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掉“文青”、“95后”标签,看2016年成长最快音乐人谢春花的另一面

于墨林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6-11-05 00:44 点击:
【字体: 】   评论(

事业的选择很重要也很复杂,不知道现在你的选择是不是内心真正热爱的事情?

文丨于墨林

校对丨李斌

编辑丨董露茜

全文3563字,阅读大约6分钟

半小时后演出就要开始,坐在北京糖果三层后台休息室的谢春花正低头玩着手机,这是她首张专辑全国巡演的第十二场,一天前她刚在北京的另一个场地与上百号粉丝见面。

“你好,”谢春花抬头冲我一笑,看了下手机,“我们大约在演出开始前5分钟结束采访吧。”随后她的笑颜消失了,有些严肃又有些谨慎地等待着接下来的对话。

坐在对面的谢春花,带有一种距离感,我进门前她坐的位置与即将同台的乐队也有着微妙的间隔。她有些疲惫地撑着下巴,审视的眼神中透露着戒备,让我担心接下来只有半小时的采访,能否顺利进行。

好在随着交流的递进,她逐渐放下了警惕,笑容越来越多,让我看到了她朋友形容的可爱一面。之后春花也解释了有所戒备的原因,“以前有人乱写,我明明没说,他们却写成我说的。”说着这句话,她眼珠轻微上抬快速完成了一个俏皮的白眼。

单打独斗

谢春花本名谢知非,尽管她改了个接地气的艺名,尽管她在交流中眼神会发光,但从她身上散发的疏离感总会在不经意间露出,这大概与她一直喜欢进行一个人的艺术有关。

学过四年国画的她平时会享受画画的过程,也时常会写几笔书法,闲时还会看些短篇小说、读读诗集,这无形中让她适应了孤独。

孤独有时候会击垮一个人,有时会撑起一个人。

在不少地方都提到,谢春花在2015年出了一张合辑后立刻在20天内走完8城巡演的事情,但没有人提,那一次的巡演全是她一人策划和执行的。说到这件事时,她有点小自豪也有点小无奈。

一般来说,巡演的策划都由巡演经理来负责,因为巡演涉及到场地、设备的沟通和自己时间的调整安排,说起来简单,执行时每一个环节都非常重要和繁琐。还在上大学的春花,在没有任何巡演经历的情况下一人走完8城,确实很有勇气和冲劲。

对于音乐人来说,像巡演一样与音乐创作无关但又复杂的事情还有很多,谢春花都在一个人努力完成。在单打独斗时,做什么不做什么,是多道磨人的多项选择题。

图片来自“春花面馆”淘宝店

在淘宝上有一家名叫“春花面馆”的店,专门卖她的周边,现在基本由她本人打理。虽然她也曾尝试与他人合作卖周边,减轻一部分工作,结果别人卷钱跑了,最终还是得自己来。现在,春花说虽然周边的销量不错,马上就卖完了,但暂时不会继续了,“真的没有时间去盯这些”。

在忙得焦头烂额时,春花在微博上发牢骚表示,下一张专辑要晚一些出。第一张专辑制作时有太多的亲力亲为,比如专辑封面的设计、歌词的书写、众筹的筹备,加上当时生的病,让她沦陷到了“完成任务”的状态。现在她说专辑还是要按部就班的出,明年会发自己的第二张专辑,依旧会作品放在第一位,只是“不去赶了”。

伙伴

说起来,谢春花的音乐创作是因何而起,又是因何从尝试做音乐转变到坚持做音乐,都与“伙伴”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

2015年初,因伤在家、再加上与男友分手,让春花有了用音乐表达自己的时间与机会。她在《荒岛》中写出的“你听不见我的哭泣”,成了那段时间她作品中最贴近自我的表达。不过彼时她做音乐没有得到家人的认可,只能在小世界里表达自己,在学校里仍然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

在谢春花的个人公众号里,有一篇她曾用英文写的课堂作业,有些私人,却在她整理的时候留了下来,标题为《给三十岁的自己》。文章的字里行间透露出了她对音乐的喜爱,以及对未来从事音乐的不确定性。


The career choices sound massive but are you sure that what you are doing is exactly the one you love? 
(事业的选择很重要也很复杂,不知道现在你的选择是不是内心真正热爱的事情?)



Among all these choices, I know you love music the most, and drawing at the second place, then English the last.
(关于所有的选项,我知道你最喜欢音乐,其次是绘画,然后是英文。)


“那时候父母并不支持我做音乐,整个人是很迷茫的状态,当时我连编曲都不懂,完全是一种无头苍蝇的感觉。不像现在遇到了这些朋友们、乐手、编曲老师,大家一起做音乐。”

经历了“不得志”的低谷后,谢春花得到了朋友对她音乐的认可,也逐渐认识了能一起做音乐的人,让她对站上舞台上用音乐传递情绪有了更大的兴趣和信心。这虽然不是她现在从事音乐的全部原因,但也成为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是什么让你坚定了做音乐的心?”

