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成长记 | “我不觉得音乐多么有仪式感,它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李禾子  | 音乐财经CMBN |  2016-11-14 11:05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很抗拒别人这么说,”虽然知道影响一定存在,但岳璇不愿承认做音乐是受到父亲很大的影响,“他们其实是不给你选择,你是没有选择的。”

《职业成长记》本期人物介绍:岳璇,音乐创作者,1990年生于湖南长沙,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出身音乐世家,从小学习钢琴演奏,16岁开始个人音乐创作,2013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音乐学系。热衷于多种跨界艺术创作,已出版两张个人钢琴专辑与两本个人画册;连续三度入围阿比鹿音乐奖,2012年获得阿比鹿音乐奖年度音乐人。作品包括专辑《Hermaphrodite》、《In&Out》,EP《Sea》等。

文 | 李禾子

校对 | 于墨林

不久前,岳璇刚刚发表了一张名为《Sea》的EP。它的封面是一副黑色线条的窗框,这让人觉得既像是从屋内望向窗外,探索着谜一般的风景;也像是从窗外探视屋内,欲图一窥无形无状的心灵。“有关于海,我总可以有很多想象。它可以是汪洋,可以是我盛着你的心,也可以是你的眼睛。”一名听众评论。

岳璇26岁,只听音乐很难把她和90后联系在一起。音乐好像岳璇世界的分割线,音乐外面,她快人快语,活泼爱笑。音乐里面,她孤独细腻,内敛深沉。她自己也觉得,“其实我人跟音乐还是不太像。”

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学习钢琴的岳璇,抽象思维远大于具象,“抽象的部分对我来说其实更好理解,现实生活中具象的交流我反而会没有那么敏感。”她也因此建立起了一套自己的表达逻辑,就像她记在iPad上面的那些“出于本能”的涂鸦,“对我来说就像文字一样,清晰记录了一些信息。”

古典音乐撰稿人杨宁曾向岳璇打趣,“你的画比音乐更像你。”岳璇却觉得,这是“一个复杂系统的整合过程记录”,必须把两者结合在一起才更能表达自己想传递的东西。

所以,不管是画、音乐还是别的什么,那些表面看似矛盾的东西总能在岳璇身上找到统一。这种统一也许并不让人吃惊,正是这种复杂构成了岳璇的有机生命体,一如我们每一个人。

下面是我们与岳璇的对话。

你怎样定义自己的音乐风格?

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每次我都会说是“现代音乐”,也可以理解成neo-classical。从上世纪欧洲古典音乐的不断发展与延续展至今,和古典音乐的区别或许在于融入了更多时下的自由元素,但创作技法上还是偏古典,应该说是更加当代的古典。

你从去年发行《内外 / In&out》之后就开始了巡演,到今年3月一共做了8场,一圈巡演下来感受如何?

特别累,感觉都没有喘气,好像自己一直在转。而且从3月巡演完之后我就发了Remix专辑《Entrance & Exports》,发完专辑之后又开始演专辑,演完之后又发了EP《Sea》,感觉一整年都没有停下来过。但其实好像也没怎么样。

今年开始的3场巡演因为有了去年的经验,觉得还不错。但是去年巡演的时候,到了最后两场,我就病到不行,当时从特别热的深圳飞到成都之后,马上就病;到最后一场重庆的时候,我就在高铁上狂哭,说不想演了。

印象最深的是去年大连站请到了惘闻乐队的谢玉岗老师做表演嘉宾。当晚我们有一个合作的即兴演出,我一直跟别人说那一场即兴是我演过的即兴里面感觉最好的一场,现在想到那场演出还是会经常回味一下。

来看你演出的都是哪些人?

我觉得可能喜欢我的人都比较害羞和内向吧。基本上每次演完出,来找我签名和合影的人都特别害羞,感觉他们都很紧张。这可能也跟我的音乐风格有关系。

其实我觉得我人跟音乐还是不太像。之前有人说听我的音乐有特别抑郁的感觉,特别安静,结果见到我本人发现和预想的完全不一样。每次我演出的时候都是直接演,不说话,这个策略我觉得是对的,不然一开始的话我怕自己会笑场,特别破坏整个环境。

其实不只是演出,每到一个地方我还会做一些音乐分享会。在深圳的分享会上,我看到一个女孩是穿着校服来的,估计只有十三、四岁,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她走过来跟我讲说“听你的曲子我有一种心灵对接的感觉”,当时还挺感动的。我记得还有一个香港人在看了我在深圳站的演出之后,给我在虾米留言,说他看出来我当时生病状态不好,但还是出于职业精神把演出做完了。这些事情其实都挺让我感动的。

你的父亲也在做音乐,他带给了你怎样的影响?

其实我不想承认他对我有很大影响,但是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感觉。从客观来说,影响肯定存在,但是我会很抗拒别人这么说。很难说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我经常想如果自己出生在别人家里就不会有这样的经历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会不会要感谢父亲或是这段经历之类。他们其实是不给你选择的,你是没有选择的。

从6对到16岁,我学钢琴就没有间断过。这个过程其实是非常痛苦的,因为这就和你在工厂里面做工是一种感觉。我印象很深,小时候练琴的房间对面是另外一栋居民楼,我经常能看到对面居民楼的小朋友在那玩,自己却坐在琴房里练琴,像一个机器人。

前段时间巡演做分享会的时候,一定会被问到“怎么劝小孩弹琴”或“你小时候是不是特别悲惨”这些问题。我就会回答说,“现在的时代真的不一样了,教育观念也不同了,我特别反对那种‘我为你好你就要练琴’的观点,特别反对。”

学琴时候你很叛逆吗?

