和新颖的用户体验,平台现有用户的付费积极性都很高,付费用户比例占日活用户的二分之一左右,所以碎乐对于现有付费模式保持信心,也正是基于这些数据的支撑,碎乐迄今还没有考虑过通过赠送乐币(碎乐平台使用的货币)或者限免等政策来吸引用户。

“现在的用户,特别是90后用户,都乐于自己发现有趣的内容,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作品付费的意识和习惯在逐渐得到普及。”

作为内容发布平台,除了版权创收外,碎乐也为音乐人带来了更多的发展机会。例如根据前面提到的滚动推荐模式,大量优秀的音乐作品能够被业内公司的A&R部门发现,免去了经纪公司在各大综合平台深入挖掘的精力,也节省了音乐人自我商务经营和推广的成本,为双方搭建了更加多元化的沟通渠道。

线上搭桥,线下铺路,成为音乐人增量服务平台

作为一个刚诞生上线公测不久的新型产品,刘静提到碎乐在不断进行产品的优化迭代。例如最近刚为所有的付费内容增加了免费试听一分钟,所有的免费内容都加上赞赏功能。用户可以选择任性付、任性赞赏。这样,用户无论付不付费,在碎乐的使用体验都是畅通的,而无论作品是否设置了收费,在碎乐上都能得到相应的收入。

另外,碎乐也将会尽快为越来越多的音乐内容设置标签筛选和细化分类,并且依据算法增加个性化页面推送,开放购买数量与赠送功能等。

“碎乐不是一款播放器,但它会具备播放器的一些使用体验,会有比播放器更多元的内容,更私人的互动形式,音乐人在这里有‘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感觉。”

除了线上平台的运营,碎乐今后也会拓展线下活动。例如除了现阶段正在进行的对音乐人新歌发布会和演唱会的冠名与合作之外,之后随着数据的上涨和榜单的完善,碎乐也会集合平台上优秀的音乐人举办Live演出、剧场演出甚至到音乐节,这些线下的内容也能返回到线上,形成闭合链条。

对于音乐财经提出的未来到底面向B端还是C端的问题,刘静回答:“我们还是希望碎乐能够成为一个为所有爱好音乐的用户开放的服务平台。”

这也契合了碎乐CEO陈超仁在知乎上所言,“愿尽微薄之力,为音乐人走出困境努力创造一个环境,并且在传统的音乐行业以外,提供一个增量渠道。在这个渠道里,音乐人和用户只相隔一个屏幕,每个音乐的唱作者,都可以让自己的劳动得到应有的收获。”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碎乐, 汪峰, 刘静,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