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加速商业模式梳理,草台回声CEO戈非说:“不要着急,不赶潮流一窝蜂”

赵星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11-18 11:09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以优质的音乐内容为核心,辐射到整体青年文化和消费,打造升级的青年生活方式。草台回声希望在一个活动中融合综合的青年文化,从线上延展到线下。

文丨赵星雨

校对丨李日晴

编辑丨董露茜

2016年9月,音乐财经在进行独立音乐厂牌数据统计时发现,草台回声豆瓣小站的最近更新日期停留在2011年,其他平台上也并没有太多与演出相关的信息出现。

10月底,在和草台回声CEO戈非聊天时问起这个话题,他说,因为自己在光线传媒上班,那段时间草台走的是散养路线,一开始会办办活动,后来几年因为他时间有限,活动也没怎么办了,分配到草台的精力就是每一年做几张唱片,然后帮艺人做做巡演。

回忆起2009年以来和好朋友周治平一起做独立音乐厂牌的状况,戈非表示不管是做唱片还是做巡演,2014年之前都是在赔钱的,他们算是走了一段行业里最烂的路。

但是从这段经历里他观察到了音乐行业里各方面的状况,这几年也在宣传推广和制作等方面积累了非常宝贵的经验,对整个行业有了切身的判断。

2015年,草台回声走在行业前端,较早地接触到了音乐直播,戈非认为自己看到了行业内涌动的一些变化。

“我们需要更多资源上的东西。”他说。

2016年10月20日,草台回声在乐空间召开发布会,宣布获得娱乐工场天使轮投资,“结束散养,全新团队正式启航”。

商业模式与资本加速:传统匠心,开放宣传,辐射青年文化

去年年底,草台回声就已经开始寻找合适的合作对象。虽然对于资本的概念还很陌生,但戈非和团队都认为资本能够集中资源,加速内容推进速度——资本进来了,公司就需要加快梳理自己的商业模式与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时也能相对轻松地做一些更大规模的活动。

提起为何与资本对接如此顺利,戈非提供了草台回声打动资本方的两个特点:第一是主要团队核心化。无论是周治平和他,还是后来加入的谭维维,都是音乐行业内比较资深的从业人士和核心业务的亲历者。第二点是长线升值。内容公司与科技公司不同,沉淀的内容越多,公司的价值才会越大。除了版权、艺人、活动和周边产品之外,还有行业内公司品牌价值的提升。用戈非的话来讲,就是“不会这两年钱烧完了,就是过眼云烟什么都没了。”

而在与众多资本相互选择的过程中,之所以选择娱乐工场,是因为除了资本,他们能带给草台回声的资源更令人心动。例如,草台回声旗下的Mr.Miss就正在为获投娱乐工场的另一家制作网剧的公司制作音乐,随着这个三部曲规模的网剧上线,Mr.Miss的音乐也能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

谈到草台回声经过资本梳理后的商业模式,戈非说还是做“老本行”:以优质的音乐内容为核心,辐射到整体青年文化和消费,打造升级的青年生活方式。他们希望在一个活动中融合综合的青年文化,从线上延展到线下。例如演出之后会发售一些相关的生活周边等。

之所以对音乐内容“老本行”充满信心,是因为从2014年底开始,艺人演出机会变多了,不管是线上直播还是线下巡演,整个市场明显活络起来。音乐正版化的态度也越来越明确,国家对文化产业的高度关注也是前所未有的,“不像刚开始做厂牌的时候,两眼一摸黑,根本没有收入,每年我们只考虑今年亏了多少钱”。例如,草台回声2014年之前做的巡演基本都是亏损的,今年Mr.Miss的巡演预售票在他们还未启程时就已经卖出了三分之一;厂牌旗下许多签约艺人今年受邀参加了迷笛、草莓、张北和简单生活节等。

另外,前几年做艺人经纪与唱片制作发行等业务积累到的版权也为公司产生了一些收入。这些钱虽然不多,但巩固了他们对版权收入这一块的信心。

还有一块与内容相关的业务十分有趣。草台回声为签约艺人制定了全面计划:不但会帮艺人们制作唱片、进行推广和承办演出,也会为旗下独立音乐人接一些音乐制作的项目,例如之前提到的Mr.Miss为网剧进行音乐制作。虽然这一块业务并不能为公司产生收入,却为艺人打通了行业内更多的渠道,让他们在行业内存活下来。

