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合还是躲避?”用一首歌贯穿了一万个故事的鹿先森乐队这样总结他们的2016

王华中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11-24 13:30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一个多小时的采访,鹿先森乐队向音乐财经分享了他们的音乐理念、运营方式及乐队成员之间的趣事。

文丨王华中

校对丨宋子轩

编辑丨李斌

全文3045字,阅读大约7分钟

与鹿先森乐队约见的地点是一栋位于西三环边上的大厦,这栋有些年头的建筑正在装修,正门无法进入。

“这个地方是供乐队日常排练用的。”乐队经纪人杨朝嘉边解释边熟络地拐进一条小巷,北京冬季干冷的空气在这里掺上了些街边卤煮店和果蔬超市的味道。

排练室在地下二层车库的角落,隐约听到里面传来的阵阵乐声。推门而入,内部是一个简易的录音棚,杨朝嘉趴在调音台上透过玻璃扫了一眼,回头说道:“大家都到齐了。”

乐队正在排练,站在外面的我不由得跟着他们的节奏身体摇晃了起来。一曲终了,杨朝嘉打开门交流了一下,随后有些歉意的说道:“大家还想再来一首,愿意来里面听一下吗?”

随后进入的是一间狭小而温暖的、六七步见方、满地线路有些无从下脚的排练室。伴着涌过来的音符,一下子拉近了与鹿先森乐队的距离。

由于各式设备占领了排练室百分之八十的空间,杨朝嘉在关上门后只能站着。他说,最后排练的这首是新歌,尚未出现在任何演出和专辑中,因此音乐财经成为了鹿先森乐队的第一个听众。

乐队成员带着排练时特有的平静,似乎还有些疲惫,除了主唱倍倍偶尔凑过去与其他人交流,大家都专注于手上的乐器,键盘手冰冰在没有自己的段落打起了小呵欠。

接下来的采访中,回答问题的任务主要交给了队长兼主唱郭倍倍,但乐队的其他成员也十分健谈,不时会开开玩笑或者补充一些自己的观点。

因为空间不太够,排练室里唯一的一张双人沙发上硬挤了四个人,剩下的则坐着小板凳,大家都很放松。一个多小时的采访,鹿先森乐队向音乐财经分享了他们的音乐理念、运营方式及乐队成员之间的趣事。

鹿先森的“路”

鹿先森是一支年轻的乐队,正式成军于2015年8月31日,今年11月刚刚上线了第一张专辑《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乐队制作发行专辑的资金是通过乐童音乐众筹筹集的,自2016年2月21日发起众筹,到同年的11月16日项目完成,共筹得30.2万余元,获得近七千人的支持,比原定额度超出202%。

除了乐队名字奇特之外,他们身上有意思的事情还有不少,比如乐手平均年龄30+,平均学历硕士级别,以及乐队中有四个人都从事多年建筑行业工作。

如果抛去听众和市场关注所带来的光环,或许可以用“一群有意思的人共同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来形容这支乐队。

主唱郭倍倍(下文称倍倍)和贝斯手李斯是林业大学的同学,之前一同在南无乐队,通过同样毕业于林业大学的键盘手董荔冰(下文称冰冰)认识了董斌和杨松霖,他们分别成为乐队的主音吉他手和节奏吉他手。

年龄最小的田芳茗(下文称PP)则是乐队正式成军后火速加入的,倍倍过去在南无乐队打鼓,对鼓手水平的要求较高,为了找到合适的成员颇费了一番功夫,直到遇见PP才把阵容正式确定下来。

乐队成立的同时,找到多年的好友杨朝嘉作为经纪人,由他来负责乐队在商业上的经营。杨朝嘉同样毕业于林业大学,从事音乐行业工作多年,拥有比较丰富的经验。

虽然是非职业性质的乐队,鹿先森的成员们还是拿出了最大的热情投入到音乐事业中,工作之余尽量挤出时间来一起排练,有时难免回去要通宵加班。就这样,排除万难,乐队磨合出了第一首歌曲《春风十里》。

为了乐队有一个良性的发展,鹿先森乐队把目光投向了众筹。2015年8月31日,鹿先森在乐童音乐上为自己的第一首歌发起了众筹。这首深情款款的《春风十里》唱到了无数人的心坎里,很快就顺利发布,上线3个月后冲进微博音乐人年度金曲TOP30.