我有过叛逆的时候。到16岁的时候,我跟爸妈说我真的不要学琴了,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太痛苦了,然后就停了一年。这一年我拿起纸跟笔就去学画画了。

我觉得画画是没有经过大脑训练的,所以它表达出来的东西是很潜意识的、不受控制的。因为之前我受过音乐训练,大脑相对更严谨,会像做饭一样知道要去怎么调味,但画画却完全出于本能。有朋友觉得我画的一些部分可能比较负能量或者比较黑暗,这点我控制不了,我在音乐里可以控制自己不去表达这个东西,但表现在画里就是失控。很多朋友也都觉得,我的画跟音乐给人感觉完全不一样,其实两个必须综合在一起才能真正传递我想表达的内容。

但停止练琴一年后,大概在17岁,突然有一天我开始自己在创作了。当时我偶然翻到一本书,就想说把这个和声编一下。所以学琴的经历还是对我有很大影响,就像art(艺术)这个词,它本身是拉丁语,古意是技术的意思,所有这些艺术其实都是从技术开始。

有没有想过用自己的画作专辑封面?

也有很多人跟我这么讲,但因为我不够自信,觉得自己在这个领域里面不是专业的。其实我很相信专业这个词。

你的大学时光如何度过?

我在传媒大学读了四年音乐学。大二的时候因为豆瓣,机缘巧合认识了Joyside的边远,于是在2010年夏天组建了我的第一支乐队The Far Side Of The Moon。乐队从大二一直做到大四,中间去过北京很多livehouse做演出,也积累了很多舞台经验。很多第一次都在The Far Side Of The Moon发生。有趣的是,乐队中途,大概是在2011年,我还发表了自己的第一张纯钢琴专辑《Hermaphrodite》。

另外在2012年,我和Wanderlust的左玮做了一个实验性的临时项目Mooncat。那个时候左玮想做配乐,给一两部小短片,所以我就把自己写的曲子拿给他玩,然后起了Mooncat这个名字,Moon就是我,Cat就是他。因为当时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沉玥”,翻译过来就成了Moon。

所以在大学的时候就是什么都尝试一些,感觉也没干什么别的事情,就是关于音乐。

你大学毕业之后并没有直接从事音乐行业,而是去了电影公司,你怎么看待这段经历?

这段经历其实很宝贵。我有时候觉得如果自己大学一毕业就直接去做一个职业音乐人,反而可能不太合适。因为你完全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在处理事情方面缺少磨练,这样的情况下去做音乐其实不太好。工作还是能带给自己很好的东西。

那辞职的时候你做了很久的思想建设吗?

我当时在电影公司做的是宣传媒介,因为这个工作特别忙,我压力特别大,大到会睡不着觉那种。后来还是想继续做音乐了,所以就选择了辞职。

辞职的时候我真的做了很久的思想建设,这就意味着我没有经济收入了,太可怕了。那几天每天在微信上找朋友聊,问他们自己该不该辞职,也想找到一些安慰,他们就跟我说一些鸡汤,跟我说一定没问题,一定能找到活干。

最终下定决心辞职还是因为看了《鸟人》。那个时候有二、三十天时间的假期,当时我回到长沙,看完了《鸟人》。这部电影在当时真的激励了我,我就想人家都这么惨了,还能坚持,我觉得自己也没问题,一定可以。

你是否介意有更大的曝光度? 

我觉得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其实还挺怕的。这还是跟人的性格有关系,我想表达更内心的东西,所以基本都必须取一个比较平衡的状态。但其实对于是否有更大的曝光,我更多还是中立态度,有或者没有其实都无所谓。


你会把音乐当作自己一生的职业吗?

我昨天还在想这个问题。我觉得现在音乐创作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必需品,很多时候这是一个阶段,需要等待灵感降临。我并不是说除音乐创作之外我就活不了了,我可能还会通过其他很多不同的渠道来表达,比如画画和写东西,或者跟人聊天。有的人可能就只能靠做音乐来表达自己,但音乐创作对我来说并不是唯一表达渠道。在我看来它就是非常生活化的东西,是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也不会觉得它多么有仪式感,多么重要。

近期的活动轨迹?

其实整个下半年我都在调整节奏,是整个放空的一段时间,把之前做过的东西全放掉,干点别的,暂时也不会搞创作。但其实给我太多的自由我也会怕,就像坐牢坐习惯了,从完全没有自由到有一大把自由在你手上,怎么去分配其实很需要时间去锻炼。
现在我的作息非常规律,可能八、九点钟就起床了。然后出门吃个早餐,回来就开始工作了。可能到家会看一些书,如果阳光好的话出去散散步,我家楼下刚好有个公园。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岳璇, 钢琴, 阿比鹿,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