“对于草台回声这么一个品牌来讲,我们(靠做内容)活下来了;艺人通过我们的推广,也活下来了,内容不会流失,这些都是非常正面的例子——你把音乐内容还有企划和推广做好,并且相信你的艺人,这个品牌自然会触达到方方面面。”

关于商业模式中提到的青年文化整合,以9月底刚结束的与青年艺术家毛病儿合作的“Frank一天”展览为例,戈非向音乐财经介绍了草台回声与青年艺术家的跨界合作计划。这个项目叫做“音乐生活+”,通过与一些草台回声认为能代表当代青年潮流气质的青年艺术家合作,辐射到相关的音乐与艺人,向年轻观众推广新的生活方式。

“这些辐射都是可以IP化的东西,”戈非说,“例如Mr.Miss的音乐三部曲,我们正在和一些导演谈将其变成音乐剧的可能,甚至以后还可能成为电影素材,或者与漫画家合作,制作音乐绘本等,而绘本当中的卡通形象又可能成为独立IP。这些都是立足于音乐内容实现的。”

对于艺术家来说,这种跨界合作同样也是一种很好的宣传推广方式。例如通过线上线下的反馈,青年艺术家毛病儿因为“Frank一天”展览在更多年轻人中得到了认可:展览时大约有三百多人到达会场,这远远超出了主办方的预期;通过众筹生产的周边也卖得很好,至今都陆陆续续有人在询问是否还能买到。

另外一个“音乐生活+”的例子是惊艳了不少人的云南佤族雷鬼乐队KAWA。草台回声从KAWA乐队与摄影师朋友在工作室中点燃篝火唱歌跳舞的场景中得到启发,计划了一个名叫“云南生活周”的项目,这个项目将会邀请KAWA乐队和佤族老人进行音乐演出和生活展,例如手工作坊展、乐器展、食物酒水生产过程展和一些风土人情展览等,能够让观众了解到佤族人是如何生活,传达当地人的生活观念。“草台回声给音乐生活+的口号是‘音乐即生活’——爱上音乐和做音乐让我们有机会去经历不一样的生活,这是我们对于这个项目的想法。”

戈非认为,这个时代其他内容与音乐融合的变现方式越来越多了。比如众筹的“摇滚有脾气”项目,抛弃了传统的音乐人为啤酒代言,让啤酒成为了音乐的另一种沟通方式,年轻人就会觉得很有意思。戈非说他不想做只讲情怀的事,而是想做有趣的、同时又有商业变现可能性的项目。

——既然“Frank一天”和摇滚有脾气都是通过众筹实现,那么众筹是否就是草台现阶段实现内容变现的主要方案?

戈非回答:“众筹远远不够,我认为众筹只是一个起点。”

众筹带来的好处是让机会更加多元化,然而营销方式虽然在改变,变现的核心依旧是内容在决定。好的内容就算不通过众筹也能通过其他方式实现。作为一家内容公司,戈非认为草台回声与传统内容公司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们更加注重营销与推广,特别是向互联网方向进行开放式宣传。但在核心内容方面,依旧会坚持传统内容公司的做法——他提到了“匠心”二字。

“在营销和推广方面,我们确实需要非常开放和接地气,用互联网的思维去寻找新的变现方式。但是我们现在更需要传统的匠心去真正把内容做好——虽然匠心这个词可能现在已经被用烂了。”

草台回响与音乐节孵化:回到成都,资源整合

“我这几年一直想要在成都做一个音乐品牌。”

在宣布获得投资的当天,草台回声也宣布与聚正能量、梵木创意区和合音量合作,启动西南地区音乐战略计划,在成都成立分公司“草台回响”,孵化西南独立音乐圈。

戈非坦言自己这些年在北京看到太多各地音乐人带着梦想“北漂”,却因为承受了太多来自圈子和生活的严酷压力,反而没有办法做出好音乐来。他认为未来中国应该有更多北京之外的音乐氛围好的地方。而从90年代小酒馆的崛起就能看出,成都的音乐和文化土壤非常好,并且成都作为西南经济中心之一,能为云贵川的音乐人创造很舒适的创作环境。既然之前成都没能出现其他有规模的音乐公司,正好自己又是成都人,他觉得既然无法完全割舍掉身处北京的草台回声,那么选择以多方合作的方式让“草台回响”在成都落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据介绍,草台回声在四川的合作对象聚正能量是一家演出公司,草台回响的业务则更加偏重艺人经纪的部分,二者结合,通过草台回声北京资源的企划、宣传和推广,落实到当地演出,目前的运营成果从艺人方面得到的反馈来看十分不错。戈非笑称草台回响在成都的独立音乐圈内已经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另外,合音量将成为他们在成都进行音乐人资源整合的主要伙伴,合作方之一的梵木艺术区则为他们的音乐与艺术项目提供了落地空间,园区内也会逐渐开始引入音乐节项目。