第一首作品大火之后,很快就有了第二首、第三首,专场演出和音乐节邀约也来了,网易云音乐上仅《春风十里》一首歌的评论数就超过5万,越来越多的听众开始关注到这个名字古怪的乐队。

意识到这一点的鹿先森也没有错失良机,开始发起了新一轮的众筹,只不过这次可不是小目标——而是一整张专辑。

与专辑计划同时进行的还有一场三个城市的演出,作为专辑首发式和交给歌迷的一份答卷。分别在11月底和12月初于北京和上海的专场已经开始售票,其中北京场预售票在开票一天内售罄。

“我们寻找志同道合的人”

目前为止鹿先森乐队没有选择去和任何一家公司签约,唱片、演出等一直是自己打理,作品的版权也都在手上,由看见音乐做数字发行代理。

倍倍、李斯、杨朝嘉等人对于音乐行业都有自己的理解,希望用自己的方式把乐队运作下去。但这并不意味着鹿先森排斥商业,相反,倍倍认为,鹿先森对待商业的态度一直是十分开放的,包括即将展开的三场专辑首发演出,商业合作也谈的差不多了。

杨朝嘉告诉音乐财经,在创始初期,乐队就达成了共识,可以接受商业化来发展乐队,但不能过度消费影响音乐创作。现在鹿先森的商业潜力已经超出了大家的预料,对于一群有本职工作的非职业音乐人来说,保持之前的理念仍是最好的选择。

鹿先森寻找的商业合作一定是双方都有需求,互相了解的,能够以长远角度考虑乐队发展的合作。

对于商业考虑,乐手们也给出了一致的答案。建立乐队的初衷是为了玩,收获了如此多的关注和喜爱后,理所当然也承担了认真做下去的责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想要改变自己现有的生活。

对于音乐行业,他们是新人,但每个人在自己的事业上都有了一定的成绩。两部分生活都可以带给成员们快乐,实现自己的价值。全职去做音乐并以此谋生,这很可能会破坏现在的平衡,心态有变化,创作就会受到影响。

鹿先森很开心自己的作品能够获得市场认可,但也不想一味迎合市场。负责大部分词曲创作的倍倍说到,“鹿先森现在的曲风偏流行、英伦一些,但未来会希望有所创新,比如在刚出的专辑中加入了一些弦乐的元素。”

鹿先森一直以非常谦逊的态度对待音乐,也很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他们的歌。创作之外,负责市场的杨朝嘉会对粉丝群体进行调研,通过乐迷和数据的反馈在乐队运营上不断进步。

自己有一份维持生活的工作,乐队又能够良好运营,乐手们可以不用操心市场,专注于手中的音符,这种模式在如今的音乐行业中并不少见,已经成为了音乐人的一种思路。

与有意思的人做有意义的事

用键盘手冰冰的话来说,乐队成员都是一起“摸爬滚打”的好朋友,这份友情从鹿先森清新、明亮的旋律中就可以听得到。

当被问及乐队成员之间发生过什么有意思的事儿时,贝斯手李斯提到了自己的婚礼。在婚礼上,这群好朋友承包了一切需要打理的事:有人当司仪,有人当舞台导演,有人当音响师。

“我就负责喝多。”李斯乐呵呵的说道:“这种感觉真的是……蛮好的。”他无意间流露出的温情很快淹没在众人的调侃中,不用说,肯定是关于他酒后醉态的描述了。

年龄最小的PP作为乐队鼓手,已经有了十多年的打鼓经验。从事金融行业经常加班,她显得有些疲惫,不时地往冰冰肩上靠。长发飘飘的她虽然说话柔柔的,但打起鼓来却一点也不含糊。

PP说,最初学架子鼓是因为看到教乐器的传单,她挑了个最便宜的去央求妈妈,之后也学过很多其他的乐器,但只有架子鼓一直坚持了下来。

“通过做鼓手能够找到自己的位置,体现价值,这是我最喜欢它的地方。”PP说道。

主音吉他手董斌高高大大,笑起来有些憨厚,讲话时显得有些腼腆。很难想象他曾是一个迷恋金属的乐迷。他向音乐财经分享了第一次踏上正式舞台的心路历程。

“就很矛盾,因为在那个环境下状态很好,弹得很舒服,像是闭着眼睛弹的。但是这时候你又很希望睁开眼睛看看大家是不是在鼓掌欢呼,有没有在看我……”董斌回味着当时的感受。

采访过程中,每个人的正经回答都会被不正经的玩笑打断,然后众人笑成一团。所有人里头最正经的是节奏吉他手杨松霖,有大半的时间他都静静地坐在一旁,讲话时声音低沉的像一个老干部。

杨松霖作为乐队里的颜值担当和唯一的博士,仍然免不了被调侃,被问及是否有很多女粉丝时,乐队成员纷纷表示“那还用说”。

最近半年在录制专辑的过程中,乐队成员们不仅在业务能力上获得了提升,也对乐队有了新的认识。队长倍倍形容2016年是兵荒马乱的一年,鹿先森乐队手忙脚乱地走了很远的路,希望在新的一年能更稳地走下去。

随着众筹资金的上涨,乐队也一直在提高制作成本,来获得更好的效果。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音乐负责,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回馈喜爱鹿先森的听众们。

由完全自发,到被推着走,音乐人与环境的关系一直是错综复杂的,毕竟这牵扯到人性。旅途的尽头尚不可知,你我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用认真的态度对待当下。

在未来,鹿先森乐队希望能够多了解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用赤子之心面对音乐和生活,欣于所遇,为支持自己的人做更多优质作品。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春风十里, 鹿先森乐队, 众筹,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