“一方面我从小到大都是想做什么就坚持做什么,我自己本身对这件事的喜爱就在里面,另一方面我在音乐这块也取得了成果,两者都对我有促进作用。”

从那以后,谢春花就正式开始了自己音乐人的旅途。现在,她的巡演从曾经的一把吉他变成了和乐队一同上台,多了一起玩音乐的伙伴,让她更加享受做音乐的乐趣。当初被琴庐乐器找去录“睡前练会琴”视频的春花,认识了现在经常合作的吉他手卢山,两人成为了相互支持鼓励的朋友,“望我们共同见证彼此的音乐之路”这句话,正随着时间一点点实现。

校园的伙伴、音乐的伙伴,谢春花也在寻找工作上的伙伴。在今年7月,谢春花工作室正式成立。“我觉得很多事情还是需要一个团队来完成,我不想用个人与个人的模式合作,还是想以团队的形式。”

目前谢春花工作室只有春花自己和一位助理,在最近的一个月里助理也换了两次,对于走在巡演途中的她来说,不知心中是否会产生波动。同时她也提到暂时没有经纪人,并表示在碰到合适的人之前不会太强求,“我希望这件事顺其自然吧,想找到互相尊重、有足够工作能力的工作伙伴。”

一步一步

“去年我第一次巡演的时候,台下最少只有10个人,最多有150人左右,现在你们这么多人跑来听我唱歌,我很开心也挺感激的。”谢春花抱着吉他在舞台上说道。话不十足煽情,但刚好让台下的粉丝感觉到温暖。

作为演出的一部分,串场是不少音乐人在台下会默默练习的部分。春花舞台上提到的两个数字,在10分钟前的后台刚重复过一次,之后的串场也用了不少采访时聊到的话题。对于知道真实情况的人来说,除了看到她还略显稚嫩的串场,也看到了她学习与适应的努力。

这一点在她对演出的热情上,也非常明显。实际上,谢春花的第一张合辑《一颗会开花的树》是因为想演出才制作的。合辑做好后她迅速展开了人生第一次巡演,那次21岁的巡演,对于宣传有足够的噱头,对于她来说则是经历大于成功。

让人意外的是,尽管她当时微博上的粉丝只有1000多人,但那次的巡演并没有赔本。问到原因时,她没有给出标准答案,只说当时是抱着出去玩的心态做巡演,选了一些很冷门的地方演出,有的地方甚至根本没有她的粉丝。

而相比去年的巡演,现在谢春花微博上的粉丝数早就从1000多涨到了10万多人,在各大音乐平台上吸引了总计超过30万人的关注,巡演门票也是场场售罄,甚至在北京因机缘巧合连开了两场,第二场预售的800张票也一抢而空。

相比大多数音乐人名气缓慢的上升,她确实是异军突起。不过她在采访中纠正“突然火了”的用词,强调自己“是慢慢积累起来的,没有一夜成名”。面对快速上涨的粉丝数,春花自然是开心的,她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听到她的音乐,不过也不会因此而浮躁,因为她做音乐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出名。

粉丝源源不断的增加,让她成为了2016年知名度上升最快的独立音乐人。她不会想到,去年在写给30岁自己的信中,还需要忐忑问的问题——“是否上过音乐节”,在写信后的一年,她就登上了不少音乐节的舞台,回复了不错的答案。

“想过为什么你会这么受欢迎吗?”

她停顿了2秒,似在思考答案,“因为我很认真做音乐。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在春花的心里,做音乐的时候只要认认真真就好,不用绞尽脑汁讨好谁。她曾在微博上写道:“名字不是问题,年龄不是问题,经验也不是问题,写歌这种随心而为的事其实没有什么努力不努力,成功不成功可言,该努力的其他方面太多,走下去就行。”

谢春花也确实在认真做音乐的同时,去努力完善其他方面。在今年走进剧场表演过一次后,未来她想更多的走进剧场,除了通过在设备、环境、声场等方面提高演出质量外,她也想让来看演出的人享受到更好的体验。“人挤人看演出,确实不会很舒服。现在我父母会听我的音乐,未来到剧场里演出的话,他们可能也会来。”

有人认为春花身上有种老派音乐人的气质,不像现在新起的音乐人,很看重宣传营销,不断尝试各种新形式。春花接下来的专辑不太会考虑以众筹的方式完成,也不想玩太多概念,就是踏踏实实的做音乐、做演出。

此外,除了最开始自学乐器、录音、编曲,接下来她也想学学架子鼓,像个小学生一样在音乐领域持续探索。“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被你记下来,看来不学不行了”,春花咧嘴笑着对我说。

赚钱,把音乐做更好

认为只有穷才能创作好音乐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正视商业化这件事。不少音乐人都不避讳表达自己需要钱的事实,因为只有更多的资金投入,才有更好的录音条件、更好的混音师,才能制作出更好的音乐。

“钱对于音乐人来说太重要了,”春花自然地说,“我想赚钱,因为我想把音乐做好,而不是我做音乐因为想赚钱。”

春花从一开始做音乐就没有经历经济上的困难,不过对于还在念大四的学生来说,做音乐是一项巨大的额外开支,如果能够通过自己的作品来支撑自己前进,自然是最好的情况。她说现在能赚到钱并不在最初规划的范围内。

随着春花名气的增长,有不少唱片公司和厂牌找上门来,不过都被她一一拒绝了。谈到理由,她提到了不少独立音乐人都在意的词——自由,她说自己并不是固执己见的人,也会从大局考虑,但不喜欢别人对她的作品指手画脚,她需要能够独立管理自己的专辑。此外,目前她所有作品的版权都还在自己手中,没有找任何一家平台代理,“只有版权在我自己手里,才最安全,是不是?”

对于资本的态度,她虽然还有些摸不着门路,但并不排斥去谈一谈具体的事项。不过就像她一直说的,赚钱只是为了更好地做音乐。

图片来自谢春花微博

现在她眼前的事情,就是巡演结束后,回家休息休息,做好下一张专辑,完成自己的学业。顺便在平时玩玩猫,画一幅画儿,继续自己喜欢的事情。

采访最后,我落俗地抛出了一个问题:

“如果有人在更大的平台上翻唱了你的歌,你会怎么想?”

“我会想有没有授权过他。”迅速作出回答后是她没绷住严肃劲的可爱,“我肯定会全力捍卫自己的权利,表态至少是要表的。”

文中无说明图片皆由采访对象提供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独立音乐人, 谢春花, 95后, 民谣, 《借我》,
分享按钮