“这样线上线下基本都打通了。”他说。

谈到要在成都做音乐节,与许多公司从资本拿到钱后想用音乐节进行快速变现的方式不同,戈非的态度十分谨慎。他对音乐财经说最近两年都有规划,但是并不会举办大型音乐节,只做中小型。例如草台回声11月26日会在成都举办的Offbeat反拍音乐节,就是一个小型音乐节。

“2012年《新京报》采访我的时候我就和他们说过,这么多音乐节,缺的就是这个节字。这个节字代表我们不仅在听音乐,还在享受一种生活方式。音乐节的核心就在于主办方到底想要自己的品牌传达什么。如果品牌没有核心的理念,没有想要传达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做出来的音乐节就是一个大拼盘、大汇演,没什么意义,观众体验也会非常差。”

戈非表示草台回声现阶段所有要做的中小型活动其实都是围绕着今后的音乐节孵化去做的,希望能在此过程中积累出自己的调性和品牌,例如艺术与音乐的跨界融合,避免同质化——被问到品牌差异化在哪里,他认为是草台对于青年生活方式与青年文化潮流的宣扬,利用之前一系列音乐与艺术活动的积累,比如音乐生活家和云南生活周等,让音乐节企划带有强烈的品牌与口号冲击力。

行业与未来:不要着急,不赶潮流一窝蜂

虽然已经有不少投资在关注音乐产业,然而内容因其特殊性并不能用传统估值与财报手段去迎合资本的需求。作为当下为数不多获投的音乐内容公司,戈非在分享内容公司的行业现状时说,不能因为资本进入就太急功近利。

“资本现在的需求还是想要创业公司告诉他们,什么时候能产生收益,但是这个在内容公司不是很适用。我们现在只能告诉他们什么时候行业会达到一个拐点——例如版权积累能够做到什么规模,市场价格会如何;另外我们会对艺人做出严格的成本回收规划,尽量与资本公司达成成本上的共识。”

现在草台交给投资方的财报显示,他们还是十分务实的,做活动和项目的步调也确实因为资本介入加快了很多,规模也大了不少。他希望现在的成果能让资本对行业有更多的信心,不要着急。

在谈到现下很火的电子与嘻哈音乐类型时,戈非表示草台回声是一个综合性的内容公司,无论是电子、嘻哈还是世界音乐都在项目范围内,但是做与不做的判断标准不在于是否流行,而在于音乐品质是否达到了能够造成差异化的水准,并非一窝蜂地去做EDM或者搞电子厂牌。草台合作过的许多音乐人的作品中也有电气化的部分,但并不以电子为核心。从最近的计划来看,草台回声会在音乐生活+项目的推进之余开发类似以KAWA乐队为核心的雷鬼音乐市场这一类更加垂直的音乐活动项目。”

当然,这些都需要更多的资本和团队。创业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资本与团队,戈非之所以对推广青年文化充满信心,就是因为草台回声20人左右的新团队。“除了我们几个老大哥,其他全都是95后”。

针对这种行业团队的年轻化,音乐财经也询问了他作为过来人的看法与建议。

他说:“我觉得中国这么大,但是这15年来整个音乐行业的发展却十分差,从产业体系来看,一家独大是很不健康的,需要很多有热情、有想法、有执行力的年轻人进来创业,改变行业现有的氛围。”

过去15年,因为没有互联网的帮助和行业内的混乱,导致人才流失特别严重,行业内至少80%的人都已经因为各种原因离开,只剩下很少一部分因为割舍不下还坚持留在原地。整个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人才的孵化与培育——现在的年轻人更清楚互联网生态,要是能够将传统业者的经验与年轻思维结合起来,就能重新构建出一个好的行业体系。

“就像我们刚才谈到的,音乐行业正在往一个好的方向走,已经没有前几年那么差了,这说明无论是音乐人还是公司,生存空间都会更大一些。这个时候正好是扎实做内容的时候——草台回声不仅给自己定了这样的目标,也支持和鼓励年轻人去做这些事。”戈非表示未来也可能会垂直地投资一些好的项目和公司,利用草台现有的资源来帮助这些有梦想的年轻人。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草台回声, 戈非, 娱乐工场, 青年文化, Mr.Miss, 谭维维, 毛病儿, KAWA,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